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软萌师父扮成我系统 > 第159章 你教我用剑,我教你弹筝 (41)

第159章 你教我用剑,我教你弹筝 (4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距离水下传送阵直线距离仅三公里!

    而且左前辈一家所住的青山小区居然就在别墅区边上,脚程十分钟。

    硬要说缺点也有,跟爸妈稍微离了有点远,这边属于城西,那边属于城中,光靠走路得花不少时间。

    ……

    10月23日,星期四,霜降。

    天空有些阴沉,昨晚下了细雨,地面湿漉漉的,天气预报显示这会儿气温只有十五度,似乎宣告了秋老虎的正式退场。

    别墅二楼宽阔的主卧内,大床上。

    牧长清睡得像头死猪。

    这段时间以来他不是在研究传送灵符就是在尝试修复大阵,平均每天休息时间连四个小时都不到,偶尔遇到比较难的问题杠上了——比如半个月前那次,连续五天五夜没合眼。

    等解决完问题眼睛里满是血丝,整个人像被掏空了似的,看得栗子香无比心疼。

    “嘘——水果乖,爸爸昨晚四点钟才睡,不可以打扰他哦~”

    一条粉白狐尾将小白苏从牧长清身上卷了起来。

    小家伙眨眨眼,挥舞双手,嘴里咿咿呀呀发出欢快的笑声。

    “咿——”

    “咯咯咯~开心吧?”

    “呀——”

    “那妈妈陪你玩~”

    栗子香浅浅一笑,顺势又控制两条狐尾将不远处爬来爬去的白芷和白薇姐妹俩裹住,悬在半空。

    于是屋里的嬉闹声一下子大了许多,她连忙将食指放在唇边做噤声状。

    下一秒,宝宝们的注意力被吸引,三对大眼睛跟着她的手动来动去。

    栗子香见状索性来了段手舞,一双纤手柔若无骨,动作优雅,看得他们连嬉笑都忘了。

    可惜手舞刚结束,他们就重新手舞足蹈,嬉闹声硬是让牧长清在梦中发出一声哼唧,同时动了动身体,一副要被吵醒的样子。

    无奈,栗子香不得不起身带着三小只小心翼翼离开房间,去往一楼交给三姐妹和豆皮。

    自己则马上折了回来,再次钻进温暖被窝,抱住相公,并打开手机进入驾考宝典APP开始刷题之旅。

    刷着刷着,她忽然感觉自己睡衣底部被撩起了一角,紧接着一只大手探入,顺势向上,将北极熊捕获。

    “诶?相公你醒啦?”

    “嗯……”牧长清有气无力点点头,又打了个哈欠,眼睛半睁半闭,细若蚊蝇道,“学得怎么样了……”

    栗子香温暖笑笑:“还行,刚才的模拟考有八十五分~”

    “不错,再来五分就合格了。”

    “嗯,可惜身份问题还没搞定,不能报名。”

    “没事……过些天我教你上车实操,然后等身份一下来咱就去报名,争取用最短的时间通过。”

    温热气息喷洒在狐耳边让小白狐感觉痒痒的。

    加之那坏大手一直在乱动,她不禁脸色红润许多,紧了紧双腿,侧身面向牧长清,柔情似水道:“好的呢~只要相公不嫌人家笨就好。”

    “不会的。”

    “嘻~”

    栗子香眉眼弯弯,撅嘴轻啄了口。

    完事儿大概觉得不过瘾,又来一口……两口……三口……直至深情拥吻、缠绵、重叠在一起。

    良久,唇分。

    牧长清抿抿嘴,气息略显粗重:“我还没漱口。”

    “没关系,栗子不嫌弃……相公今天休息一天好不好?”

    “为什么?”

    “放松身心,顺便陪陪我。”

    “唔……”

    “求求你啦~人家都二十三天没有好好跟你说话了,更莫说做那事,再这般下去,人家……人家非要长出蜘蛛网不可……”

    “???”

    牧长清扯了扯嘴角,哭笑不得。

    蜘蛛网着实有点过于夸张了啊!

    不过细细想来,劳逸结合确实很有必要,是该宠幸一下自家小狐狸了。

    他点点头:“好……哎,你干嘛?”

    栗子香忽然坐在了他身上,闻言羞赧一笑,一边轻解衣衫一边含情脉脉道:“相公这些天过于辛苦了,不宜动作,所以……栗子全自动哟~”

    “……”

    小白狐俯身下去,在他脸面、耳边、脖间、肩膀上来回舔舐和厮磨。

    动作要多温柔有多温柔。

    气息要多旖旎有多旖旎。

    …………

    苍星界。

    世界之渊,神桥之上。

    勺子大叔静静地站在桥边,眯眼往下看。

    浓厚黑雾似乎不能遮挡他的视线,他的眼神反复变换,令人琢磨不透。

    蓦地,身后传来脚步声。

    树神径直绕过他,来到前面,再挤进他怀里同样往下看,叹息道:“他开始渐渐恢复意识了。”

    “是的。方才,向我,露出,敌意。”

    “怕吗?”

    “怕。”勺子大叔点点头,抬头仰望天穹,目光深邃且坚定,“怕这,天地,遭受,苦难;怕那,万民,凭白,而死;更怕,世间,沦为,魔域。”

    “没事,有我在。”

    勺子大叔莞尔:“此话,当,我说。”

    “嘁,说的你好像比我强一样。”

    “……”

    树神白了他一眼,嘴角却带着淡淡的笑。

    话音落下,远方天际传来滔天龙吟,紧接着一条堪比山岳的红色巨龙穿破云层,汹涌奔来。

    他龙头龙角,四足五爪,背生双翅,体表赤火弥漫,烧得周围空间隐隐扭曲。

    他在那白色背景里是如此醒目,一双红瞳仿佛看穿时空。

    风一吹,龙须飘荡,龙尾摆动,无形中透露出强烈的威压。

    咚!

    巨龙落地,桥面震颤。

    然而在树神本体的超级体型面前他依然显得有点儿“娇小”。

    “帝景参见树神大妖、木大人。”其声若洪钟。

    树神掏了掏耳朵,不愿从勺子大叔怀里出来,淡淡道:“你就不能幻化成人形再说话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吵耳朵?”

    “呃……好的,树神大妖。”

    帝景略显尴尬,随即一阵耀眼光芒闪过,他缩小成人形。

    观面相同样中年模样,头顶生有赤色龙角,后背长着赤色羽翼,只不过收起来了,不从后面看的话并不显眼。

    顿了顿,他闪身上前,拱手尊敬道:“不知大妖唤我所谓何事?”

    “不急,再等等,还有人和妖没来,等都到齐了再一并说。”

    “是,大妖。”

    不多会儿,接连数十道身影破空而至。

    其中有人、有妖。

    人中有身形佝偻的耄耋老人,也有健硕挺拔,姿态优美的正当年之人。

    妖则千奇百怪,除了帝景这条红色应龙,还有冰霜凤凰、白色大猿、九尾灵狐、驮山神龟、吞天巨鲸……

    说的出说不出的,足有十一位。

    每一位出场气势皆不凡,落地后幻化出的人形同样遍布种族特征,很好分辨。

    树神终于从勺子大叔温暖的怀里出来了,简单环视一圈,淡淡道:“都到齐了?两边各自清点一下数量。”

    “是——回树神大妖,妖族到齐。”

    “回树神大妖,人族缺一人。”

    “谁?”

    树神皱眉。

    话落,远方传来一身呼喊,一道男性身影爆射而至,将地面溅起大量尘土。

    左丰神手捧着“津市牛肉粉”一次性外卖盒子,嘴角沾油,嘿嘿笑道:“我我我,刚买早餐耽误了点时间。”

    吸溜——

    众人:“……”

    众妖:“……”

    树神无语地看着他,没好气道:“你就不知道给我带一份?”

    “忘了,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我……”

    勺子大叔拦住她,眯眼笑道:“回头,让,长清,学来,做给,你吃。”

    “哼!”

    “哈哈,莫,生气,说,正事,吧。”

    “知道。”

    树神嘟囔一声,信步走到大家中间,深吸口气平复心情,换上严肃之色,正声道,“今日召集诸位从各个世界而来,想必大家心中大致能猜到与何事有关。”

    左丰神抬头,腮帮子鼓啊鼓:“大魔神?”

    “没错,大魔神最近异动频频,前几日更是重新恢复了一丝意识,实乃不妙征兆。思来想去,我便召集诸位前来商讨一二,顺便了解下各个世界种子们的现状。”

    “嗐,我们星源界那两位稍微有点拉胯,估计早晚得让我儿子来顶上。”

    “嗯,霞云界呢?”

    树神扭头看向冰霜凤凰。

    那是名气质极佳的女子,闻言稍稍屈身,恭敬道:“回树神大妖,霞云界两位进展正常,再有十到二十年应当可以独当一面。”

    “好,不错——天顶界?”

    “很不幸,有一位种子在前段时间的战斗中不慎受了重伤,恐将影响后续成长。”

    “呼……万海界?”

    “一切正常,不过我总觉得我那位同族种子有几分心术不正,容易走上歧途。”

    “……好好引导,每个种子都很重要,能挽救一定要挽救。”

    “遵命,树神大妖。”

    “嗯,下一个,战空界。”

    …………

    人和妖不断汇报情况。

    待到听完,树神面色平静走到桥边纵身跃下,大家纷纷跟随,迅速穿透黑雾,抵达峡谷下方。

    这是一片战场。

    近处荒山连绵,白骨遍地,建筑残破不堪,花草丝毫未见。

    远处则为无尽黑暗,黑暗到谁也不敢确定更远的地方是否还有陆地。

    并且,黑暗边缘悬挂有一轮阴森血月,血月下躺了一颗足有数千米直径的巨大骷髅头,看构造不像常见人形生物,但大抵在这个范畴。

    在它周围,还有更多数都数不清的残骸,远比近处多,各式兵刃、战船、战车随处可见。

    但想找一面旗帜或衣服之类能辨认身份的东西却很难,因为它们都被时间磨灭了,现在还留着的,基本都不是凡尘俗物。

    包括那些建筑、材料也都不简单。

    总之,整个场景满满的杀伐气息,气氛非常压抑,在血月照耀下感受尤其明显。

    如果牧长清在这里,他一定能认出这里就是那个他展开时空领域后出现的地方!

    一道道身影接连落下。

    树神和勺子大叔打头,迈步向那骷髅头走去。

    而随着他们的靠近,骷髅头开始绽放浓郁黑红色光芒,同时一股无比压抑的邪恶气息弥散开来,震得空间硕硕发抖,让众人众妖齐齐皱眉,面色肃穆。

    左丰神掏出纸巾擦了擦嘴,叹息道:“果然在复苏了,这狗一般的东西生命力还真是顽强,难道就没有办法彻底消灭?”

    “有,但是很难做到。”树神眼眸微眯,“需要毁了他的魔核,可惜他的魔核现在就挂在上边,你我却奈何不得。”

    “……”

    “……”

    “……”

    血月耀眼,看似近在咫尺,实际无法触摸。

    左丰神嘀嘀咕咕骂骂咧咧,终究只能是无能狂怒,踢了一脚地上的石头泄愤。

    若非大魔神数十年前将自己的气息渗透进星源界中,他都不必参与这档子破事,至少星源界不用,他自个儿来帮忙就行。

    晦气!

    搞不好儿子以后也会卷入,真晦气!

    砰!

    他又踢了一脚,踢到一根比成年人还要大一圈的红色骨头。

    然而奇怪的是在他这般力气下,这根骨头居然没有当场化作齑粉,仅仅只是飞了百余米远。

    好奇之下,左丰神抬手将骨头抓了回来,来回打量,嘀咕道:“这是谁的骨头?近万年过去居然还这么硬……”

    “我的。”

    “???”

    帝景一头黑线,闷声道:“当年我一招不甚,被大魔神剥离了一根龙骨,正是你手中这根。”

    “呃……为何遗留在此?不要了?”

    “不要了,已经长出新的,这旧的便留在战场当作纪念。”

    “哦……”

    左丰神若有所思。

    一边继续打量一边跟着大部队往前走,当来到骷髅头边上,树神抬手和大魔神对抗的时候,他转身用肩膀撞了撞帝景,认真道:“帝兄,既然你不要了,这根骨头不若赠予在下?”

    帝景挑眉:“你要来何用?”

    “嘿嘿,山人自有妙用,反正不是拿去泡酒炼药,更不会制成兵器。”

    “唔……”

    “呐,我这儿有至宝交换。”

    左丰神翻手变换出一枚内部泛着各种色彩的水晶珠子。

    下一秒,帝景红瞳发亮,一把拿过珠子欣喜道:“这是何物?”

    “弹珠。”

    “弹珠?”

    “是的,我儿子小时候和同学……呃,没什么,反正很贵重,即便我儿子想碰都不行!”

    “确实……我喜欢,骨头你拿去吧。”

    “好好好,多谢帝兄!”

    左丰神瞬间将骨头收回,生怕帝景反悔。

    一两毛钱一颗的弹珠换一根应龙龙骨,这买卖可能余生再也遇不到了。

    “左兄可还有此物?”

    “啊?”

    “若有,我便再为这龙骨注入一滴精血,如何?”

    “!!!”

    左丰神大喜,下意识想掏出一把,好在及时止住了,川剧变脸般换上苦兮兮神色,忍痛道,“好吧,既然帝兄如此喜欢,在下便忍痛割爱将最后两枚给你!”

    帝景亦喜,拱手道:“左兄高义!”

    “哪里哪里——来来来,交易。”

    “善!”

    精血到手,左丰神道了声家中突然有急事,撒丫子便跑,眨眼没了踪影。

    世人诚不欺我!

    龙族喜欢收集这种亮晶晶玩意儿的癖好果然不是虚假传闻。

    …………

    年底,十二月三十一日。

    天空飘着小雪,路上行人都穿上了厚厚冬装,道路上随处可见各种喜庆装饰。

    城西农贸市场。

    这是溪市最大的五个市场之一。

    在十几年前还没整改的时候非常脏乱,污水横流,鸡鸭鱼牛羊等牲畜的气息混在一起臭气熏天,一到下雨天路都没法走。

    但之后因为创建文明卫生城市,政府花大力气整改,包括城西市场在内的所有市场全部焕然一新,井井有条。

    没有了摊贩随意摆放堵塞路口的情况,门口那些载客摩的也尽数取缔。

    尽管这种改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部分市民的生存,但从整体来看绝对利大于弊,至少来采买物资的绝大部分市民都表示舒坦了许多,各种摩擦和交通事故发生的频率也大大下降。

    栗子香对这里已经非常熟悉,领着牧长清和豆皮一路逛,每买完一样东西都会从环保袋里掏出个小本本记录。

    只见上面写满了娟秀字迹,内容是某天在某个摊位买了什么、价格多少、新鲜程度如何之类,然后第二天又去其他摊位买,进行相同记录。

    截止今天已经过去整好三个月时间,她几乎将所有摊位都逛了一遍,一份性价比对照表完全成形。

    此外她还会将买菜钱每日清点,分毫不差。

    牧长清很不解,家里又不缺钱,算这个干什么?

    栗子香表示这是仪式感,过普通人的日子就要贴近普通人,这样才快乐~

    “猪肉、牛肉、羊肉、鲈鱼、小龙虾、螃蟹……瓜子花生、软硬糖、巧克力、开心果、碧根果……橘子、苹果、柚子、猕猴桃、甘蔗……”

    “唔……还差哪些没买呢?”

    “相公~帮人家出出主意呗?相公?老公!”

    一声娇呼让牧长清回神。

    他正抱着豆皮在一家卤味店门口站着,和老板交流。

    闻言理了理她脖间的粉色围巾,笑道:“没必要买这么多,元旦节虽然也是新年,但对于我们冲国人来说远没有春节重要,随便对付下就可以。”

    “那怎么行?爸妈和姐姐姐夫晚上都要来吃饭,怎么可以随便呢?这可是咱们一家人第一次过重要节日!”

    “话虽如此……”

    “哎呀,就买这个嘛喵~”豆皮伸手指向卤味店,脆生生道,“闻起来超级香,肯定很好吃的喵!”

    “哦?都有什么呀?”

    “有卤鸭、卤牛肉、卤豆腐……”

    豆皮挨个指,如数家珍,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恰此时,栗子香手机铃声响起,摸出来一看是民警李叔打来的。

    她当即一个激灵,脸上露出欣喜之色,用胳膊肘捅了捅牧长清,兴奋的差点跳起来:“是李叔哎,我觉得会是好消息!”

    “哈哈哈,按照时间推算是出结果的时候了,快接吧。”

    “嗯嗯嗯——喂?李叔?是我……结果出来啦?怎么样啊……真的?!太好了!谢谢李叔,我和长清马上就来~”

    嘟嘟——

    电话挂断。

    栗子香一脸兴奋,张开双手扑进牧长清怀里,照着他和豆皮的脸蛋各吧唧一口,要多开心有多开心。

    “长清,我们快走啦~今天他们下班早,晚了赶不上了!”

    “好,马上走。”

    牧长清亦止不住喜色,迅速付款结账,将卤菜扔进小推车,撒丫子奔向停车场。

    户口本之类的基本资料他一直放在身上,就为了方便眼下这种情况,所以不用回家,一脚油门直奔派出所。

    十几分钟后目的地抵达。

    李叔热情接待了两人,几乎用最快速度将各种证件办好,又发了张临时身份证。

    “姓名:栗子香;性别:女;民族:汉;出生年月……”

    栗子香小声念叨,当看到最后那行表示她独一无二公民身份号码的时候,忍不住抹了把眼泪,喜极而泣。

    这意味着这个世界真正成了她的第二故乡,更重要的是可以结婚了!

    牧长清哪儿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

    和李叔打了个招呼,表示感谢,便马不停蹄赶去民政局,成功登记结婚。

    合照上,两人笑得格外灿烂,加上郎才女貌,就连见多识广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夸赞了几句。

    “我什么时候可以和水果领这个呀喵?”

    回家路上,豆皮一边翻阅结婚证一边好奇问。

    牧长清笑笑,控制车子转了个弯,温柔道:“女孩子要到二十岁。”

    “二十岁……我现在八岁,那就还有十二年喵?”

    “对,但问题是水果目前离半岁都还差一个月,而且男孩子需要到二十二岁才可以领证。”

    “喵呜?!”

    “没错,你至少还要等二十一年半。”

    “啊啊啊啊啊!不可以,好久啊喵!”

    豆皮在后座蹦来跳去,惹得前边的一人一狐笑个不停。

    真当童养夫是那么好养的啊?

    小猫猫等着熬吧~

    一脚油门,车子加速驶向别墅区,在大门口正好碰上过来的牧广深、王芸老两口,还有姐姐姐夫一家人,以及陆怡安。

    这人一多啊,除了清明节,不管什么节日的气氛都能强行拉起来。

    简简单单的元旦节愣是让一家子过出了春节的感觉。

    而屋里要说哪儿最热闹,必然是厨房!

    今天栗子香掌勺,王芸和牧倾城、陆怡安打下手,三姐妹则忙里忙外负责打扫卫生。

    至于牧长清、陆逸平、牧广深三个大男人,一人泡了壶茶,坐在客厅沙发上和包括豆皮在内的五个孩子玩得不亦乐乎。

    待到下午四点半,饭菜全部做好,将偌大的餐桌摆了满满当当。

    栗子香三分激动七分忐忑,围裙都忘了摘,挨个介绍自己做的菜。

    还别说,品相相当可以,比起她曾经在清香园的杰作不是强了一星半点,至少已达平均水平。

    “嗯……不错,如果满分十分,爸至少给你八分!”牧广深满意点头。

    一旁王芸不乐意了:“怎么就八分?栗子这手厨艺可是我亲手调教出来的,你的意思是我的厨艺在你眼里就八分?”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个八分吧……主要是怕她骄傲,明白吧?”

    “骄傲什么骄傲?栗子比你想的谦虚的多,我给你个机会重新打分!”

    牧广深哭笑不得,连连摆手认输,打下满分十分。

    王芸心满意足,饶了他。

    但栗子香是个薄脸皮,这种堂而皇之的现场改分让她不好意思再让大家评价了,便乖巧笑笑,老实坐在牧长清旁边,一边聊天一边吃饭。

    等到吃完时间来到五点半。

    冬天黑得早,外面已然有些暗沉了。

    牧长清忽然一拍手,叫住收拾桌子的几女,让大家全部来到室外屋檐灯光下,接着又去寻了个保安,将自己的手机交给他。

    “来来来,大家都站好,咱们拍个全家福!”

    “全家福?”牧倾城眼前一亮,“对啊,是该拍一个,我怎么没想到呢?”

    陆逸平拍拍她肚子,调笑道:“你刚才吃那么多,估计把智商撑着了,想不到很正常。”

    “嘿——”

    “别掐别掐,我也吃撑着了。”

    “哼,快站好,三三你去前面。”

    一家人迅速行动,站位。

    很快确认了各自位置——牧广深和王芸搬个板凳坐在前排,同时一人抱两个孩子,剩下的豆皮便以鸭子坐姿势坐在两人身前的地上,属于当之无愧C位。

    然后往后偏左站着牧长清和栗子香,外带怜华。

    右边站着牧倾城和陆逸平,外带无锋。

    至于陆怡安,她牵着无锋的小手站在后方中间,又一个C位。

    保安两手横举手机,调整聚焦,摆正画面,笑道:“好,大家笑一笑——对,就这样,别动哈。”

    咔嚓——

    一声脆响,画面定格。

    众人立马上前查看,对着照片你一言我一语,脸上皆弥漫喜色。

    其中尤以栗子香最明显,看着看着便红了眼眶,当众抱着牧长清亲吻。

    同一时刻,不远处一朵焰火冲天而起,炸开花瓣。

    二人唇分,牧长清擦了擦她脸上的泪痕,轻柔道:“这人真傻,城里不准燃放烟花爆竹还放。”

    栗子香点点头,还以温柔:“嗯……而且天还没完全黑,放了不好看。”

    “哈哈哈哈,是的,好在我不傻。”

    “嗯?什么意思呀?”

    “我这辈子选了你,所以我不傻。”

    “相公……”

    又一朵烟花炸开,印得两人脸颊色彩变幻不定。

    栗子香眼眸微闭,再次踮起脚,将红唇送了上去,喃喃道:“我爱你……此生不悔。”

    “我也爱你,亦不悔。”

    “唔……”

    小豆皮看了看四周,找到瞪大眼睛看爸妈接吻的水果,而后照着他额头吧唧一口。

    “咿?”

    “咳咳,水果你记住,姐姐以后会保护你哦喵!”

    “呀?”

    “真的。”豆皮拍着胸脯,“我还会娶你呢,到时候你就是我黑猫国皇后啦喵~”

    “……”

    小白苏听不懂,但他的表情仿佛大受震撼,引得一家人乐不可支。

    真好~

    完本敢言(又名苍星界篇完结)

    嗯……牧长清和栗子香的故事告一段落了。

    下面是感言,分五个部分。

    分别是作品数据和粉丝数据、缺点反省、挖坑回顾、新书预告、书友福利。

    大家可以选择喜欢的跳着看。

    ……………………………………………………

    先说下成绩吧。

    截止本扑街写感言的时候,本书数据如下:

    字数:1172480(算番外有120w)

    总推荐票:1.79w

    总章节数:426章(算番外有433章,而且至少有一百章是二合一)

    总收藏数:起点44261,阅读11041(看起来不算少对不对?但是里面绝大部分都是死收藏,我都纳闷是不是起点和阅读给我刷的)

    订阅量:累计订阅216881;平均单章订阅653;最高单章订阅2929;24h追订视标题骚不骚在140-180浮动(以上均为起点数据,qq阅读编辑才知道,但是均定肯定不过百)

    本章说数:约莫两万条

    粉丝数:8.1w(纸面,实际后台显示为5250人,就是指花了起点币的,哪怕一个币都算,水份很大)

    全订花费:4532起点币(初v八折3625,高v六折2719)

    盟主:帝国戟兵、帝国大剑士、陌上幽人、xjm(前两者为同一个人,最后这个是我自己)

    长老:_逸之_

    护法:千千千千千、姬汐月

    堂主:晓亦

    舵主:秦宝宝永远滴神、派笑星、羡鱼y、斩了个空、嗯呐2、我无法自拔了、沧海龙吟zero、百年之夜、梦入红尘情深处、单推高木、1725605903、书友20190216054125035、云山见雾、与你倾晨、lizitang、夜羡式街角

    执事:将行令、纸条、颠倒容华、谨诩、旧城冷巷雨纷纷、苏苏苏苏大大、稳重君、达达的马蹄、梅菜扣肉z、戴比小鑫、nine85、夏屮沐瑾、青锋斩古今、书友20210301106475679510、无极天、呵呵呵哒嘿嘿嘿、故人依旧在3、先让我来、旧誓言、书友20190110122627778、一杨11、人丑还颜控、轩子子子子、古月柳絮羽、狂战神帝、樱神gos、墨蘇々、书友20190308190855708、龙语霄、b王文抄公、提笔绘倾城、剪云灬、天下第一的天天下第一的一、月流影风、那个她你还好吗、一夜燃尽长安花、鸢一折纸灬、暗箭狂龙、大天狐离亲、牧阳曲

    弟子:太多了……几百个,再写又成水文了

    总之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没提到的不用伤心,我没忘,拜谢!!!!!!!!

    ……………………………………………………

    然后总结一下这本书。

    创作历时258天,八个半月。

    首先最明显的一点,表面成绩和实际成绩严重不符!

    从我上面列的数据来看,比如最高单章订阅2929,如果按照正常水平,我现在至少至少也有千均,甚至1500也不奇怪,因为正常就是2:1的比例,但我达到了惊人的4.5:1!

    然后更惊人的是收订比,也就是收藏和订阅比例,起点为67.8:1,阅读直接破百,正常人应该在这个基础砍半。

    归纳了一下,导致这些原因的还是自己实力不足,书有问题。

    第一:书名。半骚不骚,甚至有点拗口,一眼过去可能让人懵逼。

    第二:免费期节奏没把握好,撒糖太多给很多人当场齁死了,栗子简直坐着火箭白给,使得很多人对于后面上架内容无所谓了,反正甜够了。

    第三:沸血。在很多读者眼里剧毒,前期性格不讨喜,尤其她正好出现在上架前,以及上架后没几章又作了死,把符宗大殿劈了,这两波操作直接导致很多读者跑路了,顺带还朝我吐了口唾沫。

    第四:还是节奏。众所周知我开这本书的时候没有大纲,随便码了五章就干编辑邮箱了,然后莫名其妙就过稿了,就上传了,完全随性,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这导致我写到上架章后没几天就迷茫了,然后才开始重视大纲,并且……开车频繁了许多,结果这又导致一些的读者不买账,认为破坏了栗子在他们心里的形象。

    所以后面适当降低了频率,开始换地图,打打架,结果嘛,自然一到打架读者就少,跟其他的正经仙侠文根本反着来。

    总结就是前期甜甜甜毒毒毒,把读者甜没了毒没了;中期车车车,把读者车没了;后期打打打,把读者打没了——悲剧就是我了。

    但还是不得不说,喜欢ghs的书友依然占据了大多数。

    标题但凡骚点,订阅的读者相对较多,普通一点,相对较少。

    第五:男主形象不够立体,简单说有点配不上栗子。

    第六:短、软、小、更新不快,导致很多人存,存得我头皮发麻,尤其盗版读者,我感觉不比正版读者少。

    第七:给我个面子,没了。

    ………………………………………………

    再说说坑吧。

    很明显,这本书从感情线来说看,完本了,男女主在两个世界都领了证,也有了儿女,人生幸福、狐生满足。

    而从故事线来说……说烂尾也没错,因为很明显还有很多内容可以写。

    为什么不写?

    因为这本书一开始就是狗粮文路线,现在狗粮没了,再硬写会很生硬,而且追读必血崩!

    所以我把有些坑转移到了新书,还是单女主狗粮,不过节奏方面我会尽量控制,争取两手抓,两手硬。

    首先一个是大魔神的坑。

    其次师梦茹的坑,就是那个在界外融合了蛟溪的黑袍女子,整天搜集各路高手尸体或者半尸体的那个家伙。

    然后锻灵石板,也就是霏霏的“娘胎”。

    最后……呃,我想不起来了,好像还有,好像没有,你们补充下?

    ……………………………………

    下面是新书预告。

    男主大家都知道了,左丰神的儿子左庆云,有什么能力看到结尾这几章的大家也知道了。

    而女主的设定目前在犹豫改不改。

    按目前设定这回是正常人类,性格相对栗子比较内向,在外人眼里比较文静,或者说清冷,话不多,但跟男主话还是蛮多的,形象偏御姐,又没完全御,挺温柔的。

    职业是个仙厨娘,还会写书(不是我性转啊!!)

    身世背景嘛……这个就不说了,再说过头了。

    然后名字三个字,每个字都有草字头,有兴趣就猜吧。

    对了,有些角色会在新书有客串,咳咳咳~

    …………………………………………

    最后,读者福利。

    发新书那天(预计本月,大概率一周后21号22号)我会在群里发至少两百块红包,然后群里富哥们儿富姐们儿又多,懂的都懂。

    进群方法在起点,简介最下面和每一章的结尾都有直通车,只需499点粉丝值就可以进群,里面还有番外。

    希望看盗版的同学可以来补一下订阅,就算不补,回头新书也来凑下热闹吧……新书期真的很需要追读,真的,不骗你!!!

    至于qq阅读正版读者怎么进……

    emmmm,798537770,进来后发一下粉丝值吧。

    ……………………………………

    最后的最后,感谢大家这八个多月的陪伴,拜谢!

    下本书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