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136章 番外:顺王家的小事

第136章 番外:顺王家的小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番外之顺王的吐槽

    杨玙觉得自己这几年,除了娶了个合心意的王妃后。

    简直没有一件事是顺心的。

    比如现在,他亲眼看到府里新纳的一个侍妾,掉入了湖水之中。

    而他的王妃就站在旁边。

    杨玙看着她的王妃淡定的掩着嘴唇,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指挥会水的仆妇下去捞人。

    等杨玙走近了之后,人也捞上来了。

    单薄的春衣在流水的作用下让曼妙的身躯凸显得淋漓尽致。

    一些不该露的地方更是若隐若现。

    零散的湿发贴着娇小的脸庞。

    显得楚楚动人。

    “王爷,您要为妾身做主啊。”

    哭得那个叫梨花带雨,哀怨动人。

    杨珩看向身旁的面露些许诧异的王妃,突然来了兴趣了。

    “怎么?”问得是王妃,而不是脚边这货。

    “按照定律,她应该说的是,王爷不要误会,是我自己掉下去的,与王妃无关,切莫为了我,伤了夫妻情分。”

    “她又不是走这路线的。”

    “王爷所言极是。”

    杨玙看了一眼愣住的新人,心情更糟糕了。

    这个虽然台词不对,但是干得事情是一样的。

    “你救她干嘛。”

    “她真不会袅水。”总不见得真出人命。

    假装落水的这位完全没料到事情会这样发展。不明白王爷为什么不相信她。

    她算好角度的!

    “王爷!妾身知道您和王妃伉俪情深,可您也不能不辨是非啊!!是王妃推了妾身!”

    “这里是王府,不是公堂。”

    别说不是王妃推的,就算是,他当没看见又怎么了。

    顺王妃眼看着地上这位还想闹,也不想作陪了。

    “韩氏,你今日没有上妆。”

    平日里妖妖绕绕的人,今日就描了个眉毛,上了点口脂出来了。

    你说问题在哪儿?

    杨玙挥手让人把地上这货带下去。

    直接带着王妃走向水榭。

    一看这行进方向。

    顺王府的下人麻利的在两人走到水榭前布置完毕。

    王爷爱喝的水酒,王妃爱喝的花茶,还有一系列搭配酒和茶都不会出错的茶点。

    最后点上驱虫的香料。

    火速撤退,远远的站在无论顺王说话多么大声,他们都听不真切的位置。

    曾经的虞五姑娘,如今的顺王妃,淡定的跟着自己的丈夫走入水榭。

    淡定的端起自己最爱的茶,优雅听着自己的丈夫吐槽和抱怨。

    也许是承平帝的榜样,也许是因为都娶到了合得来的妻子。

    几个皇子都有同样的理念。

    无论后宅有多少姹紫嫣红,能聊正事的,只有正妻。

    虞五更因为是虞家的姑娘。

    从结婚前,杨玙就没瞒着她什么事情。

    从最初野心勃勃,到梦想和野心被承平帝一手破碎。

    以及梦碎之后的糟糕岁月。

    虞五都是杨玙的垃圾桶。

    一个称职的负责倾听的王妃。

    尤其是这两年,杨玙的日子真不太好过。

    曾经围绕在他身边,赞美他,帮助他的大臣和幕僚。

    在太孙出来后,立刻变了嘴脸。

    不是不能理解。

    可当平时不用吩咐就能办好的小事,如今却变得推三阻四。

    其中的差距谁都会感觉到不爽。

    以前,杨玙不是没考虑过夺嫡失败后的境遇。

    他也许会被囚禁,会被贬为庶民,日后只能在一个封闭的庄园内了此残生。

    他却没想到,父皇对他的宠爱依旧不减。

    兄弟们对他的信任一如既往。

    甚至他们还更加照顾了自己一些。

    仿佛自己前段时间的蹦跶,只是小孩子闹脾气,兄弟之间的小矛盾。

    反而除了虞家人以及虞家的铁杆门生,其他那些跟着自己的那些人,一个个的背刺。

    疏离的,敷衍的,努力划清界限的,更有把自己做的事情往他身上扣的。

    仿佛各种针对他的行为越激烈,就越能向未来的皇帝展示他们“迷途知返”。

    更有傻逼为了讨好太子,直接出言贬斥他这个亲王?

    杨玙也第一次体会到了太子的无奈。

    曾经太子直言自己没有被父皇厌弃,没人信。

    如今杨玙想说,自己没有被父兄厌弃,也没人信。

    老二、老三抱团。

    又有武安公当靠山,明显在军中前途无量,没人去惹。

    他这里呢?

    他这个光明正大的亲王就是你的踏脚石吗?!

    简直让人……

    恨不得直接背刺回去。

    杨玙是这么愤怒的,他也是这么做的。

    承平帝下手太早。

    各家的实力和势力都保存得太完好了。

    谁都有不甘心的心思以及蠢蠢欲动的实力。

    朝堂上没有了“夺嫡”之争。

    太孙尚在读书。

    除了老师,根本接触不到居心叵测的群臣。

    那么朝堂上会如何?一言堂的给太子拍马屁?

    别傻了,承平帝还没死呢。

    而且一个有识明君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于是原本就有些迹象的党争开始承平帝和太子两人培养起来了。

    这一回,终于没有被蒙蔽双眼的杨玙,有了父亲和大哥的提醒。

    感受到了开挂玩家的快乐。

    一坑一个准。

    哪怕加班加点也痛并快乐着。

    虞五抿着茶,以为今天杨玙吐槽的还会是朝堂上的事情。

    没想到杨玙第一时间感慨的却是后宅。

    “老三说得对,后宅就有一个王妃也挺好的。”

    杨玙很是感慨了一番。

    他们几个成年的,后宅多多少少都有几个女人。

    就杨珩的后宅干干净净的就一个王妃。

    别说有名分的了,没名分的都没有。

    并且杨珩为了后院不塞人,进行的各种努力,已经是满城皆知的话题了。

    以前他一直觉得杨珩这样做有点夸张。

    费那个力气干嘛,敬重王妃不就行了。

    就算你愿意为王妃守身如玉。

    后院里塞个人,或者是仆人中抬两个出挑的。

    不去搭理不就行了。

    你搞得太过干净,反而让人对你的后宅蠢蠢欲动。

    瑞王妃每次生病、有孕,都会有数不清的姑娘从让人难以想象的地方出现。

    自荐枕席,偶遇巧合,长辈赠送,这种已经是小儿科了。

    听说还有什么被山贼追杀的孤苦无依的女子这种附赠全套剧情的。

    可现在,突然觉得杨珩的行为看起来多余,却解决了后续其他的麻烦。

    成婚之后立太孙之前。

    他的后院不可避免的进来不少关系户。

    虽然是作为纽带入的王府,杨玙一直没有给她们其中任何人任何特殊的待遇。

    进来当侍女的就去干活。

    进来当舞女的就去练舞。

    极个别有机缘的,才能有机会侍寝。

    虞五的管家能力不错,后宅一直很安静。

    结果在他无缘帝位之后,本来井然有序的后宅。

    突然从平静的湖面变成了钱塘江的潮水。

    亲王的妾室注定身份不会很高。

    连妾室都不是的“礼物”,身份就更低了。

    这些本就有“礼物”的性质在的女子,被“娘家”抛弃得也格外痛快。

    靠山没了,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无论是有名分的,没名分的。有没有被杨玙宠幸过的。

    三十六计全部用了出来。

    为的就是争夺杨玙的宠爱。

    女孩子的花期只有这几年了。

    顺王也不是个贪花好色的,那更得努力的啊。

    要知道她们进来的时候可是幻想着自己将来是后宫娘娘的。

    而现在,不努力,这一辈子就是个奴婢了啊!

    这些“礼物”还带动了王府中,其他奴婢的攀龙附凤的心思。

    杨玙和虞五很是清理了好几波。

    却没想到,府里有名分的妾室,也不安分了。

    白沙在涅与之俱黑。

    这都什么事!

    “韩氏估计想让你为她请封侧妃。”

    “现在她能继续做这个美梦了。”永远的做下去。

    说完,略有点不满的看着没有任何表情变化的王妃。

    “你在怎么一点都不高兴?”

    他在说要清理后宅,独宠王妃。

    遇到这种话题,身为女人,自家王妃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的一点点酸味。

    虞五还是很给丈夫面子的……给出了自己的担忧。

    “我自然高兴,只不过,瑞王府的麻烦……日后我们也要有了?”

    瑞王府把这些层出不穷的“诱惑”当做游戏在玩。

    对于虞五来说。

    还是对付家里这些省事。

    “我信得过王爷。”

    听着这个解释,杨玙舒坦一点了。

    但是也就一点点。

    清了清嗓子,继续之前的话题。

    “我有意就藩。”

    大楚的亲王就藩去的可不是什么山明水秀的地方。

    而是去穷苦地方搞基建的。

    可作为一个从小就有野心,想要做一番事业的皇子来说,却是个不错的选择。

    如果杨玙贪图安稳人生,他之前也不会想要夺嫡了。

    做不到九五之尊,怎么也得在史书上留一笔吧。

    物质上吃点苦是必然的了。

    就是委屈了自己的王妃……

    “可以啊。”万事皆可虞姑娘。

    杨玙:…………

    杨玙的原计划是,用后宅的这些垃圾铺垫一下语言环境,然后提起就藩。

    一旦到了藩地。

    虽然外在条件不好,需要奋斗的地方也不少。

    可对于虞五来说,她在女眷中就能完全一言堂了。

    京中或许会有的流言蜚语,有推脱不了的人情往来。

    有不死心的小妖精。

    在藩地,谁敢给王妃添堵?

    把府里的杂牌全扔在这里,就带着老婆孩子就藩。

    一个干净省事的后院,是他能想到给虞五的补偿之一。

    然而,自家王妃从头到尾,不按照套路来。

    “父皇会让你走吗?”

    这几年,杨玙有多忙,虞五是看在眼里的。

    承平帝随着年纪渐长,精力逐渐不济。

    越来越多的政事开始下放给太子和其他皇子。

    自己反而花更多的精力开始培养太孙。

    这一点是所有人,包括太子在内默许的。

    首先,比起年老的皇帝死握着权利不放,大家更愿意看到权力和平过渡。

    如果承平帝有了什么万一。

    一个上来就能接手的太子,总比什么事情一脸蒙圈的太子要好。

    其次,随着“误会解除”,满朝文武终于开始正视太子的能力了。

    获得了惊喜之后。

    对于承平帝愿意直接辅导第三代君王表示直接的认可。

    太子那么优秀,说明承平帝水平好。

    如果太孙也能如此优秀。

    岂不是他们后面两代不需要为君王的执政能力担忧了?

    他们是皆大欢喜了。

    属于皇子们的加班就开始了。

    标准的:皇子是一块砖,那里需要往哪儿搬。

    瑞王带着瑞王妃溜得快,也不是没有被抓回来过。

    但是通常没过多久,瑞王夫妇就能拿到外派的任务。

    这几年,待在京城的日子很少。

    太子成年的就两个弟弟了。

    杨玙不是在加班就是在加班的路上。

    “会的。”杨玙一把搂过妻子。“老五长大了。”

    终于!

    终于断档的皇子能够接上了。

    看着自己的丈夫为了未来踌躇满志,虞五也露出了笑容。

    “能去岭南道吗?”

    “嗯?”

    杨玙看向妻子。

    一向什么都好的妻子竟然会提出要求?

    岭南道有什么特别的?

    想吃荔枝?

    “不能也无妨。”

    “说说,为什么喜欢岭南。”他计划是去北方的,嗯,改变计划也不是不可以。

    “王爷忘记了?三嫂在那儿呢。之前三嫂说怀儿习武资质很高,要教怀儿习武。如今怀儿也大了,我们若是去岭南,许是方便一些。”

    允怀,顺王夫妇的嫡长子。

    杨玙一头雾水的看向妻子。

    虞五不明白丈夫在迷茫什么。

    两人鸡同鸭讲了一番之后。

    “三嫂就是东方先生啊,王爷你不知道?!”

    杨玙呆滞了。

    然后觉得自己的世界有什么东西裂开了。

    哗啦啦的碎裂了一地。

    胸口涌起了乱七八糟的冲动。

    让他二话不说直接冲入了皇宫。

    他要问清楚!!

    紫宸殿中,面对顺王的控诉。

    承平帝:我以为老大说了。

    太子:我以为老二说了。

    诚王:为什么是我?难道不是老三告诉老四?这是他王妃。

    写信回京的瑞王:你们在京城啊!为什么不能是你们说?而且千云说,她对顺王妃提过要教小怀儿武功。

    兜了一圈后。

    顺王妃:武安公的身份毕竟是国家大事,三嫂又是自家人,王爷怎么会不知道呢?

    而且怀儿周岁宴上,我提过三嫂要教导怀儿,王爷那日很高兴。

    事情就是那么巧合。

    所有人都以为杨玙知道。

    这些年都没人瞒着他。

    偏偏,杨玙就是错过了每次一真相。

    比如儿子周岁宴……谁都知道瑞王妃拐了叶淮书给家里的孩子开蒙,他以为三嫂的意思是,让怀儿跟着一起学。

    但凡巧合少一点,他也不至于被蒙了那么多年。

    所有人看着杨玙。

    天意这种事情……咳咳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