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恐惧收藏 > 第147章 番外:长江西路“尸车”事件(二)

第147章 番外:长江西路“尸车”事件(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把宋书慧吓得半死, 如果谢何夕再晚点回消息,宋书慧就也要报警了。

    谢何夕回复了宋书慧,说了自己遇见的事,她同样没提黑衣女的事, 只说自己坐的出租车司机想要模仿之前的连环车祸案, 同样也想去长江西路撞车。

    宋书慧接到消息, 知道她平安无事的同时又觉得内疚。

    是不是因为她跟谢何夕说了之前连环车祸的事故, 才让谢何夕沾了霉运遇见这么危险的事?

    宋书慧根本坐不住,她连忙又赶到警局来, 同样被警方叫去询问了。

    等到口供都录完, 宋书慧和谢何夕两人互相挎着胳膊走出来, 宋书慧还是很内疚,跟谢何夕说:“真是吓死我了, 我还是觉得是因为我跟你说了,才让你碰见……”

    谢何夕虽然还对后视镜中映出的黑衣女心有余悸,但她不是那么不讲理、随意怪罪的人,她说:“和你没什么关系啦,纯粹是我倒霉,唉……我还庆幸不是你碰见, 我们两个都平安无事就是最好的了。”

    宋书慧还是忌惮这件事, 但她不敢再提了, 她也见到了推着轮椅走在旁边的谢今夕和轮椅上坐着的穆塔。

    宋书慧看着谢今夕愣了愣, 之前那种特别别扭的感觉再次涌起,她觉得……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谢今夕好像感觉到了视线, 侧头对她温和地笑了笑。

    宋书慧也不是第一次见谢今夕,但这个记忆中熟悉的笑容,却在那一瞬间让宋书慧觉得后背涌起一股寒意。

    “怎么了?”谢何夕感到宋书慧突然收紧了手抓住自己的胳膊, 还以为她还在害怕司机和车祸的事,“我真的没事,不过最近报复社会的太多了,你也要小心。”

    宋书慧勉强点点头,说:“好。”

    宋书慧回家的路上,又一次点开手机,今天本来是和姐妹出来逛街玩乐开心的一天,结果却变成了出租车惊魂。

    而且突然回来的谢今夕,却让宋书慧总觉得脊背发寒,还有那个坐在轮椅上、同样让她觉得危险的男人……

    宋书慧点开本地新闻搜索栏,下意识输入了车祸两个字,点击了查询。

    她本来是想搜关于之前长江西路连串车祸的详细信息的,但车祸这个关键词却关联到了一个近期新闻。

    同样是突然失控的车,冲进了临街的店铺,造成了七人死亡、无人生还的惨案。

    宋书慧却如同被雷电劈中,她好像抓住了什么,但仔细一想又什么都没想起了,她点开这条新闻,从头看了一遍,但新闻里没有提到死者的具体姓名。

    退出网页,宋书慧陷入了茫然中。

    她应该想起什么的,应该明白什么的,但一切都好像笼罩在一层浓雾中,明明有东西在那里但宋书慧却怎么也看不清。

    随后那股异样的感觉褪去,就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影响她的记忆和认知,她失去了深究这七个死者名字的动力,也没再想起过那则新闻。

    这样的事故几乎每天都在发生,七个人的死亡对于生活在这颗星球上庞大的人群来说,宛如落进沧海中的沙粒,不值一提。

    ……

    回到家后,谢父和谢母听说了这件事,也是一阵后怕。

    这几天他们刚沉浸在儿子回归的喜悦中,要是女儿再出了事……说实话连性格刚强的谢母都觉得自己经受不起这个打击。

    所幸只是虚惊一场。

    夜深人静,所有人都回到各自房间休息,谢今夕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望着窗外被霓虹照亮的夜空、听着外面各种夜深也不停歇的杂音……

    这和虚假的、只有自己和穆塔两人的自己的世界不同,这里是真正的、活着的现实。

    谢今夕和穆塔是跟随碎片世界一起回到现实的,回归后他用魂核更改了亲人和周围人的认知,让他们只以为自己是被绑架了,同时也给穆塔编造了一段救人残疾的剧情。

    穆塔坐轮椅是为了掩盖他半身是蛇尾的事,他的诅咒不可接触,只能一直维持着人身蛇尾的状态。

    谢今夕能够一定程度上修改周围人对他尾巴的认知。

    但穆塔的蛇尾比较长,如果让周围人以为他是以双腿站立的,在诸如商场、地铁等人多的地方,周围人走动时看不见穆塔的尾巴,又人挤人,谢今夕没办法让他们下意识和穆塔保持一段距离,人们就很容易一脚踩上去或者被绊倒,那有些事可就说不清了。

    谢今夕可不想自己时不时就需要给人洗脑,所以就搭配轮椅,这样可以让蛇尾盘住,只需要小幅度制造幻觉就可以了,消耗小也方便。

    当然谢今夕不打算一直让穆塔坐轮椅,之后可以搭配帮助穆塔复健的虚构剧情,让他可以在家里或者空旷人少的场合站立行走,出门去人多的地方再坐轮椅,这样可以用‘他复健比较成功,短时间站立行走没关系,但长途还坚持不下来’作为解释。

    当然谢今夕能影响人的认知,但却影响不了机器和纸质档案,如果有人查到了他已死亡的真相,谢今夕也只能等他找上门来再进行洗脑,不过目前来说还没有。

    总而言之,谢今夕还是比较顺利地回到了家里,修改了父母和妹妹对于他车祸死亡的认识,让家人接受了他带了男朋友回来,又去消了死亡证明,勉强做到了回归日常。

    但这次谢何夕遇险的事,却也让他怀疑起了自己。

    “穆塔,你说我修改他们的认知,让他们以为我没有死,是不是错呢?我们是跟着反面的碎片世界回归的,也许我们本身就是灾厄,我现在却把危险带给了亲人。”

    谢今夕望着夜空,一时有些茫然。

    最初他回来时,父母和妹妹的喜悦和激动还如在眼前,七个月不见,原本儒雅的父亲好似老了许多、女强人一样的母亲也多了些脆弱,妹妹更是得到消息后立刻请假买最近一班高铁票连夜赶了回来。

    但的亲人重聚的快乐和喜悦过后,谢今夕却怀疑自己也许真的同样把危险也带了回来。如果父母或妹妹有一天是因为他才出事,他都不知道自己那时会如何……

    因为“祂”积蓄够了力量,碎片世界打破了正面世界之间的屏障,坠落到了现实世界,各种怨鬼怪物也随之来到了现实世界。

    有的碎片世界和现实世界中相似的地点重合,比如长江西路就是如此,地点重合后,碎片世界内的怨鬼就有可能出现在现实世界里;

    而有的碎片世界则成为了嵌在现实世界里的“里世界”,好多普通人一旦误入其中就彻底进入了另一个满是怪物鬼魂的世界,他们比任务者还不如,因为他们没有任何背景信息和心理准备,也大多难以再走出来。

    谢今夕和穆塔一直在试图控制更多碎片世界,极力压下碎片世界突然嵌入现实世界带来的伤害和灾难。

    但毕竟谢今夕和穆塔仅仅是两个人,碎片世界则难以计数且分散极广。

    而且嵌入后的碎片世界一定程度上会隔绝谢今夕的感应,“重合点”一般只有怨鬼现身在现实世界时他才能感应到,“里世界”则是有人进入时产生的空间波动才能让他感应到,所以还有很多漏网之鱼。

    这些漏网之鱼宛如一个个隐藏炸|弹,埋藏在平静安全的现实生活之中,不知何时何处就会引爆。

    本来本市和周围其实已经被谢今夕扫荡过一遍了,谢何夕应该不会遇见危险。

    结果就在他和穆塔进入了一个新发现的“里世界”时,作为“重合点”的长江西路黑衣鬼开始活动,制造了长江西路的连环车祸。

    谢今夕从“里世界”回来,才得知了长江西路的惨案,接着他又和穆塔准备去解决这个怨魂,绝不能任由它自由活动创造更多“尸车”。

    但黑衣鬼却很特殊,她一旦搭上了一辆车,司机便会立刻死亡,这辆车就成了它控制下的“尸车”,这辆“尸车”开开停停,让谢今夕难以堵住它。

    谢今夕这几天一直徘徊在长江西路附近,就是为了追堵黑衣鬼。

    估计就是因为谢今夕和穆塔追捕它的行为,才让黑衣鬼一怒之下找上了谢何夕。

    谢今夕对此才是最为愧疚的,虽然他及时赶到轻易解决了黑衣鬼,但下一次呢?

    谢今夕不敢想、也不愿去想……

    穆塔吐了吐蛇信,和谢今夕灵魂相通的他明白谢今夕在顾虑什么、在担心什么,他的蛇尾缠上谢今夕的腰,他说:“如果是谢何夕遭遇了你遭遇的事,你会期望妹妹虽然活着回到了现实世界但不和自己相认、自己记忆中妹妹永远死在过去这个结局,还是她平安回来却带来了危险这个结局?”

    “当然是后者。”谢今夕果断道,如果是妹妹遭遇了这一切……哪怕冒再大的风险,他也绝不期望妹妹和自己不想认。

    穆塔道:“这就是了。”

    “况且哪怕你没让妹妹和爸妈认为你回来了,难道那些怨魂和怪物就不会伤害无辜民众了吗?就不会也可能被妹妹和爸妈撞见吗?隐藏的炸|弹就是炸|弹,不知何时何地才会爆炸、也不知爆炸时会造成多少伤亡,这才是最难以预料也最危险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力找出并拆除这些隐藏炸|弹。”

    “一切力量都是此消彼长、积少成多,只要你强大到足够吞噬‘祂’、取代‘祂’,你成为了那个手握隐藏炸|弹遥控器的人,那时你可以选择让它们永远、永远不再爆|炸。”

    谢今夕闭了闭眼,侧头望向穆塔,同时在意识中答道:“我明白了。”

    穆塔看着被他圈在尾巴里、乖乖回答的谢今夕的模样,忍不住尾巴用力将谢今夕拉到自己怀中,在他额头上印下一吻。

    “做任何事都可能会冒风险,而我们不会让悲剧发生在亲人身上的,忘了吗?我们要Happy Ending。”

    谢今夕抬头看他,突然身上摸了摸穆塔的眉眼,不自觉说:“有时候我都在想,你怎么能永远这么坚定,又永远这么帅。”

    穆塔唇角勾起,他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吻上了谢今夕的唇。

    ……

    随后的长江西路车祸的调查中,警方却再一次遇见了诡异的事,法医尸检结果表示,司机绝对已经死亡超过三天了,事故发生时开车的司机绝不可能还活着。

    警方查清了司机的身份,调取了大量监控后发现,这个开出租的司机三天前傍晚六点曾路过长江西路,他很反常地在路边缓缓停车,并自己解开安全带侧身推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但那时路边并没有站着任何人。

    看这段监控的警察,就对着屏幕上那打开的副驾驶门和空空荡荡的马路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随后副驾驶的门又被司机关上,司机坐回原位扣好安全带,启动了车辆。

    之后的监控显示司机三天来一直在车上,他开开停停,好几次有市民差点坐上他的车。直到三天后,司机开着那辆车接到了谢何夕。

    所以警方结合尸检结果分析,这三天多时间,司机唯一一次异常就是靠无人的路边停车,他应该在那个时间就已经死了。

    可……可……警方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结束一具尸体在开车这么荒诞离谱的事情。

    警方还怀疑过这辆出租车是不是被改装过的遥控车,尸体仅仅是被摆在驾驶座上的摆设,但警方彻底检查完车辆后也排除了这个猜测。

    监控里,这辆车可是曾经开开停停、加速转弯,又排除了遥控的可能,难道真是尸体开车?有了之前的长江西路连环车祸,警方百思不得其解,但也只能接受。

    可就算是尸体开车,谢今夕为什么一招手就能让这辆被尸体开的疯车缓缓停下来?

    难道尸体可怜这对兄妹?开什么玩笑?

    而且监控显示这个谢今夕和穆塔,最近总是出现在长江西路附近,警方可不相信巧合。

    警方调查了谢今夕和穆塔两个人,知道了谢今夕出国了七个月,刚刚才回国。

    负责的警官觉得他突然出国又突然回国的事有些问题,但仔细一思考又觉得重点不在这里,不用深究。

    他们还是要查长江西路两起“尸车”案,保险起见警方又叫了两人到警局讯问,问谢今夕和穆塔究竟为什么这几天经常出现在长江西路附近。

    谢今夕说他刚回国,想让男朋友跟自己一起看看这个他成长的城市。

    说辞简陋,但毕竟没有任何证据和线索证明他们和案件有关,警察还是放两人离开。

    两次长江西路“尸车”事件终究还是没能查清真相,只能尘封在了疑案的档案中。

    谢今夕之后听到了很多关于长江西路两次“尸车”事件各式各样的传言,但传言也仅仅是传言罢了。

    之后的日子里,就像诡异的笼子被打开了,各式各样的恐怖、诡异事件在现实世界内不时涌现。类似的传言和谣言还会有很多,都市传说的话题不断更新,怪谈一浪接着一浪,但最终也都会汇入现实的洪流中,最终被谢今夕收拢在掌心内。

    一切,又重归正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