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c位从来不让人失望 > 第62章 有幸相陪。 十周年演唱会。

第62章 有幸相陪。 十周年演唱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柏意有一瞬间觉得他们已经官宣了, 整个人在宣适的掌心温度下,还有主持人的调侃里,加上那振聋发聩的粉丝们的尖叫声, 好像已经完全被公开了一样。

    后面晕乎乎地领了奖下台,宣适扶她时她都忘记不用了, 傻傻地把手递给他。

    那一刻现场的尖叫再次如潮水般涌来, 让人被冲刷得站都站不稳。

    她慌乱地想把手收回去, 却被宣适握住捏紧。

    这一刻当然不能放开,放开就不好看了,他知道她是下意识的举动, 所以给握住了。

    不过男人宽大且隐含着力量的手深深握住她,柏意倒是清醒稳定了一些,不再那么慌神。

    他好像在无声告诉她,我在呢,不用怕。

    本来就是出道之初就在杀青宴上遇见了,然后告诉她寂寂无名也没什么的人,而后就一路陪她,守着她走向花团锦簇。

    现在她如当初综艺收官后分开时他祝的一样,一路生花……这都是他陪着她过来的。

    到这一刻, 他也还是在陪着她,无声地在告诉全世界, 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又告诉她自己, 他在呢, 不怕。

    确实如同主持人的调侃一般,没有言语,但是爱意早就已经宣之于口, 全世界都能感受得到,何况她是在世界中心。

    一路回到座位,虽然脚下的每一步都是虚浮的,但是柏意却镇定了许多。

    落座后还反倒放开了一些,没有早前的那么拘谨全程不敢看他。

    项艾换了个位置到柏意身边,和沈光澈调位置,然后跟柏意调笑:“我以为宣哥刚刚那眼神,八九不离十是要当场公开了哈哈哈。”

    柏意被这话弄得醒神,扭头去看宣适。

    她现在真的不怕被粉丝看到了。

    宣某人睨她一下,淡定微笑,他没有直白说出来,怕她真的在这种场合扛不住,所以眼下还算很淡定。

    他跟她说:“找个时间,我自己发微博吧。”

    项艾:“啧啧啧,这话你们私下说好吧,我在这呢。”

    对面的沈光澈笑。

    这场交流还被台上主持人看到了,女主持人感慨地说:“救命,他们真的在台下说哎,好恨啊听不到。”

    全场又被带上了一个高.潮,粉丝的尖叫声响破天际。

    柏意低下头捂脸笑。

    宣适泰然自若地卧着沙发坐着,微笑不语,只不过热闹过后,他又悄悄去牵女明星的手。

    柏意眼神动了动,偷瞄一下两人的手,末了又很平常地继续看台上。

    十指再次在她的大衣下,缠绕,紧扣,牵了足足半场晚会。

    晚会到十点散场,不过大家又寒暄说话,好半天都没有成功离开。

    和一群之前今晚的嘉宾们聊了会儿,大家都是赶过来参加活动的,行程紧,没办法聚会了,就表示等下月初宣适演唱会再过来聚。

    项艾今晚就要坐飞机离开了,临了了和柏意边往会场后台走边八卦:“我怎么听沈为闵说,你要和宣哥录那个,此生所求啊?”

    柏意轻咳下,笑说:“没定呢,只是经纪人先了解了解。”

    “啧啧啧,要真参加,那节目官宣的时候,微博不就得整爆了,比今夜还盛况。”

    柏意正要说话,余光看到从身侧路过的韩娜,和她打了个招呼。

    韩娜微笑招招手就提着黑色礼服匆匆走了,估计行程赶。

    不过柏意倒是想起来最近闲来无事看的此生所求第一季,好像里面没有韩娜呀,“我之前听说韩娜会参加第一季,怎么好像没有?”

    “害人家是女团爱豆,估计她不敢参加吧,爱豆参加什么恋爱综艺啊,砸饭碗嘛这。”

    “倒是也是。”

    “不过她好像要去今晚夜色很美的第三季。”

    “哦,是嘛?第三季在哪儿录的?”

    “在云南。沈为闵之前找过我问我去不去第三季,不过我听说他那个什么女……”项艾刹住没有往下点名,“反正听说她要去我就敬谢不敏了,我还不得被魔鬼剪出一堆黑料。”

    柏意一笑:“那就算了吧,休息休息,连录两季应该还挺累的。”

    “嗯嗯,对。恋综就感觉比较轻松哈,好期待宣哥录恋综啊。”

    “聊什么呢?”梁子葭路过,也要走了。

    项艾和她说恋综的事。

    梁子葭闻言,意味深长地笑:“柏意要录此生啊?谨慎考虑啊,姐的忠告。”

    “……”她干笑。

    项艾笑睨了柏意一眼,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

    录完分手什么的,唉。

    很快梁子葭就离开了。

    柏意忍不住问项艾:“子葭姐为什么和陆导分手?他俩不是节目最后一晚还挺甜的?”

    “哦,陆导想结婚,她不想结。”

    “……”

    “收官后不久我们在北市聚过,你和宣哥不在吧当时。陆导那会儿被甩,还挺难过,喝了好多酒。”

    “……”

    “不过最伤心的是沈为闵吧,他那天也在,听到陆导说分手了后,快气死了。”

    “……”

    柏意好奇问:“子葭姐为什么不想结?他们在一起多久啊?”

    “好像三年吧。不过梁子葭她还不算大吧,才三十,她这个人的性子就是那种不拘束的,不想结婚也正常,而圈内人,三十岁结婚确实还挺早的。”

    柏意忽然想起自己今晚和宋宓夸的海口……她现在,二十一,宣老师二十六。

    他俩要是在不久后真结婚了,岂不是成了娱乐圈史上最早的一对。

    …

    到了后台,大家和工作人员见了面,就很快都走了,没再逗留。

    柏意也走了,不过她坐的宣适的车。

    不知道为何今晚还挺舍不得他,刚刚他问要不要一起走,她答应了,如果不一起走,那今晚就没办法见面了。

    车子离开了晚会会场,往览市海边那一片开去。

    在车上,柏意看了眼微博动态。

    热搜前三都是她和宣适的,第一毫不意外地挂了个 #宣适柏意摸头杀#,爆了,大红色的字格外显眼。

    第二是那句话:#爱意无声却宣之于口#,这句话碰巧有两个人的名字,被传得全网都是。

    第三个是 #柏意说宣适让人流连忘返#,这个热搜把她看得脸一红。

    后面几个热搜就都是说两人今晚的红毯动作还有礼服的,反正每一个都是糖分浓浓的能甜死人那种。

    今晚的微博,总结下来就是一个话题——他们肯定在一起了,坐等官宣。

    全世界都觉得他们在一起了,等着他们公开,全网撒糖,但是身边的人,仿佛都劝她谨慎。

    可是柏意已经谨慎过了,她爱的这个站在顶端的男人,一句句地,不分场合的告诉她他爱她,她现在觉得爱情也在一路生花,没有荆棘,不需要谨慎。

    收到身边投来的目光,柏意收起手机看去。

    余光注意到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快到他小区了。他会先送她回去,再回来。

    柏意莫名舍不得,翻个身趴到他怀里去。

    车子有三排座椅,他们在最后一排,宣适也不在意了,直接把她抱到怀里:“怎么了,柏老师今晚这么主动。”

    柏意把脸钻到他怀里,轻声说:“舍不得。”

    他没听清,低下头问:“嗯?什么?”

    柏意把手穿过他的腰后,收紧,小小声喃喃:“舍不得你。”

    宣适微顿,随即眼底立刻溢满了笑意,“那……今晚要不,在我那儿住一晚?”

    柏意眼珠子转了转后,点点头。

    宣适有些惊讶了,居然还答应了。

    他低头蹭了蹭她的脸颊,“这是怎么了?嗯?我们意意今晚这么软。”

    “就是舍不得~”

    宣适忍不住温柔道:“我忙完演唱会就不用在这边了,到时候就陪着你好不好?每天都在一起。”

    柏意扬起脑袋。

    宣适和她对视,笑了:“这眼神,像喝多了一样,勾引我呢柏老师。”

    “你会被勾引吗?”

    “这不每天都被你勾引。”

    她笑着埋入他怀中。

    车子很快就进了他小区。

    这么一来倒是挺方便,狗仔不知道她在他车上,如果看到他的车没回家,去了酒店,那就不妙了。

    柏意其实现在也不像一开始那样抗拒来他这里住了,去住酒店的第一晚听了他那些安全感满满的话,就觉得,他们好像在一起挺久了一样,没必要分那么仔细那么生疏,甚至会觉得在这住挺好的,见面方便多了。

    她还是睡那个客房。

    洗漱好已经凌晨,但柏意还不困,可能是今晚节目场面太大的缘故,脑子还清醒无比。

    她摸手机看看酒店,要不要考虑那什么,取消掉几天。

    宣老师办完演唱会后就差不多会离开览市了,最后几天来他这里住感觉很可以。

    点进去一看,嗯?她的房间只剩三天。

    柏意挑了挑眉认真研究了下,一周前真的只订了十天。宣适才给她订了十天的酒店。

    柏意好奇地发消息给他:“宣老师睡了没?”

    宣适:“嗯?”

    柏意马上按住语音说话:“你那天给我订酒店为什么只订了十天啊?我自己订了一个月呢。”

    宣适默了默,回复了一句语音:“哦。哦,你需要再订。”

    “……”

    这一句含着笑意:“我想着,柏老师也许会来我这住呢。”

    “……”

    柏意忍不住跳下床溜到隔壁房间。

    都没敲门,一把打开。

    宣老师正要上床,见到她不请自来,还不敲门。他调侃:“干嘛柏老师,气势汹汹的,要扑到我?”

    柏意红着脸,莫名又关上门回去了。

    宣适被招惹得哪还有心思睡觉,直接就跟出去了,“意意。”

    她关上门。他也学着她直接打开,人进去了再阖上。

    柏意已经爬上床躺下了。

    宣适到床边居高临下看了几眼,最后坐下,弯下身撑在她身上,“怎么了?嗯?你后面还想住多久的酒店,我现在给你续订好不好?续一个月的?”

    柏意把脸钻入被子里。

    宣适好奇:“怎么了这是?”

    她含糊的声音从被子里飘出来:“你猜。”

    宣适挑眉,但是想了半晌也想不出来,“不是想住酒店,怪我没给你订吗?嗯?”

    “…不是。”

    “唉,那女明星的心,海底针啊,我猜不透柏老师。”

    “……”

    柏意笑了笑,一把掀开被子,别别扭扭地说:“你为什么会觉得我要来你这儿住?”

    “我没觉得,我就是,做梦。”他求生欲满满的解释。

    “……”

    她笑。

    宣适亲她的笑脸一口,“是吧,谁不喜欢做我们柏老师的梦啊?”

    “啊啊啊……”她被甜化了,末了小小声嘀咕,“我本来,本来想取消几天,等你办完演唱会来住几天的,现在怎么办。”

    “嗯?”宣适眼睛都亮了,“想来陪我几天啊?这不正好,把剩下那几天取消了,现在就……提前入住啊。”

    “……”

    柏意又把自己埋了,害羞。

    宣适乐了声,又看了下床边剩下的距离,忽然心痒痒道:“柏老师,你要不,腾个位置给我,你来住我提供暖床服务,独家的,全世界只此一家。”

    “……”

    柏意默默翻了个身子。

    宣适舒服地躺下去,把她连人带被抱在怀里。

    柏意露出脑袋正在他手臂,心情超好:“宣老师,一会儿热了你就回卧室去哦,别扛着。”

    “……”

    他轻咳了下,一记非常意味深长的目光落在她瞳孔中:“我不,我打算,习惯习惯。”

    “……”

    柏意自己扛不住了,钻入他怀中睡了睡了。

    宣适美得睡不着,依然睡不着,不过他乐在其中。谁抱着这么个貌美如花可爱动人的女明星在怀里不美,且还睡得着呢。

    一夜的奶香味把他撩拨得,到天蒙蒙亮才睡了过去。

    柏意不知道他是玩手机玩到天亮中间还去洗了个澡才睡的,她自己懒床到十来点起,他也差不多,她就以为宣老师昨晚睡着了。

    后面的日子就真的取消了酒店,在他这长住下去。

    宣适抱着女明星睡了几天,终于勉勉强强能提前睡着,没再每天热得不行,还一身歪心思。

    一晃住到了十二月,中间柏意参加了几个商务活动,回了两趟北市,其余时间就都在览市二人世界。

    十二月的览市也只剩下几度了,挺冷的。

    宣适演唱会在五号。

    那天白天宣适一直不在家,去忙了,柏意自己在他家里看着那个此生所求的恋综打发时间。

    到傍晚出去和过来看演唱会的项艾白培他们几个吃饭,吃完一起去了览市的体育中心。

    今天塞车塞得极其严重,柏意路上刷手机继续打发时间,看微博第一的热搜挂着个 #宣适十周年演唱会#,从昨晚开始到现在,已经挂一天了。

    顶流的排面从来不是盖的。

    十年里,走遍的所有的路,走完了的路,到如今的不需要有所追求了,所有都让这座城市意料之中地,自然而然地为他水泄不通。

    谁能不爱优秀了整整十年的宣适呢。

    …

    终于到了体育中心,项艾几个人直接去前面了,柏意去了后台。

    到时,宣老师刚好换了身衣服走出房间。黑色演出服把身材优越的男人衬得愈发惹人眼球。

    手长脚长的,加上那张脸,仿佛站在这忙乱的后台他身上也泛着微微的光泽。

    柏意感慨。

    再看他整装待发的模样,这一刻忽然觉得,好像在看自己的青春,又好像在看自己的未来。

    虽然不追星,但是确实他出道的时候她还小,办演唱会的时候,她都才初中,真是听他歌长大的。

    也曾努力攒钱,在一片荒芜的岁月里去看过他的演唱会。

    再回想过去半年里从认识,熟识,喜欢,到分开又见面……

    他真的好优秀,又美好。

    初见那个告诉她谁一开始都是寂寂无名的人,一直陪她走来,陪她一路生花了。

    虽然没能够参与过去的十年,但是这场十年,她有幸陪着了。

    所以他们也算?陪伴过对方了?

    是吧。

    柏意自我慰藉地笑了笑。

    相遇的时间无法选择,但是相陪的时间,可以选择。

    他也选择了。

    因为他选择,她也不再是没人爱,需要一个人跌跌撞撞走路了。

    …

    宣适有点忙,和工作人员说了会儿话才过来:“笑什么呢,自己在这笑。”他捏捏她的小脸。

    柏意弯了弯眼睛,看着他:“没有,宣老师今天好帅。”

    “是嘛。”

    “……你在我荒芜的岁月里发光发亮了十年,难得,好难得能陪你一晚,虽然也只有这一晚。”

    宣适眼底一深,被这话触到了:“傻瓜。”他捧着她的脸温柔对视,“一晚够了。你以后也不荒芜了,有花团锦簇,有我。”

    柏意点点头:“谢谢宣老师,你真的好好。”

    宣适拿手指刮了刮她娇挺的鼻子,上面晕染开了一层粉色:“你也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