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小福星降临你身边 > 第八十六章

第八十六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直播画面很快传遍了每一个社交平台。

    忙着想办法, 和楚中天斗智斗勇的五大家族,在得知玄学院那边的情况后,彻底慌了神, 一时间也不知道该率先解决哪件事。

    他们万万没想到, 会跑出一个“大公无私”的人, 去教授普通人该如何修炼。

    这个叫木桐桐的人,是疯了吗?现如今灵气供不应求,多少人巴不得修炼者越来越少,所以才一致同意构建相关的平台, 制定规则。

    维持了这么久的和谐局面,如今竟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给打破了?

    沈家无疑是最震惊, 心情最为复杂的那方。

    别人不知道,可是他们比谁都清楚木桐桐是谁,她是他们沈家人啊!

    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一家子会在短短的几个月里, 摇身一变, 全成了修行者不说, 修的还是他们刚得知的灵根。

    此时的沈家主, 肠子都要悔青了, 早知道老四这一家能出息成这样,他当初说什么都要把人留下来。也不会便宜了楼家那群人, 抢先一步修成了灵根。

    他们不是没想过去玄学院找人, 缓和缓和关系, 然后将家中子弟塞过去一起修炼, 可是到了之后才发现四周布下了结界,谁也进不去。

    他们想联系沈昌明,却怎么也联系不到。

    最后只能灰溜溜地回了沈家, 从直播间了解里面的情况,酸溜溜的目睹里面的人成功之后,激动又惊喜的表情。

    这些人每天都在突破,简直比坐火箭还要离谱。

    要知道每一次突破,皆需要足够的灵气去冲级,这里面至少也有三十几个人,每天都在突破的话,需要多少灵气,他们想都不想敢想。

    这些人羡慕又好奇,玄学院哪里来的这么多灵气?过了这么久,这些灵气依旧浓郁到可以用肉眼看见。

    这地下深处怕不是藏着一个巨型灵脉吧?若真是这样,怎么可能隐藏得这么完美?

    思来想去,那只有一个可能,是木桐桐的手笔。

    看直播间里,那几位平时不可一世的院长们,殷勤地围着木桐桐,一口一个总院长,就可以知道木桐桐在里面的地位有多高了。

    沈家主越看到后面,越是悔恨不已,恨不得回到除夕夜那天,狠狠地抽自己几巴掌。

    倘若没有那天的事情,说不定他们沈家就能凌驾于楼家,光宗耀祖了啊!

    江市这边已经开始疯狂推崇“断玄脉修灵根”之法,纷纷跑到楼阎的地盘请教。

    至于本地普通人,他们一直知道修行者是真实存在的,所以没有丝毫犹豫,疯狂涌入沈清风的直播间,和他一起从零开始。

    此刻的江市,掀起了一阵修炼的风潮,但是外界就显得冷淡了许多。

    大多人都认为这件事是在炒作,里面玄幻的画面都是用了特效,所以根本没当回事。

    除了粉丝和半信半疑的网友们,大部分人依旧照常过自己的生活。

    明雅,五班。

    “辰哥,这真的假的啊?”

    一个男同学看到了网上流传的视频,认出了木桐桐,立马抬着手机给沈星辰看。

    因为马上就要高考了,沈星辰一直在埋头苦读,手机早就换成了只能打电话的老人机,断绝了一切网上娱乐活动,所以压根不知道网上发生的事情。

    看完视频,他挑眉:“你管它真的假的,没听到我家桐桐说了,高三不能参与。先好好准备考试,假期闲着无聊试试,你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那人嘟囔:“反正我又不参加高考,要出国留学,试一下也没关系吧。”

    有人凑过来,好心提醒:“我建议不要,如果你家里有人喜欢买元景的产品,结果因为你作死,被拉黑名单,不得揍你。”

    男生闻言,想像了一下那个画面。要知道他妈可是元景的忠实粉丝,没少让他和沈星辰打好关系,就为了搞个特殊购买渠道,不用隔三差五蹲点,和其他人拼手速网速。

    要是因为他,五年之内买不了任何产品的话……

    男生不敢细想了,反正还有几天就高考了,他也不是很急。

    在外界不甚在意的时候,去农场修炼的那些网友们,已经正式踏入了修行的门槛,能感知到世间灵气的存在。

    目的达到,小黑开始赶人了。

    这些人已经知晓修炼一事,更清楚农场的灵气充裕,远不是其他地方可比的,更何况这里还有专人指点,所以谁都不想走。

    小黑环抱着手,打量这些死赖着不走的人,挑眉:“你们想继续在这修炼也可以,但是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方凯不假思索。他现在无比庆幸,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个重度中二病患者,没有错失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也一样!”其他人连忙表态。只要能留下,他们什么都愿意做。

    小黑眯了眯眼,“我要你们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去传播我们教授的所有内容,并且至少要亲自带十个人入门。”

    听到条件,有些人犹豫了。毕竟这种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省得和他们抢资源。

    看出这些人心中所想,小黑嗤笑,她一点也不意外会出现这种情况。

    在无法化形的那些年,她就亲眼见证过修行者们有多自私和残忍,为了独占资源做了多少灭绝人性的事情。

    但也有人想也不想,就同意了这个要求。小黑对他们有较深的印象,一个叫郝胜,一个叫孟娜,这两人也是这些人中天赋和悟性最高的人。

    权衡之后,所有人都接受了这个条件,毕竟不接受的话,对他们没有半点好处。

    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农场的灵气资源有多难得。

    这时候,距离玄学院开始修灵根,已经过去了三十五天。

    沈昌明和另外几个人,依旧无法修出灵根。

    其他人早在开始前的一个星期,全都修出了灵根,每天都在冲级突破,只有沈昌明几人仍然没有任何变化。

    因为直播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修行者们开始发出质疑,认为木桐桐提供的修炼办法有问题,因为去楼阎那边修炼的人中,也出现不少类似的情况。

    很快,一则消息再次席卷整个修行圈——

    自断玄脉的办法,藏有极大的安全隐患,已经有不少人彻底沦为普通人,再也无法修炼。更甚者,哪怕是用夺取玄脉的办法,也无法解决。

    五大家族见状,立马添油加醋的传播出去,还造谣灵根才是控制修行的恶根,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

    这时候,沈昌明这边也坐不住了,他猩红着眼,跑去质问:“木桐桐你对我们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一点灵气也感知不到!”

    木桐桐一边咽下嘴里的薯片,一边无辜反问:“是啊,为什么呢?”

    她饱含深意地扫过一起来讨伐的人。

    沈昌明看懂了她的眼神,捏紧拳头,不肯面对现实,咬牙道:“你肯定从中做了手脚,公报私仇。我要去管理局举报你们用修灵根的办法,恶意管控修行者。”

    他们一直没有与外界联系,自然不知道江市的天早就变了,也不知道那些被他们看不起的普通人,也开始修炼了。

    沈昌明更不知道,一直帮他收拾烂摊子的孙湘,不再是管理局的人,甚至还要面临她这么多年来实施恶行的惩罚。

    孙湘倒了,他为非作歹的靠山也彻底没了。

    一旁的雷院长,直径走过来,站到木桐桐面前,冷起一张脸:“木院长最开始就给过你们警告,夺取玄脉者,无法修出灵根,也永远无法修行。”

    他眯着眼,淡漠地扫过躲在角落,不敢说话的炼器院院长,对方也是无法修出灵根的一员。

    这也间接证实了他们之前的猜测,对方私下勾结楼家家主,夺取外地学生的玄脉,就连他自己也亲自做了这种肮脏的勾当。

    “就是,木院长一开始就说了这件事,是你们心存侥幸,想蒙混过关,现在傻了吧?”

    “做了这么恶心的事情,不能修炼算是便宜你们了!”

    一群人围着这几个人声讨,特别是那些一直被沈昌明以权压人的学生,直接上脚踹。

    不明真相的普通网友,发现木桐桐只是淡漠的观看这几个人被群殴,没有要去阻止的意思,起了恻隐之心,觉得他们这群人仗着修为高,肆意欺压人。

    直到有知情的人冒出来,解释夺取玄脉造成的后果,网友们立马转变态度,恨不得冲进屏幕里,也狠踹一脚。

    见沈昌明几人被揍成了猪头,各种求饶的时候,木桐桐才慢悠悠地开口:“既然无法修炼,就丢出去吧。”

    没了碍眼的存在,大家修炼得更卖劲了。

    盗取玄脉者,在自断玄脉后再也无法修炼的消息,也因此传到了外面。

    不少修炼者都懵了,也慌了。

    因为他们就是盗取了别人的玄脉,同时也通过各种方式,从楼阎那边搞到了修灵根的办法,然后断了自己的玄脉,自己修灵根。

    可是现在却忽然告诉他们,他们这类人自断玄脉后,只能彻底沦为废人?

    任谁都无法接受这事情,特别是楼家家主。

    他就是靠着别人的优质玄脉,提高实力,巩固自己在楼家的位置。在看到楼阎那边的人,修了灵根后的表现,他也心动了,因此暗中断了玄脉。

    可如今却告知他,他这辈子既无法修灵根,也无法使用玄脉?

    很显然,楼家不需要一个无法修炼的家主。

    在诸多优秀子弟因为断玄脉,而沦为废人的时候,楼家高层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他们果断的踹掉这任家主,纷纷跑到楼阎面前,央求他接管楼家,不然楼家在江市真的没有立足之地了。

    就这样,楼阎成为了新任楼家家主。

    在这件事的基础上,楚中天用最快的速度,揪出管理局的毒瘤,从上到下好好整顿了一番。

    与此同时,被关押在楼家的萧隋,并不知道外界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不断尝试联系“上面”,可始终没有丝毫动静。

    按理来说,这个时间足够引起帝君他们的注意,为何至今都没有下来查看情况。

    难道他们就任由福星大人,和那个叫楼阎的人,一起改变他们苦心经营的“圈养计划”吗?

    还是说,在阵营的斗争中,钧天帝君他们……败了?

    萧隋不敢深想,倘若真如他所想的话,那么他再无翻身的机会,迎接他的恐怕只有永无止境的深渊牢狱。

    他第一次感到深深的无力,度日如年,祈祷钧天帝君他们从天而降,阻止福星大人任性妄为的行为。

    一个半月的时间,很快就到来了。

    在木桐桐解开学院结界的时候,他们还是蒙的。

    这是要放他们走人了?大家伙面面相觑,谁也没有迈出脚步。

    开什么玩笑,傻子才会走好吗。

    下一秒,木桐桐的手在空中轻轻一挥,只见一个清晰的全景地图,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其中一条绵延的山脉格外的明显,它涉及到了每一座城市的地界。

    雷院长是第一个瞧出端倪的人,他拧眉:“这山脉和周围的事物结合在一起,很像一道阵法?”

    他也不敢确定。

    木桐桐赞许地看了他一眼,其实看出有古怪不难,难的是没有人会想到要去看这些,更不可能发现里面的玄机

    其他人不明所以。

    木桐桐也不绕圈子:“没错,这就是一个阵法,确切的说是一个连环兼多重阵法,需要众多人一起同时解开,阵法才会消失。”

    “木院长想让我们去解开这个阵法?”孟倩由此猜测。

    对方一开始就说过,事成之后会让他们去做一件事,恐怕指的就是这件事。

    “对,因为凭借我一个人没办法做到,所以需要你们的帮忙。”

    杜睿犹豫:“不知木院长为什么要解开这个阵法?”

    既然设阵人费尽心思,去弄这样的复杂阵法,莫不是封印了什么危险的东西?如果他们轻易答应了,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其他人也想到了这点,不免犹豫了。

    虽然他们很感激木桐桐的倾囊相授,但如果真的让他们做一件可能会危机全人类的事情,他们恐怕无法做到。

    沈家人也同样不知道木桐桐的用意,但还是无条件相信她。

    鲜少说话的单微竹,一番思索后,注视不远处的少女,轻轻问:“莫非这道阵法和灵气稀薄有关?”

    这话一落,大家恍然明白了什么,随即紧紧盯着木桐桐,想得到她肯定的回答。

    木桐桐点头:“没错,此地灵气稀薄,就是有人用阵法在控制灵气。”

    一阵哗然,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灵气逐渐稀薄,是有人为控制的。

    接下,木桐桐的话让他们的认知彻底崩塌了。

    “其实灵根的出现,在玄脉之前。你们之所以修行玄脉,还有使用的各种功法和书籍,也都是有人在背后操纵。”

    “江市之所以成为修行之地,也不过是想把你们这些人集中起来,方便管理。”

    “江市人自以为得天独厚,殊不知都是有人刻意安排,至于管理局存在的作用,其实是想在不知不觉中,引导你们自取灭亡。”

    “比起你们看不起,以为任其摆布的普通人,其实你们才是一直被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人。”

    一句接一句的真相,让在场的人,以及还在直播间的修行者们,同时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过大的信息量,实在让他们难以消化。

    “你有什么证据吗?”

    不是他们不愿意接受现实,而是这件事实在过于匪夷所思。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到这种程度?

    木桐桐轻呵:“这还需要额外的证据?”

    “你们所有人都在我的帮助下,达到了解开阵法的要求,不管你们愿不愿意,都必须要按照我给的办法,去这几个地点,一同解开这道阵法。”

    木桐桐的态度不容置喙,在这件事情,她由不得这些人反悔。

    享受了远超于别人的优渥条件,就得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如果你们中有人不愿意,那就交出从我这里得到的所有珍宝。”

    木桐桐眯了眯眼,“以及你们所有的修为。放心,只是让你们从零开始,脚踏实地的修行。”

    大家都清楚,如果不是木桐桐倾力相助,他们根本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达到这种程度。

    若真的从零开始,又没有木桐桐的帮助,恐怕他们花十几年的功夫,都不一定达到现在的境界。

    谁都不愿意让煮熟的鸭子飞了,众人齐齐应声:“好,我们去。”

    木桐桐很满意,“我现在教你们该如何解阵法,明早一起出发。”

    木桐桐并没有刻意隐瞒,所以相关的直播画面很快就流出去了,普通人倒是没什么感觉,可是修行者们大为惊愕。

    面对诸多的不合理,他们从未往这个方面想过,直到木桐桐一语惊醒梦中人,他们才意识到或许真的有这个可能。

    在是否解开阵法,让灵气复苏这件事情上,所有修行者都站在了同一个阵营。

    因为玄学院的禁制解开了,这些人纷纷跑到木桐桐面前,表示也想出一份力。

    木桐桐并没有拒绝,看到合适的人就留下来。

    一想到明天,自己将会带领这些人开启一个全新的时代,木桐桐不免期待起来。

    长夜漫漫,她独自一人仰望星空。

    不知道“上面”现在是什么情况,至今没人察觉这里的异常,恐怕还在为了利益争斗。

    也不知道福官老头儿怎么样了?

    下来这么久,木桐桐还是挺想他的。虽说爷爷和他长得一样,但终究是两个不同的人。

    身边传来响动,木桐桐侧目看去,是楼阎。

    他跟着她一起眺望璀璨星空,伴随着阵阵晚风,男人缓慢吐声:“我想起了我们之间的事。”

    在木桐桐给他的玉扣中,他看到了那些陌生又熟悉的画面,之后的那几天,他脑中总会多出一些其他画面。

    过去的事情,就这样一点点的回到了脑海中,仿若这一切只发生在昨日。

    他凝视身侧人,她的模样逐渐和记忆中那个贪吃的女童,重叠在一起。

    “可是我没有想起来。”木桐桐郁闷。

    她只有梦中的那些画面,还有那个光团说的话。对于这些事情,她依旧是个旁观者视角。

    “想不起来也好。”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楼阎不免想起了自己前世死前,那个无法理解世俗情感的女童,露出的愤怒和绝望。

    “那不行。”木桐桐挑眉看他,“只有你一个人记得全部的事情,岂不是太狡猾了?”

    既然知道失去了重要的记忆,她不可能不在意,等见到了福官老头儿,她一定得好好问问。

    楼阎轻笑,在木桐桐清澈的目光下,他抬起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也是,那我等你想起来。”

    不远处,几个脑袋凑在一起。

    “我想揍他。”沈清风眯着眼,紧紧盯着男人揉木桐桐脑袋的那只手,恨不得用目光剁下来。

    沈寒云依旧面无表情,冷冷地说:“加我一个。”

    旁边的沈爷爷发出啧啧声:“郎才女貌多般配啊,用得着你们这些妖魔鬼怪来反对?”

    沈奶奶一个爆栗过去:“这是你孙子。”

    沈寒云抬了抬眼皮,淡淡:“听说爷爷想申请一些制作材料。”

    这段时间,木桐桐把所有的宝贝都交给了沈寒云打理,所有人都需要向他申请,才能拿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在这件事上,沈寒云可谓是尽心尽力,帮妹妹合理分配,但因为太合理了,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困扰。

    沈爷爷生怕大孙子记仇,连忙道:“就是,这小子竟然敢摸我们桐桐的脑袋,揍他丫的!”

    他没控制好音量,远处的两人听到动静,一起看来。

    沈爷爷不知道被谁推了一把,只能被迫现身。

    面对两人询问的目光,老爷子摸着胡须,仰望星空。

    “今晚夜色真美啊。”

    木桐桐看了一眼沈爷爷身后郁郁葱葱的灌木,没有戳穿。

    在另一方。

    江檬和单微竹站在一起,望着单微竹隐忍的表情,江檬忍不住发问:“你打算一直瞒下去吗?”

    江檬原以为她会自爆身份,可是这一个多月下来,单微竹几乎没有和木桐桐说过话,可是目光却无时无刻不在关注她。

    闻言,单微竹弯了弯唇角,目送已经融入夜色的那道背影。

    “阿妩现在很幸福,我不想打破这种幸福。”

    单微竹收起眼神,看向江檬,“说起来,阿妩其实和你们沈家,是有血缘关系的。”

    江檬讶异。

    “阿妩的爸爸,和你的丈夫是表兄弟,但是我们的关系并没有公开,我怀孕的时候,他不在人世了。后来因为利益争斗,他们抢走了我的阿妩。”

    “我花了数年都没有阿妩的消息,一直以为她已经沦为了牺牲品,没想到……”

    单微竹没再说下去,她轻轻吐息。

    “江檬,谢谢你这么爱她。”

    江檬轻笑,目光柔和。

    “她是我女儿,我会一直爱她。”

    木桐桐的揭开的真相,注定让许多人难以入眠。

    当天空浮起微光时,所有人都按照木桐桐的要求,来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与此同时,没有参与的那些人都蹲守在直播间。

    是他们强烈要求,想一起见证,木桐桐这才将影像投出去。

    确保无误后,木桐桐通过传音符宣布——

    “解阵。”

    因为直播的影像是从高空往下,观众们可以第一时间发现这些绵延的山脉,开始出现白金色的光芒,这些光芒如枝丫一般,向四处散开。

    渐渐的,他们可以看到这些光芒形成了一个极为复杂的图案。

    【天上好像有人!】

    一个弹幕滑过。

    其他人纷纷在画面寻找,陆续发现了远处天空有很多小黑点,

    随着距离的拉进,他们可以看到这些黑点似乎都是人。

    想到木桐桐之前说的话,大家的心不由提了起来。

    【是来搞破坏的吗?】

    【完了,肯定是布阵的人来了,也不知道桐妹他们会不会有危险?】

    【呜呜呜不要啊,桐妹快点回来吧,咱们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烦死了,不要唱衰行不行?桐妹花了这么多精力,肯定有应对办法的。】

    在现场的人,逐渐发现了天空的异常,不由焦急地加快了速度。

    但是这个阵法实在过于复杂,到现在只解开了一半,有些人开始力不从心了。

    “他们来了。”楼阎眯着眼,凝视越来越近的人影。

    因为上空强大的威压,实力弱的人开始出现了喘不过气的情况。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影响,只有木桐桐和楼阎没有任何反应。

    木桐桐一脸警惕,开始找趁手的武器。

    她这个人懒散惯了,并不是很擅长打群架。

    只见那些乘着法器而来的人,突然在半空中停住,似乎是在商议什么,等到他们再次行动的时候,底下的人只觉得身体陡然一松,没了之前压迫感。

    是友?

    木桐桐迟疑,想了想,还是飞了上去,楼阎不放心也跟了上去。

    其他人不敢松懈,尽最大的努力去解阵法。

    “福官老头儿?”

    木桐桐终于看清楚了这些人,全是一些熟脸,官职最大便是掌管各重天的帝君,九个帝君,一共来了五个。

    福官驱动飞剑,来到木桐桐跟前,示意她站到飞剑上。

    木桐桐照做,看着这张和沈爷爷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她扬起笑容:“老头儿,你怎么来啦?”

    虽然福官和沈爷爷长得一样,但气质天差地别,他目光威严,盯着许久未见的少女,冷声:“我不来,难道要任由你闯下大祸!”

    木桐桐表情收敛,“你是来阻止我的?”

    难道她猜错了他选择的阵营,他赞同“圈养计划”?

    福官表情未变,“如果我说是,你是否会收手?”

    木桐桐抿紧唇,紧紧盯着眼前人,试图从他脸上找到蛛丝马迹。

    “我不会收手。”她决定好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哪怕历练失败?”

    “嗯,哪怕历练失败。”

    木桐桐目光坚定,她开始朝后退,用这个方式证明,如果对方真的要阻止她,她只能和他站在对立面了。

    “过来!”福官厉喝。

    相处这么多年来,所有人都默认两人关系亲近,福官把木桐桐当成女儿一般疼爱,虽然严厉了些,却从未这么凶过她。

    后面的那些人都蒙了,站在前方的九重天的帝君嘟囔:“这小老头也不怕凶到她,事后又该后悔自责。”

    木桐桐嘴角收紧,态度坚决,一副打死我都不过去的倔强表情。

    福官眼神微变,看了一眼把木桐桐护在身后的楼阎,叫他回忆起了当初的种种,那时候这两人都是丁点大的小小屁孩。

    当时,他们把楼阎当做为祸世间的隐患,他们想要以绝后患时,木桐桐也是这样坚决地站在了对立面。

    福官收起飞剑,踏着虚空,一步步走到楼阎面前,不咸不淡地开口:“让开。”

    楼阎未动,直到身后传来“你让开吧”,他才侧过身。

    福官看着眼前的少女,不知不觉,她都已经长这么大了。初见时,还是一个走路跌跌撞撞,话都讲不全的小娃娃。

    他缓缓抬高手,木桐桐下意识地捂住额头,“你打我,我也要解开阵法。”

    一声嗤笑从福官嘴里发出,手掌朝着木桐桐落下,然后轻柔地落在木桐桐的脑袋上。

    “不错。”

    木桐桐微怔,看着福官含笑的眸子,又看看他身后那群看热闹的人,后知后觉,她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她郁闷地看着眼前人,忽然觉得,这厮和沈爷爷还是有点相似之处的。

    福官微微弯曲指节,像往日教训她一般,敲木桐桐的脑门。

    “恭喜,历练结束。回到九重天后,你将接替我的位置,成为新的福官。”

    他目光很是欣慰,“桐桐,你长大了。”

    下面的人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江檬几人心急如焚,又不敢离开自己的位置,让木桐桐的心血功亏一篑。

    越来越多的人因为灵气的亏空,停下了解阵的举动。

    越到后面越艰难,进度似乎永远卡在了三分之二的位置。

    之前满腔热血的人,已经开始绝望了,难道真的要任由上面这些人,继续摆布他们的人生吗?

    “再聊下去,下面的人就顶不住了。”

    三重天的帝君默默提醒,对于这件事,他一直是中立方,阵法能不能解开,对他而言并无干系。

    只是他和木桐桐的关系还不错,没少一起品尝美食,所以还是友情提示了一下。

    木桐桐放眼看去,果然看到很多人都坚持不住了。这个阵法远比她想像中的,还要难以破解。

    “老头儿,等会儿再叙旧,我先忙正事。”

    她既然要做这件事,就得把它圆满解决。

    福官轻哼:“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何而来?”

    木桐桐顿住身形,试探:“为了帮我?”

    福官微微抬下巴:“你觉得呢?”

    木桐桐粲然一笑:“肯定是来助我一臂之力。”

    众人只见那些不知敌友的家伙,和木桐桐一起下来,二话不说,就顶替了空缺的位置。

    直播间的小伙伴们转忧为喜。因为他们看到阵法再次运行起来!

    天幕开始由晴转阴,狂风大作,地面上的纹路却愈发的亮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风变得轻缓,缓缓吹散层层浓云。

    众人看着周围的变化,不由停下了手中的事情,此时的灵气如泉涌一般,从地面疯狂冲出,又朝四面八方顷刻散开。

    周围枯树逢春,一眨眼便长成了苍天大树,郁郁葱葱的树叶,替众人遮住刺目日光。

    在场的每一位修行者,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空气中的灵气,有多么浓郁,甚至让一些人出现了突破的征兆。

    不仅仅是他们,那些在不同地点,通过直播目睹全程的人,也感受到了周围不一样的变化。好像空气都开始变得甜美起来?

    有人如大梦初醒,颤声:“成……成功了?”

    此情此景过于美好,让他们恍然若梦,一时间找不到真实感。

    看着他们逐渐泛红的眸子,木桐桐嘴角含笑。

    “欢迎来到属于你们的修行时代。”

    ——正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