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综漫同人)治愈系马甲精 > 第95章

第95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事实证明, 尝到点甜头的人类幼崽是会蹬鼻子上脸的。

    伏黑甚尔在半梦半醒间感觉自己胸口莫名沉闷,像是有一块石头压在上边一样。

    虽然说这点重量对他负担并不大,胸前肌肉也完全举托得了, 伏黑甚尔作为杀手所具有的敏锐判断力,也在一瞬间得出“对方并没有恶意”这个结论,可他还是忍着睡意, 强撑着睁开了眼睛,查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伏黑甚尔托自己天与咒缚的体质的福,哪怕不是咒术师, 他的五感也被开发到了人类能够达到的极致,在黑夜之中看清事物不过是再基础不过的技能。

    伏黑甚尔眼神死了一下,他嘴角微微扯动,从自己胸口, 黑色紧身背心底下鼓起的地方, 扒拉出来了一只正呼呼大睡, 嘴巴时不时发出吧唧声,唇角也闪亮亮的,仿佛随时会滴下几滴晶莹口水的海胆头小团子。

    正是一只半夜偷渡的【伏黑惠】。

    也是导致伏黑甚尔睡梦中感觉胸前一沉的罪魁祸首。

    伏黑团子肉嘟嘟的手掌揪住了伏黑甚尔的紧身背心,当作被子盖在身上, 转而整个身子钻进里头, 跟父亲充满了荷尔蒙气息、一看就知锻炼得很好, 胸围估计比绝大部分霓虹女性还要大的胸部肌肉,来了个亲密接触, 伏黑甚尔可以明显地体会到小团子那细小温热的呼吸, 打在皮肤上的触感。

    伏黑甚尔面对这样的场景, 心里头最先浮起的念头, 竟然是“我可没有奶来哄这个小崽子”。

    草, 一定是最近被这崽子折腾得神经异常了。

    黑发男人把自己诡异的想法扫到一边,假装无事发生。

    ……这家伙,刚刚不是还睡在床头那边搭起来的小窝里吗?怎么跑到这里来的。

    伏黑甚尔已经感觉到了久违的头疼,反思起是不是自己最近对【伏黑惠】的态度太好了。

    但是这软软小小的一团,无疑戳中了伏黑甚尔的死穴。

    打又打不得——伏黑甚尔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用力过猛这小崽子就没了。

    骂也骂不得——开什么玩笑,前天下午发生的事情,还不够让人深刻难忘么,【伏黑惠】一旦被人否定,不承认是被爱着、信任着的,就会自闭寻死,变成一颗冰冷的蛋。

    伏黑甚尔一点都不想回顾,在那短短几分钟里自己跌宕起伏、紧绷不放的精神状态。

    黑发男人注视着毫无防备,依旧睡得香甜的【伏黑惠】,今夜此刻,他的心情意外地平静安宁……就像是回归到了当初妻子包容了百般缺点的他,朴素简单的温暖,渗透到每一缕空气中,将他团团包围的家庭生活一样。

    【伏黑惠】原先一直在伏黑惠宿舍里居住的,这两天见伏黑甚尔没有再抗拒他的接触,相反还隐隐透露出宠溺的态度来,海胆头小团子在细细观察了许久,才鼓起勇气闹着要换房间,跟爸爸一起睡觉。

    这察言观色、得寸进尺的功力,倒是机智得很,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呵,总之不会是那个读不懂空气、情商为零的五条悟教的就是了。

    伏黑甚尔冷哼一声,朝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动作却格外轻柔细致,以不会吵醒【伏黑惠】的力度,将小胳膊小腿的伏黑团子转移到自己身侧来,特意挑选的、保证自己不会压到的位置。

    最后再给【伏黑惠】盖上被子,才合上眼睛睡觉,与小崽子一起进入黑甜梦乡。

    至于第二天早上起来,伏黑甚尔发现【伏黑惠】又一次趴在了自己胸膛处睡觉,那也是第二天他俩之间的事情了。

    因未知原因而重返幼年期的同位体,凭借那腼腆却又坦率、热情无邪的性格,朴素且真挚的沟通术语,赢得了高专里所有老师、同期同学和学长学姐们的好感,连带着伏黑惠的待遇也跟着提高不少。

    一旦一大一小两个“伏黑惠”凑一块,伏黑惠必定是要被调戏的。

    潇洒飒气,才刚从训练场上下来,手拿□□的禅院真希路过,不知第几次感慨道:“无论怎么看都觉得不可思议啊……你这家伙如果像小惠一样可爱,会说话就好了。”

    “呵,我不会说顺耳的话,也一点都不可爱,还真是对不起啊。”【伏黑惠】抱住同位体修长的脖颈,汲取温暖地贴贴。小团子柔软的头发蹭过皮肤,毛绒绒的,不免有些轻痒,黑发酷哥一只手护住小团子,免得对方从自己身上掉下去,一只手插兜,脸露不爽之色道。

    钉崎野蔷薇深有同感:“就是就是,这臭屁小子一点都不可爱,但凡跟小惠一样,发现我换了新美甲,夸上几句,也不会到现在还没多少女人缘。”

    “这点小事也要在意,你是笨蛋吗?!”伏黑酷哥的海胆造型,因为此刻的心情显得更炸了,头发根根分明地随风摇曳。

    “哇哦,出现了,炸毛的伏黑海胆。”

    “……吵死了!!!”

    日常吵吵闹闹也还算小事,顶多是挑战伏黑惠的忍耐底线罢了,然而最让他头疼的是【伏黑惠】的教育问题。

    伏黑团子这段时间,不单单只黏着伏黑甚尔,身为一只海王团子,他真正做到了广撒网多捕鱼,甜言蜜语不要钱地往外撒,对谁都是软乎乎甜腻腻的,不在意什么时间地点,只要高兴了就毫不掩饰、超级大声地说“我好喜欢你”。

    整个高专都是他的鱼塘,每个人都是他不能放下的鱼。

    尤其是这几天,【伏黑惠】极其爱跟五条悟、夏油杰这两个表面上看起来人模狗样,内里极其不靠谱,明明生理年龄加起来都五十好几,心理年龄却连一年级小学生都不如,整天就只知道菜鸡互啄式拌嘴搞事的男人一起混。

    再加上伏黑甚尔这个混账老爹,伏黑团子不免学来了点不太正常的行为风气。

    具体表现在高专里开宗立派这一方面,学到了五条悟的自恋技能,伏黑甚尔的财迷风格和夏油杰的传教魔力。

    “小惠老大永远的神,小惠组我永远的家!”

    虎杖悠仁兴致勃勃地喊着口号,假装自己身上穿的是一件帅气风衣,掀了下“皇帝的长衣摆”,猛地单膝跪地,抬头冲着【伏黑惠】说道:“小惠老大,外头想要造反的余孽已经被我们清除了(指祓除咒灵),请问老大还有什么吩咐!”

    “小惠殿下,我们下一步该去干掉谁,请你不要大意地把我看作一把好用的刀,随意使唤吧!”钉崎野蔷薇帅气地甩了下短发,取出铁锤放在身侧,模仿虎杖悠仁,摆出一模一样的姿势道。

    【伏黑惠】今天穿着一身如王国里的小王子一样,将人衬托得格外贵气精致的毛绒斗篷,头上别着一顶金灿灿的皇冠——由五条悟友情赞助,神情得意洋洋,稳稳地站在鵺的背上,由鵺托举在半空中,叉腰俯视着虎杖悠仁和钉崎野蔷薇。

    “这样的劲头很好,我们应该一直保持这种精气神,”海胆头小团子向后一挥斗篷,雪色的斗篷衣摆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又落下,“在可爱迷人又聪明独特的小惠的带领下,小惠组全体成员努力出任务,祓除咒灵赚大钱,立志打响东京都咒术高专的名声!”

    【伏黑惠】一番演讲下来,白皙嫩滑的小脸激动得通红,好似涂抹上了腮红一样。

    虎杖悠仁和钉崎野蔷薇一边应和【伏黑惠】的演讲,一边手机摄像头怼着他疯狂拍照:“嗯嗯,小惠老大/小惠殿下说得对。”

    “臣服于我们咒高小惠组吧,猴子们——!!”

    虎杖悠仁还嫌不够热闹,粉毛小老虎偏是要在两个转校不久的姐妹花面前,展示自己在雷点上跳着四小天鹅芭蕾舞疯狂试探的才华:“我说,美美子和菜菜子也加入我们小惠组吧,一起征服猴子们。”

    “不可能的,夏油教才是我们的家,”美美子和菜菜子这对夏油杰教主激推的姐妹花瞬间炸毛,“夏油先生才是能够成就这种大业的人!”

    “很好,能说出这话的人,是没有体验过小惠殿下的魅力,没有深入了解小惠组的教义,”钉崎野蔷薇竖起一根食指晃了晃,“你们不懂。”

    “小惠老大快上,让她们明白小惠组才是最厉害的!”虎杖悠仁对海胆头小团子做了个动作暗示,示意他卖萌击败敌方。

    “小惠组VS夏油教”的这场并无火/药味也无血肉横飞,只有吵闹折腾的战斗就此拉开了帷幕。

    满脸黑人问号的吉野顺平,只觉得整个咒术高专已经没有这几个同期生在意的人了,他觉得自己在其中格格不入。

    转头刚想同没有跟着起哄,一直以来沉默是金的伏黑惠吐槽几句,结果发现身侧的海胆头酷哥表面上平静无波,实际上整个人遭受到极大打击,已经石化当场了,隐隐还能看出纯白色的魂从里头飘出来。

    “……麻烦振作一点啊伏黑同学!!”

    伏黑惠感觉自己飘飘忽忽的,一点都不脚踏实地,他也完全不想清醒过来,面对着残忍社死的事实。

    为什么,幼年期的同位体会学习这些乱七八糟东西啊!!

    左边耳朵一声“小惠组”,右边耳朵一声“小惠老大”,伏黑惠倒地再起不能。

    这一定是个梦吧。

    伏黑惠每一天都能被同期的几个脑回路异于常人、漫才水平相当高超的同期生刷新认知。

    “……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啊。”伏黑惠无力扶额,声音有些虚弱地道。

    “拜托,伏黑哥,你知不知道你多让人羡慕啊,一开始就入了小惠组成为元老级人物什么的,可恶啊,你根本不知道我们为了加入小惠组,付出了多少努力!”虎杖悠仁一手搂住伏黑惠的肩膀,一边假意愤恨不平地道。

    “就是就是,”钉崎野蔷薇成功地率先众人一步偷家,伏黑团子选择了跳到她的手上,这个短发御姐一边飘着粉红花花,拿出从国外代购回来的巧克力投喂【伏黑惠】,一边嘴炮输出道,“你少看不起人了,伏黑哥,只有我才能最终成为小惠殿下门下走狗,小惠组的二把手!”

    不在沉默中变/态,就在沉默中爆发,忍无可忍的伏黑惠给了这两个笨蛋一人一拳,无情的铁拳砸在了本就不聪明的脑袋上:“你们给我滚啊。”

    “这么大年龄的人了,还学中二病小学生玩极/道过家家游戏,白痴吗你们?”

    “我什么时候进的组我怎么不知道,这个元老谁想当谁就拿去啊!”

    ——“还有说了几遍了,不要叫我这个称号!”

    【伏黑惠】盯着长大的自己,老气横秋地摇了摇头,朝自己召唤出来的鵺点头示意,鵺了然地送小团子到伏黑惠身边。

    下意识地从鵺背上接过伏黑团子的暴躁酷哥,下一秒便破功地瞪大了眼睛:

    海胆头小团子跳到他掌心,就着他抬高的手,踮起脚尖,柔软的唇瓣在伏黑惠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带着牛奶味的吻。

    那股牛奶味,还是他最常喝的那一款补钙牛奶。

    【伏黑惠】顺势蹭蹭这个世界,长大的自己的脸,叹了口气,宛如在说“真拿他没办法”地絮絮叨叨道:“惠惠不要不开心呀,总是皱着眉头会变老,还会长皱纹的。”

    “乖啦乖啦,不要生气,我知道是他们做错了哦。”伏黑团子安慰道。

    伏黑惠也跟着叹了口气,心里瞬间没什么躁怒的感觉了,他心情原先也是羞耻多于恼怒,小团子这么一套连环暴击下来,他也没什么脾气了。

    “真是的……”伏黑惠嘴角微勾,长长的眼睫毛下是难掩的温柔。

    大抵,小团子的魅力确实超乎想象吧。

    马甲精系统津津有味地啃着瓜,熟练地调出一个文件夹,命名存档一气呵成:《【伏黑惠】的高专日常第N篇:极/道老大or萌教教主?》。

    矢泽遥斗因进行灵魂碎片融合,被迫短暂失忆,在陪伴了他多年,共同经历过各种困难、辛酸、苦涩、愉悦的马甲精系统看来,并非坏事。

    相反,对于朝着心底,大海中心那虚无而又遥远的灯塔进发,平日把自己绷得紧紧的,总给人一种随时随地会溺水身亡的矢泽遥斗而言,这一次经历弥足珍贵。

    那个肆意、坦然面对“爱”的孩子。

    那个大声说出“爱”这个字,不怕受伤,不复以往忐忑消极地认为自己不配拥有“爱”的孩子。

    那个阳光下明媚微笑,和喜爱的人们拥抱以感受温度,不再孤独不安地将自己缩在角落里的孩子。

    矢泽遥斗已然脱胎换骨,重临新生。

    许多许多的爱意包围着矢泽遥斗,咒术高专的师生们,原本可以对他视而不见的,也可以只是收留了他,随后什么也不掺和的。

    但是他们选择了接纳不知来处,不知有何目的的【伏黑惠】,使得胆怯的孩子逐渐放开,让尝到甜蜜的小鬼变得贪婪,慢慢地主动索取对方更多的“爱”。

    即便如此,他们也从未拒绝过他。

    不仅仅是这个世界,其他世界也一样。

    只是当时,是矢泽遥斗拒绝了他们。

    马甲精系统望了眼后台的系统面板,隐藏任务早在几天前就揭示了真面目,现今的进度在无声无息间爬到了百分百。

    「【最终的真相】:所谓马甲,都是你自己。你不是谁的影子。

    摆脱禁锢,为自己而活,勘破虚相,你是“爱”的中心。

    救赎他人的人,也当得到救赎。

    无数世界中获取的“爱”,归属于你,而非他人。」

    「矢泽遥斗。」

    「恭喜你成为真正的、独立的自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