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穿成渣攻皇帝的橘猫 > 第106章 熟悉的重逢

第106章 熟悉的重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房顶的风扇吱哟吱哟地转着。

    窗户大开着,正午的阳光洒下一大片,在地板上形成斑驳的光斑。盛夏的风是燥热的,被风扇一搅,整个房间顿时充斥着暑热。

    苏遗秋是被热醒的。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侧着身子往时钟的地方瞅了一眼,已经中午十二点多了,他松了口气,又躺回床上眯了会儿。

    现在他整个人感觉很不好。

    随手取过放在床头的小扇子扇了几下,觉得实在是太热了,颇为不耐烦地下床把空调打开,擦了把脸,有些颓废地栽倒在床上,仰面躺着,用手臂遮住眼睛,大口大口地喘息。

    这种感觉很奇怪,有点儿后怕,还有点空虚,心里像是被挖空了一样,一阵阵绞痛,然而这阵绞痛只持续了片刻就停止了,他摸到床边的手机,解锁后发现手机停留在一个页面。

    【该网页内容不符合国家法律法规,已禁止访问】

    苏遗秋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个网页原来是什么来着?

    他在睡着之前都干了什么?

    想不起来……都想不起来了。

    他按下返回键退出浏览器,百无聊赖地滑动了几下手机,拨通了室友的电话。

    “叫你爸爸有什么事儿?”

    手机里传来室友又欠又贱的声音,苏遗秋心里本就不畅快,没好气道:“谁是谁爸爸!我恁爹!帮你爹带份饭!”

    没等室友回答,苏遗秋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他想不起来了。

    他真的忘了很重要的东西,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苏遗秋狠狠地打了自己的脑袋几下,希望自己能回想起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除了大片大片的空白,他什么都想不起来。

    他觉得后头发苦,哽咽了几下,强行把眼泪给收了回去。刚用手背蹭了下眼睛,室友就推门进来了。

    “呀,醒了?”

    室友贴心地把他的饭盒放在桌子上,苏遗秋睡上铺,室友扒着护栏看着他,问道:“睡迷糊了这是?”

    苏遗秋点点头,问道:“我想不起昨天的事儿了……”

    室友长长地哦了一声,说道:“没什么事儿,昨天联谊你喝多了,我们把你扛回来的。什么都不记得,应该是喝断片了。”

    苏遗秋撇撇嘴没说话。

    室友打趣道:“害,你不记得我帮你回想一下,昨天你喝醉了又哭又笑的,哭了一顿应该是哭累了,倒头就睡。漂亮妹妹都被你吓跑了,倒是有几个学长学弟想来加联系方式……哦,还是我把你抗回来的,快感谢爸爸!”

    苏遗秋取过手边的枕头砸向室友的脑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他抓着头发,努力措辞想描述自己的感受,可是他什么都说不出来,最终还是苦恼地重复那一句话:“我就是想不起来了!”

    室友也皱起了眉头,拉过凳子坐在苏遗秋床铺的下方,抬起头问他。

    “你确定不是喝断片?”

    苏遗秋仰躺着,模样痛苦万分:“不是!真的不是喝断片!就是忘了很重要的事!”

    “嗯……”室友沉思一番,问道,“作业交了吗?”

    苏遗秋:“交了。”

    “乱七八糟的表填了吗?”

    “填了。”

    “开会了吗?”

    “开了。”

    “论文写了吗?”

    “写了。”

    室友急得抓耳挠腮:“我看你就是喝断片又睡懵了!没什么要紧的!我觉得你可能还没醒,再睡一觉就好了,去去去,再睡会儿,睡醒就没事了!”

    苏遗秋没有说话,冲室友翻了个白眼。从床上起来打开饭盒,扒拉了两口饭,学校的饭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吃,室友的嘴还是同样的欠,这一切好像都很正常,没什么不对的,甚至真实到让人害怕。

    他又往自己的手臂上掐了一下,疼痛让他微微蹙起了眉,可是他又觉得,疼不疼并不能判断他现在是否在梦里。

    心里那股莫名其妙的空虚就像是一团乱发,把他的心缠起来,让他连呼吸都变得很极其困难。

    室友拎着椅子凑过来,往他脸上扫了一眼,给他下了定论:“我看你挺正常的……别想了,下午还得上课。”

    苏遗秋咽下一口黄瓜,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

    室友拍了拍他的后背,把凳子调转了个方向,回了自己的位置打开游戏。

    苏遗秋闷头吃完了饭,扔了饭盒,又翻起了浏览器的历史记录。

    他不记得昨天参加什么联谊喝到断片,只隐约记得,睡过去之前好像在看什么东西。

    然而浏览记录里面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苏遗秋烦躁地把手机扔到一边,揉了揉头发,说了声:“算了。”

    室友听见了,一边儿打着游戏,敷衍地应和道:“嗯没错,算了算了。”

    苏遗秋盯着黑屏的手机看了一会儿,又移开了目光。

    不想了,没什么要紧的。

    他就是一个普通大学生,最为重要的无非就是学业,刚刚想了一通,作业论文没有落下的。而且他没谈过对象,没有一屁股情债,所以他忘了的事情应该不要紧。

    日子还得过,学还得上,他总不能因为这么一点儿事情就要死要活。

    时间一长,他应该就忘得差不多了。

    看了看时钟,又看了看戴着耳机打游戏打到忘我的室友,一伸手就摘下了对方的耳机,催促道:“快打完这一把!下午的课在实验区!”

    实验区不在他们这个校区,从宿舍骑车到实验区起码半个小时,室友打了个激灵,一声卧槽出口,退出游戏看了一眼时间,险些晕过去。

    “卧槽快走!没时间了!”

    言语间,苏遗秋已经穿好了衣服,抄起没写完的实验报告飞一般地冲下楼。

    室友骑在他前面,疯了似的。苏遗秋紧跟在后面冲他喊:“你慢点儿!”

    对方回头道:“这个老师爱挂人!迟到了小心被挂!”

    前边儿是个十字路口,绿灯马上就要过去,室友快他一步先冲过去了,苏遗秋不想迟到,也打算赶个绿灯冲过去,但旁边的车好像比他还着急,他挂的是成绩,对方丢的可能就是工资,一踩油门冲过去了,苏遗秋被超速的汽车待了一下,车把一歪,整个人往旁边栽去,连人带车摔在了地上。

    “人呢?”室友见他没跟过来,也顾不得迟到不迟到了,拉下车闸侧身往后看,一眼就看见苏遗秋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

    “卧槽!”

    室友吓得魂儿都丢了,骑着车又赶了回来,先把苏遗秋从道中央拖到道边,再把他的车也拖了过来,低头一看,手上都是血。他一边儿扶着苏遗秋一边打120,苏遗秋及时伸手把他的电话挂了,拍了拍手上的土,说道:“应该是擦伤,不怎么要紧,我没事。”

    倒吸一口凉气,扶着室友从地上起来,裤子破了,从小腿侧边到大腿蹭出一道极长的血痕,左边手肘也是,室友掏出手机看了看表,说道:“八成得迟到,请假吧?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苏遗秋觉得自己不要紧,都是擦伤,疼过一阵应该就好了。

    他知道室友不想上课,想以此当借口逃次课,正打算苦口婆心地劝一顿,刚刚抢道的车就停在他们面前了。

    “哎呀!”室友吹了声口哨,“撞了人知道回来,这人还不错。”

    苏遗秋本想说自己没事,要是这大哥好心,说不定能把他们两个带去上课,漆黑的轿车停在他们俩面前,副驾驶位的车门被打开,车上下来西装革履的一个人。

    “没事吧?”

    苏遗秋不由得一愣。

    他忘的东西,好像在那一瞬间被填满了。

    他觉得自己应该认识这个人,却记不起他的名字,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可对方的感觉异常熟悉。

    怎么说呢?

    熟悉到,让他觉得他们已经结过婚上过炕了。

    鬼知道齐璟苏遗秋找了多长时间。

    每个小世界的计时方法不一样,所以齐璟就自己算,按三百六十五天为一年,已经过了十六万八千四百三十二年了。

    在这个世界见到苏遗秋的时候,他正看着窗外发呆。在他们原来的世界里,本没有照片这种东西,这是他利用别的世界的技术制作出来的东西。

    时间若是足够长,可以消磨一个人所有的记忆。他得记住这傻东西长什么模样。万一再次相见的时候,傻猫所有的记忆都已经丢失了,而他又没有认出来,这么多年岂不是白找了?那他岂不是就这么错过了?

    齐璟只数了年份,没数自己到底走了多少个世界。

    他在有的世界只待过一年,有的地方待了成百上千年。见过数不清的人,经历过无数次门派兴亡、朝代更迭、星际毁灭……更别说是生离死别,到了现在,他已经冷淡又麻木,就算这个世界下一秒就毁灭,他都不会感到任何意外。

    可就当苏遗秋骑着自行车疯一般地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一种长久被压抑在心里的感情突然就被唤醒了,他拽着司机的领子让司机跟上去,绿灯马上就要过去了,司机没打算抢道,可是一看老板的反应,他要是不抢道,老板下一秒可能就得把他掐死。

    无奈之下,他一脚踩下油门追了上去。

    齐璟心里急得够呛。

    这傻东西跑什么?!

    自行车那俩轱辘都快不找地儿了!骑这么快是赶着去投胎吗?!

    他是不是没看见自己!不对……车窗能从里面看见外面,但是外面看不见里面!他就是没看见自己!

    他要去哪儿!在这个世界里他是什么身份!要是错过了这一次,他还能找到这个傻东西吗!!!

    齐璟越来越乱,司机往他这边看了一眼,竟然看到了一贯冷漠到几乎没有感情的老板居然在抹眼泪,不由得愣了一下,就是这一愣,没来得及看路,一下就撞上了苏遗秋。

    齐璟慌了。

    司机也慌了。

    齐璟下意识想拉开车门下去找人,幸好司机眼疾手快上了门锁。要不齐璟真在道路中间下了车,不知道又得酿出多少惨祸。

    司机一手抓住齐璟的胳膊另一手操控方向盘转向:“别急!您别急!我这就停车!”

    片刻后,司机把车停在了苏遗秋的前面。

    齐璟一刻也等不了,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下了车。

    “你……你没事吧?”

    齐璟哽咽了一下,努力把眼泪收回去了。

    这就是苏遗秋!

    执行者在所有世界里都是独一无二的,不存在外貌相同的情况!

    他找了这么多年、这么长时间,找到几乎心如死灰,甚至无数次想把自己销毁一了百了,原本就像一潭死水的心境,在遇到这个人的时候,骤然掀起万丈波澜。

    他终于找到了。

    苏遗秋的眼里有几分疑惑,还有几分恐惧,齐璟上去就抓他的手腕。张了张嘴,只木讷地说出了一句:“我送你去医院吧?”

    他想说的不止这些。

    他想说,这么长时间,你都去哪儿了?

    他还有很多事要问,很多话想说。却被苏遗秋一句疏离的“我没事,谢谢”而硬生生给打断了。

    苏遗秋的眼神不像是装的。

    齐璟看出来,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

    你还记得我吗?

    苏遗秋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把自己的手腕抽了出来。勉强地笑道:“我没事,真的,就是擦伤。”

    齐璟又想伸手去抓,手指颤动几下,又缩回来了。

    一念万千。

    他和苏遗秋对视的时候,就那一瞬间,想了很多很多。

    要不算了?

    就这样装作陌生人吧?

    就看着他,看他安安稳稳地过完这一辈子,也好过那么多次轮回。

    轮回多痛苦啊,走过这一个又一个的小世界也多痛苦啊……

    见了那么多人的死亡,见了那么多文明的起落,他什么都知道,却什么都没有。

    把苏遗秋这个傻东西再拽进他的世界,合适吗?

    毕竟苏遗秋什么都忘了啊……

    “那个……先生?先生?”

    苏遗秋伸手在他面前晃了两下。

    齐璟没有回应。

    放手吗?

    那他……十六万年的时间,都是在做什么?

    苏遗秋是真的忘了?还是故意在气他,所以不跟他相认?

    “这人傻了吧?”室友悄悄凑近苏遗秋的耳边,低声说道。

    苏遗秋摇摇头,又冲着齐璟小心翼翼地说:“先生……那个,要是您没事,我……我还得上课。”

    齐璟依然没有说话。

    苏遗秋挥了挥手:“那……我走了?”

    放手吗?

    齐璟问自己。

    他咬咬牙,冲司机甩了个眼神。

    司机会意,立刻拽开了车后座的门。

    苏遗秋已经推着自行车迈出几步了,齐璟见状,一个箭步冲上去,两手抱着苏遗秋的腰一下子把人抗到了肩上,三步并作两步冲进车里把苏遗秋塞进去了。

    “哎哎哎——?”

    这次换苏遗秋慌了。

    他连喊救命都没来得及,苏遗秋屁股一疼,缓过神来时人已经在车里了。把他扔进来的那个人紧跟着坐在他旁边,忙不迭地跟司机说立刻把车门锁死。

    苏遗秋心想完了,遇上拐卖男大学生的了。

    齐璟不知道这个傻东西再想什么。

    反正那一瞬间,齐璟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去他妈的放手!!!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倒计时:0

    完结啦!可能还会在番外合集里面放番外_(:з」∠)_

    最近状态很不好,各种三次元的事情加在一起非常的累,这本书填坑填的太仓促了,很多地方没有填好,先跟大家道歉Orz

    如果和大家有缘,咱们下本病美人再见(づ ̄3 ̄)づ╭~

    下本病美人还是师尊,只是介个师尊有点不太一样(づ ̄3 ̄)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