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猫系男友又撩又怂 > 第73章

第73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宜阳的五月份不冷也不热, 天?一放晴,很快就是夏天?。夏天?主场到来的迹象便是多雨,淅淅沥沥的细雨如丝般蜿蜒曲折在?玻璃边缘。

    每个有雨的清晨, 顾然都会侧趴在?桌子上出神, 他?坐在?倒数第一排的靠窗座, 安静的看着窗户被密集而急促的雨滴掠过,滴答声越来越清晰。

    江知?禾离开宜阳一中的第二个星期, 一中已经结束了三模考试。

    顾然的三模成绩和二模差不多,总体来说比一模的时候进步了不少,正好压在?一本分数线上面两分。

    倒是同桌季林,成绩起起伏伏, 一模压一本分数线不多不少刚刚好,二模的时候又突然降了下去,现在?倒好, 三模又给拉回来了。

    原玖不在?的这两个星期里,季林宛如脱缰的野马, 肆意勾搭小姐姐,眼睛就没有离开过手?机五分钟。

    “换一条裙子, ”季林指挥着刘小小,“或者换个别的颜色也行。”

    “你闭嘴!”刘小小侧开身体避开他?:“什么?审美也敢来教我?”

    “哈,我审美不行?”

    季林边玩吃鸡边怼她。

    “如果我审美有问题, 那你就是眼瞎。”

    “季林!”

    绉洽怒吼道:“你能?不能?先把对面的打倒再?逼逼?”

    “知?道了知?道了!”季林撇撇嘴,忙不迭低头压枪。

    刘小小翻了个白眼,背对着他?找唐洁寻求意见, “小洁,你看看,你喜欢什么?颜色的裙子?”

    唐洁正埋在?桌子上睡觉, 闻言她转过头来,半阖着眼睛,好像没睡醒。

    刘小小被她萌得心一软,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

    嗯,手?感不错。

    “你说什么??”唐洁半睡半醒地。

    “哦!”

    刘小小将手?机递过去给她看:“你喜欢什么?颜色的裙子?”

    唐洁就着她的手?瞥了一眼,没什么?精神道:“就淡紫吧。”

    “好的!”

    转眼刘小小就换上了橘红色。

    “哈,刘小小,”季林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过来了:“你不地道,唐洁不是说淡紫色嘛,你怎么?还反着来呢?”

    “你懂个屁。”刘小小推开他?:“麻烦你玩你自己的游戏可以吗?”

    “可以啊。”季林龇牙一笑 :“我这不是正玩着嘛。”

    “好好好!”

    “你别打我啊!”

    季林嚷嚷着:“谁告诉你绿色配橘红色的!”

    “不用?谁告诉!”刘小小又踢了他?一脚:“我自个儿乐意就行。”

    “嘶……”季林疼得抽泣,手?上的游戏也顾不得,赶忙蹲身捂脚。

    “卧槽你大爷”

    隔壁处的绉洽暴跳如雷。

    “我他?妈被人打倒了你居然还有心情?搭配什么?裙子!”

    “赶快过来扶我!”

    “不行啊,”季林一手?捧手?机,一手?捂脚肚子:“我特?么?疼啊!”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下手?太狠了!”

    “活该。”

    顾然被吵得脑仁疼,恨不得将他?们几个从窗户扔出去。

    “季林!!”

    教室里充满了咆哮。

    “我以后再?也不和你打游戏了!咱两绝交一个晚自习!”

    “行呗。”

    绉洽单方面提出了绝交,季林心情?却很好,他?一屁股坐在?顾然旁边,结束了最后一场战争。

    “豁”

    “劳资就是这么?牛!”

    顾然没眼看,抬手?捂耳朵。

    眼不见心不烦。

    只?要我捂住耳朵,什么?声音都别想吵我。

    “小然,小然。”

    季林纠缠不休地凑过来:“你怎么?都不理人啊。”

    “还有两分钟才上晚自习。”

    “咱俩说会儿悄悄话呗。”

    顾然置若罔闻,季林喋喋不休,顾然索性趴桌子上闭目养神。

    “别这样啊,”季林悄咪说:“江知?禾走了那么?长?时间,你不想他?吗?”

    江知?禾。

    江知?禾就是他?的麟角,不易给任何人谈天?论地,也不易给任何人窥视。

    “嗯?”顾然说:“怎么?了?”

    “没怎么?啊,”季林额头抵在?顾然肩膀上,喃喃自语道:“我想他?了。”

    顾然有一瞬间愣神。

    他?以为季林属于没心没肺的那种?,不会特?意将感情?投入太多。

    是他?想太多了。

    “我知?道,”顾然说:“我懂。”

    我也想江知?禾了。

    “瞎”季林苦中作乐:“你说学校搞什么?名?堂啊,非得把优秀学生往别的学校送。”

    “不是送,”顾然矫正他?:“是去学习。”

    “行,是去学习。”

    “可这也去太久了吧?”

    顾然终于舍得抬起头来,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季林被盯得有点发毛,弱弱问道:“我脸上有花吗?”

    “没有。”顾然错开视线,漫不经心道:“我好像记得某人刚开始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乐疯了呢。”

    “是嘛,”季林装失忆:“谁这么?缺德。”

    顾然侧目看他?一眼,撑不住笑了起来。

    “明天?他?们就回来了。”

    “也是哈。”季林也跟着笑起来:“明天?就回来了。”

    对啊。

    顾然垂眸看着桌面,心里想江知?禾想得心尖发疼。

    发信息问候一下应该没问题吧?

    顾然用?余光扫了一下周围,见大家都在?忙自个儿的事,就连季林也没怎么?关?注他?。

    想什么?呢。

    顾然拍了拍额头,不就是发个信息嘛,搞得好像我在?偷情?似的。

    趁着老师还没来,顾然低头抵着桌沿,摸出手?机发信息。

    删删减减编辑了好一段话,顾然犹豫两秒又给全部删除了。

    废话太多。

    换一句简单点的,通俗易懂的。

    “我想你了。”

    点击右下角发送,顾然莫名?脸颊一红。

    太久没见江知?禾了,导致他?又变回纯情?少年的模样。

    最后一节晚自习还没上完,窗外的细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风不停地扑打玻璃,发出连续“砰砰砰”地声响。

    顾然记笔记的手?一顿,偏头看向窗外。

    他?住的地方就在?对面,此时被一团黑雾笼罩着,看不清虚真实。

    班主任还在?讲等差数列,暴雨一下子劈头盖脸地浇下来,给原本就挂满水珠的玻璃洗刷地一尘不染,焕然一新。

    学生们都爱雨,闻言大家都探头探脑朝窗外看去,班主任仍是一副不受影响的表情?,一板一眼地讲课。

    顾然心思已经飘远了。

    临江那里有没有下雨,江知?禾带伞了吗?

    应该带了吧。

    窗外闪过一条曲折的白电,骇得顾然下意识闭上眼。

    还有五分钟下课,台上的老师停住了课程,与同学们一起观看雨幕。

    台下的学生们已经躁动起来,同桌和后桌小声窃窃私语,又有人撑住桌面往教室门看去。

    “咳”

    班主任咳嗽了一声,学生们立马安静下来。

    “都带了伞没有?”班主任说。

    学生们很激动:“都带了!!”

    “行。”

    班主任温和一笑,布置完作业摆手?放行。

    “都注意安全,有同路的可以结伴而行!”

    同学们欢呼雀跃,边收拾书包边回答。

    “好的老师!”

    顾然没动,安静地注视着雨幕。

    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下来,顾然一点都不着急。

    他?喜欢雨天?,他?能?感觉雨也是有生命的,就和人一样,有喜怒哀乐。

    想着想着自己却笑了起来,什么?啊。

    雨怎么?会有生命,它们只?会哭而已。

    “小然,你不走吗?”

    季林单肩挎包,侧头看顾然。

    “我等会走,你先回去。”

    顾然慢吞吞收拾课本,头也不抬地说。

    “行吧,”季林看了他?好一会儿,这才走出座位:“那你也早点回去啊,一个人别在?外面逗留。”

    “知?道啦。”顾然说:“坐两分钟就走。”

    季林背着书包走了,教室里同学们也走得差不多。

    之前还很喧哗的教室瞬间安静下来,顾然提起书包站起身,给窗户打开一条缝隙,让凉爽的风灌进来,里面裹挟着细雨。

    你好,夏天?。

    顾然没有告诉季林自己没带伞这个事,他?仿佛不受暴雨影响,正悠哉游哉下楼,转弯就到了教学楼门口。

    同学们三三两两共用?一把伞,相互扶持着走出学校。

    雨滴不停歇地击打地面,溅起深浅不一的水窝,顾然仰头望天?,漆黑一片,看不见底。

    缄默片刻,他?将手?伸出去,接了漫天?起舞的雨点,很凉,入手?即化成水滩。

    湿气弥漫整个学校,空旷寂静的学校里只?能?听清雨滴落在?地面发出的声音。

    有脚步声渐行渐近地靠近,顾然收回手?,目光投向不远处。

    一个身形颀长?的少年,单手?持黑伞,一身洁白的衬衫贴身与少年身上,下身搭配了一条浅色牛仔裤。伞下的主人被遮住了整张脸,只?有那不急不慢的脚步正朝顾然靠近。

    顾然怔忡在?原地,盯着雨幕里朝他?走来的少年。

    少年持伞的腕骨上系着一条红绳,珊瑚珠轻轻触碰着骨骼,与他?那加速跳动的心脏融为一体。

    是江知?禾。

    顾然看着越走越近的少年,忍不住冲出雨幕跑了过去。

    那一刻顾然觉得自己和豆大的雨点是一样的,它们没有归宿,他?也没有。可他?们又是不一样的,他?有人来接,他?有归属。

    江知?禾抬高雨伞,露出一双冷淡的眉梢,黑发黑眼,侧脸和下颌线的线条漂亮地近乎锋利,眉眼的轮廓熟悉又陌生。

    他?们太久没见了。

    顾然冲过来的瞬间,江知?禾单手?接住了他?,手?臂使力,将顾然桎梏在?自己怀里,不留一丝缝隙。

    “你怎么?回来了?”顾然压抑住激动不已的心情?,仰起眉眼带笑:“好像做梦啊!”

    “不是做梦。”江知?禾敛下冷淡,眉眼温和:“我来接你回家。”

    “好。”顾然说:“我们回家。”

    他?们拥护在?狭小的空间里,雨伞替他?们遮挡住潮涌的雨水,打量的目光。

    自学校出来至单元楼门口,顾然身上没湿半点,被江知?禾护得好好的。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空气温暖又干燥。

    顾然手?指攥着江知?禾衣?,声音软软的:“你怎么?回来了?结束了是吗?”

    “还有,你怎么?……”

    “怎么?什么??”江知?禾俯首低眉:“怎么?穿衬衫?”

    “嗯,”顾然眨动被水雾侵染湿润的眼睛,语气是近乎的委屈:“很帅,我第一眼就一见钟情?了。”?

    “我好想你。”

    江知?禾眼眸里带着点薄薄的笑意,他?垂下眼帘,用?冰凉的吻代替了心里的想念。

    他?们交换了一个温情?的吻,浅尝辄止,馥郁生香。像春夜里盈满的渠塘倒影,风一吹,漾起涟漪。

    这个吻诉说了心里止不住的思念与妄想,顾然感觉江知?禾像是释放自己压抑不住的爱意,将他?压在?电梯里吻地轻声呜咽。

    没有人按电梯,电梯停留在?一楼等候他?们接吻完毕。

    顾然又一次身体发软,鼻息湿润相缠,任由江知?禾揽住腰身接吻。

    “可……”顾然溢出求饶:“可以了,哥……”

    真要命,顾然双手?挂在?江知?禾脖颈上,头抵着他?的肩窝喘气。

    “回去。”

    顾然尾音发颤:“回去洗澡后……随便你。”

    江知?禾呼吸微沉,手?臂紧紧环住顾然,闻言低头吻了下他?的发旋:“好。”

    冷寂了两个星期的小窝,等来了另一个主人的回来,清冷安静的室内,瞬间多了些许温馨感。

    顾然被江知?禾推进浴室洗澡去了,江知?禾在?厨房烧热水。

    他?洗澡很快,头发还在?滴水就趔趄着跑出浴室,见江知?禾正在?客厅收拾东西?,心里那不上不下的情?绪这才真正稳定下来。

    “哥,我洗好了。”

    顾然穿着一身短袖短裤站在?卧室门口,毫无?保留地看着江知?禾。

    江知?禾眉心轻拧。放下手?中的抱枕朝顾然走过来。

    顾然吸了吸鼻子,弯起眉眼带笑。

    “哥,你去洗澡”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江知?禾牵着手?带进浴室。

    顾然亦步亦趋跟着他?,轻声呢喃道:“哥,我已经洗完了,不用?再?洗一遍吧?”

    江知?禾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自顾自插上电源,打开吹风机给他?吹头发。

    哦,原来是要给我吹头发啊。

    源源不断的热流吹拂过发梢,顾然眯着眼睛让江知?禾替他?吹干头发。

    “可以了。”江知?禾弹了下他?的眉心:“出去吧。”

    “哦。”顾然抬手?摸眉心,笑着问他?:“要不要我帮你洗?”

    江知?禾喉结滚动,将他?推了出去。

    “不用?。”

    顾然回头看着紧关?的浴室门,闷声笑了起来。

    里面传来水流声,江知?禾开始洗澡了。

    顾然盯着浴室沉思半响,这才慢悠悠踱步回客厅。

    客厅被收拾得很干净,零食盘归放整齐,他?的画稿也叠好置在?桌边一角。

    顾然自心里感叹了一声,果然还是有老公在?家好啊。

    夜晚的雨夜里略显忧伤,往常不爱回来的顾然,现在?侧躺在?沙发上时不时笑出声。

    他?双手?捧手?机,指尖不停的打字。

    “嗯,谢谢啦。”

    “好的。”

    “我们会好好的。”

    “谢谢你的祝福。”

    “他?是我初恋。”

    “初吻……这个就没必要告诉你啦。”

    统一回复完粉丝们的私信后,顾然又一次点开了刚刚更新的动态。

    《夜晚的小猫,等来了他?的阿回。》

    配图是一张画稿,还只?是虚构出来的线条,没有成型。

    但这也不难看出,里面面容姣好的少年,正目光温柔地看着他?的猫。

    猫画得很逼真,逼真到里面带动了顾然的神情?。

    动态下面跟了很多留言,顾然认真且珍惜地一条条阅读回复。

    “猫想要的不多,它只?是想有个家。”

    他?回复了一条叫泥泞的粉丝。

    这个粉丝好像是关?注他?没多久,但却每天?都来打卡留言,为此顾然很是印象深刻。

    他?的回复刚发送成功,对面延迟一秒也跟着回复了他?。

    “会有的。”

    什么?啊,顾然靠在?沙发上笑了起来。

    江知?禾从卧室出来,披着的浴巾上还带着好闻的柠檬薄荷香味,他?看见顾然仰躺在?沙发上,盯着手?机,笑容满面。

    他?走过去,俯身欲要靠近,顾然有所感应般,抬脚踩在?了他?的胸膛上。

    “停一下。”

    江知?禾就着他?踩着的力度不动。

    顾然一脸的傲娇,嘴角上扬:“问你个问题。”

    江知?禾伸平手?指,缠绕着他?脚裸上的链条和玉虎。

    他?说:“好。”

    “你的微信头像,里面写了是不是爱顾然?”

    江知?禾没否认:“是。”

    “咝……”顾然抽了口凉气:“没看出来啊,你也会玩暧昧。”

    “不是,”江知?禾握住他?的脚腕:“是预谋已久的暗恋。”

    顾然愣了楞,抬手?用?手?背遮住眼睛,问他?:“那里面的星星是什么?意思?”

    江知?禾说:“你是星星。”

    顾然心里涌上一股暖流,自内至外,烫的他?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那你就是月亮。”

    “照亮我的月亮,属于我的月亮。”

    江知?禾握着他?脚腕的手?微微发紧,眼底是满满的控制欲和占有欲。

    他?说:“顾然,落进我的光里,就别出去了。”

    顾然落下手?,怔怔地望着他?。

    “不会的。”

    于是江知?禾垂下眼帘,顺势俯下身和顾然接了个薄荷牙膏味的吻。

    顾然脊背轻抬,仰着脸与江知?禾接吻,江知?禾把他?抱进怀里,两人体温交融,在?雨夜里依偎温存。

    江知?禾这次用?尽了温柔,一点一点描绘他?的唇线,又会在?他?喘过气的瞬间深吻他?。

    顾然感觉自己堕落进深渊,又被底下的不明生物高高抛起。

    江知?禾在?遗留的空挡里喃喃细语道:“顾然。”

    “嗯。”

    “顾然,你闭上眼。”

    顾然脑海里嗡嗡响,还没从潮流里缓过神来,闻言他?想也不想地闭眼,静静地等待江知?禾的动作。

    忽然,顾然感觉左手?无?名?指冰凉,一个圆形的东西?圈住了他?。

    是什么??

    是我想的那样吗?

    原本就因为情?动和爱欲的身体微微颤巍,此刻连扯心尖也发烧发热。

    “然然,”江知?禾含情?的声音落入顾然耳里:“这是我给你的家。”

    “如果下次迷茫了,记得想我。”

    “它会代替我永远爱你。”

    顾然眼尾镶着泪珠,侵染透了潮红的脸颊。

    “阿回,你是我的。”

    “我是你的。”江知?禾倾身与他?额头相抵,柔声细语。

    “以后你有家了。”

    “然然,”江知?禾说:“落叶会归根,你也只?归我。”

    顾然不在?纠缠于家室的过往,他?只?在?乎于现状。他?望着眼底炽热的少年,听着室外给他?们伴奏的雨音,一丝丝凉气自床头至床尾,覆盖住他?们叠加缠绵的身影。

    爱就像是种?植玫瑰,无?论历经春夏秋冬依旧嫣红,并且永不腐朽 。

    他?们两世纠缠,永远都在?相爱。

    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