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小猫咪开机甲爆红了 > 第116章 正文完结 渴求

第116章 正文完结 渴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表彰会开始的那天,白秋是被白爷爷从床上薅起来的。

    “今天可不是睡懒觉的时候!”爱国老头一把掀开白秋的被子,把睡得头发乱糟糟的白秋拖下床,扔给他几件衣服,“快换上快换上,再不快点早饭都没时间吃了!”

    白秋还没完全从梦中醒来,只凭着直觉换好衣服便走出了房间。

    路过的白母看见他,噗嗤一声就笑了:“这孩子……扣子都扣错了。”

    她放下手中放满了切好的水果托盘,把白秋系错位的外套扣子解开,重新扣了一遍,还顺便伸手把白秋支棱着的爆炸头抹平:“行了,快去洗漱吧,早上有你最爱的小笼汤包。”

    白秋一个激灵,眼睛一亮顿时就清醒了。

    临出发前,白母拿着一块浸湿热毛巾,帮白秋敷了一下眼睛:“昨晚上太激动了没睡好吗?都挂上黑眼圈了。”

    白秋愣愣的:“没有……”

    白冬岩在一旁插嘴:“他这段时间都有些睡不好,晚上老做噩梦,有时候还说梦话呢。”

    白秋不语。他知道那不是噩梦,但是他没办法和别人解释。

    白母心疼极了,嘴里不住地念叨着:“怎么了?是碰着什么事儿了吗?”

    “没什么事。”白秋说,“可能就是累了。”

    白冬岩嘴巴张了张,被白秋瞪了一眼,顿时又闭上了嘴巴。

    白行朝也说:“如果真碰到什么事了,就告诉家里,爸爸妈妈都在呢!”

    白秋一怔,随即笑道:“好。”

    没人注意到,他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指甲在掌心印出了深深的月牙痕。

    一直到表彰大会的会场,白秋眼底的郁郁都没有完全散去。

    表彰大会很快就开始了。

    白秋他们这次立了不小的功,每个人都得到了一枚一等功勋,表彰会从三等开始,白秋他们最后才上台。

    等站上领奖台后,白秋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观众席最前方的指挥官阁下。

    那双温和又坚定的棕眸,正一眨不眨地看着奖台上方,见白秋看向他,还冲他鼓励地笑了笑。

    主持人念完他们的事迹,台下的颁奖人正准备上台,一只手却突然拦住他。

    观众席一阵骚动,那位拦住颁奖人的赫然是指挥官本人,他接过对方手中的勋带,温和道:“我来吧。”

    台上的白秋一阵恍惚,恍然间这一幕似乎和另外一幕重合了起来。

    同样是授勋仪式,同样是颁奖,同样是指挥官亲自授勋……

    白秋温顺低头让指挥官替他戴上勋带和奖章,随即抬头,对上了一双棕色的眼睛。

    是棕色的……白秋有些失神。

    下一秒,指挥官突然张开双臂,小声地:“只是一个拥抱?”

    白秋犹豫半秒,回抱了过去。正当他准备松开双臂时,耳边却突然传来指挥官的声音,宛若情人之间的低语,出口的话却让白秋浑身止不住的一震:“阿秋,你该醒了。”

    白秋瞳孔骤缩,再看向身前人时,那双棕眸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璀璨的金眸,他在里面看见了自己的面孔,惊讶、失神、甚至还有一丝丝恐惧。

    ——他该醒了……

    ——这么久这么久了,是时候回去了……

    ——可是,可是……

    ——这个世界这么美好,他真的,他真的能舍得吗?

    无数记忆从他脑海中闪过,有白爷爷白奶奶,有白父白母,有和他共同进退的小伙伴……

    这个世界没有战争,也没有人因为战争失去所爱之人。爷爷爱的那个姑娘没有离他而去,克尔星也没有被战火侵袭受创。

    就连他自己也……白秋有些失神。他想到了那位毫无芥蒂接受了他的父亲,想到了视他如己出的白母,想到了每次在家时都能得到的晚安吻,想到了来自母亲的温暖怀抱和关切嘱咐。

    白秋弯下腰捂住胸口,痛苦地大口喘息,却如同搁浅的鱼一般,无力又挣扎。

    他突然被人抱住,对方的双臂非常用力,用力到仿佛在拥抱此生挚爱。

    是指挥官,不,不是这个世界的指挥官。

    是戚时:“阿秋,回来吧……”

    白秋呼吸一窒,再次望进了那双金色的眼睛。

    戚时亲吻他的额头,亲吻他的眉心、鼻尖,最终落在了他的嘴唇上。

    温柔、缠绵、安抚,随后那唇轻轻挪开,扫过他的眼角,将不知何时溢出的泪水卷走。

    他该醒来了,白秋想。这个世界很美好,可是再美好也是虚假的,不是真实存在的。

    这不是他的世界,他不属于这里。

    ——咔擦、咔擦……

    周围的场景开始破碎,如同被摔碎的镜面,大大小小的碎片掉落,整个世界都开始崩塌。

    碎片后方是深沉的黑暗,只有远处一点光亮,仿佛在指引着回家的路。

    病房里或坐或站许多人,但没有人吵闹说话,每个人都安安静静地注视着病床上昏睡的青年。

    距离战争结束已经一周了,但白秋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

    坐在床边的白爱国一直盯着床边挂着的药水瓶,眼睛一眨不眨,在瓶中最后一滴液体也滴下来后,按下病床旁的自动换药器,换上了新的药瓶。

    那里面是维持身体机能的营养液。

    病房的门被人推开,白冬岩拎着一堆盒饭走了进来:“吃饭吧。”

    战后的重建工作繁忙杂碎,他们也有任务在身,只有每次午休和晚上工作结束,才能来白秋的病房探望昏迷的好友。

    除了和平鸽三人,王九星和甘桃他们也来了。

    第一军校在经历过保卫战后,虽然没让帝国的人闯进避难所,但学校却没逃过炮火的袭击,被毁了大半,现在还在重建之中。

    众人沉默着接过盒饭,吃得没滋没味的。

    白秋醒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一直注意着他的白爱国几乎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却见床上的人又闭上了眼睛,仿佛从未睁开过一样。

    楚盛舟问:“怎么了白爷爷?”

    “小秋他……”白爱国说了一半便停了下来,他甚至有些不确定刚刚那一眼是不是他的幻觉。

    所有人都围了上来,在众人屏吸期待的注视中,已经昏迷了一周之久的白秋,终于睁开了眼睛。

    “好久不见。”白秋冲他们笑。

    “臭小子……”白爱国声音有些颤抖,“你真是——吓死我了!”

    白冬岩叫来了医生,给白秋来了一次全身检查。除了精神力透支以外,医生说白秋的身体没有其他问题,只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便可。

    有了医生的保证,众人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每个人都上前给了白秋一个拥抱。

    白秋看了一圈病房里的人,却没有看见自己最想见到的那人,不免有些奇怪:“戚时呢?”

    “什么戚时!礼不礼貌!”白爱国气哼哼地给了白秋一脑瓜子,看似用力实则轻得跟猫崽子挠似的,“叫指挥官阁下。”

    白秋叹气:“是是是,所以他人呢?”

    “你醒之前有人把他叫走了,应该是工作上的事。”白冬岩说,“你什么时候和指挥官阁下这么熟了?你昏迷这段时间,他连办公桌都搬到你病房来了,每天每夜都守着你。”

    白秋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了一张和病房环境格格不入的办公桌。

    “想知道?”白秋挑眉,等众人期待又八卦地看向他,他又道,“你们猜。”

    楚盛舟干巴巴地憋出一句:“……艹,不愧是你。”

    咔哒一声,房门突然又被人推开。来者一身正装,手上还带着没来得及脱下的白手套,金眸径直落在白秋身上。

    是戚时。

    他定定望着白秋,白秋也回望他,明明一句话都没有说,两人之间却凭空出现一个他人无法插话般的气场。

    刚刚还挺闹腾的病房顿时安静下来。

    白冬岩左看看右看看,招呼着众人赶紧离开了,就连想留下来的白爱国也被楚盛舟牵了出去。

    戚时默默走到白秋床边坐下:“不问问最后的结果吗?”

    “你们都在,”白秋反问,“这不就是最好的说明?”

    “你说得对。”戚时笑了笑,“战争在一周前结束了,你破了兰斯特的阵法,我了结了兰斯特,圣天使和联邦合作打退了帝国军团,兰斯特死后帝国队和撒旦的人没多久就全部撤退了。”

    他定定地看着白秋:“战争结束了。”

    明明已经猜到了结果,但听到戚时亲口说出这句话,白秋依旧觉得心里起了一圈波澜。

    那是从小就笼在他头顶的阴影,是他奋斗至今都渴望实现的愿望。

    战争结束了。

    不是暂时休战,是真的、彻彻底底的结束了。

    白秋下意识地放缓呼吸,在心里细细咀嚼着戚时的话。

    也许很久很久以后,等兰尼帝国再次出现一位像兰斯特一样的掌权人,帝国和联邦之间或许还会再起摩擦。但至少现在,只要他和戚时还在联邦,想必已经失去了最大倚仗的兰尼帝国,不会再敢轻举妄动。

    白秋有一瞬间的恍惚,那一刻他突然害怕,害怕自己还在幻境之中,还没有回到属于他的真实里。

    他垂下眼帘,手不自觉收紧,还扎着针的手背一阵刺痛。

    下一秒,温暖覆上他的手背,用轻柔却又不容人拒绝的力道,将他握紧的拳头掰了开。

    “这里是现实。”戚时说,“你已经回来了。”

    没有过多的安抚,仅凭一句话,白秋心底的恐惧便被彻底扼杀。

    白秋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眼睫轻颤几下后睁开:“你救了我。”

    “不是我。'戚时却说,他知道白秋指的是精神力幻境一事,“是你救了你自己。”

    白秋有些疑惑地看他:“可是——”

    戚时打断他:“你在囚笼幻境里看见了什么?”

    “你的眼睛。”白秋定定地看着他,绿眸里映出金眸的璀璨。

    “因为你第一次进入囚笼时,遇到的第一个人是我。”戚时说。

    他的手掌移到白秋胸前,指尖轻点白秋的左胸口:“在你第一次选择进入精神力囚笼,将我从囚笼中拯救出来的时候,就注定你会救下自己。”他说,“你已经破过一次精神力囚笼,从此以后,兰斯特的囚笼永远都无法真正困住你。”

    兰斯特以为自己胜券在握,殊不知他早前的一次试探,就已经决定了他最终的失败。

    白秋一阵恍惚。

    所以,那双金色的眼睛并不是戚时留在他脑海内的精神力印记,而是……

    而是他自己的内心。

    白秋捂住胸口,在离开幻境时的不舍和遗憾,蓦地淡了下来。

    比起虚假的美梦,果然还是真实的渴望更有力量。

    白秋突然开口:“你没有其他话跟我说吗?”

    “当然有。”戚时说,“我们的约定,我已经完成了我的承诺,你的呢?什么时候兑现?”

    金眸看向绿眸,绿眸没有躲闪地回望,两人都在对方的眼中看见了熟悉的感情。

    热烈、渴望、势在必得。

    “不如就现在?”白秋说。

    戚时笑,俯身凑近他:“别忘了还有利息。”

    “那就一起给。”

    声音渐小,最终淹没在了逐渐升温炙热的呼吸间。

    戚时想,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不是拥有SSS级精神力,不是亲手杀死兰斯特,也不是率领联邦打败帝国。

    而是那不知何时的一次擦肩而过或是远远对视,让他遇见了白秋。

    在他沉眠流失于黑暗之际,有一个人一次又一次唤醒他,不厌其烦地将迷路的他引领回到现实世界。

    ——那是孤独宇宙中独一的光亮,是无边海域中无二的灯塔。

    ——是潜入他灵魂深处,在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放肆玩闹的小猫咪。

    ——也是他此生的挚爱与渴求。

    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