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060章 九爷出手,弄伤了她

第060章 九爷出手,弄伤了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人落地的瞬间,谢定渊才意识到自己撂的是个女孩儿。

    其实早该发现,毕竟她留着长发,身材也显而易见的纤细,但情急之下根本来不及思考,就出手了。

    因为背对,他看不到女孩儿脸上的表情,却能正面直观地看见钟子昂双颊不正常涨红,一副快要窒息的模样。

    他不敢耽搁。

    “咳咳咳咳……”死里逃生,钟子昂顺着墙壁滑坐在地,捂着胸膛大口喘气,并伴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

    “没事吧?”谢定渊紧着眉头,看了他一眼。

    钟子昂说不出话,只朝他摆了摆手。

    男人不再多问,重新将目光投向不远处那道身影上。

    女孩儿一动不动地蜷伏在地,侧着脸,马尾撒开,长发曳散,但谢定渊知道,她没有昏迷,单薄的后背因呼吸频率不同而起伏不定。

    她在调整呼吸。

    坠落瞬间,江扶月有过两秒茫然。

    但手臂和侧脸传来的疼痛又令她骤然清醒。

    想爬起来,却根本没有力气。

    她只能深呼吸,等剧痛过去,力气恢复,才缓缓起身。

    谢定渊看她微晃的身形,仿佛下一秒就要跌回去,但实际上她站得很稳,且后背习惯性挺直。

    然后,慢慢转过身来,四目相对……

    女孩儿有一双漂亮的眼睛,皮肤是冷调的雪白,左边颧骨位置有一道划伤,正往外渗血。

    乍一看,像一滴红色眼泪,在莹白肌肤与漆黑长发的映衬下,愈发可怖,却又挟着一丝说不清楚道不明的妖冶靡丽。

    她看谢定渊的眼神很冷,有怒气,也有狠戾,却聪明地没有轻举妄动。

    谢定渊也在打量她,表情无澜,目光沉宁。

    只是垂放于身侧的右手手指却无意识轻动,偶尔擦过裤缝,一下,两下……

    江扶月抬手抹掉脸上的血珠,淡淡开口:“管好你家孩子,否则,我见他一次打一次。”

    谢定渊皱眉。

    他很不喜欢这个女孩儿说话的语气,偏激,固执,横冲直撞,跟她文静柔弱的外表一点也不符。

    但由不得他喜欢还是厌恶,江扶月把话说完,就转身离开。

    她很清楚自己不是那个男人的对手。

    纤细的身影越走越远,后背却始终笔直,好像永远也不会弯曲逢迎。

    谢定渊收回视线,低头,面无表情扫过钟子昂:“没死就起来。”

    他难得这么听话,扶墙站好。

    “舅舅,我……”

    谢定渊没有听下去的打算,“先回家。”

    说完,拔腿就走。

    钟子昂赶紧跟上。

    ……

    御天华府。

    “说吧。”谢定渊坐在沙发上,眉目冷沉。

    钟子昂垂眸,原本酝酿好的解释却讲不出口。

    “行,你不说,那我来问。但凡有一个字撒谎,明天就让钟云益亲自接你回帝都!”

    钟子昂面色微变:“我不回!”

    谢定渊已经开始发问:“那个女孩儿是谁?”

    “……江扶月。”

    “跟你什么关系?”

    “……没关系。”

    “想好再回答,这不是游戏,没有第二次机会。”

    钟子昂嘴角抿紧,闷声道:“……应该算同学。”

    “应该?”男人挑眉。

    “不是同班,但在同一年级。”

    谢定渊:“她为什么对你动手?”

    钟子昂沉默。

    “说话!”

    “我放学路上堵她。”

    “就这样?”

    “……还说她给脸不要脸。”

    谢定渊眉眼骤冷:“你倒是说说,她怎么给脸不要脸了?”

    钟子昂噎住。

    “哑巴了?!”

    他一咬牙,干脆破罐破摔:“我追她,她不接受,还问我怎么不去死!天底下哪有她这样的女人?冷心冷肺,不识好歹,我教训两句怎么了?又没动手。她还差点把我掐死,你不都看见了吗?我没报警抓她,让她去蹲大牢就已经很仁慈!”

    “这么说你还有理了?”谢定渊冷笑,“是个女的就必须接受你的追求,不接受就是不识好歹,就该被你教训?钟子昂,没看出来你脸这么大,比你亲爹都豪横?”

    “……”

    “你妈送你来临淮不是让你谈情说爱的,什么追求表白,到此为止,往后心思放到学习上。期末考试总分低于四百,呵……皮子给我绷紧了!”

    钟子昂脖颈一缩。

    谢定渊:“听到没有?!”

    “……听到了。”

    教训完,男人起身,准备上楼。

    突然脚下一顿,“这个江——”

    钟子昂:“扶月!江扶月。”

    谢定渊:“是不是就是上次揍你一拳的那个?”

    钟子昂:“……”说好的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呢?

    谢定渊:“玫瑰花也是她?”

    钟子昂:“……”

    难怪……

    想起女孩儿那双凛凛似冰的眼睛,钟子昂会吃瘪,就一点不奇怪了。

    却说江扶月,离开之后先去了附近一家小诊所处理伤口。

    脸上那道是被石子划的,好在伤口不深,小心养护就不会留疤。

    手肘比较严重,擦掉一大块皮,肉里面全是土,要用双氧水清洗消毒。

    “可能有点痛,你忍一忍。”

    江扶月点头。

    之后,便不再吭声。

    “好了,”医生拍拍她肩膀,“没看出来你一小姑娘,还挺能忍。”

    江扶月给了钱,转身离开。

    回到家,江小弟已经做好饭,一边写作业,一边等她。

    “姐,你脸怎么了?”

    “不小心划到了。”

    江小弟皱眉,然后噔噔噔跑进卧室,过了十几秒,又噔噔噔跑出来,递给她一管软膏:“这个好用!不留疤。”

    半年前,江沉星在学校摔破头,韩韵如专门找老中医买了外伤膏。

    应该就是这支。

    江扶月接过来,顺手揉了揉他毛绒绒的脑袋:“谢谢。”

    江小弟又脸红了,羞涩低头,睫毛扑闪扑闪。

    第二天,江扶月抽屉里终于没再看到花和零食。

    她该上课上课,该做题做题,一如往常,似乎对此并不奇怪,又或者……从来没在乎过?

    倒是刘博文和林巧不太习惯,毕竟,免费的零食没了。

    万秀彤悄悄凑到江扶月面前,笑着露出两个小梨涡,“江江,昨天我回去认真想了想,你说得对,他们两个太一般了,谁都配不上你。”

    也不知道将来谁能配得上?

    她盯着江扶月白皙的侧脸,痴痴看呆,就算有条划伤,也丝毫无损她的美丽。

    咳,又是为同桌神魂颠倒的一天呢~

    放学后,江扶月给蒋涵和葛梦讲了二十分钟数学题,才去那家小诊所换药。

    人不多,很快就弄完了。

    出来的时候,忽然脚下一顿,她冷冷抬头,看向街对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