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帝师死后第三年 > 第68章 金缕曲(二)

第68章 金缕曲(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人是一种冷血与温情并在的生物。

    启明三十八年秋,萧玄谦向谢玟剖白心意——是夺位登基、成就千秋功业的志向。他撩袍跪下,眼前是谢先生淡青如烟的衣摆。谢怀玉只是伫立,手中的书卷松散地翻落,半晌后,他说:“好。”

    一年时间,早已够久了。他或许不能完全看清九殿下,但此时此刻,谢玟没有怀疑过对方的真心如斯。

    那头流浪猫早已养得膘肥体壮,只是还很凶悍,它常常在重华宫的瓦片上晒太阳,也时而出现在谢玟的门槛外。在两人教授书文棋术、应答诸家学说时,猫便趴在那里,餍足地眯起眼。

    秋雨刚过,谢玟受昭庆帝所命,前往御史台办事。当手中事毕,谢玟回到重华宫上课时,却并未见到萧玄谦的身影,他大为意外,表面上虽然敛而未发,但目光已在皇子们身上悄悄审视过一番。

    “有你看着,还有人敢欺负他么?”童童道,“你的担心实属多余,我看应该是有什么正经事。”

    谢玟沉默以待,不曾回复,但他越是熟悉萧玄谦,就越明白他这个学生如何如何克己复礼、孝顺纯良,即便处境落魄时也能露出轻松不在意的笑容,很少言及心事。

    次日夜,门外脚步声徘徊不定,谢玟没有特意去寻找他,低着头说了一声:“进来。”

    对方便推开门,门声轻弱,脚步也很小心。谢玟抬眼看向九殿下,见到他更换了一身衣饰,发丝微湿,外表并无受伤的痕迹。他侧耳倾听着细碎的雨声,屈指敲了敲灯前。

    萧玄谦坐了过来。

    谢玟递给他一支笔,埋首续记棋谱,淡淡道:“你有功课要补上。就在我这儿写吧。”

    “……是。”

    他出口的声音极为嘶哑,像是已经拔干了水分,里面的沙尘在混乱地撞动、摩擦,几乎要崩裂他脆弱的声带。谢玟眉尖一动,重新抬起眼眸,注视着他的脸庞。

    九殿下注意到老师的目光,先是跟他对视了一刹,然后又移开,像平常那样对他施以温顺依从的态度,这张俊美的、线条还未强硬的脸上,终于有一次露出伪装不足,勉强得几如薄纸的神情。

    谢玟没有说话,仍是那样温和淡漠,没有什么攻击性地望着他。少年的衣袖没有挽起,他抬起手,姿势僵硬地拾起那支笔,墨痕浸润笔尖。

    他写六国论,繁复的字痕在指下破裂。萧九原有一手好字。

    谢玟道:“不要写了。”

    九殿下紧紧地握住了笔杆,低声道:“抱歉,老师,我昨天……”

    “松手。”

    谢玟探指过去,钳住对方紧握的笔杆,像是一种分寸极好、点到为止的争端,他稍稍用力,将之从对方的手心里抽出来,这样微妙的角逐只一刹,九殿下便依言松开了手。

    萧九的神情变得更加难以控制,他愈发地无处掩藏,眸光几乎沉进阴影里,仿佛下一刻便要迸出被撕裂的崩溃。他的眼神落在谢玟的手腕上,不由自主地想着——你要训斥我了吗?老师。

    他做得还不够好。

    他还如此卑弱,任人欺凌。

    他还不能反击。

    谢玟平日里待他是很严厉的,无故缺席、不曾告知缘由,确实应该责罚。但他此时关注的不是这些,也没有注意到萧玄谦细微的神色变化,而是道:“把手摊开。”

    九殿下愣了一下,然后迟疑着展开手心。

    谢玟按住他的手指,上面的斑斑血迹已被粗暴的洗净,裂口却还含着未愈的腥气,像是用力地挖掘了很久什么,谢玟隐隐联想一个格外触目惊心的画面,他不知道有什么事值得萧玄谦不借助任何工具。

    谢玟道:“这是原因?”

    “是。”对方仍这么倔强,不与他人分说心事。

    谢玟便也不再多问,他只是说:“怎么好像没有我在,你就很容易出事一样。”

    萧玄谦声音哑涩:“是学生太贪恋您的庇护了。忘了防备。”

    “也许不是呢。”谢玟看着他道,“是有些人会在心里把别人判定为弱者,然后去欺凌弱者,以获取心理满足,当这样做的人多起来时,不来踩一脚释放恶意的人,反而会显得不合群,这是一种恶毒的从众。”

    萧玄谦道:“我不该让老师看到……”

    “我以前也见到过。”谢玟继续记棋谱,低头边写边道,他说得是自己在少年宫教棋的时候,这一行讲究少年天才,那里的孩子岁数都很小,十几岁而已。“因为格外贫困、因为排名倒数、因为体型丰满、因为孤僻不合群……能被人挑出来的错误太多了。”

    “老师……”九殿下道,“您怪我么。”

    “怪你?”谢玟有些诧异,“怪你出身不好没有夺嫡希望,还是怪你韬光养晦藏锋于内,所以颇多人质疑我的眼光?”

    这些话都正中萧玄谦惴惴不安的心,尤其是在此刻,他不敢确定自己所拥有的,因为那些东西不知会什么时候会被狠狠夺去,会被拆分得支离破碎。

    他已经洗过了伤口,擦去了狼狈,可在谢先生面前,他仍旧像是随时被对方扔下的幼兽,对方明明有更多更好的选择……萧玄谦迷茫不已,这样一个人,会是他可以倾心交付,而不必担忧随时被剥夺一切的么?

    两人视线相对,谢玟素日里淡然如水的神情终于变化,他松懈似的叹气,绷不住严师的脸面,轻声道:“我怪你太能忍了,我说时机未到,你就可以一直容忍下去。敬之啊敬之,哪来这么好的脾气?”

    萧玄谦浑身一滞,他不知道自己的字能被叫得这么好听。

    谢玟按住他的手,还是没忍住给这孩子上了药。对方虽然还没长成,但骨骼已经生长得匀称宽阔,掌心粗粝,温暖不已。

    “我回来了。”谢玟低低地道,“你那群脾性顽劣的兄弟,不敢在我眼前做这些肮脏蠢事。”

    这一日,谢玟主动留下萧九,敛去平日里的严厉冷肃,终于准备好好地哄哄自己的学生,在他心目当中,六岁的年龄差加上老师的身份,天然便对萧玄谦有关爱和教养的职责。

    然而九殿下却没那么好哄,他跟恩师同榻抵足而眠,对方身上交错着笔墨的余香,还有某种琢磨不透的、很淡的香气。

    他没有被如此照料过,这一切足以让他辗转难眠,让他难以安寝,甚至为这样特别的关照感到骨血生热,怀疑自己是否相配。

    他明明已经冲洗干净,却还是觉得自己身上的血腥气徘徊不去,自己掩藏起来满溢着报复的心毒辣不堪,在对方身边,会把老师弄脏。

    在这样连绵不断的复杂心思之中,萧玄谦好不容易入睡,一直安抚他的谢玟也随之慢慢入眠,然而后半夜时,他却猛然惊醒,额角的冷汗伴随着狂跳的心脏,眸光在一瞬间染上仇恨和冷酷,又错觉般地一闪即逝。

    谢玟还当他是孩子,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背,安慰的话还没出口,忽然听到萧玄谦问:“老师,你不会选别人的对吗?”

    “嗯。”

    “你不会嫌弃我吗?”

    “不会。”

    “我总是让您看到狼狈的时候。”他说,“老师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对。”谢玟道。

    此刻他的任务没有完成,系统也并没刷出回家的条件,他自然以为自己只能在这个世界渡过余生。

    萧玄谦道:“如果老师抛弃我,选择了更好的人辅佐,我也……”

    谢玟本以为一向表现纯良的他会说出什么“我也会支持老师”之类的话,然而对方顿了顿,说得却是:“我会杀了他的。”

    谢玟有些意外,但又觉得这很契合对方的坦诚和重视,自己的确成为对方心目中重要的人了,即便一开始是为了防止萧九酿成更大悲剧,但到了此刻,他也不免常常升起爱护之情。

    萧玄谦问:“老师厌恶我这么说吗?老师厌恶我说这么残忍的话吗?”

    谢玟道:“为什么不是杀了我,如有那么一天,背叛之人是我。”

    萧玄谦却好像连这种假设也不愿意听,比起背叛来说,杀了他好像更难想象。九殿下低下头,在黑暗中开口:“老师做什么事都是应该的。”

    谢玟觉得他有点双标,但又忍不住笑了笑:“如果我对你不好呢?”

    原本跟他保持正常距离的少年猛地靠近过来,手心急迫地攥着他的衣服,他咬了一下牙,声音嘶哑地低语:“你不抛下我,不离开我,不去选择其他人,对我能有什么不好?权利、名声、还是把我架空当成傀儡,成为这个王朝的实际掌控者,我都情愿。”

    少年已将他所有能够许诺的未来都许诺出去了,却从来没想过,倘若权利声名、至尊之位,谢玟都不想要,他还有什么方式做出有用的许诺?

    他还有什么方式挽留,有什么办法能证明……老师不会离开他?

    离不开对方的是自己,又不是清风明月的谢先生。

    萧玄谦并不知悉自己的执着究竟为何,他觉得心中一片空荡。而谢玟也对他的话语愣了愣,将这暂且归咎于对方的孺慕之情,他好笑道:“据说小孩子发誓的时候只有三分之一是真的。”

    “我……”

    “好了。”谢玟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我会对你好的。”

    灯烛早已熄灭,夜色沉浓,萧玄谦一时觉得自己在痛苦的噩梦之后,突然尝到了一点类似于宠爱的甜头。

    像是幻觉一样。

    ————

    之后过了几日,谢玟再未看见萧九身边那只流浪猫时,才将两件事联系起来。他有意查探,派人追寻此事,收了好处的宫仆回报,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

    七皇子伙同一干王公子弟“惩处”了那只野猫,理由是冲撞贵族。九殿下那一日也在,他们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宫仆的叙述便如此。

    谢玟深深地吸了口气,他抬头眺望向远处的天,想到那一天萧玄谦的反应,想到对方整洁衣物之下或许有更多冲突的伤口,想到了很多很多,甚至想——这不是坏孩子,这是卑劣变态的畜生,总有一天,他会为自己的肆意妄为买单。

    成华三十八年冬,在这件事过去两个月左右,谢玟将一只白色长毛的奶猫礼聘入门,奶猫身价贵重,足有三条大鱼的价格。

    小猫在软榻上翻跟头,小尾巴一晃一晃的。谢玟将它装进装书的箱子里,留了一条通风的缝,在萧玄谦照例从老师那儿收书时,便在灯烛之下跟这只小奶猫不期而遇。

    九殿下的动作一顿,小猫笨拙地扒着箱子。

    谢玟坐在榻边假装看书,却分出心神观察萧九的反应。少年的身量比一年前拔高了很多,韧如青竹,他怔怔地站在那儿,伸手过去,小奶猫蹭了蹭他的手。

    萧玄谦一言不发,突然情绪难以控制,无法自抑,眼泪似无所觉地坠下。他没有发出声音,谢玟便更束手无策,连忙拭泪:“不喜欢?”

    萧玄谦摇头,过了半晌,声音低哑、喃喃自语地道:“您不能……”让我记住有人陪伴的好。

    “什么?”谢玟没听清。

    萧玄谦喉结微动,道:“我说的是,我很喜欢,多谢老师。”

    直到很多很多年以后,萧玄谦还记得那一刻的滋味。他迟到的痛觉骤然发作,瞬息间击中了这具麻木的躯壳。在那分别无望的三十五年里,他不止一次地想到——我曾经愿为你死。

    如今,我也愿为你生。

    作者有话要说: 糟糕,在我尽力避免之下,依旧全是玻璃碴子,我错了orz,但是我相信,刀口舔糖,都是我读者的独门绝技!

    推一推基友的新文《三界和平就靠我了[美食]》by老大白猫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季平安就是那条被殃及的鱼。

    妖神无墨和冷长天在他家附近打架,弄塌了他的房子,这让本不富裕的生活雪上加霜。

    好在灰暗的日子里,他并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

    他家里还有两只可爱的灵兽在陪伴他,尤其是吃苦耐劳的灵猫小白,有他在身边,季平安感觉天塌下来都不可怕了。

    就是最近他家好像闹鬼了,他做出来的饭菜总是不翼而飞。

    季平安蹲了好几个晚上终于逮住了这两个小贼,可定睛一看他傻眼了。

    这两……不是把他房子打塌的两个妖皇吗?!

    他放在心尖上疼爱的两只小灵兽竟然是罪魁祸首!

    垃圾妖皇,把他投喂的那些美味都吐出来!

    ——

    你会在意脚下的蝼蚁在想什么吗?

    在遇到季平安之前,妖皇无墨从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直到他和冷长天大战一场后身受重伤修为受损,成了蝼蚁中的一员。

    凡人季平安将他捡回了家,通过他,无墨看到了活生生的人类是如何生活的。

    从对人类不屑一顾,到对这个种族产生敬意,只是因为他的世界多了一个季平安。

    他不想离开季平安,只想守着他,吃他做的饭菜,和他过踏实温暖的日子。

    只是他有些苦恼:该怎么委婉的告诉平安,他就是那个弄塌他房子的妖皇呢?

    本文又名:《妖皇他只想吃饭》《我捡到小可爱变成妖皇了》

    本文食用须知:

    1.修真界弱肉强食,攻是真大佬,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直到后来,攻也重伤成了‘凡人’中的一员。方才意识到生活的真谛,心境大变,弃战从善,与受双向奔赴终成HE的故事。

    2.生活美食文,剧情不多,美食为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