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沈教授的小尾巴 > 第44章 【正文完结】 第二天,Q市下了点点小……

第44章 【正文完结】 第二天,Q市下了点点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Q市下了点点小雨。

    温浅一早上起床,眼皮就开始跳,两只眼睛都跳。她昨天夜里没太睡好,凌晨左右突然雨下的很大,将家里的窗户突然“砰!”地一声给吹开。

    起床关好窗户,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早餐温成已经给准备好,却不见温成的影子,东西都放在锅里盖着盖子,温成给她留了字条,说有些急事,可能手机听不到,让她要是感觉鸡蛋和小米粥凉了,自己用煤气灶热一下。

    温浅试了试保温的水温,的确有些凉。

    看样子温成出去已经有一会儿了。

    爸爸会去了哪儿呢?

    自打温成消失的那年起,温浅就有个不太好的毛病——很重要的人一旦突然消失,手机电话微信Q/Q统统都联系不上时,

    她就会莫名的心慌。

    温浅一个人热了早餐,一口一口吃,这边早上吃馒头,她将结实的馒头拧成一个个劲道的小圆球,往嘴里扔着。

    电话尝试着打了一遍,的确是打不通。

    陈闻听说温成来不了后,安慰温浅道,他开车过去接她。毕竟今天还下着雨,人生中最重要的领证时刻,总不能让女孩子挤公交车湿漉漉的来。

    民政局门外,早早地排上了长长的队伍。

    陈闻停下车,见温浅一直在盯着手机,她用力揉着跳动的眼皮,眼睑下面有一道没睡好的青痕。陈闻摸摸她的脑袋,问她要不要在车上等会儿?

    温浅抬起头,她无法隐瞒自己此时此刻的焦虑,温成还是没回她消息,这太反常了,她真的已经接受不了最爱的人再一次突发意外!

    “行。”

    “嗯。”

    “谢谢你。”温浅握着手机,不好意思道。

    陈闻说没关系,温浅今天还画了妆,头一次涂上了鲜红的口红,其实很多年前她也画过艳丽的妆容,只不过当时被沈苏御给用袖子擦掉了。

    那个时候的温浅,画起妆来就跟小孩子偷了大人的化妆品,稚嫩地拨弄。如今四年过去,温浅已经可以画出来很漂亮的妆容。

    时间总会改变很多事情。

    有情侣从民政局出来,变成夫妻后,洋溢着幸福地举着结婚证书,新婚的小两口都很开心,淋了雨也不怕,男孩抱着女孩,在雨中打圈圈。

    车内的电子钟指过了十点。

    温浅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温浅看到那是属于S市的方向,心脏猛地揪起,为什么会是S市?温成就在S市教书?是爸爸吗?是爸爸的话为什么会用陌生的手机号——

    “喂,你好……”

    “浅浅,我是爸爸——”

    与此同时,正在驾驶座上刷着早间新闻的陈闻,

    突然就看到了昨天夜里发生在SQ两市之间高速公路上的特大车祸报道。

    ……

    ……

    ……

    陈闻几乎是一路狂奔,载着温浅从Q时赶往S市。

    两个人跌跌撞撞,哦不对,是温浅走不了路了,陈闻扶着她,才下了车,才上了陆军医院的电梯。

    手术室外堆积满了人,一个一个,全都是温浅认识的,沈苏御的父母,徐听眠,曾教授,罗青姐姐,还有以前交响乐团的学生……

    以及跑出来接温浅的温成!

    温浅推开陈闻,推开父亲想要拉住她的手。医院的墙面很光滑,也很凉,她一下一下、一步又一步,朝向那紧闭的大门,

    红色的灯,亮的她晃眼。

    沈夫人看到温浅过来了,突然又开始哭了起来,她的眼睛已经肿的很厉害,沈老爷子衣服都没穿整齐,像是在这里守了很久很久。

    “浅浅……”

    罗青姐姐一把抱住了温浅。

    温浅空荡荡的眼睛,

    转头,

    问罗青。

    “姐姐,”

    “他……呢?”

    罗青捂住嘴巴,摸着温浅的脑袋,对她说道,

    “浅浅,肯定没事的,肯定没事的。”

    “医生说一定会尽力!”

    温浅绕着白茫茫的空间转了一圈,耳朵边是拉长了的鸣声,仿佛再转一转,就可以看到那个人从某个角落里走出来,

    然后蹲下身来,捏捏她的脸颊,

    问她怎么哭了呢?

    急救室的大门突然被敞开,沈老爷子立即起身,走了过去,温浅看到戴着口罩医生神情严肃地跟沈长明说着什么,还让签什么字,“病危通知”四个字脱口而出那一刹那,沈夫人攥着胸口,

    突然给医生跪了下来。

    “医生啊,”

    “求求了!”

    “救救苏御!”

    “求您了啊……”

    沈夫人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一辈子高雅惯了。

    但在人的生死关头,

    她却抛下一切,

    只希望医生能救救她的儿子。

    手术室内聚集了整个省最有名的医生,

    他们每一个人都在竭尽全力,抢救着里面那游走在死亡边缘的男人。

    医生说我们一定会尽全力的!

    大门再次被关上。

    缺血,

    大夫出来问谁是AB型的血。

    温浅想了想,

    她好像不认识AB型血的人啊……

    哦,不对。

    沈苏御!

    沈苏御是AB型的血呢!

    沈苏御呢?沈苏御呢?沈苏御呢!

    沈苏御呢……

    她终于想了起来,

    早上的电话里,

    温成颤抖着嗓音告诉她——

    “沈苏御出车祸了,”

    “伤势很重。”

    温成向来不愿意骗她。

    温浅转过身来,靠到爸爸面前,

    问,

    “很厉害吗?”

    温成不说话,

    摸了摸她的脑袋。

    温浅从中午坐到了下午,又坐到了晚上。

    徐听眠等人手上还有事情,

    陆陆续续暂且离开。

    沈夫人哭昏了头,

    被搀扶着进了休息室。

    陈闻插不上话,只能在外面车里等着。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温浅一滴眼泪都没流。

    急救室的红灯依旧那么醒目。

    徐教授又被叫回来献了一次血。

    地板的倒影将天花板上的灯照的明晃晃。

    第三次还是第四次,医生让沈老爷子进去签病危通知书“的名字后,

    一向威严的沈长明,

    走到温浅的面前,

    像是个进入暮年的老人。

    “温浅,”

    “你跟我来一趟。”

    温浅跟着沈长明过去了,

    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去了哪儿。

    只能看到他让她坐在了一张椅子上,

    对面,

    放着一大只蓝蓝的海豚。

    沈长明将那海豚,放到了温浅的手上。

    “……”

    “苏御进手术室前,”

    “还是有一丝意识的。”

    “他是被夹在两个车的车缝隙里,”

    “很幸运,因为本身的车很坚硬,”

    “帮他挡了当场毙命的那一道。”

    “……”

    “苏御临进手术室前,对我说,他有句话,一直想跟你说。”

    “本来想、送你礼物时,写在卡片上,等你领完结婚证,再悄悄给你的。”

    “他说那句话,实在是太伤你心了,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

    “不该让你再为了他这个混蛋难过。”

    “他说,”

    “‘浅浅,’”

    “‘你十九岁那年所发生的事情。’”

    “‘对不起。’”

    ……

    ……

    ……

    温浅突然抱起来那海豚,

    朝着手术室的大门狂奔。

    眼泪大片大片往外涌,十九岁发生了什么?那本该一生中最烂漫的一年,她都发生过什么?

    她那么那么恨他的!

    “沈苏御——!!!”

    温浅扑在紧闭的大门上,有人过来拉她,她扯着嗓子,什么形象都不顾地大喊了起来,

    “你快去死吧,你不要再醒过来了!”

    “你要是死了,我就真不要你了,再也不要你了。”

    “明天我就去结婚,后天就怀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娃娃,然后一家三口,幸福地终老。”

    “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你就是个人渣!你最好就此死在手术台上,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究竟多么恨你,多么多么——”

    温成上来就捂住温浅的嘴巴。

    他把温浅连哄带抱扛进隔壁的杂物间,大声呵斥了用牙咬他胳膊的温浅。他说大家都在期盼着沈苏御一定要平安,你怎么却在这儿骂他诅咒他要去死。

    “沈氏父母还在那儿,这里是医院!哪有病人家属愿意听到你刚刚的话,你刚才怎么能那样说!怎么能——”

    “……”

    “浅……浅浅?”

    温浅坐在杂物间铺满灰的桌面上,

    突然就抬起了胳膊,

    用手擦住脸。

    像是已经痛苦到没了边,

    不知道为什么,

    没办法宣泄,

    终于有了突破口,

    嚎啕大哭了起来。

    “我就是希望他死!”

    “他是个大骗子大骗子!”

    “他就是个大骗子!”

    “沈苏御就是个大骗子!骗子!”

    “……”

    “他明明说过,”

    “明明说过。”

    “再也不让我,”

    “伤心难过了的。”

    ……

    沈苏御曾经说过,在他眼里,温浅一直都是那个长不大的小孩,

    会因为快递丢了被菜鸟驿站的人吼了而哇哇抹眼泪,会因为跟路边的灯柱子撞着了而气鼓鼓地去踹灯柱子,

    会因为草地里长出来一朵娇嫩的小黄花而开心地蹦跶成圈。

    她的人生,本该就是阳光璀璨的。

    温浅的一辈子,或许就遇到了沈苏御这么个污点,

    这个污点曾经让她痛到深夜无法呼吸。

    而现在,

    污点终于站在离去的道路上,

    对她挥了挥手,

    “浅浅。”

    “希望你,一辈子都能,”

    “开开心心的~”

    手术室的灯转变了颜色。

    啪!

    夏天快要过去了的时候,温浅专门跟陈闻坐在一起喝了一杯咖啡。温浅跟陈闻很愧疚地说,

    “对不起,辜负了你对我的好。”

    陈闻望着又将长发剪回齐肩的温浅,温和一笑,

    “没关系。”

    离开前,陈闻把温浅送到家门口,他敲着车玻璃,突然问温浅,

    “小浅!”

    “嗯?”

    陈闻看着转过头来的温浅,23岁的年纪,依旧像个小娃娃,虽然消瘦了不少,但怎么看都是一朵要养在温室里的花,

    倾尽一生去呵护。

    他突然愣了,到嘴边的话,终是改了方向,

    “那你今后……”

    “再说吧。”

    温浅看了眼手机,是沈夫人给她发过来的,说沈苏御今天也是跟昨天一样,

    没有太大的起伏。

    “现在我只想着,”

    “走一步,是一步。”

    “那要是沈教授他一辈子都不能——”

    温浅跟他说了声“拜拜”,转身进了家门。

    夏天过去,秋天过去,到了隆冬腊月,S市的路边又落满了飘雪。

    温浅从郁金湾的院子里折了一株腊梅,插在医院窗台上的瓷瓶里。

    洁白的病床上,躺着一个沉睡的男人。

    旁边都是规律摆动的仪器,没人告诉她,究竟要在这里待到多么久,温浅也没去想,只要这里的仪器示数还显示着,还没有拉成一道笔直的线,

    她就会在这里呆下去。

    温成又把她的档案转回了S理工。

    大三的课不多,每天下了课,就背着书包跑来医院的病房,有时候会碰见沈夫人,沈夫人憔悴了不少,医生跟他们说,沈苏御命虽然保下来了,

    但,

    “因为颅内受伤很严重,”

    “所以可能沈先生,会一辈子就这么……”

    “沉睡下去。”

    “……”

    “但也不一定,”医生也没把话说死,“万一哪一天,他就奇迹般地醒了呢?”

    温浅从来不相信奇迹,

    她只觉得,

    那就一天一天地过吧。

    人在沉睡的时候,指甲还是会生长,胡子也会冒茬。温浅看到沈苏御的嘴巴边缘又长出一片青色,她有些生气地踹了一脚沈苏御的病床。

    “明明几天前才给你刮过的!”

    仪器嘀嘀嘀地有规律响。

    温浅找来刮胡子刀,一点一点给沈苏御刮胡子,以前沈苏御逗她的时候,还挺喜欢拿长出来的胡茬扎她细嫩的脖颈。那个时候温浅就会用拳头去敲他,说他就是大坏蛋。

    “大坏蛋睡着了,就是大睡蛋。”

    温浅摸了摸沈苏御的下巴,刮完胡子后,果然顺眼了不少。

    她又坐在床边,拿着瓷盘里的剪指刀,给沈苏御修指甲。沈苏御睡了那么久,手指还是那么好看。

    掰断一根行不行啊QAQ。

    温浅用力掰了一下,这个弧度应该是正常人都会疼的嗷嗷叫的,

    可床上的男人,依旧什么知觉都没有。

    滴答滴答滴答。

    温浅戳了戳沈苏御,问他什么时候醒,

    “你怎么还不醒来啊。”

    “……”

    “你醒来吧,醒来继续气我。”

    “……”

    “我把你院子里的山茶给薅了,不好看。”

    “……”

    “我昨天又摔着了,腿都磕破了皮。”

    “……”

    “……”

    “……”

    沈苏御一句话都没回复过她,温浅觉得好离谱,以前明明她不让他哔哔,他都跟个孔雀似的跑到她面前来各种开屏。

    嘟囔了一会儿,温浅拍拍脸,把眼圈里的酸涩都给拍回去,一个春天一个夏天加上一个秋天都过来了,

    还在乎下一个春天夏天秋天和冬天么。

    她看着沈苏御头顶上的吊瓶似乎快到底,放下指甲刀,拿着手机起身准备去喊医生。沈苏御现在人不人鬼不鬼、半死不活的,张不开嘴,连口饭都得通过营养液吊入体内。

    呸!

    活该瘦了那么多!

    看以后醒来,还怎么抱得动她!

    “你信不信我吃胖了,吃成球,”

    “累死你!”

    “把你累死了,我就可以顺势去换下一个男人!”

    “咯咯咯!”

    ……

    温浅转了一个身,想着明天该给病房里换一束什么样的花,沈苏御的衣服是不是好换洗了,车祸后沈苏御的病号服就是温浅亲自洗的,尽管还是洗的一块白一块黄,但她坚持相信,沈苏御要是醒着,他得高兴上天!

    衣摆擦过病床边,腊梅落下一片红色的花瓣,窗外阳光静静地躺在花瓶前,窗帘微微荡漾起。

    突然一只手,

    抓住了温浅垂在床边的胳膊。

    ……

    ……

    ……

    “浅浅……”

    温浅猛地回头,还以为是在做梦。

    氧气罩内升起白色的呼吸,病床上沉睡了好几个月的男人,微微睁开了眼,

    温浅手中的手机瞬间砸在了地上,“啪嗒“好大一声,她的胸口急速起伏起来,双眼中啜满了泪水,

    “沈、沈……”

    “医生!医生!!医生!!!”

    沈苏御却用力道微乎其微的手指,

    死死勾住温浅的袖子。

    然后张开嘴,用尽他所有的力气,

    一字一句道,

    “顺着去找别的男人,”

    “想都别想。”

    “温浅……”

    “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放你,”

    “离开我的身边了!”

    (正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