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071章 手把手教,他的灯塔

第071章 手把手教,他的灯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怎么,我说的话很难理解?听不懂?”江扶月抱着手臂,似笑非笑。

    江小弟脸蛋儿红红:“姐,你去看电视吧,我很快就洗完了……”

    江扶月不理,自顾自套上围裙,站到洗碗槽前:“去复习,明天还要考数学。”

    没错,江沉星小升初考试就在这两天,今天考了语文和英语,明天上午还有一堂数学。

    但这也不能成为江扶月洗碗的理由,至少在江沉星看来不能。

    “我都复习好了。”他说,大眼巴巴地站在姐姐身后,想直接上手把活揽过来,又怕江扶月生气。

    只能在进退边缘纠结试探,像只懵头懵脑的小松鼠。

    “面试呢?也准备好了?”江扶月兑了热水,再倒入洗洁剂。

    明天上午数学考完,下午就是一中初中部的集中面试。

    江小弟一听,顿时蔫头耷脑。

    江扶月洗了碗,接着洗盘子:“怎么不说话?”

    语气平静。

    “我怕……”江小弟嗫嚅着唇,小小声。

    “怕什么?”

    “有很多老师,他们……还要问问题……”

    “你答不上来?”

    江小弟摇头,又点头,等做完才想起江扶月背对着,根本看不见。

    幸好……

    不然又要说他老毛病犯了。

    “如果因为不会做,答不上来,我不怕的,”他口齿清晰,“但如果因为紧张,我怕……”

    江扶月把清干净的碗盘放到一边,转身看他:“那就不要紧张。”

    “可我忍不住……”

    “这好办。”

    十分钟后,单元楼下,江扶月坐在长椅上,江沉星有些紧张地站在她面前。

    不远处就是广场舞大军,周围还有很多散步的邻居。

    “姐……”

    江扶月:“先做个自我介绍,用英文。”

    “啊?”小松鼠敲懵。

    “有什么问题吗?”松鼠他姐问。

    “现在?”

    “对。”

    “在、这里?”

    “没错。”

    “……MynameisJiangChenxing,fromClass2...”

    江扶月:“停。问候语呢?”

    “哦哦!Goodafternoon,teachers!Mynameis...”

    江扶月安静听着,没再打断,中途几次皱眉,然后拿出手机开始录音。

    江小弟肉眼可见地紧张起来,本就不算流畅的口语瞬间变得磕磕巴巴。

    江扶月却始终没有叫停,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

    终于,“...Thankyouforlistening!姐,我背完了。”

    “稿子是谁写的?”她问。

    江小弟:“我自己。”

    “语法没问题,逻辑也足够清晰。”对小学生来说,已经相当优秀。

    所以内容基本不用改动,只是……

    “口音太重,情感欠缺。”

    第一点江小弟懂,但第二点……

    “?”大眼眨巴,目露茫然。

    “你刚才那段不像自我介绍,更像在背书。所谓面试,说到底就是一种对自我的展示,语言只是最基础、最常见的表达。想要脱颖而出,还需要更高级的东西,比如神态、表情、肢体动作。当然,不能夸张,否则会尬。”

    江小弟听是听懂了,但具体怎么做仍然摸不着头脑。

    “姐,你教教我呀……”小松鼠不懵了,握住姐姐一根手指晃呀晃,双眸亮晶晶。

    接下来,江扶月把他那篇自我介绍所有可以添加“高级表达方式”的点拎出来,再剖开了细讲。

    比如,在说到“兴趣爱好”的时候,语调可以上扬,表情可以更丰富,那么整个人呈现出来的状态就会很阳光,充满朝气与活力。

    再比如,介绍家庭成员的时候,活泼就可以收敛了,用得体的微笑来表达淡淡的幸福即可。

    这说明,你成长在一个温馨并且有教养的家庭,这点也被很多老师所看重。

    最后,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一点——礼貌。

    “进门先问好,离开要鞠躬。”

    江小弟点头:“记住了!”

    然后,就是他那一嘴捉急的口语了,主要原因还是“哑巴”当惯了,练太少。

    一时半会儿还真没办法从源头解决,只能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纠正。

    好在江小弟脑瓜聪明,接收能力也强,依葫芦画瓢完全没问题。

    “姐,姐,”他围在江扶月腿边跳来跳去,“你说的好好听啊,比电视里那些外国人说的还要好听!”

    “是吗?”江扶月微笑:“以后每天早起二十分钟练口语,你也可以拥有。”

    江小弟:“?”小问号,你是否有很多朋友?

    江扶月:“怎么,不愿意?”

    江小弟:“……愿意的。”终究是我一个人扛下了所有,嗷~

    自我介绍捋完,江扶月指着右后方一处石台:“站上去。”

    他听话照做。

    “开始吧。”

    “?”江小弟目露茫然,“开始什么?”

    “自我介绍,大点声。”

    “可……这里好多人……”他一紧张,脸就红,这次可能真的被吓住了,连带耳朵和脖颈也通红一片。

    江扶月表情平静,音调冷淡:“我说开始,听不懂吗?”

    江小弟心肝一颤,“姐……”

    他有点害怕现在的江扶月。

    可惜,后者不为所动:“我数到三,如果你还不开口,那以后我不会再管你了,说到做到。”

    “一。”

    “姐……”他要哭了。

    “二。”

    “Mynameis...”

    “错了!重新来!”

    “Goodafternoon...”

    第一遍带着哭腔,磕磕巴巴还忘词,更别说什么情感饱满,刚纠正过来的发音也忘了。

    江扶月面无表情:“继续。”

    第二遍,不哭了,但还是会因为紧张而磕巴忘词,口音有所改善。

    第三遍,背得很流畅,声音依然小,但开始注意神态表情,并配上肢体动作。

    江扶月:“大声。”

    “Goodafternoon...”

    “不够,再大。”

    “Good...”

    “还是不够,最后一次机会。”

    “Goodafternoon——”这次,几乎用吼的。

    江扶月:“很好,保持。”

    不知重复了多少遍,中途吸引了不少人上前围观,并伴随着窃窃私语和指指点点。

    而江小弟从手足无措、慌张想逃,到强行接受、故作镇定,最后坦然以对、字句流畅,整个过程宛若破茧重生。

    “……姐?”这一次,他背完后不闪不避地望向江扶月,隐隐带着期盼。

    像黑暗中失去方向的夜旅人眺望远处灯塔,企图得到指引。

    终于——

    “嗯,合格了。”

    那一瞬间,小小少年眼底燃起两簇火苗,一股难以言说的力量萌生,开始野蛮生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