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我不管,神经病也要睡觉觉 > 第 57 章节

第 57 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着。

    第二天醒来。

    唤醒他的不是闹钟也不是同学的起床声,而是他脑袋里的一个声音——[秦劲是穿书男主角]。

    刚开始,江眠能听懂秦劲的话,到了后来,她一个脑袋两个大,什么“奇点”“曲率”“对偶性”……完全听不懂。

    秦佰冲和郑媛却很有兴趣,他们不但没有阻止他说下去,还加入了他的讨论。

    病房内俨然一场科学研讨大会。

    江眠不明觉厉,好想大喊一声:“我!江眠!是个站在宇宙尽头的女人!”

    袁医生叫停了这场讨论。

    等他们从病房里出来,袁医生语重心长地说:“秦劲没有在学业上继续深造下去,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不幸。”

    江眠理解了他话里的潜台词——秦劲如果继续深造,要么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要么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作者有话说:

    我努力一下,下章完结。

    [营养液]:式微胡不归x1

    ? 72、正文完结

    你是我永远的大熊猫。

    ——《入睡的必要条件》

    刚醒过来的头几天, 秦劲的脑袋一直炸裂般的疼。他积极配合袁医生的心理疏导,也在医生的建议下,服用了一个疗程的药。

    效果显著。

    不仅头疼症状消失, 强迫症也得到了减缓。

    秦劲的意志力非常坚强, 比如做俯卧撑, 江眠怀疑, 如果她不喊停, 他像个永动机,能一直不停歇地做下去。

    这天晚上,秦劲和往常一样, 又在做俯卧撑。

    江眠故意没叫停,数到六百的时候, 她没了音,裹着懒人毛毯,在沙发上扭得像条蚕蛹,伸手去够沙发边上伸过来的绿萝藤。

    秦劲正在专心做着俯卧撑,突然间听不到江眠的报数声,他抬脸去找她, 看着她软乎乎的小手一点点够到绿萝藤。汗珠顺着脖颈滑进脊背,像是被她抓着绿萝藤的软手抓过, 浑身痒。

    秦劲咽了咽发干的喉咙, 叫了声:“眠眠?”

    江眠应了声, 扭头看他, 装作一副懊恼的样子抓了抓脑袋:“我的脑子又离家出走了, 她忘了给你报数。”

    秦劲双手撑着地, 终于停住上下起伏的动作, 不由自主地说:“要不要把绿萝放到我背上?”

    江眠转着黑溜溜的眼珠看他:“为什么?”

    “检查我做的俯卧撑是否标准, 做的时候,绿萝会不会从背上掉下来。”秦劲垂眸,盯着眼前一片被汗水打湿的红木地板,声音低下去,“就像以前在楼顶,你把糖罐放在我背上一样。”

    江眠想起来。

    有回在古河街楼顶,秦劲和401有事瞒她,她气鼓鼓地把糖罐放在他背上,说要惩罚他做俯卧撑。后来看着看着,她开始嫉妒糖罐,自己趴在他背上,取代了糖罐。

    “才不要便宜绿萝。”江眠从沙发上蹦跶下来,如法炮制,趴在他背上,说,“江眠本眠要亲自检查。”

    “好。”秦劲驮着她,唇角慢慢上扬,深邃眼眸里浸着得逞的笑。

    江眠在他背上一点也不老实,一会儿咬咬他的肩膀,一会儿捏捏他的肌肉。到了后来,她干脆圈住他的脖颈,滑落在他身下耍赖。

    “秦劲秦劲,我想跟别人学,如何奖励老公做俯卧撑。”江眠仰躺在地板上,等秦劲伏下来的时候,她快速在他红润的唇上啄了下,“像这样。你每做一个,我就亲你一下。”

    秦劲的头盖骨酥麻,从喉咙里咕噜出一声“嗯”。

    俯卧撑做到第十个,江眠柔软的唇瓣再次贴上来时,秦劲停止继续做俯卧撑,压住江眠的唇,强势地撬开牙关。

    犹如燎原之火,不可受控。

    直到被抱到卧室的大床上,江眠才从眩晕的脑袋里挤出一丝清明,哼哼唧唧地说:“臭秦劲,我又上了你的当。上回在楼顶做俯卧撑,到最后,你也是这样,提出要和我双修。”

    秦劲正在剥衣服的手指顿住,他看着身下的江眠,像是想起了什么极其难为情的事情,胸膛连着脖颈红了一大片。

    然后,他镇定地抬手,拍灭了床头灯。

    “以前双修不都是要开灯吗?”江眠突然觉得很好玩,十分想看秦劲这个老干部害羞的样子,她伸手去开灯,“你说过,双修要专心要认真,要看清每个步骤唔——”

    嘴巴被秦劲狠狠堵住。两只胳膊也被他举过头顶,压在枕头上。

    两层窗帘被风吹得扭缠在了一起,边角裹挟着浓郁的玫瑰香,扫过床被,在这抹温柔的夜色里飘起来。飘进云里,飘到月亮上,飘进浩瀚浪漫的星空里。

    这是秦劲清醒过来后,他们第一次双修。彼此熟悉,又极其新鲜陌生。

    秦劲还是知道了曾爷爷患有精神分裂的事情。虽然医生并没有明确证据,证明他遗传到了精神分裂,但是他明白,如果他百分百正常,也不会认为自己穿书。

    谁都不敢确定,他以后还会不会再发作。

    得知真相的这天,秦劲把自己关起来,比照着手机相册里的照片,一笔一划临摹出了一张结婚证书。

    结婚证在江北市的秦宅放着,不在J市。

    他十分想念这份结婚证,想亲手摸摸上面的铅字和印戳,还有两寸照片上,江眠的一对小酒窝。

    他一会儿很庆幸,庆幸自己找到了世界上最可爱的爱人;一会儿又很悔恨,为什么那么早领证结婚,不负责任地把江眠拖入到恐慌的未知里。

    如果他病了,江眠怎么办?他不敢想象,江眠没有他的日子……他会吓到她的。

    江眠放学,没在校门口看到秦劲。这些天,他都会去学校接她。

    心脏咚咚跳个不听,她一边给秦劲打电话,一边沿着街狂奔。

    响到第六声的时候,秦劲接起了电话。

    “秦劲,你在哪里?”江眠停下来,扶住人行道上的一棵树,大口喘气,“我没在学校门口看见你。”

    “你放学了?”秦劲的声音有点恍然,“对不起,眠眠,我忘记了时间。我现在过去接你。”

    江眠听出了他声音的异常,说:“你在家等着,别过来了。我已经走到半路了。”

    挂断电话,江眠抬头,看见她扶着的这棵树是棵垂柳。

    嫩绿的柳条垂下来,在她鼻尖散发着春天的气息。

    柳条之上,一行大雁正从南往北飞。

    几个高中生从她身边路过,他们已经脱去了棉服,热火朝天地谈论着周末去哪里打篮球。

    万物复苏。

    秦劲曾经问过她,宇宙是什么?当时她答不上来。现在她想大声告诉他,宇宙是柳条复绿;宇宙是大雁排行走;宇宙是人们聊天时产生的声波……

    宇宙是江眠无论何时奔向秦劲,秦劲都会向她展开双臂,等着她往身上跳。

    江眠拎着二胡,满头大汗地奔回到家里。

    推开院门,秦劲站在家门口,等着她。

    “秦劲!”江眠冲过去。

    秦劲伸开双臂,稳稳接住她。

    “江眠。”秦劲紧紧抱着她,连名带姓地叫她,庄重地说:“结婚的时候我发过誓,永远不会和你离婚。”

    江眠心口一紧,撑着他刚硬的胸膛,身体后仰,与他拉开一段距离,盯着他:“你什么意思?想跟我离婚?”

    “不是。”秦劲坚定道,“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死在你后面。”

    江眠:“?”

    秦劲:“这样,你就不会害怕了。”

    江眠看着他,明白了他这句话里的深层涵义,小鹿般的眼睛逐渐蒙上一层水雾。她圈住他的脖颈,抽噎着去吻他:“臭秦劲,诅咒我去死。”

    “我不是诅咒你死。”秦劲认真给她解释,“我是——”

    “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就像熊猫永远爱竹子。”江眠再次吻住他。

    秦劲没再去学校旁听过植物学,江眠以为他不再对植物学感兴趣。毕竟她不是真的花仙子,他也不用再去钻研怎样和植物沟通交流修炼。

    但是有天,不经意间,她看到秦劲在偷偷看植物学的书,并记了笔记。从不用智能机的他,甚至有回偷拿她的手机,学着去搜索怎么上网课。

    江眠这才意识到,秦劲不是对植物学没了兴趣,而是对“去母校上课”没了兴趣,或者说是在逃避。

    江眠去找袁医生。

    袁医生告诉她,秦劲在心底抵触去母校上课,是一种创伤后应激障碍。

    秦劲认为,母校是他“穿书”的刺激源,因为他发病和认识到自己有病,都是发生在母校。他担心,再去母校,会再次引爆他的病。

    袁医生和江眠商量着脱敏治疗方案。

    经过袁医生的数次心理疏导后,秦劲渐渐有了好转。

    江眠向袁医生提出了她和秦劲专属的“覆盖记忆大法”——他们在原来的地方创造新的美好,以此覆盖旧有的坏印象。

    就像江眠的“粉红芭比娃娃”,再次见到粉红裙子,她首先联想到的是秦劲和她一起逛商场买情侣装的场景画面。先前带有屈辱性的外号被覆盖掉,直到她后来有一天专门去想,怎么也想不出那个外号叫什么。

    袁医生同意了她的提议。

    于是。

    江眠挑了一个天气晴朗的周五,去秦劲母校,在他曾经的宿舍楼对面,拉起了一条大红的横幅。

    【江眠的秦劲天下第一厉害(=^_^=)】

    她跟秦劲说过,如果回到大学时代,她一定会去他们宿舍楼对面,拉一条这样的横幅追求他,向他表白。

    才不管土不土。

    江眠在横幅前,用红玫瑰摆了一个大大的红心造型。在红心正中放一把椅子,她坐在上面拉二胡。

    拉的是一首节奏欢快的曲子。

    周末,校园里来往的学生多,很快,江眠的图片和视频被传到了学校贴吧论坛里。因为江眠和秦劲一起上过恋综,好多学生都认出了她,围在旁边听她拉二胡。

    按照日程表,袁医生今天要上门给秦劲做心理疏导。他刚进门,就拿着手机展示给秦劲看:“你看看,这个是不是江眠?她们学校在举行什么节目吗?”

    秦劲看了一眼,一把夺过手机。

    袁医生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

    秦劲当然能认出来,这是哪里。他也知道,江眠在干什么。

    他的瞳孔紧缩,胸膛剧烈起伏,攥着手机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发白。

    袁医生试图叫他:“秦劲?”

    秦劲把手机递给他,冲向门外。

    袁医生松一口气,刚要给江眠发消息说秦劲过去了,就看到秦劲又折返了回来。

    袁医生:“?”

    秦劲撞着他的肩膀走进正屋,取了车钥匙,又撞着他的胳膊跑出去。

    袁医生有些慌神,从这里去xx大学走路过去就可以,秦劲开车干什么?

    “秦劲,你去哪里?”

    秦劲已经开着车没了影。

    袁医生锁上院门,一边给江眠打电话汇报情况,一边去追秦劲。

    “不用去追了。”江眠胸有成竹的地说,“我知道他去干什么。”

    袁医生:“干什么?”

    江眠笑着说:“应该给我也制作一条横幅。”

    秦劲求婚的那天,在楼顶,他拉了两条横幅。

    一条是【江眠的秦劲天下第一厉害(=^_^=)】;另外一条是【秦劲的江眠宇宙第一可爱^_^】

    因为(=^_^=)这个表情符号比^_^大了一圈,导致两条横幅上的字不一样整齐,强迫症看着一定很难受,但他还是压倒了强迫症。

    袁医生果然在xx大学的校门口等到了秦劲。

    秦劲的车有校内通行证,进出校园不受阻拦。

    袁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近视眼镜,看着秦劲穿着大熊猫玩偶的衣服,坐在驾驶室,开进了校门。

    袁医生满头问号:???

    江眠猜到了秦劲会和她一样,拉一条横幅过来,但是她没想到,秦劲不仅在身上挂了条横幅,他还穿了一身大熊猫的玩偶衣服,戴着熊猫头套,怀里抱着一根翠绿的竹子。

    围观的同学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大熊猫的气场太强,他们很自觉地给大熊猫让开了一条路。

    江眠激动得从椅子上蹦起来。

    大熊猫抱着竹子,走到她面前站定。

    江眠虽然知道他就是秦劲,但还是故意问道:“请问你是那只大熊猫?”

    自从霍承司穿熊猫衣服抱竹子找过江眠后,秦劲一直很抗拒熊猫,就连原本计划好的,穿大熊猫求婚,因为膈应霍承司,也临时放弃大熊猫,选择在头顶绑一颗花椰菜。

    江眠怎么也想不到,秦劲不仅会突破心理障碍来他的母校回应她的表白,还穿着熊猫衣服过来。

    面对她的问题,秦劲没说话,他站在原地想了想,拿着手里的一根竹子,耍起了棍武。

    “啊啊啊啊功夫熊猫!”

    “我知道大熊猫是谁了!一定是秦劲!”

    “他身上挂着的横幅写字了——秦劲的江眠宇宙第一可爱。后面怎么还有一个微笑的表情符号?”

    “好可爱好可爱。”

    “火遍全网的那个棍法,是不是!”

    “好有杀气的大熊猫。”

    “什么杀气,明明是可爱!”

    围观同学议论纷纷。

    江眠看着秦劲,眼眶逐渐发红湿润起来。

    秦劲刷完一套武棍,气不带喘地站在江眠面前。

    自始至终,他没有摘掉脑袋上的熊猫头套,只是透过头套上的两只眼睛孔注视着她。

    江眠想,秦劲能做到这一步就已经很很很厉害了,他不愿意摘掉头套面对,就不摘吧。

    江眠放下手里的二胡,向他走过去。

    还没走出红心,就见秦劲摘掉了熊猫头套。

    !!!!!!

    江眠双手捂住嘴巴,睁着大大的眼睛看他。

    熊猫衣服笨重,加上他刚刚耍了一套棍法,秦劲的头发湿漉漉的,衬得黑色瞳仁更加深邃。亮晶晶的汗珠沿着他的眉骨一路滑进熊猫皮里。

    秦劲目光坚毅地凝视着她,气息稳定地说:“眠眠,你好久没有摸我的熊猫毛了。要不要摸?”

    “要!!!”

    江眠冲过去,跳到他身上。

    秦劲向她展开怀抱,稳稳接住她。

    “秦劲,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江眠贴着他的耳朵,说,“无论你是不是这个世界的男主角,你都永远是江眠的秦劲。”

    作者有话说:

    完结啦。会有番外,我休息几天再更,比心心。

    [地雷]:L

    [营养液]:式微胡不归x5;Yedda x3;444草x1;风月x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