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066章 揍了子昂,摔了九爷

第066章 揍了子昂,摔了九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钱!

    一沓一沓的百元大钞,整齐码作一摞。

    虎奔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两眼瞪得宛若铜铃,等反应过来赶紧将袋口扎好:“我不要!”

    江扶月挑眉。

    他急了:“说好这不是生意,我、没想要钱!”

    还挺委屈。

    “你进出酒吧不需要花钱?点单订包不用付账?”

    虎奔窘了。

    江扶月直接往他面前一推:“这不是报酬,是费用,总共十万。多退少补,别忘了记账。”

    “好!”虎奔连连点头。

    “有消息给我电话。”说完,江扶月起身离开。

    目送人走远,虎奔收回视线,下一秒迅速把钱搂进怀里,并警惕地打量四周。

    突然,他动作一顿,低下头,怔怔看了眼怀里的黑色塑料袋,感受着十万块钱沉甸甸的重量,眼底却乍现茫然。

    如果他没记错,江扶月来的时候就提着这个塑料袋了,坐下之后像扔垃圾一样随手放在脚边,谁能想到这里面装的是钱?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为什么要随身携带这么多现金?

    就像知道会有用一样……

    夜风掠过,灌入颈间,虎奔打了个寒颤,等回过神来,才发现后背早已湿透。

    ……

    与钟子昂擦肩而过的瞬间,江扶月不是没认出他,但仍然目不斜视。

    钟少:“?”几个意思?

    “江扶月,你站住!”

    脚下未停,充耳不闻。

    钟子昂来劲了,拔腿追上去,一个反超堵住去路,这下她不停也得停。

    “让开。”音调骤冷,路灯下黑亮的瞳孔折射出凛凛幽光。

    “就不让,”少年笑得张狂恣肆,痞味十足,扬起的下颌带着与生俱来的高傲,“看你能拿我怎么办。”

    帅是帅,酷也挺酷,就是格外的……欠打。

    江扶月指尖轻动,手痒了。

    钟子昂一看她攥拳的动作,立马警惕,强忍住没后退,粗着脖颈大声嚷道:“我警、警告你啊,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再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首先,我从来没说自己是君子。其次,本来不打算动手的,可你这番话成功勾起了我的好奇,我就想看看,你能怎么个不客气。”

    说完,在钟子昂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出拳。

    砰——

    又快又准。

    直到江扶月收手走人,他还没反应过来,两眼蒙圈。

    半晌——

    我被打了?

    槽!

    我又被她打了?!

    妈妈呀,临淮套路太深了,我要回帝都!

    却说江扶月,在亲手教做人后,毫无负担地离开现场。

    转过拐角就是大马路,完全不担心钟子昂追上来。就算追上来,大不了再教一次,反正她有的是时间。

    突然,脚步一顿,江扶月停在原地,凌厉的目光落到前方不远处。

    只见一道颀长的身影从拐角后转出,路灯昏黄,打在男人那张冷漠英俊的脸上,有种朦胧不清的质感,平添神秘。

    “江小姐一而再,再而三对我外甥动手,合适吗?”平静的嗓音,淡漠的眼神,不含半点怒气,却让人肩头一沉。

    江扶月缓缓抬眼,即便两人间有着天然的身高差距,气势也没落下风,“我想,谢先生应该先问问你外甥,他一而再,再而三堵我,这又合适吗?”

    谢定渊皱眉。

    江扶月径直往前,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突然开口:“没受过毒打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所以,我不介意让你们都感受一下……”

    你们?

    说完,不给对方任何反应时间,江扶月窜到他身前,左手抓男人腕口,另一只手扣肱二头肌,双脚平行略宽于肩,然后猛地向前用力……

    谢定渊只觉一股清香扑了满怀,女人的呼吸近在咫尺,隔着单薄的衣衫布料,一种陌生又新奇的触感冲刷着大脑,让他惊在原地,无法动弹。

    突然,身体一轻,接着,眼前景物天旋地转。

    等反应过来,他已经倒在地上,而那个女人就站在旁边,居高临下打量他,眼角眉梢浸满笑意。

    “感受到了吗?钟子昂舅舅。”

    那一刻,谢定渊眼里的懵和不久前他外甥眼里的一模一样。

    “你——”

    “上次你撂我,这次我摔你,”江扶月打断他,“咱们有来有往,很公平不是吗?”

    言罢,也不管对方什么反应,拔腿走人。

    两分钟后。

    钟子昂捂着下巴从巷子里追出来,看到谢定渊登时一个急刹,手也紧跟着放下来:“咳……舅,你什么时候跟过来的?”

    “才到。”

    那应该没看到他被江扶月揍吧?

    钟子昂掌心贴着裤腿,开始暗搓搓地来回摩擦,试图蹭掉上面的泥巴。

    而与此同时,谢定渊则不动声色抚平了袖口的褶皱。

    “那……舅,你有没有看到江扶月从这里出去?”

    “没有。”

    “哦。”突然,钟子昂目光一顿,落在谢定渊肩头,像看见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后者顺势望向自身,下一秒,眉心骤拧。

    钟子昂咽了咽口水,不太确定地道:“舅,你肩头好像……沾了灰?”

    说实话,他不太信。

    谢定渊的洁癖已经到了连谢云藻这样习惯包容的人都接受无能的程度,平时衬衣、西裤找不到半点褶皱,又怎么可能允许自己肩头落灰?

    “嗯,”谢定渊表情不变,“没注意,弄脏了。”

    钟子昂点点头,目光又是一呆,怎、怎么裤腿上也有?

    “回家。”谢定渊抬了抬下巴,示意他走前面。

    钟子昂怀揣着满腹疑惑,云飘雾移地闷头往前。

    谢定渊落后半步,姿态从容。

    如果钟子昂这个时候绕到他身后,就会发现自家老舅何止肩头、裤腿,整个后背全是灰,皱皱巴巴,像团油渣……

    可惜,钟小少爷没这个觉悟,他现在一心只想:我有一个小秘密,绝对不能让人发现!

    谢定渊:咳,我也有一个小秘密。

    而此时,“秘密创造者”江扶月已经大摇大摆过了马路,停在一家烧烤摊前——

    “十斤小龙虾,五十串掌中宝,四十串鱿鱼须,三十块烤豆腐,再加二十条蒜蓉茄子,十个鸡翅——打包。”

    老板:“?”目瞪狗呆。

    食客:“!”豪横!

    江扶月:“记得烤熟,不要太辣。”

    “……好、好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