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五千年 > 第496章 最痛苦的诅咒

第496章 最痛苦的诅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风,慢慢的吹走了气波和烟尘。

    陆凡的身形还在。

    又过了几秒,阿瑞斯的身形也显露了出来。

    他们对视着。

    “你是什么怪物?”

    阿瑞斯问道,用他那奇怪的华国口音,问得相当的郑重其事。

    陆凡静静的回望着他,并没有回答。

    “撕裂虚空,震碎天地,这已经超脱出武圣的境界了。MINOS组织对你的战力预估,从来就没有准确过。”

    阿瑞斯不知为何悠悠的叹息了一声。

    在来之前,他翻阅了事关陆凡的所有资料,在MINOS组织经过多方考察和探讨之后,给出的战力值基础上,他自己又往上翻了三倍有余,并以此作为预估陆凡战力的底线,以免造成自己轻敌。

    没想到的是,尽管已经做出了最大胆的猜测,他还是低估了陆凡。

    “极道圣者。是吗?”

    阿瑞斯苦笑了一声。

    纵观整个世界的武道界,达成过极道圣者的武者,也只有一个人。

    对于这个人,各国有不同的叫法。

    华国称其为昊天上帝、西方称之为上帝、海国称呼其为天照大神、古代神话中也会将他唤作卡俄斯……

    其实都是同一个人。

    那一位早已不知姓名,却是唯一一个跨入极道圣者行列的武者。

    “末世之子,名头挺大的,能看出MINOS组织的野心。”

    陆凡看着阿瑞斯,他的状态越来越趋于稳定了。

    “只是,你并非自然修炼而成,MINOS组织研究出了一条捷径,在你通过捷径达到了这个境界的同时,你也失去了破茧成蝶的那份历练经历——而那部分,才是最值得珍视的。因为它将会重新塑造你的肉身。”

    陆凡的话,像是一位前辈,在向耍小聪明的孩子将道理娓娓道来。

    “MINOS组织的捷径,造就了你的强大的同时,也往其中注入了太多的血煞之气。否则,真正的阵法,我是无法仅凭肉身就突破的。”

    陆凡的话,让阿瑞斯彻底勃然变色。

    “你的意思是说,你刚才依然未尽全力?”

    阿瑞斯觉得自己的心口仿佛被一支无形的手给攥紧了。

    陆凡微笑着看着他——根本不需要回答这个问题。

    在阿瑞斯倒吸了一口冷气的同时,陆凡的双手向着虚空中抓住了什么,突然往两侧一拉。

    在陆凡和阿瑞斯之间,空间被撕裂,无法形容的黑洞,安静而可怕的凝视着阿瑞斯。

    “不……不,这不行……”

    阿瑞斯额角冷汗低落,他的瞳仁剧烈的颤动着。

    当他下意识的后退,试图离这个黑洞越来越远的时候,陆凡的手,在空中漫不经心的抓了一次又一次。

    阿瑞斯突然发现自己周遭的所有空间都被撕裂了。

    目之所及,皆是黑洞。

    他突然狂吼了一声,将全身的血色能量悉数放出,试图找寻到一个突破口。

    但是,他很快绝望的发现,无论从他身上析出多少血色能量,全都被就近的黑洞尽情的吸入。

    他就像是在一个千疮百孔的泳池里,无论水管开到多么大的极限,水流东永远无法覆盖满池底。

    “吞噬吧,离开吧,在黑暗中寻找吧,我相信你已经习惯这样孤寂无人的黑暗了。”

    陆凡的声音,似近,似远。

    阿瑞斯觉得自己听不清晰,实际上,那是因为,连陆凡的声音传进来的时候,也被黑洞吞噬了一部分。

    “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做!”

    当周边所有的虚空都被撕裂,阿瑞斯已经被黑洞完全包围,黑洞在吞噬着他周身仅存的空间,他的呼喊声,却已经传不出来了。

    在无人可见的虚空之中,他的面上浮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惊惧之色,和彻底心如死灰的绝望。

    这种黑,是如此熟悉,熟悉到让他回到了遴选末世之子资格决战的那一天。

    也是这样一个完全密闭的空间。

    没有窗,封死了门,没有一丝的光,没有声音,没有换气的设备。

    他与他同龄的伙伴们被关在一起,直到有人先开始了厮杀……

    这是一个他原本藏在心底中的噩梦,在成为末世之子的过程中,真的被他当作了一个梦。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将孤独的永远待在这个梦里,待在所有人被他杀死的最后一幕中,无法脱身。

    原本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长寿和几近于永恒的生命,现在却成为了最痛苦的诅咒。

    阿瑞斯在虚空的黑洞中,发出来无人可闻的嘶吼。

    而陆凡,则慢慢的向前身手,抹平了空间,销匿了黑洞。

    天空如初,蓝天白云。

    大地如初,尽管地裂痕迹犹在,但一切已安静了下来。

    陆凡慢慢的落在了禅院中,若无其事的拍了拍手上的灰,扭头对禅房中的众人微笑了一下。

    “好了,都解决了。”

    他轻描淡写的说着,一挥手卸去了他设在禅房周围的保护罩。

    “你们可以出来了,已经安全了。”

    陆凡的话,简直轻松的像是刚刚赶走了一个来寺庙闹的小混混一样。

    禅房中所有人都凝立不动。

    没有人可以做到像陆凡那样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轻松。

    也没有人敢相信。

    与MINOS组织所培育出来史上最强战力,对决得天空崩裂之后,陆凡将对手送入了虚空黑洞,自己却毫发无伤。

    他是人,还是神?

    没有人知道答案。

    “凡……哥……哥……?”

    不知道多久以后,易芷琪才最先回过神来。

    她美眸闪动着,小心翼翼地跨出了禅房,像是不认识陆凡一样,一眨不眨的紧盯着他。

    陆凡看了她一眼。

    两人对视了很久。

    陆凡笑了。

    他向着易芷琪张开了双臂。

    易芷琪瞪大了眼睛,随后,她向着陆凡冲了过去,直接扑进了陆凡的怀中。

    “战帝,真的是战帝!”

    她呢喃的念叨着,用力抱紧了陆凡,似乎要一辈子都不再松开。

    任昕和周乔乔虚弱无力的瘫软在地上,她们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生死之交的惊险时刻,除了劫后余生的庆幸,脑海中已没有了任何想法。

    林沫悄悄地包扎起了被自己咬伤的手,避免被陆凡发现,又看了一眼禅院中和易芷琪紧紧相拥的陆凡,面上忍不住露出母亲才有的欣慰微笑。

    京城各处,因为剧烈地震而四处藏身的人们,慢慢的都走了出来,望着天空,感受着安静祥和的风,恍如隔世。

    …………

    陆凡与末世之子的这一战,不胫而走。

    消息传得飞快。

    那一天,有太多的游人在白马山半山腰的空地上,亲眼见证了这一场旷世之战。

    原本用来记录游记的手机和DV,成为了最好的见证者和传播证据。

    世界公认,无双战帝,已不仅仅是华国武道界的巅峰第一人,更是世界武道界的峰顶,脚踩诸天,无人可及。

    MINOS组织从此退避三舍,甚至连提都不敢再提陆凡的名字。

    而当他们得知,陆凡放出话来,因MINOS组织接二连三找上他麻烦,所以需要让组织付出代价的时候,这个在世界的地下中心盘亘了数百年的最大势力,旗下所有护法、精英护法、甚至包括更高级别的武者,统统作鸟兽散,一天时间不到,便自行瓦解了。

    凡尔赛教廷汲取了前车之鉴,对陆凡和整个华国退避三舍,并且主动发起号召,以定期向华国武道界进贡的形式换取自保。

    而在华国武道界之中,陆凡-无双战帝的威名已经人所共知,无人不晓。

    只是,所有人都找不到他。

    还有易芷琪。

    有人说他已化仙,有人说他云游宇宙,有人认为他进入了武道界的另一个维度,开辟出了全新的天地……

    世间众说纷纭,只有在偏远的云城,安圣山附近一座不为人知的无名之山上,一男一女正在携手,慢慢攀登。

    他们谁也没有用到内劲和修为,就和世间任何一对踏青的小情侣一样,边说笑,边登山。

    “对了,玄冥镜不是说还有一场浩劫会来吗?”

    易芷琪突然想起了在‘四龙汇京师’结束后,海滩边小憩的那个晚上,她闭着眼睛,朦胧地听着陆凡和玄冥镜的对话。

    “会吧,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

    陆凡随意地回应道。

    “需要担心吗?”

    易芷琪眨了眨眼睛。

    陆凡笑了:“你觉得呢?”

    “来就来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过,只要能和凡哥哥在一起,福是福,祸也是福。”

    易芷琪说着,将所有与浩劫有关的一切都抛在了脑后。

    陆凡用力握了一下她的小手,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半山的云雾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