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警探长 > 第1261章 循环(大结局)

第1261章 循环(大结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个月后。

    “九月的天,逐渐就凉快了,你真的舍得这京城难得的舒适好时光吗?”在白松家中,王亮问道。

    “他答应了人家了,那能怎么办?”欣桥手持一把水果刀,正在给大家切西瓜,这个时候拔出刀晃了晃:“去呗。”

    “额”白松连忙接过刀:“咱们家不大,这么多人你别切了,我来我来。”

    “都到这一步了,也就不说啥了,我支持你去,弟妹我们帮你照顾。”王华东笑道。

    “还没跟你们说呢,她开了个课题,跟禁毐有关的,一年可能要去南疆几个月。她在上京的时候,我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白松很快地把西瓜切好,分给了大家。

    今天是个家宴,白松和欣桥从昨天就开始准备了。

    很多朋友都要来,虽然他家房子不小,但来了十多个人还是有些挤。

    “真好”,孙杰有些羡慕:“到你们这个地步,就可以适当改变一些规则了。”

    异地恋和异地婚姻多是无奈的,绝大部分是为了养家糊口,少部分为了梦想、学业、父母压力等,但总的来说还是没有强大到改变规则。

    “我这算啥,你们看人家张伟”,白松道:“这直接带着媳妇一起到了上京定居。”

    “我们俩一个自媒体、一个作者,其实在哪都一样,等过了年,我俩一起开个房车出去自驾去,估计会去南疆转悠转悠,到时候看看你过得咋样。”张伟笑着说道。

    “那行,先和你说好,我去的地方很穷,你这大老板来了,我指不定拉着你捐款。”白松调侃道。

    “那没问题,捐款嘛,能直接捐到目的地的这种钱,我愿意捐。”张伟看向了徐纺:“对吧,媳妇。”

    “你的钱我可不管”,徐纺说这话的同时,满脸含笑。

    “捐款的话,叫上我一起”,一旁的郑朝沛拍了拍白松的肩膀:“我估计你去这一年,得吃不少苦。你我倒是不担心,我弟妹回头去了,可不能连个空调都没有,这样吧,哪个派出所来着?我捐点钱,让他们重新建一个。”

    白松看着财大气粗的郑朝沛,叹了口气:“算了算了,你们这”

    郑朝沛才29岁,已经是财富上可以和郑彦武掰掰手腕的存在了,白松突然看了一眼郑朝沛,心想这都姓郑,该不会

    郑朝沛看着白松的眼神有些不解。

    白松看着郑朝沛的眼神,立刻知道自己这是瞎扯纯粹职业病犯了,姓氏一样罢了,郑朝沛家庭情况他还是很了解的。

    “好香啊”,任旭听着大家聊天,他也懒得插话,弯腰和旁边的田根小声说道。

    “炖了一大锅肉,据说是20斤牛肉。”田根看了看厨房的方向,灶台上有一个超大的铁锅,以至于本来能放两个锅的灶台现在只能放这一个锅。

    “20斤!”任旭一激动,接着看了看这么多人,算了算分到自己这里的重量,心情又平复了很多:“中午就吃这个吗?”

    “从外面饭店定了不少菜,家里就做牛肉,除此之外再炖一条大鱼。”

    “哦哦哦那就好”,任旭不再担心,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吃起了西瓜

    今天是送行局,小雨案子彻底结束之后,白松准备兑现诺言,去桑圭那里,当一年派出所警察。

    桑圭现在病退,拿100%的退休金,然后在派出所附近的小学当起了老师。

    说起来,桑圭那里也早已不是以前的样子。

    大概五年以前,这里根本就没有大的学校,就是普通的民居改建的,现在已经有了三层小楼,有了六个不同年级的班级。

    近些年其实国家发展很快,最关键的地方就在于这些真正贫穷的地方。

    网上天天e摸、拿着3000元薪资这群人其实并不是真正需要帮助的,而是那些还在贫困线以下,吃饭都成困难的人。

    真正的贫困线,2018、2019年度大约是人均3200元左右,年收入。也就是说,三口之家,全家人总月薪少于800元才是贫困,这在很多人眼里是不可想象的。大部分人月薪三四千觉得活不下去,大城市月薪八千的天天抑郁,天天说共同富裕没有带他。

    国家要在2020年彻底脱贫,所以这几年对真正贫困对地区投入还是很大的,桑圭过得很踏实,他还跟白松开玩笑地说,如果再不去,也许明年这里的贫困县就脱帽了。

    小雨案件的结束,局里面白松彻底成了话题人物,远超前阵子办理的那几个案子。白松今年28岁,倒也不是不能继续升职,但是已经太快了。

    魏局都说了,让白松下基层锻炼一下,找个贫困地区待一年,混个资历,回来就是正处级。这个其实是很有功利性的,但是却恰好和白松之前的打算不谋而合。他倒不是想去混资历,而是真的觉得有些事,值得。

    人一辈子,能做好两件事,那就是绝对的成功者。

    有所为。

    有所不为。

    除了提拔这个事情之外,还面临一个事情,就是评功。连续七年的优异表现,白松和他带领的团队成功获得了集体一等功,这个没有任何质疑的声音。但与此同时,有领导指出,白松应该获得二级英雄模范称号,和他父亲白玉龙一样!

    这个其实是造成了一定的争议的,直到现在也没有结论,但白松本人却根本不在乎。

    真的不是说大话,荣誉现在对他来说,只是历史。

    他已经不可避免地进入了仕途,并且拥有极好的前景,虽然他现在只有探长这样小组级别的指挥能力,但是他只有28岁

    话说到这里,到底是为什么让白松有了这么大的功劳呢?

    问题还出在了小雨这里。

    小雨怎么也没想到,她的性格被白松拿捏得死死的,最终落网。

    她可没双胞胎等情况,白松还特地给她和郑彦武搞了亲子鉴定,确定是小雨。

    从性格上来说,小雨和奉一泠还是比较像的,真的被抓了,反倒是还能洒脱,并没有花费巨资去想办法找律师脱罪,反而是淡定地提出了一个要求:注射死刑。

    提出了这个要求被白松轻而易举地答应了。

    实际上,他就和小雨见了一面,后来再也没有见过。

    嗯,郑彦武他也没有再见,只是听说郑灿最近还不错。

    小雨的性格很矛盾,洒脱的同时还偏激。简单来说就是在自己偏见的范围内洒脱。

    她提供了很多很多犯罪线索,顺着这些线光商业间谍就能抓几十个。

    她招供了自己的一些所作所为,基本上也能出本书。

    她告诉了白松,当初上京那个被分尸的男子,到底偷走了什么东西。

    白松的照片

    当时听到小雨这么说的时候,白松感觉非常震惊,仔细想了想很多事倒是理解了。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小雨,居然喜欢上了白松。

    长了这么大,小雨扮演过很多身份,做过很多事,但是在她处于自己真实身份的前提下,她只给一个人倒过水,这个人就是白松。

    她见过太多太多的男人,唯独觉得白松不一般,对白松的态度也是非常奇怪的,有时候想折腾一下,有时候想陷害一下,有时候

    终归是从来没有派人直接去枪杀、暗杀白松。

    关于这个结局,白松是有些不想多聊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居然被奉一泠的女儿喜欢上了。说到这里,白松是要感谢小雨的。因为小雨从来没有针对过赵欣桥。

    很显然,小雨是明白的,赵欣桥即便死了,她和白松也是两个世界的人,她只是觉得这个男人有趣,真的很有趣,所以她的情感到底是喜欢还是爱情,没有必要去深究。

    如果不是出于这样的情愫,最后也不会给白松留个电话。

    她留电话,其实就是想告诉白松,她很厉害,却没想到

    白松并不知道小雨喜欢自己,但是他研究了很多小雨的处事风格。

    和小雨交流的最后,白松还和她进行了一段简单的辩论。

    简单来说,小雨觉得中国人没有信仰,倒不能说都没有,她觉得臧区的人民有,汉族没有。小雨受一些文化的影响,信仰上帝。

    对此,白松说了一些话。

    白松说小雨并不缺乏高等教育,而是缺乏通识教育。中华民族的信仰,从来都不是鬼神。从来都不是出了天灾人祸后在那里祈求上帝,而是集合起来战胜困难。

    我们的信仰就是我们自己民族的文化。我们有56个民族,但是我们从来不按照血统、出身来划分民族,而是按照文化。

    比如说甘省积石山下,有从蒙古族迁移过来的一群人,他们在那里数百年,形成了新的文化,1952年,依照其民族自愿,定名为保安族。这样的文化,我们依然尊重,依然是中华民族的一员。

    这就是我们的信仰,如果说唯信仰和日月亘古不灭,那么中华民族就永世长存。

    小雨以为的信仰是上帝,而实际上,上帝,只是那些国家用来统治百姓的一个工具和幌子。

    聊到这里,小雨不再和白松争论,白松也就走了。

    白松走了之后,后续的取证非常顺利,小雨交代了很多很多事情,这些刚刚也提到了

    和大家聊着天,白松切好了西瓜,去厨房看起了炖的牛肉。

    几乎所有的大案都已经完结,这顿饭算是给白松去南疆送行。茶几根本不够大,也不够所有人坐下,但是白松还是执意在家吃。

    作为鲁省人,白松还是觉得家宴是最高礼遇。

    吃饭、畅聊、打打牌,一直到下午四点钟,大家才陆续离开,就田根留下了,帮白松等人收拾卫生。

    田根现在的学校距离这里太远,白松也只是偶尔才把他接过来,现在这孩子是真的越来越懂事了,未来可期。关于田根的故事,可能还有很长很长~

    时光荏苒。

    天华市,算是白松梦开始的地方,最后的一个命案,章小天案,还是发生在天华。

    南疆省,是白松第一次出差的地方,因为办案也不知道多少次来过这里,现在再来,白松感觉到了那种幸福感。

    人生,果然就是一个循环。

    白松到目的地的时候,桑圭老单位的所长开着车,来一百多公里外的机场直接把白松接了过去,于是白松开始了为期一年的边疆派出所的生活。

    这里工作非常有新奇感,也很充实,很有意义。

    闲暇了,白松也会去桑圭的学校,给孩子们讲讲课,甚至不少学生都表示以后想要当警察。

    对于这些孩子们,白松从未鼓励过当警察,但是他自己知道,警察这个行业,很难又很简单。

    熟悉在镜头下办案,已经是一种常态。命案发案率在降低,破案率在逼近百分之百,但是媒体报道的次数却远超以往,工作开展压力是极大的。

    这些,白松也没有给孩子们讲,孩子们又哪里懂?

    人生本就是一次孤独的苦旅,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陪伴你永远。

    事业更不过是人生的调味剂,能享受其中的人也同样是极少数。

    回到终极问题,人生有什么意义呢?

    也许本就没有意义,创造什么就是什么意义

    2011年,当初那个追求正义而来的白松,时至今日,2019年,他依然站得直,自己没有违背自己的原则和梦想。

    一年,转瞬即逝。

    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说张伟有了孩子,朋友们包括柳书元等人纷纷结婚;比如说当初白松在金宝街派出所,嘱咐那个赌徒买茅台的股票,现在那个人就差给白松塑像供着;比如说侯鹏和那个司机,现在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比如说白松当年解救的被拐卖的孩子,也像田根一样表现很优异

    我们在这里写下“一年”,似乎感觉过的很快。

    合上书,我们回想自己过去的日子,会发现比书里过的还快。

    现实,会快很多,不是吗?

    2019年,9月。

    白松不负所望,成为了欣桥的学弟,成为了华清大学的在职研究生。

    白探长已然正处职务,二级英模。

    这个曾经的探长,如今,已经真的可以出书了。

    2019年9月18日,上京,家中。

    “你打算写本什么书?”欣桥问道。

    “写本自传吧”,白松笑道:“我到现在还当不好什么领导,写本书,就叫《警探长》,如何?”

    “可以啊”,欣桥很高兴:“那,我给你起个笔名吧!”

    “好啊,你说。”白松摸了摸欣桥的秀发。

    “奉鸿鹄之志,义无反顾,天涯四海仗剑行,就叫你奉义天涯如何?”

    “好。”

    (全书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