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真假千金交换之后 > 第39章 尾声

第39章 尾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又是一年除夕夜, 纪家别墅灯火通明,年夜饭的香气伴随欢声笑语一起从缝隙飘到门外,掺杂在寒风凌冽的冬日中, 与烟花爆竹的声音相合, 难得如此热闹。

    专业大厨季爸爸和业余成才的苟家文占领厨房,只会对着软件现场学习家常菜的纪父插入不了厨艺争霸中, 只能一边剥蒜一边努力学习大师手艺。

    三个男人一台戏,这边季爸爸单手颠勺火花四溅,爆炒、清炒、红烧、糖醋信手拈来, 锅碗瓢盆、鸡鸭鱼肉全部料理得明明白白, 再多菜品也丝毫不乱,尽显大厨本色;那边苟家文凉菜成型绝美摆盘,调料和色彩搭配比例一丝不苟, 举手投足间都是科研工作者的严谨;剩下一个纪父基本碰不了灶台,堂堂纪董事长沦为配菜工外加看守蒸锅, 他心里还美滋滋, 因为蒸锅里有对于年夜饭来说很重要的清蒸鱼和八宝饭。

    楼梯上, 季大伯拿着小锤子敲敲打打, 他身后跟着一个小尾巴,不捣乱不认生,季大伯上一个台阶,他也上一个台阶,季大伯晃晃楼梯,他也伸手晃一晃,惹得季大伯发笑。

    小尾巴本人双手托腮, 特别嘴甜:“姨夫好厉害!”

    季大伯这个年纪, 看谁家的孩子都觉得比自家的孩子顺眼:“哪里厉害?”

    梁朔指指锤子:“姨夫几下就把钉子砸进去了, 我都对不准的。”

    纪家的楼梯扶手是木质的,有一根钉子不知为何凸出来一点,在梁朔下楼时刮了他一下,原本纪父想叫人来解决,季大伯初来锦华园闲着没事心里发慌,寻思大年三十叫人怪麻烦的,便问有没有工具箱,把楼梯上下检查了一遍。

    季大伯收起工具,合上箱子,说道:“不是什么本事,以前姨夫开运输的时候,还会修车呢。”

    “哇,”梁朔相当捧场,“姨夫是不是去过很多地方?”

    季大伯很谦虚:“不多的,运输送货,全是省内的线。”

    “那也好棒哦,”梁朔跟着季大伯的脚步哒哒哒下楼,“我只会开卡丁车。”

    又黑了一个度的季照终于调试好设备,盘腿坐在地毯上,回头问:“小朔,来玩赛车吗?”

    梁朔蹭蹭蹭跑过去,兴高采烈地抓起游戏手柄,挑选他心爱的小赛车,并对着大自己十几岁的季照发下豪言壮语:“哥哥,我让你三秒钟!”

    季照:“……”

    季照:“小学生请不要太骄傲,让你看看我们农学人的手速!”

    一楼休息室房门打开,季妈妈收起卷尺,将一张纸折叠起来,对身后的人说道:“我有年岁没裁过旗袍了,要是翻车不要笑我。”

    梁橙揉着自己的腰,说道:“我倒是怕把你的旗袍穿丑了。”

    “哪能啊,”大伯母本就有些拘谨,闻言笑道,“有我垫底呢。”

    新年之前,季妈妈重新将头发烫了一次,每一个卷都精致非常,生活的苦痛渐渐消失,对于工作的喜爱和对未来的憧憬,以及这一年间对知识的渴求,如同养料一般让她奋发向上,整个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季妈妈双手掐腰:“我还怕你们两个大忙人根本没空把旗袍穿出去呢。”

    四季家的方面食品逐渐推进,季大伯一家接受了弟弟的邀请,夫妻二人重拾跑运输和做蔬菜批发时拿下的人脉,想要找到一个有质量保证又可以长期合作的原料产地,他们想再拼一次,就当满足年轻时候的野心。

    三个人坐在沙发上,从旗袍聊到工作,再从工作聊到孩子,梁橙半是感叹地讲起一个病人:“小姑娘大学毕业没几年,身体垮得不成样子……”

    阁楼上,纪长风跟两个妹妹在找相机支架。

    季长宁吹了一下面前飞扬的灰尘,用衣袖堵住鼻子咳嗽两声,说道:“哥你怎么回事,相机保存得那么好,怎么支架随便扔呢?”

    纪长风随时都在背锅:“相机我留下做纪念的,型号已经停产,早知道你们有这个想法的话,我就再买一套了。”

    “再买一套没有那个味嘛,”季长宁果断寻找同盟,“然然,我说得对不对?”

    “对——”纪然拉长了音调,“毕竟哥哥使用那款相机拍下了他人生第一张照片。”

    照片被纪然洗出来,摆在季长宁房间里。

    纪然抬头,后退两步,眯起眼睛,叫来纪长风,指着柜子上方的一个长条状东西,说道:“哥,你长得高,看看那个是不是,我够不到。”

    阁楼的杂物间很大,兄妹三人各负责一个区域,听到纪然的话,季长宁也凑过来,看着纪长风把长条状的物体拿下来,纪长风不顾满手的灰,回应道:“是这个,不过放日子久了润滑不行,下楼找找工具箱上点油试试。”

    要是再不行,只能强行掰开凑合凑合,日后再换一个新的三角支架就成。

    已经完成任务,兄妹三人各自回房间冲了一个澡,洗去满身灰尘,等到再下楼时,无所不能的农学人季照,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已经把三角支架立起来,正抓着游戏手柄跟小学生玩拳皇。

    在这个国人最重视的节日里,由两个女孩子牵起了四个家庭,他们相聚一堂,恍若是熟悉了很多年的老友或亲人,无形的隔阂似乎被一声又一声的鞭炮声震碎,又或许是被一道又一道菜品的热气吹散,他们围坐在一张大圆桌上,共同举杯,互道喜乐。

    因为开运输从不喝酒的季大伯细细抿着一小杯茅台。

    苟家文要开车,加上工作要求,守着一壶大红袍喝得开心。

    坚信喝酒误事,所以从不在饭局喝酒的纪董事长有些微醺。

    自从出事故后再也没碰过除料酒以外的酒的季爸爸跟妻子碰杯。

    大伯母尝了一口红酒后,默默换成果汁。

    梁橙职业病犯了,跟两位姐妹科普红酒的利弊。

    季妈妈喜欢红酒的味道,边跟爱人碰杯,大半瓶红酒全都化作了设计师的灵感。

    未成年人自是不必说,只能喝饮料解愁。

    梁朔熊起来真熊,乖起来真乖,他给两个姐姐各剥了一只油爆虾,得到一瓶新的灌装可乐。

    集训一年的时间,让季长宁的气质更进一步,举手投足间自带一种神奇的韵律,只不过在宁姐的撒泼打滚下什么气质都看不见了:“然然,我想吃鸡翅!”

    纪然非常好脾气,夹了一个鸡翅放在季长宁面前的小碟子里,却在几秒种后,收获一个颤巍巍的海参,外加宁姐一张求夸奖的脸。

    在场唯二靠谱的成年人纪长风和季照对视一眼,各自站起来,一个帮忙添茶水,另一个帮忙添白开水。

    春节联欢晚会充当背景板,季长宁悄悄说:“今天真热闹啊。”

    纪然听懂对方的言外之意:“明年、后年,或许每年。”

    每年吗?真好啊。

    年夜饭结束的前一刻,季长宁大声宣布要一起拍全家福,纪然补充一个人都不能少。

    梁朔听到要拍照开心得上蹿下跳,成年人们立刻醒酒,整理衣服和妆容。

    纪长风上楼拿相机。

    纪父洗了把脸,总算想起自己忘了什么事,他走到季大伯身边,用谈八卦的语气说道:“洪广,我听到消息,你们那啊,说是要改名明华园。”

    季大伯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看着纪父眼睛中的笑意,呼吸陡然一窒,等到纪父轻轻拍了他肩膀两下才感觉到被巨大的惊喜淹没。

    纪父不会无的放矢,这就说明……说明等待了十几年的拆迁,终于能拆了吗!

    纪长风把相机安放在三角支架上。

    他们在客厅找了一个地方,站成两排,大人在后,小辈在前。

    夫妻们要么十指相扣,要么搭肩搂腰。

    纪父一手托着梁栀穿红裙的照片,另外一只手托着母亲在公园拍的那张照片,他细细地用衣袖擦擦不小心留在照片上的指纹,脸上还带着跟母亲极为相似的微笑。

    季长宁戳了一下纪父,在对方没有反应过来时,伸手一抽,拿走了属于奶奶的照片。

    站在季长宁旁边的纪然见了,不由分说,悄悄捏着相框的一角,跟季长宁共同分担照片的重量。

    纪长风试了试相机的延迟拍摄,见功能正常,便告诉众人不要动,设置好延迟,他大步走到父亲身边,那里特意给他留了一个位置,他安静站好,学着纪然的样子,握住属于母亲的照片的一角。

    就此定格。

    年后,季长宁把洗好的全家福贴身收起,跟孟莱奔赴考场;纪然将照片放在书包最里层,开始高考最后冲刺。

    纷纷扬扬的小雪落满枝头,春意却静悄悄突破冰雪的束缚,冒出点点绿芽。

    落单的麻雀踩在狸花猫懒洋洋的尾巴上,两只燕子追逐大脑,衔来的树枝不小心落到地上,叫醒沉睡的狸花猫,于是麻雀惊起,穿风而过,拂散地面缝隙的尘沙,野花破土而出。

    世界苏醒了。

    那便走吧。

    向未来走去。

    作者有话说:【正文完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