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怀里藏娇[娱乐圈] > 第44章 正文完结

第44章 正文完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微博下面全是哈哈哈哈。

    【笑吐哈哈哈哈哈,宁娇这个女人怎会有如此魔力。】

    【爷爷好可爱啊QWQ,我也想要这么可爱的爷爷呜呜呜,一起追星真的好棒。】

    【啊这,有没有人觉得博主的这个名字很眼熟!蒋!】

    很快,有人扒出这个博主身份,香江蒋家三代的小少爷。

    他爷爷的身份,自然不言而喻。

    这一下,微博彻底瘫痪。

    【啊啊啊我见证了什么神仙爱情,这是见过家长了吗呜呜呜不过女鹅和蒋总真的配一脸。】

    【蒋家的老爷子亲自上微博追星,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喜欢宁娇了哈哈哈。】

    【呜呜呜我们娇娇子值得,人美心善,以前她被黑了那么久,现在我只希望她得到幸福。】

    大多数网友都是抱着祝福的心态,也有部分是黑的,但很快又被庞大的粉丝给压了下去。

    任谁也能看出,整个蒋家都对宁娇抱着无比欢迎的态度。

    因为这事,宁娇在剧组里也受到了一些影响,不过大多人和她不熟,也没好意思凑过来问。

    宁娇乐得清闲,捧着接下来的台词背,顺便瞥了一眼蒋云茹,“你之前说爷爷追星,追的是我?”

    “对啊,还想看你知道后什么反应的。”蒋云茹痛心疾首:“都怪蒋云南那臭小子,回去就揍他。”

    要不是那臭小子显摆,她爷爷能掉马吗!

    宁娇捏着台词的手顿了顿。

    她爷爷的态度友善的让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还有…蒋家也是。

    怎么说呢,让她觉得有些奇妙。

    蒋老爷子挺有趣的。

    “叮铃铃。”

    手机铃声响,陌生号码,来电显示:临江。

    宁娇沉默了下,最终还是拿了手机去另一边的墙外接电话:“喂。”

    “娇娇。”手机那头,宁父的声音显得有些小心翼翼,“那个微博我也看了,你和那个蒋总——”

    宁娇打断他的话,“你想说什么?”

    “我…我就是想说,网上说你们见了家长的事是不是真的?你还没带他回来看看,我和你妈…”

    “我没有家长。”宁娇再次打断他,轻声道:“不管我和他怎么样,都跟你们没关系,不用我再重复了吧,宁总?”

    “娇娇!”宁父的声音哀求起来,“我是你爸,我和你妈都很想你回来看看——”

    “抱歉,我不是很想。”宁娇语气冷漠,平静地没有一丝起伏:“家里不是还有宁珠吗?她不是你们的好女儿吗?”

    “可你才是我们的亲生女儿。”

    “有区别吗?没有!”

    “娇娇,我知道你现在怪我。”宁父急急说道:“我们之前也是被她骗了,谁知道那丫头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吃我们的喝我们的,背地里还耍这些小手段。”

    “所以?”宁娇觉得好笑,笑出了眼泪,“现在是看破了她的真面目,你才想到还有个女儿了?”

    她收敛了脸上的表情,轻声道:“没这个必要真的,我对你们的期待早在这些年里被你们消磨的干干净净。”

    “我有好几次想死,想就这么死掉,死掉的话,或许,我就能摆脱你们女儿的这个身份了。”

    “可惜,没死掉!”

    那头,宁父呼吸急促,像是被她的话气到了一样。

    宁娇攥紧了手机,声音很轻,“妈当年不是一直骂我,为什么丢的人不是我吗?”

    “是啊,当年丢的人怎么就不是我呢?”她眼圈通红,哽咽着一字一句道:“如果是我就好了。”

    “娇娇——”好半天,宁父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哀声解释:“你妈她不是这个意思,你也知道你妈一直就是这么个脾气,她只是…”

    “啪!”

    宁娇不想再听起来,啪的一声挂了电话,浑身的力气好像在一瞬间被抽走了。

    又是这样,永远是这样,就因为是父母就可以这样肆意伤害她吗?

    那个时候,她才六岁。

    她是母亲,所以她发脾气是应当的,那她作为子女就必须要无条件的原谅吗?

    是不是她真的死了他们才能消停下来?

    宁娇攥紧了手机,缓缓的蹲了下来。

    隔壁还有人在拍戏,她不敢大声的哭出来,只拼命的捂着嘴,小小的呜咽从喉咙里溢出来,滚烫的泪浸湿了大片的裙衫。

    就算在外面多么光鲜亮丽,在他们面前,永远只用一两句话就足以击溃她的心房。

    一遍又一遍的在提醒她,到底活得有多可怜。

    哒哒哒……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

    “谁招你了?”男人嗓音微冷,浸着寒意,“我刚问了阿茹,她说你往这边来了,谁欺负你了?”

    是蒋云霍的声音。

    宁娇没回他,将脸埋在腿间哭。

    “和我说说。”蒋云霍半蹲下来,修长的手指轻揉着她的头发,“我记忆里的宁娇,可不爱哭。”

    “怎么现在长大后,倒像个爱哭鬼一样?”

    “你胡说!”宁娇红着眼抬头。

    蒋云霍怔了下,将她按进了自己怀里,轻哄,“嗯,我胡说了。”

    宁娇挣脱了几下没挣脱开,她红着眼抓着他的衬衫,细碎的呜咽从喉咙里传出。

    蒋云霍知道。

    她是真的难过,也是真的委屈。

    “对不起。”蒋云霍抵在她的发间,有些自责,“我好像没能早点来。”

    宁娇没说话,只抓紧了他的衬衫。

    过了一会儿,宁娇吸了吸鼻子停下来,定制的纯白衬衫被她抓出了褶皱,她有些不太好意思,下意识的松了手。

    “哭好了?”

    “嗯。”

    “还难过吗?”

    “还好。”

    宁娇说话带着浓浓的鼻音,问她什么回答什么,乖极了。

    蒋云霍没忍住揉了揉她的脸。

    宁娇身子微僵,她抿了抿唇没说话。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蒋云霍也有些几分不大适应,摸了摸鼻尖。

    “谁欺负你了?”

    “我先走了。”宁娇没回答,匆匆的说了一句,低着头走了。

    蒋云霍停在原地许久,才轻捶了下发麻的腿站起身。

    蹲太久,血液不循环了。

    等他到剧组的时候,宁娇已经开始拍戏了,蒋云茹一脸无语的走近,“宁娇姐怎么哭了?”

    蒋云霍冷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我还想问你。”

    “不是你欺负的?”

    “我去的时候,她已经在哭了。”

    “然后呢,你没哄她,就让她红着眼出来了?”

    “没。”

    蒋云茹一脸“没救了你这辈子注孤身吧死直男”的表情。

    蒋云霍沉默了下,补充:“她是真的很难过。”

    蒋云茹:“?所以,你不是更应该把她搂在怀里好好哄吗?连这种你都不会吗哥!!!”

    “难怪爷爷操心,你这样子怎么可能追到宁娇姐!”

    蒋云霍沉默着没说话。

    他觉得那个时候的宁娇,并不需要他来说一句别哭了。

    她是真的难过,也是真的伤心,不是他轻飘飘的说一句别哭了就真的能不哭了。

    她太伤心还是让她发泄出来比较好。

    憋久了,会憋坏身子。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和她告白?”

    “告白了很多次。”蒋云霍顿了下,语气淡得连情绪也听不出:“她没准备接受我。”

    蒋云茹被噎了一下,给了他堂哥一个可怜的眼神。

    惨!

    就这架势,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追到人呢,漫漫长路哦。

    在剧组的日子过的很快,每天就是拍戏赶进度,也没什么演员出幺蛾子,拍的还很快,十月中下旬就拍完了,就是后期制作能跟得上,估摸着明年暑假前能开播。

    张导请了杀青宴,宁娇没喝太多酒,简单吃了一点借着身子不舒服的由头提前出了饭店。

    梧桐树下,蒋云霍开车在外面等着。

    天气冷了,他外穿了件纯黑色的大衣,衬得身形愈发挺拔,围了个浅灰色的针织围巾,英俊不减,较之从前更多了几分成熟。

    宁娇上了车。

    说不清是从剧组那次,还是医院那次,她和蒋云霍的关系一下子变了。

    没有剑拔弩张,也没有冷眼相待,好像突然就成了朋友。

    既没有太过亲近也没有太过陌生,保持着正正常常的朋友关系。

    蒋云霍做到了像他说的那样,什么也不做,只做个朋友待着她身边就好。

    在小年快到的时候,弑神开播了。

    收视率很快出来,在仙侠剧里算是前三,很多人发信息过来恭喜,有很多熟悉的,也有一些不熟的人。

    宁娇都一一给了回应。

    纯白的窗帘被风吹的卷起,客厅的玻璃门没关,冷的她直打了个寒颤。

    宁娇穿了拖鞋去关门,一抹冰凉忽然落在了额头,她怔了下仰头,天空里纷纷扬扬的雪花往下落。

    下雪了。

    大雪一连下了好几天。

    宁娇没通告,一直窝在家里哪也没去,她是个怕冷的人,恨不得时刻窝在床上。

    除夕夜那天,到处都充斥着过新年的喜气。

    宁娇想,新年有什么好过的呀,反正横竖也是自己一个人。

    外卖业务停了,她不会做其他的菜,索性去超市买了一大堆火锅食材准备煮来吃,过年总不能吃泡面。

    临走的时候,路过卖对联的地方,宁娇停下来想了想,还是拿了几张。

    到了家,宁娇将食材清洗干净备用,将今天买的对联拿出来,仔细贴在了门上,就连卧室,她也贴了一个倒着的福字。

    这样看,屋子里好像就没那么冷清了。

    宁娇想了想,又回卧室里换了件红色的高领毛衣,她肤色白,这个颜色极为衬她,映的她眉眼明艳又漂亮。

    晚上七点的时候,宁娇烧开水煮火锅吃。

    腾腾的热气冒着,她的脸被吹的有些发红,火锅底料很香,让宁娇有一瞬错觉觉得自己的厨艺渐长。

    “叮铃铃。”

    手机电话响,来电显示是:蒋云霍。

    宁娇停顿了两秒按了接听,“喂。”

    “新年快乐,宁娇。”

    她怔了怔,也轻声回:“新年快乐。”

    那头的声音很安静,许久,才有声音传来,他说:“宁娇,我在你家门口。”

    宁娇愣在原地,细白的手指猛地握紧了手机,呼吸都有些不稳,“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在你家门口。”男人嗓音低哑,裹着几分温柔,“宁娇,外面有点冷。”

    宁娇忽然意识到什么,直愣愣的往外跑。

    刚踏出门口,头顶“砰”地一声炸响,她仰头往上看,绚烂的烟花绽放在整个夜空。

    蒋云霍就站在树下,他望着她,眼里带着温柔的笑意,一字一句道:“新年快乐,宁娇。”

    宁娇没由来的就想哭,她怔怔地站在原地,有些委屈又有些不敢相信,“你怎么来了?”

    “我和爷爷说了声,就从香江回来了。”蒋云霍眼里全是她的身影,许久,他弯唇问:“介意添副碗筷吗。”

    “家里没有第二副碗筷。”宁娇停顿了下,似不在意道:“走吧,现在超市应该还没关门,去买还来得及。”

    蒋云霍眼底的欣喜几乎要溢出来。

    他小心翼翼的上前搂住了他的小姑娘,像是拥有了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有点怕这是个梦。”他声音都在颤抖,紧紧的拥着她,“美的太不真实。”

    “现在呢?”宁娇踮起脚尖,轻轻吻了下他的唇瓣,很轻也很快,像蜻蜓点水,转瞬即逝。

    蒋云霍愣了下。

    他怀里的女孩露出坏事得逞的笑容,又得意又骄傲。

    蒋云霍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捧着她的后脑勺俯身噙住了她的唇瓣,“相信了。”

    如果是梦,那他希望一辈子不要醒来。

    “蒋云霍!”

    “嗯?”

    “我其实没想过你会来的,但是你来了。”

    宁娇仰头看他,嗓音有点委屈又有点埋怨,“蒋云霍,我不讨厌你了。”

    蒋云霍亲亲她的脸:“好。”

    “过年有人陪着,我好像明白了为什么大家都喜欢过年,我也开始有点喜欢了。”

    “那以后每年我都陪着你过。”

    “好。”

    宁娇脸上的笑容太过灿烂,蒋云霍没忍住也跟着弯了弯唇。

    不止是今年。

    他想岁岁年年都陪在宁娇身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