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拥有马赛克系统后奇怪的人设增加了 > 第83章

第83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沈映雪交代了自己的打算,忠信王控制欲有点强,一心想搞掉魔教。

    沈映雪怎么能答应!

    先不说他继承了原主的记忆,对魔教有很深的感情,他处在这个位置,就不能眼睁睁看着碎影山上那么多人去死。

    明明有更好的办法,魔教确实把沈映雪的心拐走了,但是现在沈映雪都是那边的老大,忠信王还想着报仇,那就是两败俱伤。

    何必呢?

    为了让她回心转意,沈映雪好说歹说还是不行,最后大吵一架,差点和她彻底闹掰,才纠正这个封建大家长的想法,得到了一点尊重。

    后面的事情就按照原来的轨迹发展了,祝让出来,直接把伏晟给驯服,继续让他忽悠正道,干什么都行,别给朝廷里添乱就好。

    忠信王入了局,身处这个位置,不好放弃权力束手就擒,只能一点一点地来,慢慢跟他们周旋。沈映雪放不下魔教,回去继续处理那些细作。

    顾莲生被丢回去了,庭轩也没人策反,只剩下牢狱里关押的那许多人。沈映雪想了想,干脆给他们透了消息,直接告诉他们已经暴露,又放了水,故意露出破绽,任由这群人偷偷溜下山了。

    这些事情都解决,沈映雪打定主意给魔教洗白,才刚过了小半个月,突然有人来报:玉鼎山庄二庄主,提着剑杀上来了。

    沈映雪一时没反应过来,荀炎在旁边提醒:“听说江寒枫擅长用剑,是个心无旁骛的剑客。他在江湖中的名气很大,正道年轻一辈算是佼佼者,许多人都拿您与他并称。”

    “原来是他。”这不就他老婆吗!

    拿到原主的记忆之后,沈映雪都没怎么想起以前的事情了,此刻的他,性格更偏向原主的冷漠桀骜,跟过来之前的心境完全不一样。

    他没想过控制自己,毕竟来都来了,现在这样更配套。不然他念着以前的事,但是当事人全都没有那些记忆,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沈映雪看到荀炎如临大敌:“来的有多少人?”

    下属说:“就他一个。”

    沈映雪确定,江寒枫脑回路跟别人不太一样。真就这么自信两个人惺惺相惜啊?连面都没见过……

    江寒枫这次来,是为了找他比一场。他们两个的武功都不弱,而且立场不同,绝对不会点到为止,最大的可能是一死一伤。原本的世界里,原主中了毒,才没有紧紧相逼,就这还让江寒枫记了很多年,认定了魔教教主是个好人。

    换成现在,如果没有意外那是绝对不会这么好退场了。要是自己根本不想和他打,先派了一群人去耗一下他的体力,再过去把他杀了,江寒枫就白死了。

    “我去会会他。”沈映雪生出一股责任感,这个世界,大概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江寒枫了,就算是江寒枫自己,估计也不知道自己的另一面是啥样。

    这个时候的他,练剑练得脑子里都被肌肉塞满了。

    荀炎问:“要不要属下准备一下?”

    沈映雪拍拍他的肩膀,“不必了。”

    他拿着自己的剑,直面来砸场子的江寒枫。

    江寒枫的神态表情,都不是沈映雪熟悉的模样。相同的面容之下,仿佛换了一个灵魂。但是原主确实把他当对手认真相待,这样的他,正符合原主的要求。

    沈映雪很满意。

    江寒枫道:“在下江寒枫。”

    沈映雪:“沈映雪。”

    江寒枫直接邀战:“请。”

    沈映雪不想跟他打,反手一让,指着屋里说,“请。”

    江寒枫懵了,看了看沈映雪,迟疑一下,迈步向前,被沈映雪请进了屋里,接着入座、看茶,两个人放下剑,面面相觑。

    沈映雪神态中带上了些疲惫,笑着对他说:“你这个时候过来,不怕被人非议?”

    江寒枫摇头:“我不在乎这个。”

    “也是。”你头一直都很铁。

    他认准的事情,谁都劝不了。当初也不知道因为什么,给了江寒枫爱上自己的错觉,江寒枫也不会坚持这么久,最后把他打动。

    对沈映雪来说,应该算是日久生情?放在江寒枫身上,大概是……先婚后爱?

    沈映雪做了一个梦,梦里他不知身处何处,有个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人跳出来,按着他就打。沈映雪想反抗,但是一身武功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手软脚软,只能躺平被人欺负。

    不过倒是不疼,就是有点伤面子。沈映雪压根不在乎面子,他也知道是梦,完全没放在心上。

    那个人打得气喘吁吁,半天才停下来。

    沈映雪问他:“你谁啊?”

    那人没好气地说:“我就是你!”

    沈映雪哼哼两声,双手交叉枕在脑袋底下,躺着还是不起来。

    那个人恨铁不成钢地说:“都过去这么久了,你只顾着改变命运,就没有想起来什么吗?就知道搞事业,就知道谈恋爱!你都不想想为什么会再次穿越吗!”

    “什么?”沈映雪一愣,就看到那个人扑到他身上,接着就消失不见了。他那些沉寂的记忆,也渐渐浮现出来。

    似乎……

    变成“沈映雪”之后的熟悉感并不是空穴来潮。

    沈映雪一直以为,是自己有些许原主记忆,才会觉得熟悉,对某些事情感同身受。系统也觉得是他用了原主的身体,才会有那些记忆碎片。仔细想想,马赛克只给他屏蔽记忆,不可能把他不知道的事情凭空变出来。

    沈映雪想着想着,思路就开阔了,他真的得过且过,半点都没操心过为什么会穿越。现在把注意力放到这里,才把那几段经历连在了一起。

    根本就没有什么“原主”,他就是沈映雪。

    只不过他确实死在了伏晟手里,荀炎亲眼看着他断气。沈映雪在现代醒来,忘记之前的记忆,成了一个合格的宅男,之后他出了车祸,被系统带了过来。

    系统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是觉得他和原主的契合度最高,再加上马赛克的辅助,让他“扮演”沈映雪。

    沈映雪突然有一种宿命感,前世的寿命还没有用完,死了也能复活。

    大概这个世上,除了系统说的世界意志之外,也是有一些其他无法解释的东西吧。

    等等,不太对。

    按照这么说,他大概是真的疯了,多亏了中间那段经历,才让他一直保持清醒,哪怕困难重重,也能自己做决定,没有让岁月平白溜走。

    这么一想,真是被上天眷顾。沈映雪笑了起来,然后就被一阵声音吵醒了。

    一睁开眼,就看到床前的蜡烛点燃,屋里昏暗暗的,江寒枫半抱着他,轻轻地拍打。

    “你怎么在这里?”沈映雪直起身子,差点磕到江寒枫的下巴,他后撤两步,看到床前的帐子,揉了揉额头,才发现刚才不过是一场梦。

    这里不是魔教,他和江寒枫也不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睡在一张床上一点都不奇怪。

    “你又犯糊涂了。你刚才……”江寒枫表情有点奇怪,“可是梦到了什么?”

    “对啊。”沈映雪点头,回想着刚才的梦,心情竟非常轻松。

    有一种大仇得报的释然!

    就算是他带着簪花巷,把那些攻打过魔教,伤害过他的人都报复了,从前造成的伤害也无法弥补。这个梦竟然真的让他弥补了,而且还非常真实,仿佛他真的在哪里度过了几个月。

    沈映雪问:“睡得好好的,怎么突然把我叫醒了?我刚才说梦话了吗?”

    “你刚才突然大笑,我怕你被梦魇着了,不敢喊你醒来,正想去找兰锦过来,你便醒了。”江寒枫说,“你现在感觉如何?可有哪里不适?”

    沈映雪这才知道,吵醒他的那个声音,是他自己的笑声。

    “我没事,就是做了个特别美的梦。”沈映雪反身抱住他的腰。

    “梦到了什么?”

    “梦到我在魔教当教主,你提着剑找我决斗。”沈映雪笑着说,“我直接把你扣下,留在山上做了教主夫人。”

    “你啊。”江寒枫笑了一声,包容地摸摸他的头,确定他没发烧,“现在天还早得很,再睡一会儿吧。”

    “我不困了,咱们来做梦里没有完成的事情吧。”沈映雪拉着江寒枫躺下,紧紧贴在一起。

    “什么事?”

    “当然是决斗!”沈映雪抓住他,神情严肃,“亮出你的剑,请!”

    江寒枫愣了一下,才明白他在说什么,也配合着冷下脸,严阵以待。

    几个回合之后,沈映雪缴械投降。

    “真的没事?”江寒枫再次问道,“你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因为他的病,江寒枫不敢轻视沈映雪的任何异样。不过他以前也这样过,昏迷之后,醒来就会变的更加正常。

    那现在,沈映雪大概是,痊愈了?

    他拿来床边小柜子上那块令牌,问沈映雪:“这是什么?”

    沈映雪看着自己的手机,再看看江寒枫的脸色,如果他说着就是普通令牌,以后还抱着玩,那江寒枫肯定不会信。

    可他要是说这是手机,江寒枫大概还会觉得他没好。

    思量再三,沈映雪选择了胡扯,告诉他这就是一块木头,但是他就是喜欢这块木头,就像江寒枫喜欢擦剑一样,他看着这块木头心情就好。

    江寒枫细想竟然还有点道理,他抱住沈映雪,亲了亲他。

    总算不必再担心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