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假少爷联姻后离不掉啦 > 第76章 正文完结 感谢大家

第76章 正文完结 感谢大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自己和亚尔林为什么都是一样傻啊?!

    这个问题哪怕是在和爸爸吃饭的时候云绪都对此耿耿于怀。

    自己一直都没发现爸爸和父亲之间的气氛不对劲, 亚尔林就更离谱了。他连人都会认错,稀里糊涂地和凌霆度过了发热期。

    “绪绪,你还记得当时我怀疑联系我的人不是凌霄吗?我当时就觉得是凌霆等了他的星网和我联系的, 后来我去质问他,他很干脆地同意了。当时我气极了,觉得他怎么能那样呢,就没理他。后来我突然发热就遇到他了,他本来就和凌霄是兄弟嘛, 长得又有点像,我就认错人了。”

    云绪一想起亚尔林说这些话的时候那个傻气的样子就想抱头痛哭。

    “绪绪,商略会来接你吗?”越子钰的声音打破了云绪的胡思乱想。

    “唔, 先生说他马上就到。”云绪脸朝着碗底,不忍去看桌上其他人的脸色。

    果不其然,亚尔弗列第听到云绪对商略如此亲近的称呼之后果然眸色一暗。坐的离云绪最近的越子钰却很开心。

    看样子云绪很喜欢他的alpha呢。越子钰轻轻笑了一下。

    “还有一件事我没告诉你们。”云绪低头看着瓷白的碗里素净的花纹,“我和先生商量着要补办一场婚礼。”

    察觉到了周围凝滞的氛围, 云绪的声音逐渐低沉了下去,变得微不可闻了起来。

    只是在场的人却都听到清清楚楚,不约而同地发出惊讶的声音来。

    “准备定在什么时候哇。”最先反应过来的的越子钰, 他带着几丝不正常的兴奋问道。

    从前他不关注外界的新闻, 遇到云绪时云绪已经结婚了, 他还以为云绪早就办过婚礼,如今猛地听到云绪的这句话, 心里居然有了很多期待。

    “还没有定好时间。”听到爸爸如此捧场,云绪松了一半的心,“当初先生不想我上学受太多影响,无时无刻被人关注,就没怎么弄这些东西。现在既然已经公开了, 我们就商量着把这些都补上。”

    “你喜欢就最好了。”越子钰还还是抢先开口,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话却说的意有所指。

    “是,是喜欢的。”云绪小声嘟囔。

    亚尔弗列第脸色更难看了,只是越子钰这样支持,他现在说煞风景的话绝对没有好果子吃。他忍了又忍,终于从牙齿缝中挤出一句,“这样也好,我们还能帮忙安排一下婚礼。”

    说完这句话之后,亚尔弗列第很明显地感觉到越子钰的眼神热切了不少,看得出他对自己的这个提议非常感兴趣。

    云绪当然察觉出了老父亲好不容易的让步,很给面子地回答道:“能有爸爸们帮忙真是再好不过了。”

    听了这话,亚尔弗列第微微颔首,表示赞同。越子钰已经开始在脑子里思考要怎么做了。

    只是亚尔林是最兴奋的,只是当着长辈的面,他不敢说。

    事实上,云绪家的事情好像已经有了结果,可是他自己的事情还是一团糟糕。感觉过不了多久母亲就要来抓人了,眼前美味的佳肴就像是自己的最后一餐。想到这里,亚尔林有狠狠地盛了一大碗甜汤。

    “亚尔林,你要是不想回家的话,这里你还可以继续住下去的。”云绪注意到了亚尔林逐渐低落的情绪,忍不住开口替他说出心事。

    “算了把。她还能再把我关起来不成。”亚尔林看得很开,现在事情已经明晰了,自家母上大人也应该看清楚了,现在回去估计就是一顿臭骂。

    只要和凌霆的事情不被发现就行了。亚尔林罕见地心虚了,天呐他是多糟糕的而的一个孩子哇,无良地欺骗自己的老母亲。

    “那我过会让人送你回家?”云绪试探地问道。

    “不用了。”亚尔林板着个脸,面无表情道:“我还有事情,等我搞完了就会乖乖回去的。放心,我肯定能跑出来给你当伴郎。”

    云绪点了点头。

    一时无话,屋外却突然传来了门铃的声音。

    “是先生来了。”云绪一听就知道现在到了他和商略约定的时间,是商略来接自己了。他在所有人之前站了起来,充满喜悦地迎了上去。

    “绪绪已经准备好了吗?”商略一进来就忽视了沉着脸的亚尔弗列第,同时向越子钰点头示好。

    “绪绪的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越子钰顺手提出了云绪的行李,回应般地对着商略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亚尔林找准时机,和云绪一起离开了这个充满奇怪气氛的房子,只留下冷汗直流的亚尔弗列第一个人面对态度冷漠的越子钰。

    “我已经把我们要补办婚礼的事情告诉爸爸了。”云绪怯怯地看着商略的神色继续说:“父亲说他会帮忙安排婚礼策划的。”

    呵,怪不得亚尔弗列第那家伙今天见到自己的时候脸更黑了,商略此刻的心情很好。

    “哦,那很好,我很欢迎绪绪的家人参与这个过程的。”向来对亚尔弗列第没有好脸色的商略罕见的大度了一回,嘴角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礼貌弧度,挡住了云绪跃跃欲试地想要探究这话里头有几分真的心思。

    “我们不聊这个了好不好?”商略的眼睛如同寒星一般,看得云绪心头一跳,“绪绪,你忘了,前几天我们就算是像这样坐在一起说说话,都像是在外面偷情一样。你难道不该补偿一下你的alpha一下吗?”

    “什么补偿?”云绪小脸通红,“我,我不是已经同意了吗。我的卧室都没有了,今天晚上只能和某个大色魔一起睡觉了。你还好意思说。”

    商略心里并不在意大色魔的称呼,不过……面对这么鲜活的云绪,他不做点实在是有点浪费了。

    Omega的唇珠小小的,看上去让人非常有亲吻的欲望。

    就像小动物因为没有自保的能力而对危险的来临有着离奇的预料一样,云绪也察觉到了商略的意图,慌忙地躲开了。

    两个人很有默契地嬉闹起来,亲昵至极却又克制至极。

    因为今天晚上的重头戏在后面。

    这是云绪和商略心知肚明的事情。

    进入久违的屋子之后,云绪惊呆了,这里的装修完全大变样了,自己曾经地方卧室彻底消失了,完美地并入了商先生的房间。

    石墨色的绸缎窗帘微微露出一点身后的风景,一株挺拔的伽叶树映入眼帘,嫩绿的枝条随风摇曳,好像在对云绪点头致意。

    云绪露出微笑,读出沉默的alpha未曾开口的小心思。

    “这是你的那一株。”喑哑的嗓音在云绪的耳畔隐秘地响起,带着几分沉醉的意味。

    “诶?”云绪十分不解。

    “我在云家拾到过一片伽叶树的叶子。”alpha的头发不同Omega的细软,虽然蓄成了长发,可是当如墨般的水光缎顺着云绪敏感的脖子往下延申而去时,云绪还是难以避免的觉得刺痒。不太难受,而是像某种收起爪子的猛兽,用它沉甸甸的肉垫轻轻拂过肌肤,只是猛兽收起爪子,肉垫也并不柔软,粗糙地滑过比上好的白纸还要细腻的肌肤。

    “哇,这么神奇,我才多久没回来,它就长成这样了。”云绪的语气里充满好奇。

    “没有很久吗?”长发alpha突然就变得神情落寞,眼神幽怨地看着云绪。

    云绪被看得有些心虚,但是他想起了自己和商略的约定,理直气壮地转过头,气势汹汹地握紧拳头叉腰道:“就是没有很久,而且你还一直不肯告诉我我们以前什么时候见过,明明是你更过分才对。”

    商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按了按自己太阳穴。

    一根玉竹一样的手指就这样放在了云绪小小的唇珠前,云绪的脸霎时红了个彻底,但却还是依照眼前人的意思不出声了。

    见怀里的alpha终于乖巧了下来,商略这才收回了手。

    “让我想想,那是什么时候呢?”商略故作出一副努力回忆的样子,把云绪吓得够呛。

    “你快点想啊,我不吵你了。”云绪发出了微弱得如同奶猫一样的气音,说完还自觉不好意思地自己用手捂上了嘴巴,眼睛里却自然地流露出了担忧和质疑的神色。

    “我记得有一个Omega在中的时候经常要背着书包去各个地方上课。”商略缓缓想起了自己曾经厌倦了日复一日的繁琐工作,在去公司的路上冷眼看着行色匆匆的路人,心里只想着怎么把家里那堆享受生活的混蛋揪出来干活。

    那不就是我吗?云绪回忆起了当初自己为了报考联邦高等医学院偷偷瞒着云家的人跑出去上课的样子,傻乐了起来。

    当时自己一边靠各种假条糊弄自己根本没兴趣的“优秀Omega必备”课程,一边偷偷参加了学校里举办的升学补课,过得比大学的期末还忙,现在想起那段时间脑子都是空的。没办法,当时过得太艰难了,现在想想完全都不知道是怎么过的。

    “然后我就遇到他了。”这个时候商略完全不遵从讲故事的逻辑,就像是随口回忆一样缓缓叙述道。

    “当时他眼睛里蓄满了泪水,都看不清前路了,但还是没停下而是一直往前走。我就在想啊,明明都那么伤心了,为什么还要勉强自己不断向前呢?”商略仿佛看到了那个倔强的小卷毛的身影,明明漂亮极了,却不自知,怯怯地躲在人群里。

    当时正处在无聊的上班路上,商略一眼就注意到了,他当时似乎是觉得这个漂亮的小Omega看上去很无助的样子,反正也不想早早地坐在办公室里看那些谄媚的嘴脸,就停了下来。

    那一段正好是禁飞区,也很方便。

    云绪一下子就想起来了,他偷偷翘掉云母给他报的班这件事最终还是被发现了,最后云母亲自联系了学校的老师指明要把他的全部课程都换成那些恶心的东西。

    那是他头一次哭着上学,一路上想的都是怎么直接翘掉那些东西,然后找地方自习。

    似乎是他哭的太厉害了,印象里有一个长发的漂亮姐姐走过来安慰他。但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偏偏那个时候眼泪一直往下掉,怎么擦眼框都会很快被泪水蓄满,所以一直没都么清楚地看到那个好心人的脸。

    “那个姐姐是你?”云绪说完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担心地看着眼前的alpha,非常怕他生气。

    “姐姐?”商略虽然并不意外怀里的小东西的迟钝程度,但还是不可避免地露出无奈的神色,“我是不是姐姐,绪绪不是早就该知道了吗?还是说今天晚上绪绪宝贝要再看看我是不是姐姐?”

    商略这话让云绪小脸通黄,干什么,说正事呢!

    “好哇,商先生你果然是个大色魔,在路上看到一个Omega就对人家心动了。”云绪一副拿住了商略把柄的样子,神气极了。

    “不是路上撞见的一个Omega,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小Omega,他是有可爱的栗色小卷毛,大海一样澄澈的眼睛,最重要的是他的名字是云绪。”

    “我不管。“云绪越想越把自己气到了,”你就是见色起意。“

    ”我还没说完。”商略急忙安慰着怀里随时就要炸开的小炸药包。“你总是这样说我不好,可是你还记得当时我们说了什么吗?”说到这,商略终于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神色。

    这次轮到云绪傻眼了,当时他难过极了,脑子都是糊的,连人都能认错,怎么还能想得起来自己到底嘟囔和抱怨了些什么?

    太欺负人了,云绪仿佛重新找回了当时委屈的心情,蔫巴成了一团。

    “当时我问你遇到什么麻烦了,你不肯开口,只说风太大了,吹的眼睛疼。“商略想起云绪说这话时的样子就忍不住笑了。

    ”但是很快不等我问,你就开始絮叨起自己的烦心事,你说你家里人不支持自己学医,明明是复习的最后阶段还弄出一堆麻烦事让你不能专注于复习。现在在想要不要逃课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待一会。” 商略满脸写着快夸我地说道:“我还记得很清楚。”

    云绪虽然心虚,但还是很感兴趣地望着商略,直直地对上了那双如寒星般明亮的眼睛。好像在期待些什么。

    不过商略的重点并不在此,“如果只是这样的话绪绪宝贝只是我单纯做的一次好人好事而已,事实上非常巧的是,绪绪你参加完入学考试之后我们又遇见了一次。“

    “还和亚尔弗列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当时我正好也在那里。”

    云绪再一次傻眼了。

    “该不会是……”云绪说话的嗓音颤抖的厉害,最终认命一样地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我被迫相亲那次,见的是父亲下属的孩子。对方还放我鸽子,然后我在长廊上和亚尔林抱怨。”

    商略点了点头。

    云绪这次真慌了,那个时候他都说了什么啊。他和亚尔林抱怨的时候,叽叽喳喳地说了一大堆。

    “我当时就想,我和这个Omega真有缘分。后来安斯埃尔拿出来的照片里,我一眼就看到你了,觉得有这么个叽叽喳喳的Omega在身边也不赖。”商略露出带着几丝恶趣味的眼神,看着怀里的Omega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果不其然,小炸药包被彻底点燃了,“就这?先生你结婚也太随便了,我要闹了!你怎么能这样呢,你知道我当时有多害怕……”

    Omega因为气急败坏而显得有些叽叽喳喳的声音被彻底封缄了。

    信息素的气味在狭小的角落里彼此交换,云绪澄澈的双眼很快变得水汪汪的,但显然商略并不只满足于这里的湿润……

    “就知道欺负人的大色魔!”云绪看上去就非常让人有亲吻欲望的嘴唇张张合合,点点光泽显得水润极了,好不容易等到了空隙的机会,小炸药包不会放弃任何一个爆炸的机会。

    “你愿意和大色魔永远生活在一起吗?”商略真挚地吻上云绪的眼睛,虔诚地向自己的Omega确认心意。

    云绪有些喘不上气,alpha的信息素不肯放过他,就连说话似乎都会让自己的这个口腔受到全面侵蚀。

    于是他点了点头,新装修好的大卧室里有商略特意准备好的大床,这一次它很快就派上了用场。

    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