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社畜每天都在被迫营业 > 第85章

第85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许尧臣一个假期把自己养肥了小十斤,吃吃睡睡,万事不往脑子里放,真正做到了心宽体胖。

    陈妙妙再见他时候,他正和厉扬在河堤上放风筝,姓陈的带着刘铮赶来,见面先奉上一句国骂,捏着他脸说了不起,活生生把脸吃大一圈。

    刘铮很没原则地在旁边夸,说我哥这样看着也就二十出头,显小。

    陈妙妙踹了他一脚,嫌他狗腿子,踹完又央他去路边买两根煮玉米,说饿了。

    趁着刘铮去买玉米,厉扬拽着风筝站河边打电话的功夫,陈妙妙问许尧臣:“歇仨礼拜了,儿啊,下一步有啥计划?”

    许尧臣一推他那瞎子阿炳一样的墨镜,道:“来都来了,你说呗。”

    陈妙妙:“瞧你这个事不关己的样,真多余管你。”

    许尧臣:“那你别管。”

    陈妙妙刷地举手往河边一指,“再犟一句,爹死给你看!”

    “别死了,你可金贵。”他的兔崽子把墨镜一摘,“说吧,我听着。”

    陈妙妙摸出来手机,逆着光点开,往许尧臣鼻子尖下一杵,“让铮子做的。近来的舆论走向,市场对你商业价值的判断,还有点鸡零狗碎的——你在剧集的表现力、导演认可度,杂七杂八,你瞧瞧。”

    表格做得非常细致,从曲线图能看出来,外界对许尧臣的评价是从《破晓》播出到中段开始回弹的。

    前面在“方程”出现在大众视野时,那条线宛如跳崖一般直直砸进谷底,惨不忍睹。

    “‘许尧臣’到底是什么人,没切实证据,‘顶替亡者’的流言太过离谱,现在已经没几个人信了。儿呐,我想过,要真不行,那就和盘托出。你是无辜的,这谁都能看出来,也不怕。不过还没到那份上,这事儿就掀过去算了,说到底是不光彩。”

    陈妙妙叼起他的电子烟,喷了一口雾。

    “现在剧播的差不多了,除了粉丝,普通观众也认为你演技可圈可点,相较之下,李跃可是让你和杜樟给比得净挨骂了。得嘞,这些年努力算是没白费。崽,再拼一把,”他竖起两根手指,“起码能挤进二线。”

    许尧臣把手机还他,伸了个懒腰,把目光放远了,落在抖毛的水鸟身上,“我以为你的目标是一线顶流。”

    “说什么疯话,我可没那个不切实际的野心。再者,你以为顶流是说登顶就登顶的吗?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他又吐一口烟,看上去有种高深莫测的错觉,“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就算上不到顶流,你的位置也轻易撼动不了。”

    这道理许尧臣明白,他一样没冲顶流的雄心壮志,视线一飘,看见厉扬正收了风筝往他们这边走。

    他举起手冲厉扬晃晃,就听陈妙妙慢悠悠道:“挑出来的本子都给你带过来了,看完给我电话,该试镜试镜,该进组进组。”

    “这么快?”许尧臣眼一瞪,“我还得复习呢!我去,你高考那年不复习啊。”

    陈妙妙仰脸吸了口拂面的春风,很得意。

    “我高考那年不用养家糊口。”

    高中那几科知识早被许尧臣扔到不知道哪个角落去了,现在要往回拾,痛苦简直是几何倍数增长。

    奈何他旁边有个曾经的小吃街学霸。

    ——厉扬给他订回来足有一米高的两摞练习册,押着他先照本自学,转头就给他请家教去了。

    许尧臣绝望地在那一堆中间发现了《5年高考3年模拟》,没想通这东西怎么时隔八年还是这个封皮,毫无创新意识。

    厉扬给许尧臣扯了张时间表,哪个时间干什么,规定得死死的。

    复习、看剧本、跑通告,什么事儿都没耽误他。

    他抽不出功夫的时候,家教就跟着他跑,见缝插针给他上课,于是跟他合作过的都知道他要高考去了。

    周围人知道了,意味着粉丝也就知道了。

    网上顿时又热闹起来。

    粉丝比亲妈疼他,说我们臣现在真是半工半读了,你看我们臣,还没胖几天呢,就瘦得都要皮包骨了。

    嘴上这么说,身体却很诚实,生怕孩子考不上大学,粉丝们从四面八方给他寄来复习材料,占了公司半个多仓库。

    自那以后,粉丝每日打卡就变成:崽,做题了吗?

    在多重重压下,许尧臣觉得他有希望成为娱乐圈做题家,一举攻下一本的坚实堡垒。

    在他忙成陀螺这阵子,厉扬和陈妙妙也没闲着。前一个月的风波虽然在公众视野里翻篇了,但他们谁都没翻,也到了秋后算账的时候。

    赵丰瑞到手的钱没几天就干净了,摸黑偷电瓶时候不知道怎么就被逮个正着,直接二进宫,从哪出来的又回哪去了。另一边,“星星点灯”收着律师函,一开始没当回事,反正也都收习惯了,却没料许尧臣公司直接起诉了——一心搅风搅雨没搅成,反倒沾了一身腥。

    到了草长莺飞的四月里,许尧臣进组了。

    他前面试镜了了七八个组,有拒的,也有一锤定音要他的。开机最早这一部,是部现代悬疑剧。许尧臣演一个刚从警校毕业的小警察,满腔热血,一心侦破大案要案,却身在派出所里,被鸡零狗碎的杂事缠身,总有种不得志的苦恼。

    转折发生在一起入室盗窃案之后。小警察曾经追求过的女孩惨遭杀害、分尸,尸体就藏在被盗窃的无人居住的民房内。在案件侦办过程中,他碰上了自己的“师父”——圈内前辈马建军饰演的老刑警。

    这部剧老演员多,对许尧臣来说,能和前辈们同在一组,是非常难得的学习机会。他沉下心来,没他戏份时候也在现场泡着,观察他们的每一个眼神、动作,在细节上琢磨,要怎么让人物入木三分。

    马建军挺喜欢许尧臣,觉得这小孩儿肯下功夫。等戏间隙就跟他闲聊,问他打算考哪所学校。许尧臣是真没想好,跟老头说,那要不就往清北交复奔吧。马建军挺惊讶的,没料到他不打算进戏剧学院。

    许尧臣净瞎扯淡,说他想去读个法律,摆脱法盲的帽子,这样以后发律师函他就自己发,多过瘾。

    马建军让他逗乐,夸他有志向,等高考放榜,让他头一个通知自己。

    由于大话已经撒出去,许尧臣只能点灯熬油加紧复习。所幸他错过了前一年的报名时间,只能推后一年,也就让备考时间变得宽裕起来。

    从春花烂漫和知了聒噪,三个月的光阴在看不见的缝隙里匆匆溜走。

    许尧臣杀青了,归心似箭。刘铮跟着他,感觉他活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在前面奔腾。

    少有的,他连行李都不等了,让刘铮等,自己一个人裹得木乃伊一样往停车场跑。

    今非昔比,在年初两部剧和综艺之后,他粉丝量又上了一个大台阶,偶尔的公开行程会有后援会组织接机和应援,不能像从前一样自由地进进出出了。

    这次回程,他专门改签了两趟航班又挑的晚班机,落地都凌晨了。

    机场空空荡荡,他捂严实了往外跑,拿出当年百米冲刺的劲头,属实是风一样的男子。

    厉扬在车里等他,刚收着消息没五分钟,车门就打开了,冲进来一个“炮弹”。

    许尧臣蹿上车,抻长脖子在他脸上亲了口,吧唧一声,“开车吧。”

    虽然过分热情,但很招人稀罕。

    脸蛋让人掐住,捏了捏。许尧臣就听厉扬问:“哎,祖宗,你行李呢?”

    “要什么行李呀,铮子明儿一早就给我送过来了。”许尧臣肚子咕噜响,催他,“回家,我饿死了。”

    他们一个多月没见面了。

    其实自打许尧臣进组,也就见了两回。

    一次是许尧臣请假回来参加活动,一次是厉扬出差路过西宁,顺路去看他。

    于是,思念泛滥成灾。

    怕打扰厉扬开车,影响驾驶安全,许尧臣没敢拉他手,就歪在边上很专注地看他侧脸。

    真好看。

    小混蛋想,是我一个人的,都是我的。

    厉扬被一道灼灼的目光拢着,不别扭,反倒十分自在。他就希望把许尧臣的眼里心里全填满,让他无暇顾及那些路过的风景。

    回到澜庭,一进门许尧臣就猴到厉扬背上,说你背我去泡澡。

    厉扬转头在他嘴角亲了下,“行吧。给你带的礼物就在浴缸边上,自己玩,别捣乱。”

    许尧臣问什么礼物,狗皇帝没答,让他进去看。

    ——浴缸旁边,是一群柔软能吸水的海洋生物和一窝塑料小鸭子,还有一只装了水能自己喷的大象,五颜六色,漂水里很有童趣。

    许尧臣放好水,一脚踩进进去,跟玩具们为伍,泡了个让骨头架子都能散掉的澡。

    吃饭时候,厉扬看一眼热水被洗蔫了的小朋友,问:“小鸭子好玩吗?”

    “还行吧,”许尧臣很敷衍,“干什么?”

    厉扬给他夹块鸡腿肉,说:“老关养在法国那位,刚生了女儿,他一拍脑门要做母婴用品,厂家给拿过来的。”

    关正诚是个上半身和下半身一起自由奔放的男人,要么是被智慧收为裙下臣,要么是被美貌软了腿。他与他夫人貌合神离,可一旦离婚便要伤筋动骨,双方利益皆受损。于是就有了这么个局面——各玩各的,互不相干。

    “你以后会吗?”

    许尧臣筷子尖指他,一张小脸红扑扑的,眼睛迷离着,困得不像话了。

    “会什么?”

    “搞外遇,出轨。”

    “家有悍妻,吾心甚畏。”

    许尧臣筷子一撂,“刷碗吧,不吃了。”

    厉扬看他是吃饱了故意找茬,也不惯他,不吭声地起来收拾碗筷。可还没等把盘子都收走,他的小混蛋就趿拉着拖鞋走了。

    ——宛如三岁儿童在闹觉。

    刷碗的事有洗碗机代劳,厉扬回主卧,草草冲了个澡,带着一身水汽钻进被窝。

    许尧臣眼都要睁不开了,可还是凭借意志力一个翻身在他身上,闭着眼嘟囔:“做不做啊?”

    “不做,”厉扬在他光溜溜的屁股上拍了下,“睡觉——把自己扒这么干净,也不怕着凉。”

    许尧臣睁开一只眼,眼珠上缠着血丝,看着又累又可怜。

    “我色诱你啊。”他说,“怎么不上钩呢。”

    厉扬搂着他亲,说明儿吧,看你这样,怕你一激动再晕了。

    许尧臣一双长腿缠着他,往上蹭,说你都没感觉么,你看我都这样了,你没感受到我的迫切吗?

    他耍赖地啃他锁骨,露出一点舌尖舔过去,又沿着颈窝向上,亲吻他的喉结,咕哝着说:“摸我下嘛,有点疼了。”他眯着眼,像只馋嘴的小狐狸,叼着厉扬的嘴唇,品品漱口水残留的甜,嗅着薄荷味,“好哥哥——”

    自己作的妖就得自己品恶果。

    许尧臣的恶果就是大腿根碰不了了,肿得惨不忍睹。腰上还横一块巴掌印,青紫着,后颈一摸就疼,手指捻捻,小伤口都结痂了。

    有这么一身“伤”,他也出不了门了,只能窝书房里复习。家教来了又走,许尧臣让数学整得什么精气神都没了,原本要趁厉扬下班冲他撒火,可等他回来却只想诉苦了。

    时间是充裕的,任务是艰巨的。

    陈妙妙生怕许尧臣来年落榜,闹出一个史诗级的丢脸新闻,也不敢给他紧锣密鼓地安排通告了,硬生生撑出来两个月空闲让他蹲澜庭埋头苦读。

    粉丝们一看,嚯,我们崽又不营业了。

    于是只能去翻从前的剧和综艺,聊以安慰。

    这么翻着翻着,果粒橙超话忽然翻出来一个华点——励诚资本,厉总的小号。

    社畜今天营业了么:[赞]

    社畜今天营业了么:小程,欢迎回家。

    社畜今天营业了么:[图片]

    社畜今天营业了么:小朋友说小鸭子还可以。[图片]

    社畜今天营业了么:又生气了,哄不好。

    ……

    果子们通过精细地对比,首先,发现许尧臣公布“方程”身份时,小号和他那条微博只差了几秒钟发布,说俩人不是靠在一起发的,鬼都不信。其次,小号照片上不经意露出的镜子椅子,和许尧臣直播时候镜头拍到的一毛一样。

    哪怕这些算脑补,那一套鸭子真是没得洗了,就是实锤。

    中间,许尧臣某次诈尸,发过浴室里的玩具鸭子,并艾特了顾玉琢,说他需要一套。

    当时,水蜜桃以为那是惊天巨糖,现在看,应该是一把狗头铡了。

    超话刷百年好合刷了整两天,结婚证都p出来了,要不说是假的,看着是真像真的。

    许尧臣用刘铮的号摸鱼看超话,乐呵呵把图保存了。

    九月初,厉扬要出趟差,走一个月。

    临走前,带着许尧臣去东郊马场骑马。刚入秋,红莲山上的叶还绿着,风一过,绿影摇曳,叫人舒服。

    他们一人一匹马,在练习场跑了几圈,出来时候许尧臣被人叫住,他转头一瞧,竟然是周余。

    也不知是不是该说巧了。

    周余旁边跟着一个五官清秀的男孩,看着岁数不大,一见许尧臣,就怯怯地低了头。周余手里攥着手套,有一下没一下敲在掌心里,打量许尧臣和他身后走来的厉扬。

    “真长情啊,怎么,打算出国结婚吗?”

    许尧臣笑笑,“干你屁事啊,小周总。”

    “瞧你,这不是相识一场么,关心你。”周余叹一声,“没料到啊,我那不中用的大哥还真把孙安良给捧起来了。倒是你,可惜了。”

    许尧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等他放后话,却没等来。

    “那就祝二位百年好合吧。”

    周余搂住男孩的腰,冲走到近前的厉扬很随意地抬了下手,十分纨绔地滚了。

    “又来说片汤话了?”

    厉扬看不上周余,一见他就烦。

    许尧臣和他并肩往餐厅走,“说孙安良呢。”

    “老周总扶了周崇春一把,让他和周余平起平坐了。”厉扬道,“老东西狡猾得很,看斗兽一样要看看这两个儿子谁有出息。”

    “那他们俩斗,孙安良算获益了吗?”

    “单纯从利益角度衡量,当然了。”厉扬实话实话,“他现在的商业价值可超你不少,去年大约还不如你。”

    “哎,你这大实话好刺耳,不听了。”许尧臣拽着他去占最后一桌靠窗的座,“叫服务员,我要吃驴打滚!”

    可不管怎么说,孙安良求仁得仁,也算圆满了。

    但这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底子不够实,站太高了自然就比旁人怕,怕哪一天跌落,再也没法靠着双脚站起来。

    患得患失地活,每一天都是煎熬。

    厉扬和白春楼去了纽约,原本一个月的出差计划却因为同本土一个新锐艺术家没谈妥合作,又拉长了半个月。

    许尧臣在他走之后就又进组了。这次纯粹帮忙,去的是杜樟的组。他们男三临时鸽了,找了好几个男艺人都对不上时间,只有备考的许尧臣闲人一个。

    杜樟头发又长起来了,但近来陷入了脱发的深渊,一见着许尧臣就冲他翻白眼,说你一个男人要那么多头发干什么,看见你就来气。

    许尧臣无辜躺枪,上网给她买了一大箱黑芝麻黑豆粉,让她助理按顿给她冲,一次一大杯,喝吧,长头发。

    剧组生活许尧臣向来很适应,有事可忙也免得他总点灯熬油地等时差,见缝插针地找厉扬视频。

    半工半读的日子,很充实。

    转眼又到一年一度的金兰奖,许尧臣和顾玉琢去年来当花瓶,今年两人均有提名,不知结果如何。

    红毯是跟着剧组主创一块儿走的,坐下后,俩人谁也没找着谁,偷着发微信一对位置,好么,又坐在了对角线上,十万八千里。

    颁奖典礼多少有些无聊,许尧臣坐着坐着打起哈欠来,直到台上播出《破晓》片段,他才猛然惊醒似的坐正了。

    最佳男配角,获奖。

    许尧臣傻了一瞬,直到旁边的制片人拿胳膊肘怼他。

    追光、摄像、全场视线,都聚焦在他身上。

    许尧臣指挥着自己的两条腿上台领奖,被虚幻感包裹着,但更多的似乎是一种平静。

    给他颁奖的人马建军,老头拍拍他肩,说后生可畏,又嘱咐他勿忘初心,砥砺前行。

    奖杯沉甸甸,拿在手里很有分量。

    但对业界来说,金兰奖又有些轻飘飘。

    可无论如何,这是大众对他的认可。

    捧回奖杯,他收着顾玉琢的微信,二百五比他兴奋,哪怕他自己与最佳男主角擦肩而过。

    活动结束,许尧臣没找着刘铮,却见着了本该远在大洋彼岸的人。

    “恭喜啊,小宝。”

    许尧臣眼窝一热,一个猛扑,把头扎他怀里了。

    “怎么突然回来了?”

    厉扬摸摸他后脑勺,“事情提前结束了,我改签了机票。多大人了,别撒娇,抬头我看看。”

    周围人来人往,有人驻足看他们,也有人不当回事,匆匆而过。

    “没胖也没瘦,挺好。”

    许尧臣仰脸看他,“你瘦了,显老了。”

    “小混蛋。”厉扬脸一沉,“三句话就要现原形。”

    许尧臣高兴,乐呵呵拉开车门往车里钻。一上车,他随手就把奖杯放后座了。

    厉扬给他当司机,车发动着,问他:“先生去哪?”

    许尧臣说:“云州。”

    厉扬有些惊讶,转头看他,对上一双亮晶晶的眼,赤诚、真挚。

    “行,云州。”

    云州是他们长大和相遇的地方,也是许尧臣父亲方远的埋骨之地。

    十一年了,许尧臣每年去祭拜一次父亲,却从来都是往返在机场和墓地之间。

    走高速要开八个多小时,许尧臣和厉扬轮换着休息,总算在早上七点半抵达了栖山公墓。

    他们在山下买了两束菊花,牵着手上山,穿过林立的墓碑,停在一览众山小的高处,方远的墓前。

    “爸,虽然不年不节的,但我得来看看你,说几句话。”

    “我暂时不打算退休去开澡堂子了。”

    “我明年高考,准备考政法,是不是挺靠谱的?”

    “你还记得厉扬吧?小时候来咱们家趴窗户,把你养的昙花踩死好几株,就是他。”

    “我喜欢他,爱他,想和他过一辈子。”

    “来和你说一声,我有爱人了,有牵挂了,以后不会随便活着了,你也甭老来托梦数落我了。”

    “哥,跟爸打声招呼。”

    厉扬没想到,在这个普通的清晨,墓园里,他忽然地落了泪。

    说不上原因,或许是迟来的,失而复得的欣喜。

    他向方远承诺,会用一生的时间来回应许尧臣的爱,与他共白首。

    下山时候,许尧臣拉着他手晃,“吃早饭去吧?”

    厉扬在晨光里看他,“想吃什么?”

    许尧臣笑呵呵,“牛肉面啊,少东家不请我去吃一碗吗?”

    厉扬拢拢他脖子上围巾,“走吧,馋猫。”

    -全文完-

    作者有话说:

    感谢朋友们这一段时间的陪伴,正文部分到这里就结束了。番外综合了大家想看的一些梗,会在一周内放上来,爱你们,笔芯

    已经是最后一章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