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非典型官配[娱乐圈] > 第68章

第68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顾奚吓得往后跳了一大步, 惊慌地问:“怎、怎么了?!”

    老管家说:“这是小少爷特意交代的,鸣笛表示欢迎。”

    顾奚:“………………”

    顾奚就这么跟着老管家在轰鸣的喇叭声中踩上了红毯,他一边被吵到耳鸣一边觉得十分羞耻, 难道他要就这样一直走到宅邸吗?他一定会被吵疯的!

    幸好走了一百来米,拖拉机的喇叭声就停了,顾奚这才松了口气。可是下一秒,他就突然听到了一阵越来越近的马蹄声,然后他就听到老管家慈祥地说:“小少爷来接您了。”

    只见前方几十匹白马组成的队伍朝他奔来, 牧白穿着一身夸张的中世纪王子服,骑在最前面的一匹白马上。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每一匹白马的头上都戴着一个彩虹色的花朵头箍,头箍正中间是一个长长的角,看起来十分滑稽。

    牧白从马上下来, 走到顾奚面前, 弯腰行了个和环境挺不搭的欧洲宫廷礼,然后抬头冲顾奚眨眨眼睛道:“奚奚公主,我带着圣洁的独角兽来迎接你啦!”

    顾奚:“……”原来给马带头箍是为了扮演独角兽吗!

    顾奚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两个月没见的人, 心想算了,只要他高兴就好, 随他去吧。

    牧白从队伍里牵出一只头上同样戴着独角兽头箍的纯白色驴子, 道:“来, 快坐上这只纯洁的独角兽吧。”

    顾奚:“…………你当我不认识驴吗?”

    牧白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一个箭步凑到顾奚耳边,小声解释道:“家里白马的数量不够了, 这只驴天生通体雪白,也是很珍贵的哦!”

    行……吧。

    顾奚想,既然已经决定要配合了, 骑驴还是骑马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看了牧白一眼,然后十分淡定地骑上了那头驴子,呸,是独角兽。

    牧白喜滋滋地骑上自己的白马,牵起顾奚的“独角兽”,朝队伍大喊一声:“出发!”

    浩浩荡荡的“独角兽”队伍掉头,开始往宅邸的方向走去。

    顾奚骑着“独角兽”颠来颠去,在心里给自己打预防针,无论接下来还要面对怎样的“惊喜”,都要忍住,不要吐槽!

    他正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忽然听见天空中传来一阵轰鸣,牧白大声道:“顾奚奚快抬头。”

    顾奚惊讶地抬头向上看,三架小型农用灌溉飞机从头顶呼啸而过,撒下漫天的花朵。

    “顾奚奚,漂亮吗?”牧白大声问他。

    顾奚被这漫天的花雨给震撼住了,他实话实说:“很漂亮。”

    牧白骑在马上,立刻挺了挺胸脯,露出骄傲又得意的笑容。

    没过一会儿那三架灌溉飞机在天空盘旋一圈之后又飞回来了,再次经过他们的头顶并洒下花朵。接下来这三架飞机就这么来来回回地飞,力求在他们头顶保持这种花雨的效果不间断。

    没过一会儿的功夫,红毯就被花给铺满了,顾奚感觉这样下去队伍就要被花给淹没了,忍不住指着天上问:“它们还要这样撒多久?”

    牧白想了想说:“大概有三吨呢,撒完就不撒了。”

    顾奚:“……”

    顾奚看着驴脑袋上被花堆起的小山包,觉得太夸张了。他用手抓了一把看了看,却发现这些黄色、粉色、白色的花都是他不认识的品种。

    顾奚不禁好奇地问:“这些是什么花?”

    牧白看了他手上一眼,笑道:“南瓜花、黄瓜花、豌豆花啊,你以前没见过吧。”

    “!!!”顾奚长这么大,确实没有见过蔬菜开的花,这惊喜也算……挺别致的。

    牧白吐吐舌头:“本来是想撒花田里的玫瑰花的,但是摘了的话,你从飞机上就看不到花田了。”

    顾奚噗嗤一笑,他反倒觉得这样做很符合牧白的风格:“没关系,这样挺好的,我很喜欢!”

    花雨下完之后,队伍也停下了,距离宅邸他们才走了三分之二的路程,两人从马和驴上下来,牧白牵着顾奚的手往一辆木四轮木板车走去,木板车前是两匹高大的黑色骏马。

    顾奚:“这什么?”

    “敞篷板车加汗血马,”牧白笑嘻嘻把两指一并拢,“等于敞篷宝马!”

    顾奚跟着牧白上了这辆“敞篷宝马”,刚坐下,冷不防发现车头蹲着一只大鹅,大鹅居高临下地斜睨了顾奚一眼。

    顾奚:“…………”

    牧白说了声:“继续出发。”

    蹲在车头的大鹅伸长脖子“嘎”地大叫一声,板车便动了起来。

    板车一动,道路两旁的田地里便钻出一群公鸡疯狂打鸣,车子后面也冒出一队小鸭子,追着车嘎嘎嘎直叫。

    顾奚发现红毯两边的拖拉机前不知道什么什么时候冒出来许多动物,鸡、鸭、牛、羊……甚至是猪。

    牧白道:“顾奚奚,它们都在欢迎你,快给它们打个招呼。”

    顾奚瞪着牧白,深吸一口气,最后豁出去了,朝着鸡鸭牛羊们挥了挥手。

    就这样两人坐着“敞篷宝马”,在鸡飞狗跳,牛羊齐鸣中朝着宅邸缓缓驶去。

    路上,两边的拖拉机开始砰砰砰的发射礼花,这一路“惊喜”太多,顾奚已经见怪不怪了,甚至淡定地给牧白鼓了个掌。

    礼花砸到了顾奚脸上,把顾奚砸得眉头一皱,砸得还挺疼的。他低头一看,礼花喷出来不是花瓣或者彩带,居然是爆米花!

    顾奚丢进嘴里尝了尝,味道还挺不错的,正好有点饿了呢。于是他摘下头上的帽子,沿路接起了从天而降的爆米花。

    十分钟后,马车抵达宅邸,牧爸爸和牧槿带着家里的佣人站在门口迎接,顾奚捧着满满一帽子的爆米花下了车,半天都还没从刚刚一系列的“惊喜”中回神。

    牧爸爸笑着问牧白:“成功了吗?”

    “那就要问顾奚奚啦。”牧白脸蛋红扑扑问顾奚,“顾奚奚,惊不惊喜呀?喜不喜欢啊?”

    顾奚抓了把爆米花塞进嘴里,竖了个大拇指:“这无疑是我活了二十多年来惊喜最多的一天,喜欢到我……无以言表。”

    牧爸爸笑道:“饿了吧?饭菜早就准备好了,快进屋去吧。”

    一家人吃了顿热热闹闹的饭。吃完饭,顾奚的姐姐坐着直升机去市区的公司了,牧爸爸约了附近的农户去钓鱼,让两个年轻人自己去玩。

    牧白拉着顾奚往楼上走,边走边冲着他邪笑:“你今晚睡我房间,嘿嘿。”

    顾奚挑了挑眉,也勾起了嘴角。

    两人先去了牧白的卧室,一起洗了个澡,首要任务是缓解两个多月的相思之苦。完事之后,两人抱在一起睡了个美美的午觉。

    睡醒之后,牧白带顾奚去看他小时候的“秘密基地”,其实就是这座宅邸的顶层阁楼。

    两人爬上阁楼,这里堆放着牧槿和牧白姐弟俩小时后玩过的所有东西,平时佣人们不会进来这里,所以东西上都有点积灰。

    牧白对着一排书架吹了口气,用手拂了拂灰尘,抽出几本封面花花绿绿的漫画杂志,顾奚一看年份居然是九几年的。

    顾奚翻了翻,道:“这漫画书的年纪比你还大吧。”

    牧白点头:“这些都是我姐上学的时候买的漫画书,她舍不得扔,就放在这里。我小时候一次无意发现了,后来就经常跑上来看。”

    顾奚道:“这么说来,还是你姐启蒙了你对动漫的兴趣爱好。”

    “可以这么说吧。”牧白又从角落里翻出一个有些年头的随身听,以及一堆磁带盒。他给随身听插上电源,拿了一盘磁带放进去,摁了播放键,随身听半天没反应。牧白用手敲了敲,磁带才慢慢悠悠地转动起来,但因为机器和磁带都年头太久了,音色已经完全变味了。

    顾奚发现这些磁带外包装上确实大多数都有“流行金曲”“销量第一”“TOP 10”等字眼。

    牧白得意道:“这些磁带里的每一首歌我都会唱,我说我是金曲小王子,没骗你吧!”

    “厉害了我的小王子。”顾奚对磁带挺感兴趣的,“以后找人做个私人订制的磁带,用来录我给你写的歌,感觉挺不错的。”

    两人在阁楼上待了一晚上,把牧白小时候喜欢的东西全部翻看了一遍。

    第二天吃过早饭,牧白又带着顾奚在庄园里四处逛,介绍他的动物朋友们给顾奚认识。

    牧白指着一群刚出生不久的粉嫩小猪仔介绍道:“这是灰崽,这是花崽,那是皮皮崽,皮皮崽的饭量最大。”

    顾奚想起牧白有时候也喜欢喊他“奚崽”,突然意识到似乎哪里不对。

    “你以后别叫我奚崽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

    ……

    接下来的日子里两人就像回到了童年似的,每天在庄园里四处疯玩。去湖里划船钓鱼,去牧场给动物剪毛梳毛,去树上摘水果,去实验田里试吃新品杂交蔬菜……这些事顾奚小时候都不曾体验过,觉得十分有趣。而牧白做这些第一次有了同伴,更是玩得不亦乐乎。

    十几天下来,两人都晒黑了不少。顾奚现在终于想明白,为什么第一次见牧白的时候他晒得像块黑炭了。

    这天清晨,顾奚早起没在屋子里看见牧白,就出来找他。转到宅邸后面的时候,远远看见牧白牵着伊丽莎白在田埂上散步。

    晨光熹微中,美丽的少年牵着他心爱的小牛,悠哉地走在田野间。他时不时停下来对小牛说几句话,而小牛也仰起头认真地看着他。

    这是顾奚极喜爱的画面,宁静致远又无忧无虑,他不愿意去打扰,就那么静静地站在屋后,远远地看着。

    这时候牧槿刚好晨跑回来,顺着顾奚的视线看过去,了然道:“白白又在跟伊丽莎白聊天呢,你不过去找他吗?”

    顾奚道:“没事,我就在这里等他吧。”

    牧槿于是提议说:“那不如陪我散会儿步?”

    顾奚欣然答应:“好。”

    两人围着宅邸散步,牧槿问:“这段时间玩得怎么样?还住的惯吗?我这段时间有点忙,怠慢了。”

    “姐,说怠慢就见外了。”顾奚现在跟着牧白喊牧槿“姐姐”。“这段时间我真的太满足了,牧白带着我到处玩,跟我分享他阁楼上收藏的各种宝贝,有一大半还是从你那里继承的呢!感觉像是参与了一遍他的童年。”

    牧槿一听也笑了起来:“白白就跟长不大似的。”想起牧白小时候的事,牧槿像是陷入了回忆。

    “其实牧白小时候挺寂寞的,我妈在他三岁的时候就走了,等他再大一点,又正好是我爸的事业上升期,我爸那时候忙得整天不着家,牧白小时候可以说是我带大的,但是我也只带他到七八岁,我上高中之后就住校了。

    家里没人照顾他,就把他送去了寄宿学校,可他去了一个星期就吵着要回来。他平时在农场里能够接触到的娱乐活动就是我留在阁楼里的那些漫画和流行歌曲磁带,可那些都过时了,学校里流行的是电脑游戏,他喜欢的东西跟同龄人不一样,跟同学玩不到一块儿去。”

    后来我爸就把他接回了家,给他请了个家教,一周来三次,他小时候很聪明,整个小学的内容一年就学完了。后来家教也不用请了,他就整天在农场里疯玩。但是农场平时除了干活的工人就只剩下动物,他连个聊天的人都找不到。有一次我放假回家,四处找了他半天都没找到人,吓得差点报警,结果最后在羊圈里发现了他。他抱着羊睡着了,嘴里还在说着梦话。我凑在他嘴边听了好久,才发现他的梦话竟然是在和羊聊天。从那之后,我就发现他养成了跟动物说话的习惯。”

    牧槿说的这些让顾奚想起了自己小时候,觉得有些感同身受。他妈是在他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去世的,当时他爸和他哥也很忙。放学时,看着别的小朋友都有家长来接,而他只有佣人来接,他就觉得无比地寂寞,甚至有一段时间变得很孤僻。但幸运的是,他遇到了富贵骑士团那帮人,这群发小的陪伴给了年幼的他很多安慰。但那段孤独的经历,他到现在仍然记得。

    牧槿看着远处坐在田埂上的弟弟,目光柔和:“白白是个很特别的孩子。农场的成长环境给了他无法磨灭的纯真和乐观个性。他从来不会说自己孤单,也很少有难过的时候,总是能够自得其乐,几乎是个完全不需要人操心的孩子。”

    牧槿忽然转过头问顾奚:“对了,你知道白白为什么想进娱乐圈吗?”

    顾奚回想了一下,两人刚认识的时候,一起聊过梦想、目标之类的话题,但牧白那时候只说过希望成为大明星,却没有说过为什么。

    牧槿道:“其实一开始他说要去闯荡娱乐圈,我爸和我都不太支持。一方面是觉得那个圈子太乱,另一方面白白从小没离开过家,也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外面。”牧槿顿了顿,“但是后来我们还是同意了。因为我们问他为什么要进娱乐圈的时候,他说他想要很多人喜欢他,想要很多很多的粉丝。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尽管再乐观开朗,这孩子的内心多少还是有些寂寞的吧。我和我爸在这点上对他一直很内疚,于是就同意了,也希望他能认识更多的人,交到更多的朋友。”牧槿笑道,“现在看来,当初的决定是对的。他不仅交到朋友了,还带了个男朋友回来。”

    顾奚也跟着笑了起来,他真诚地道:“姐,谢谢你跟牧叔叔同意牧白跟我在一起。”

    牧槿开玩笑道:“刚开始可不同意哦!不过白白说,以前他想要很多人的喜欢,现在却只想要你一个人的喜欢。他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们只能同意咯!”

    牧槿忽然收起玩笑的口吻,看着顾奚的眼睛,郑重地说:“所以顾奚,你一定要好好对我弟弟啊。”

    顾奚直视着牧槿的眼睛,也郑重地向她承诺:“姐姐你放心,我保证我会用我的一生来守护他的这份纯真与快乐,决不再让他感到孤单。”

    牧槿的眼眶有些湿润,她笑了起来,满意地点点头:“我相信你。”

    牧白跟伊丽莎白散完步,牵着它往回走,看见顾奚和他姐站在那里说话,便冲他们挥了挥手,往这边走过来。

    “他来了,你们玩儿吧,我换了衣服去公司上班了。”牧槿说完便转身走了。

    牧白牵着伊丽莎白哒哒哒跑过来,问:“你们刚才聊什么呢?”

    “没什么。”顾奚问,“肚子饿了没?吃早饭去?”

    牧白的肚子配合地“咕”了一声,他笑道:“走走走,饿死我了。”

    ……

    两人在牧氏庄园好好地放了一个长假,一直住到了五月底,直到沈遇打电话来说有工作安排,两人才回了北京。

    他们的新家装修完散味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可以住人了。两人回了北京,第一时间去新家看了看还缺什么家具,好尽快补齐。

    回北京的第二天,他俩去沈遇的办公室报道。

    沈遇如今已经开始带新人了,也终于从以前那个小办公室搬到了高层大经纪人的办公室。但他没有像别的大经纪人那样手底下签着一堆人,依旧只带一两个人。

    丁满和芃芃现在虽然还是顾奚和牧白的助理,但已经开始接手一些管理方面的事物,在公司的地位跟着提高了不少,普通经纪人见了他们也要客气三分。

    丁满每次来沈遇的新办公室都要大肆夸奖一番:“看看这通透敞亮的落地窗,这居高临下的风景,这低调优雅的办公桌,这奢华的真皮沙发,啧啧啧啧,高层的办公室就是好!”

    沈遇笑道:“有那么好吗?我还是喜欢以前那个办公室,高层坐电梯花时间。”

    沈遇跟顾奚和牧白聊了聊下半年的工作计划,顾奚和牧白的意向是不想通告安排得太满,一年完成一两部高质量的作品就行,不求多,希望多一些自由的时间。

    沈遇知道他俩准备同居了,而且两人家里经济条件都好,当明星不光是为了赚钱。而且沈遇从一开始就没有把他俩当做昙花一现的流量培养,所以这方面的想法还是一致的。

    沈遇早有准备,道:“现在还正好有一部符合你俩要求的戏。”

    沈遇说的正是当下最热门的一部大IP电影,原著就十分畅销,拥有大批粉丝,现在选角阶段,就拥有很高的关注度,关键是这电影还是个双男主的剧本。如果顾奚和牧白真的能演这部电影,那就等于是一起工作,在剧组也能天天见面,同吃同住。

    顾奚和牧白听了,眼睛都亮了。

    “先去试镜再说吧。”沈遇道,“听说挺多人都在竞争这两个角色,最后选谁还是导演说了算。”

    顾奚和牧白便拿了剧本回去准备试镜。

    公开试镜当天,果然来了不少人,从新人演员到老戏骨,甚至还碰到了许言鹤这种影帝级别的。顾奚和牧白早做好了心理准备,也没什么压力,分别按照自己对角色的理解完成了试镜,剩下的就交给导演去决定。

    试镜结束后,两人就把这事丢到了脑后,一心一意忙着搬家的事。

    六月中旬,顾奚和牧白正式搬进了他们的新家。香山脚下的三层大别墅,别墅后面有个大花园,顾奚和牧白在花园里修了一间小木屋,作为伊丽莎白来玩时的临时住处。商瑞成了他们的邻居,步行二十分钟,在他们搬进来的第一周就经常过来蹭吃蹭喝。

    初夏时节,正是吃小龙虾的时候,牧爸爸给顾奚和牧白空运了一百斤饱满鲜活的小龙虾过来。顾奚和牧白便决定在家里开个小龙虾派对。

    周末,顾奚请了顾家的厨师团队过来料理小龙虾,在花园里摆上料理台和桌椅,现场烹饪。

    将近中午的时候,客人陆续上门。富贵骑士团的几人,沈遇、丁满、芃芃,再加上乐阳夏、乔杰、许言鹤、齐霖,还有齐霖的恋人巫桃都来了,花园里非常热闹。

    沈遇带了一份特别的礼物过来,两份电影拍摄合同,之前那部双男主的电影,导演看过试镜之后,选中了顾奚和牧白。顾奚和牧白特别高兴,连片酬都没看,就直接签了。

    “这回你们得感谢许哥忙,档期撞了,不然哪有你们的份。”沈遇笑道。

    许言鹤立刻笑着摆手:“没那回事,这部戏他俩就是比我更合适。”

    顾奚和牧白便又向许言鹤、齐霖讨教了一些拍电影方面的经验。

    厨师们把一百斤小龙虾烹饪出了百八十种吃法,这些小龙虾个头饱满,肉质新鲜紧实,不管怎么做都好吃。一群人边吃边喝,一直闹到了下午,临走的时候还每人打包了几份小龙虾带回去。

    厨师们把花园收拾完,离开的时候天刚好黑下来。顾奚和牧白各自去洗了个澡。

    客厅里堆着大家白天带来的礼物,牧白洗完澡出来,盘腿坐在地上一件件拆开,分门别类收好。

    乐阳夏送了他一副游戏主播同款的配件套装,设计非常炫酷,一套里面包含手柄、鼠标、摄像头之类的,牧白迫不及待想试试,就拿着去了楼上的卧室。

    装好摄像头,调试的时候,牧白偶然想起了NO.2333直播间,他心血来潮地打开网页试着登录,没想到公司还留着这个直播间,他真的登录上去了。

    摄像头亮起来的一瞬间,一些偶尔会来这个直播间考古的粉丝,顿时被吓了一大跳。

    “卧槽卧槽卧槽!!!”

    “居然开播了!!!妈妈呀!我今晚是欧皇!”

    “啊啊啊啊!!!活久见啊!!!!”

    牧白没想到直播间里居然会有观众,自己这会儿刚洗完澡,穿着睡衣,头发还湿着。他不好意思地对着摄像头扒拉了一下头发,冲寥寥十几个观众打了声招呼。

    粉丝立刻激动地问:“白白,你是上来跟我们分享新电影的好消息的吗?”

    牧白有点意外,问道:“诶?你们消息这么灵通的嘛?”

    粉丝说:“导演刚刚发微博了!所以我才想来直播间碰碰远气,说不定心情好你们会直播呢?结果真的让我碰上啦!!!”

    牧白立刻打开微博看了看,导演还真的发微博了,而且评论里这会儿已经有人在说他开直播的事了。牧白放下手机,抬头一看,果然,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直播间的观众从寥寥十几人,一下子暴增到几千人,并且人气每秒都在疯狂上涨,弹幕越来越多。

    牧白见粉丝们这样热情,便跟他们聊了一会儿近况,粉丝都相当激动。

    “这么说又可以看到你和顾奚演对手戏啦?”

    “上次你俩一起拍戏,还是处女作那时候吧。”

    “一晃都两年多了,呜呜呜我也算是老粉了!”

    “太棒了!雅俗CP再度合体,又有糖可以磕了!不枉我等了这么久!”

    “我真是太期待这部电影了!!!”

    大家正兴奋地讨论的时候,卧室的门忽然打开了,洗完澡的顾奚也穿着一身睡衣,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拿着手里的冰激凌走进来,问牧白:“你下午做的冰淇淋冻好了,要吃吗?”

    看直播的粉丝一眼就认出了顾奚,整个直播间顿时沸腾了。

    “啊啊啊啊啊啊!!!是顾奚啊!!!!”

    “你们住在一起吗?!!!”

    “还都是刚洗完澡,我死了啊!”

    “雅俗CP是真的!!!!”

    “我最爱的CP终于又营业了!”

    顾奚走近了看到电脑屏幕才发现牧白在直播,愣了一下。

    牧白道:“大家都挺想你的,来打个招呼吧。”

    顾奚便大大方方地对着镜头跟粉丝们打了个招呼。

    粉丝们简直要发疯了,抓心挠肝地想知道这两人到底什么情况,已经进展到什么地步了。

    “你们现在是住在一起吗?”

    “是同居了吗?”

    “是睡一间房还是两间房?”

    “是、是睡一张床吗?天啊!!!!”

    顾奚和牧白笑而不语,忽略了弹幕的各种逼问,只是跟粉丝们打了打招呼,顺便宣传了一下马上要拍的电影,便下播了。

    全程不过短短十几分钟的直播,却在不分日夜,不知疲倦的娱乐世界里掀起波澜,迅速地爬上了热搜。然而这一切,随着电脑的关机,便与卧室里的两人毫无关系。

    “还吃吗?”顾奚坐在床头,手里拿着冰淇淋。

    牧白飞扑过去,抓起冰淇淋三两口吃完,扔下杯子,擦擦嘴,冲着顾奚笑道:“吃完了,现在要来吃你了!”说着扑到了顾奚身上。

    顾奚笑着搂住牧白,躺倒在床上,亲吻着他的唇,尝到了一点冰淇淋的味道。

    牧白笑嘻嘻地问他:“味道怎么样?”

    顾奚笑道:“刚刚好。”

    一切都刚刚好,未来可期。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总算完结了,各种意义上十分艰难的一篇小说,感谢每一位看到最后的读者。其实有很多话想说,千言万语,想跟你们说一声“感谢”,想对自己说一声“加油”。

    过几天开新文,求个预收。爱你们,么么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