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她在修真界演偶像剧 > 第122章 、馋他的妖丹(大结局)

第122章 、馋他的妖丹(大结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易归低头看了看腰间的一剑一花,再抬头看向虹剑宗等几个知晓内情的正道宗门联合在一起,将三千幻境以及周围打成了筛子。

    他无奈地默默叹气。

    事已至此,事情全成他的了。得,善后吧。

    在乔宗主领着一众大能修士,将三千幻境轰炸成粉末后,看着毫无动静的现场,再不想承认,也得承认魔尊一定是跑了。

    面对惊慌的众修,乔宗主镇定表示:“我早已封禁主峰大阵,任何生灵不能出入,魔尊必逃不出圣灵山!门下弟子听令。”

    “弟子在!”

    “十步一岗,严守主峰。任何验魔阵有任何异动,立刻来报!”

    “是!”

    奚洛安领命而去,带领一众师兄妹开始对圣灵山进行搜捕。其余宗门的人也义不容辞地组织自己的人,帮助虹剑宗进行搜寻。就连易归都命令自己的八个徒弟去帮助守卫圣灵山,一旦遇到魔尊,不惜一切代价相抗。

    如此一来,晴婕的身份再也隐瞒不住,何况虹剑宗已经决定不再收容晴婕,于是顷刻间,晴婕是妖的身份传得人皆尽知。

    魔尊亲自潜入三千幻境,诱拐晴婕,足可见晴婕对魔尊的重要——正道绝对不能容忍。

    “易阁主,针对南度一事,你是不是该给我虹剑宗一个交待?”乔宗主相当恼火,“到底是你识人不清,还是魔头修罗冒充了你的徒弟南度,亦或者……他根本就是承蒙了你的庇护?”

    “乔宗主慎言!”面对追责,易归毫不躲避,肃容颔首:“在下虽一向不费心俗务,但立场偏向不应该遭受怀疑。”

    乔宗主气怒不止:“不是我们怀疑你,而是你辜负了我们对你的信任。你一时大意,将魔头修罗引入虹剑宗,致使大魔头无善被救、我宗叛徒晴婕被救,给正道酿成滔天巨祸,这些后果,是否该紫霄阁一力承担?”

    “是在下的过失,在下愿意一力承担。”

    “还望易阁主能够真的出力,先找见魔头的藏身之处罢。否则,任何事不是光说说就能解释明白的!”

    易归神色凝重,思考片息,开口:“魔尊修为在我之上,并非我说能保证找到他,就可以找到他。”

    “什么!?”

    此话一出,满正道皆惊。

    “魔尊的修为比易阁主还高!?”

    “易阁主,此话当真?没人要求您一定要找到魔尊,您不用先败下阵来!”

    晴婕也心中一惊。魔尊比表哥厉害?

    看着被她用灵力抽打的小白花——啊哈,那她比魔尊厉害?

    面对众人的惊慌追问,甚至怀疑他是未战先怯,给自己找台阶下,易归虽有些气恼,但并不改口。

    “并非我因此事而畏怯败阵,而是我二人虽同处一阶,但魔尊是妖,他的实力本就在我之上。魔尊能够顶替我徒南度这么久而不被我发现,亦可窥得几分实力。”

    众修大惊:“魔尊竟果真是妖!”

    “向来不曾听闻魔尊原形,见他人模人样的,就以为他是人魔。原来是人妖!”

    “如果是妖,那的确应该比易阁主实力更高一筹。”

    骤然从易归口中得到魔尊是妖的确认,大家更是心头慌慌。

    “我堂堂正道,无人能敌魔尊,这可如何是好?”

    “乔宗主,要不然你还是把阵法给去了,让魔尊速速离开吧!我门派一干年轻才俊前来贵宝地,可不是为了让魔尊大杀特杀的。他们不敢出什么意外啊,损失一个我都心疼!”

    突然有个宗门头首提出这一点,众人一愣,待反应过来后,齐齐慌了,纷纷朝乔宗主求开门放魔尊。

    见状,乔宗主唯有大叹气。

    魔尊还未见影儿,正道内部先慌了。

    但这也得确实个问题。连易阁主都稍逊一筹的话,他们怎么能压制住魔尊?

    他们围困魔尊,到底是瓮中捉鳖,还是画地为牢?这时,易归坚定表态:“诸位放心,此事是因为在下的过失引起的,在下必然负责。就算在下不敌修罗,也一定会竭尽全力应对,哪怕付出这条区区性命。”

    他这么一说,有人更慌了:“会付出性命?易阁主都要付出性命相抗?”

    易归点头:“修罗前几天刚刚救出其父无善,正是父子团聚之时,必不会甘愿受困于虹剑宗,一定会以命相搏。修罗既以命相搏,在下自然也要以命相搏。”

    如此一说,又提醒了众修,对啊,魔尊刚刚救出他爹!

    “哎呀,乔宗主,修罗是个大祸害,可不敢围困在圣灵山中了,这岂不是虎入羊圈?”

    众说纷扰,说得乔宗主愁容满面。

    就在此时,忽然传来消息:“宗主,南边出现魔头踪迹,易阁主座下弟子正在相抗!”

    乔宗主大惊,赶忙招呼同辈修士:“诸位,速去增援!”

    结果一扭头,发现同辈的老家伙们都在交待门下弟子:“躲藏好,别露头,远离战场,千万不要被魔头抓到。”

    乔宗主:……心累。

    也赶忙叮嘱自家弟子,不要过去添乱送命!低阶修士在魔头眼中,和草芥无异。

    晴婕摸摸头顶的小白花,相当好奇。魔尊明明在她的头顶,又怎么能出现在其他地方呢?

    诶,等等,在她的头顶?

    好哇,魔尊敢骑在她的头上!?

    等到易归跟随乔宗主和其他一众宗门大能抵达魔尊踪影出现之地时,这才不过须臾,得到的就是与魔尊相遇的易归座下三名弟子全部身亡的消息!

    魔尊继续踪影全无,来去如风。

    看着易阁主三名徒弟的尸首,再看着沉默的易阁主,乔宗主和其他修士一句话都不敢说。

    大家都知道,易阁主收徒很严苛。一个徒弟能比得上别的宗门一百个、一千个有天赋的。

    许久,易归出手,将三名徒弟的尸首收入储物戒,转头,神色压抑地说:“他们皆因在下的过失而死……”

    话还未说完,只见易归的另外一个徒弟,满身是血地闯入,大喊:“师尊,东南方向十里,我等遇袭!”

    十里?

    不过眨眼之远!

    众人紧忙缩地成寸,瞬息赶到,可见到的依然是易归徒弟的尸首。

    又是三具!

    易归立刻命前来报信的徒弟不可再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面对乔宗主等修士的惊惶担忧,沉重表示:“看来修罗是盯上紫霄阁了。”

    众修心头生恐。

    盯上紫霄阁,自然不是杀鸡儆猴,而是擒贼先擒王!

    连紫霄阁都要被杀光,更何况其他宗门?

    “易阁主,这可如何是好!”

    “易阁主,求您想个办法。”

    “乔宗主,快打开大阵,这群才大会我们不参加了!我们与魔尊无冤无仇,没道理留在此地惨遭屠杀!”

    被恐惧笼罩的众人,自然只能先考虑自己的利益。

    乔宗主这边说服、那边恳求,再情深意切,也无法统一各宗门的步调。

    看到正道宗门乱成了一锅粥,一直像个旁观者的晴婕心情很是复杂。

    魔尊总是称呼正道修士为“伪君子”。风平浪静时,说得一个比一个好听,真等遇见风浪,就能看出人性了。

    一片吵嚷中,易归提出:“乔宗主,此事因我而起,自然该由我负责。这样吧,你将护山大阵打开些许,我传话修罗,让他与我一同离开贵宗宝地。待我等离开,你立刻封死圣灵山,不准生灵进出,可保尔等安全。”

    在这种众人生恐的局势下,易归的这番提议,无疑于大无畏的救世主。

    一来,众人把此事怪罪给易归的心理;二来,在场只有易归有能力引开魔尊,天塌了,本来就应该有个子高的人顶着。

    “既然如此,”乔宗主郑重表示,“易阁主,一切就都拜托您了!”

    见乔宗主同意这番提议,易归立刻飞身入天,面对整一座圣灵山,灵力传音:“修罗何在?莫要藏头露尾,虐杀弱小。可敢与我离开此地,单独一战?”

    他已远离一众正道修士,其腰间的晴婕和魔尊略放灵力,都不会被其他修士察觉。于是,晴婕便听头顶的小白花魔尊发出声音,声音亦响遍整个圣灵山:“你既有如此胆量,本尊自然不会容你放肆。”

    易归又道:“乔宗主,开阵!”

    话音一落,圣灵山的大阵从苍穹圆顶打开一条细微的裂缝。易归带着自己仅剩下的两个徒弟,飞出大阵。

    正道修士们紧紧盯着,并没见到有魔尊的身影飞出,却见已出大阵的易阁主身边,陡然出现魔尊的身影。

    顿时,一个个赶忙狂吼乔宗主:“赶紧关阵啊!”

    乔宗主回怼:“关了关了!”

    虹剑宗的护山大阵外,魔尊与易阁主的身影双双对立。

    “修罗,你杀我七个徒弟,这笔血债,必定血偿!”

    魔尊肆笑:“没人讨债,便不用偿还。”

    音落,直接撕裂空间,将易阁主和其仅存的两个徒弟,一起带入其中。

    这突如其来的大招,看得正道修士们纷纷瞠目结舌,高声惊呼:“紫霄阁的人被魔头带入空间裂缝!焉有命乎?”

    “易阁主应该不惧,可他的那两个徒弟怕是危了。”

    如果不在涉及空间的阵法内,半步飞升后期的大能,是能够撕裂空间自由随行的。只是撕裂空间必定会穿梭时间和空间的乱流,再厉害的大能,也无法完全保证定点的准确,因此不会随意施展。

    当初,魔尊前来打扰白宗主的飞升,他是独自一人,无所顾忌,所以在离开时选择撕裂空间的方式。

    如今,晴婕化成剑,不算个人,魔尊照样是独自一人,无所顾忌,所以选择撕裂空间,早点离开正道的地界。

    至于易阁主……

    前几天前来虹剑宗参加群才大会时,带着包括魔尊在内总共九个徒弟,可除了魔尊以外,另外八个全是傀儡,没有一个是真人!

    就这样,魔尊带着晴婕和易归,在无数正道修士饱含惊慌担忧的注视下离去。正道修士们还会以为,他们是到别的宽广天地打架去了!

    “话说,刚才倒是没有见到晴婕的身影。难道她被魔尊抛弃了,还在圣灵山?”

    “怎么可能,魔尊闲得慌吗?魔尊神通,也不知将她如何携带了。”

    “唉,易阁主虽有过失,但着实损失惨重。九名爱徒尽数被魔尊所杀,连他自己也八成无法全身而退。属实我正道楷模!”

    “对啊对啊,易阁主不愧是正道第一人。”

    “乔宗主,莫要再怪罪易阁主了,魔尊有如此能耐,可见晴婕之叛和无善被救,是板上钉钉之事。反而因为魔尊盯上的是易阁主,我等小宗小派才能免遭劫难啊。”

    “说得有理有理。”

    被同辈修士劝说的乔宗主,深深叹气,郁闷至极,也无奈至极。

    转身,看向一众修士,尤其是看向奚洛安、沈慕、顾丰寽、瑞否等一众天之骄子:“如今修罗实力冠绝群雄,无善又重出江湖,我正道修士最该是奋力修行,力争上进时!否则日后依旧实力不济,必定再临血雨腥风!”

    隔着阵法,奚洛安紧紧望着撕裂空间的方向,双手握拳:“谨遵师尊教诲。”

    众人齐齐回应:“谨遵乔宗主教诲!”

    ……

    当晴婕再次恢复神智清明时,已经身处空旷漆黑的宫殿之中,周围没有半点人烟。

    她“噌”地跳起来!

    “咣”地一声,剑尾磕到桌子边,发出巨大的响声。然后又“啪”地摔在了地上。

    晴婕委委屈屈地从地上飞起来,歪歪捏捏地朝殿门飞去。讨厌,是谁把她随手放在桌子上的?一想——

    哼,除了大魔头,还能有谁?

    伸出灵力摸摸头,小白花已经不见踪影。一想到魔尊骑在自己的头上逃命,她就满肚子气。

    她打算以原形剑身去找魔尊讨个说法。魔尊如果不能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她二话不说,直接捅他!

    青绿小剑撞上殿门,一下把高大的殿门撞开。晴婕刚要一飞冲天,去找魔尊的身影,却直接被殿外的一切惊得愣在原地,剑身嗡嗡。

    只见入眼的满魔宫,全是小白花!

    从宫砖到宫墙,从廊道到横梁,小白花无处不在,将魔宫装扮成了白色的天宫。

    可怕的侍卫和貌美的侍女们不再是死气沉沉的麻木之态,而是身着白衣素服的言笑晏晏,来来往往。

    他们不再是人形,而是稀奇古怪什么模样都有。有顶着狗头的,有甩着猫尾巴的,还有吐信子的,看起来都欢乐得很。

    晴婕傻了。

    这、这是怎么了!

    办……丧事?魔、魔尊死了!?还是老魔尊死了?

    要不然会是怎么这种布置?要不然这些下人怎么会如此大胆放肆?这不就是普天同庆的意思?

    左右看不见一个眼熟的,晴婕急忙冲出去,逮住一个侍女问路。

    哪料不等她问出口,侍女立刻认出她,眉开眼笑地说:“夫人您醒了?”

    晴婕:???

    啊?

    “夫人,什么夫人?”

    “哦,还不能叫您夫人,”侍女眉眼弯弯的,“得等礼成了才能改口。”

    瞬间,晴婕瞳孔震惊。

    突然,她注意到宫柱上贴着白惨惨的“喜”字。

    脑中一阵过电。她立刻悟了!

    办丧事,礼成之后,要开口叫她夫人?那不就是……冥婚!?

    晴婕抖着声音开口:“尊主现在……躺在何处?”

    侍女愣了一下,笑容收起:“奴婢带您去找尊主?”

    “好……”

    一路上,晴婕都很心慌。她只记得被带入撕裂空间之前的事情,一进入黑洞,她就昏迷了。难不成在这个过程中,魔尊出现了意外,然后……身亡了?

    再然后,老魔尊想要给儿子补一个亲事,就抓她上?

    这、这不……这、这行不行?

    不是,难道不应该先找找有没有救魔尊的法子?急着办冥婚像什么话?

    满魔宫的小白花和白衣素服、白喜字,真的把晴婕给惊到了。等被侍女领到地方的时候,她已经满心悲楚。

    呜呜呜,刚想说魔尊人挺好的,伺候她伺候得特别用心……呜呜呜,怎么就这么没了!

    侍女指着小白花尤其繁盛的庭院门,说:“晴婕姑娘,尊主就在里面。”

    为表尊重,晴婕化成人形,刚迈出一步,瞬间悲伤如潮涌上心头,令她情难自禁,立刻啕号大哭地变成小跑往里面冲。

    “尊主,你怎么就能抛下我走了!我以后可怎么……”

    往庭院中一闯。满庭院的人,易归和厉炙易安一家三口、剑妖娘和狼人爹夫妻俩、老魔尊无善和魔尊修罗父子俩,齐刷刷地扭头看向她。

    “嗝!”

    晴婕脚步顿止,呆呆盯着众人,吓得打出一个惊嗝。

    ……活、活啊。

    看着嚎啕入场的晴婕,满场静默,众人非常狐疑。静默片息,魔尊向晴婕伸出手,只是手指一勾,就将人飘飘然吸到了身旁。

    魔尊抬手,摸上狗头……哦,现在是摸上小姑娘的发顶了。

    浅笑:“真是一刻都离不开本尊。”

    晴婕:???

    不好意思,魔先生,好像是哪里有误会。

    忽然,耳畔响起老魔尊无善沙哑的笑声:“是个黏人的丫头,挺好。这样为父走了以后,也不用怕你孤单,一个人没有陪伴。”

    魔尊倒是不以为然,一边摩挲晴婕的额发,一边淡然回道:“孤单无妨,只是以后我没必要孤单。”

    “甚好。”

    晴婕听得不太懂,只能两个眼睛瞪得像铜铃,没敢多嘴提问。

    然后,在魔尊父子俩和易安一家继续讨论事情的时候,她缓慢挪动脚步凑到剑妖妈妈的身旁,悄咪咪提问:“娘,现在是什么情况?”

    碧血剑一向只能显出阴毒妖冶的脸,竟然很是慈善:“老尊主就要飞升了。在老尊主飞升之前,给你和尊主成亲完婚。”

    “成亲完婚!?”晴婕惊得一抖,“我和尊主成亲!?为什么!?”

    喊得声音太大,再次吸引所有目光。

    碧血剑看了一圈,嗔怪道:“这有什么惊奇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和尊主情投意合,也该成亲了。”

    一时间,晴婕的思绪有点不在正题:“尊主多大年纪?”

    “不到四千岁。”

    “好家伙,我才十六!”晴婕震惊,坚决抗议,“反对包办婚姻!”

    没有想到晴婕如此反应,魔尊出手,搭上晴婕的脑袋,阴阳怪气地说:“也是,本尊年老,委屈你了。不知晴姑娘心中何人般配?”

    晴婕缩着脖子,小心翼翼地翻白眼:“诶,不是,年龄不是问题,主要是……这个,为时尚早。我还不知人事,嘿嘿,对,不知人事。谈成亲太早……”

    魔尊微微敛目,低声重复了一遍:“不知人事。”

    “嗯嗯!”

    忽然,魔尊对众人道了一声“本尊和她好好聊聊”之后,拎起晴婕的衣领,直接将人带入魔宫主阁楼。

    这里是魔尊的私人领域,本身就布有重重防护阵法,只有极少被信任的下属可以在被允许时进入。

    晴婕被魔尊放在一张蒲团上,她不开心地揉揉脖子:“你是拎狗子拎习惯了吗?我可不是狗子。”

    魔尊在对面的蒲团落座,轻描淡写地说:“你不是想看本尊的妖丹吗?给你看。”

    “诶?可以吗?”顿时,晴婕双眼发光,“我看看我看看。你的妖丹长什么模样?”

    魔尊定定注视着她,嘴角有几乎看不见的勾起。手从唇前一过,顿时,一颗白灿灿宛若夜明珠的圆丹出现在晴婕眼前。

    一瞬间,便让她看得愣住。

    这是一颗白润无比的妖丹,有光华流转,显出多变曼妙的纹路,美妙至极,吸引目光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几乎是一眨眼,晴婕就着了迷,瞳孔微缩,死死盯着妖丹,好像神智都要被这颗美丽的妖丹吸入。

    浑浑噩噩间,听到有人问她:“熄灯吗?”

    她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嗯。”

    当然要熄灯啊。

    这么美丽的妖丹,熄灯看,肯定更美妙。

    果然,等到周围一片黑暗,只剩下妖丹的光芒在变幻时,美妙的光影将整个世界都装扮得神秘奇幻。

    妖丹在眼前旋转,彷佛有无数花影将她包围。光彩形成流星,璀璨如梦境。

    晴婕忍不住低声惊叹:“好美。”

    音落,她又听到提问:“能给本尊看看你的妖丹吗?”

    “当然……”

    闻言,她好不容易摆脱妖丹的吸引,抬头看向魔尊,望入他深邃而晦暗的双眸。眸子里,她的脸庞上布满妖丹的流光,有说不出的吸引力。

    “修罗。”

    “嗯?”

    “我发现你好无耻。”

    魔尊:……

    晴婕微微喘息,压制来自体内自己妖丹的躁动。

    “无耻之尤。”

    得到这种评价,魔尊弹指一打,“嗖”地,殿内光芒大亮。同时,他也快速将自己的妖丹收回体内。

    晴婕愣住,失神地望向他,身体也不自觉地倾向他:“嗯?”

    “虽然我一向不以无耻为耻,但你要是这么说,我还是讲点礼仪为好。”魔尊一本正经。

    晴婕想了想,谨慎发问:“什么礼仪?”

    “在你理智的时候,好生征询。”

    说罢,魔尊又拿出妖丹,在晴婕眼前晃了一下,很认真地说:“成亲后,我的妖丹你天天都可以见到。我以此向晴婕姑娘你求亲,不知晴婕姑娘可愿意嫁予我为妻?”

    晴婕发现自己的眼睛根本离不开他的妖丹,视线只知道跟着妖丹走。

    “咕咚”,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

    啧,不知怎么的,馋死了。

    晴婕忍不住用两只手手捂嘴,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紧盯魔尊的妖丹,对自己的心动悲愤欲泣。

    呔!图他年纪大?图他小白花?

    她下贱!她就是馋他的妖丹!

    片刻,魔尊将妖丹送到晴婕的手边,轻声如蛊惑说:“你可以摸摸它。”

    她谨慎地瞥他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接住了他的妖丹。

    不同于她自己妖丹的沁凉,他的妖丹有几分暖意,更衬得手感舒适。

    手握妖丹,便能感受到其中磅礴而强大的生命力。这是堂堂魔尊的妖丹,绝非寻常妖魔的内丹可比。

    她忽然想到,剑妖妈妈说要给她有关于妖物繁衍的启蒙手册,还没给呢。

    现在,应该不用给了,她有点……无师自通了。

    就在晴婕捧着魔尊的妖丹细细观察时,魔尊已然气息不稳。他定了定,倏然收回自己的妖丹,不再亮出。

    晴婕抬头,急得生气:“你怎么又收回去了?”

    “不成亲,不给你看。”

    说罢,魔尊立马起身,向阁楼外走去。

    啊?

    见状,晴婕急忙从蒲团上爬起来,追在他身后,拉扯他的衣袖:“没说不成亲嘛!成嘛,成嘛!你再给我看一眼!再让我摸摸嘛!”

    魔尊冷着脸:“无耻之尤,只知道惦记我的。没有同等交换,我才不跟你成亲。”

    这可把晴婕急得直跺脚:“交换,交换呀,没说不交换!哎呀,你小气死了!”

    庭院外的一群人惊讶地发现,哎呦,为什么只是聊了一趟,就攻守之势立反?

    不管怎么样,结果是好的。晴婕愿意和魔尊成亲啦!

    厉炙笑呵呵地对儿子说:“你看,我就说晴婕肯定会答应的。”

    易归深深叹气:“我等了几千年,才等来这么一个天生剑妖。”

    “不是你的缘分,强求无用,”厉炙倒是心宽,而且还给儿子介绍其他剑,“龟龟,娘认识个小丫头,虽然还没成妖,但颇有天赋,要不然你和她认识认识?”

    “谁?”

    “就是晴婕的修心剑,小心心。”

    魔宫的喜事如期举行。魔宫的审美就是这么特殊,遍布白花花,白衣白喜,才符合魔尊的身份。

    当夜,白色妖丹和青色妖丹在幽暗中相触,那是比单纯的肌肤相触还是深入灵魂的亲密,是妖物之间无可取代的信任。

    晴婕在迷蒙和急促的呼吸中想到一个问题:什么叫做……可以天天见到他的妖丹?

    见就见吧,能不能不做别的事情?

    她感觉自己丹虚!

    在剑影与花影的交错变幻中,魔尊低声笑,咬耳朵:“不怕,我补给你,虚不了。”

    妖丹相融,彼此心意不用言语便能知晓。

    音落,白色妖丹的光芒汹涌传入青色妖丹。晴婕一声闷哼,紧掐魔尊。

    无耻之尤!

    ……

    正道修士们在虹剑宗内等待了十天,等到各自宗门派来信使,乔宗主他们才得知易阁主与魔尊之战,双双受了重伤,需要漫长的岁月来休养生息。

    更重要的是,老魔尊无善飞升了!

    正道一片欢悦。

    “太好了!无善飞升,修罗重伤,咱们正道的危机解除了!”

    “易阁主还是强啊,能把魔尊打成重伤。”

    殊不知,易归是相亲去了,魔尊是度蜜月去了。并不是有人庇护正道,而是魔道忙得很,无暇顾及正道。

    魔宫依旧高耸藏在云中。修罗躺在躺椅上,晴婕变成小狼崽,窝在他怀里。

    变成小狼崽既不占地方,也不怕撒娇被人看到丢脸,她真聪明。

    看到修罗取出一块留影石准备投影,晴婕懒洋洋地询问:“是什么留影呀?”

    “《正道好像快完了》。”

    “啊?”

    “你最后进入幻境时,玉面狐狸担心乔宗主不会制作幻境剧,所以自己偷偷在外面用留影石做了记录。结果三千幻境毁了,她制作的留影成了唯一的记录。”

    “玉面夫人果真是狐狸精,真奸诈。”

    两个人一起看着幻境留影,当看到变为南度的魔尊,背着她和奚洛安等人商量阴谋时,晴婕气得抓挠修罗:“坏人,我只是一只无辜的小狗狗!”

    闻言,修罗唯有抽抽嘴角,一边把幼稚的小狼抱在怀里摸,一边叹气:“我才是一朵无辜的小花花。”

    对此,晴婕唯有变身白眼狼,以表唾弃!

    “正道会完吗?”

    “正道不会完,因为正道分明公义。”

    “魔道会完吗?

    “魔道不会完,因为妖魔亦讲情谊。”

    【全文终】

    作者有话要说: 大结局啦~~撒花花~~~

    希望这个结局大家会满意!晴婕是妖,肯定会被强大的妖丹吸引,不过她本身有强烈的人性理智存在,所以倒不用担心她是被妖丹所蛊惑。妖丹的吸引,算是推她迈出最重要一步的重要因素。

    没办法,晴婕的性情是不推不走。一直以来,她担心被抛弃,所以不会轻易对谁敞开心扉,不会轻易开始。这也是其他人都败下阵来,唯有阴险狡诈的魔尊能够得逞的原因。

    魔尊是唯一拉着、推着晴婕,并且坚持到最后的人。

    祝他们新婚幸福啦,早日生下一个……

    好家伙,下一代是个什么种族?起码是四族混血:人、剑、狼、花。

    哈哈,随便大家畅想吧,我不会替大家想啦,因为熊熊我没有写番外的习惯哦~~~

    感谢大家辛苦数月的陪伴,么么么么么么哒~

    再次感谢!

    【新文已开:《她真的不想再重生了》】

    【女主也是小白花。附上简介:】

    传说中,觅魂兰有起死回生之功效,被称为“幽冥草”。

    可其实,觅魂兰在寻觅的不是他人之魂,而是己身之魂。

    每一任觅魂兰族长在接任前,都要经历无数次的重生,从世间寻找成魂的机缘。

    只有修成魂魄,才能拥有不被磨灭的回忆。否则,再刻骨铭心的记忆都会被遗忘空空……

    重生次数太多,真的很慌。

    两步一熟人,五步一心惊。

    什么?隐世大能是她第一世的道侣,当年练功走火入魔,她为救他清明,耗尽修为而死?

    什么?师尊是她第十三世的徒弟,被她溺爱着长大。他说要去闯荡,结果成名之后回来说要娶她,被她气得逐出师门?

    什么?魔头是她第二十四世的主人,因为与她主宠之情太过深厚,想拉她入魔???he,tui!滚!(ノ`Д)ノ她宁愿去死!

    什么?敌对门派的掌教是她第三十七世的尘世牵扯,她投生为傀儡木偶,他是牵线卖艺人。二人穷苦相伴,为助他度过寒冬,她最后投火***?

    什么?知名的追妻火葬场散修是她第四十六世的夫君?

    什么?接引首席师兄是她第五十二世在俗世的青梅竹马。为成全他踏上仙途,她因斩尽尘缘而死!

    什么?隔壁宗门的天骄少主是她上一世的相好,她……被他娘害死??

    ……修真界从上到下,遍布她的因果。

    她怕了,她不敢再重生了。

    再重生,就没有新人了!

    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把握机缘!

    女主种族现实原形:水晶兰。

    亭亭直立,纤细修长,犹如冰雕玉凿。

    花丝如发纱,花冠微垂若女子娇羞,簇拥而生,空灵似仙子集聚。

    草本植物,腐生,从死亡中汲取养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