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077章 被请出去,她就是愁

第077章 被请出去,她就是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重要吗?”她不答反问。

    徐开青想也不想:“当然重要!”

    江扶月心说:她上辈子跟老徐的交情有这么深吗?

    “我可以告诉你,但是——”

    她话音一转,“只能告诉你。”

    至于谢定渊嘛……

    就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吧!

    “咳!阿渊呐,你看这……”

    男人很有自知之明,不恼也不怒:“我去外面等。”

    说完,抬步离开,还不忘带上门。

    “江同学,现在能告诉我了吗?”

    “可以,”江扶月点头,“不过在说之前,我有两个问题。”

    徐开青正色:“你说。”

    “您跟对方什么关系?”

    老人一愣,他跟“愁”……

    “志同道合的朋友,惺惺相惜的知己。”

    江扶月挑眉:“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找他?”

    “说来惭愧,当初他留下的实验猜想,我和另一位老搭档至今没能证明出来,只有找到他,才有可能打破瓶颈,得到新启发。”

    江扶月想起来了。

    当年,她不过是在与【徐】和【彼得】两人的线上交流中偶然提了一嘴。

    没想到这两人真的花了二十年时间去研究!

    “……既然只是猜想,那就存在错误的可能,你们没必要……”

    “不!”徐开青噌一下站起来,眼里闪现出郑重的光芒,宛如诉说信仰那般,一字一顿,掷地有声:“他不会错,也不可能错!”

    江扶月一时恍惚。

    “小同学,可以看出你很为难,虽然我并不知晓这其中的原因,但如果可以,还是希望你多多少少透露一些,哪怕一点线索,至少还能继续查下去。不瞒你说,我们已经找了他二十年,期间音讯全无,实在……”

    徐开青喉间滞涩,“等不到下一个二十年了。”

    江扶月垂眸,也顺势敛下眼中的波澜。

    “你们连面都没见过,怎么就成知己了?”她轻声低喃,夹杂着一抹嘲讽与不值。

    嘲讽是对自己,而不值是为徐开青。

    楼明月何德何能?

    “话不能这么说,虽然我们没——”等等!

    徐开青猛地回神,目光震颤,嘴唇哆嗦:“你、怎么知道我们没见过?!”

    ……

    谢定渊在外面足足等了二十分钟。

    期间,大门紧闭,接待室内没有传出任何响动。

    他笔直地站在走廊上,目光投向远处,仍是那副淡漠的神色,情绪难辨。

    二十分钟后,门从里面打开。

    老人笑着走出来,而江扶月跟在他身旁,两人之间的距离显然已经打破陌生人的界限,甚至比谢定渊还要亲近几分。

    “……保持联系啊,一定要保持联系!”徐开青临走前,满眼殷切地叮嘱江扶月。

    他不是个啰嗦的人,在指导研究生和博士生的时候向来言简意赅,可如今面对江扶月却变成了一个絮絮叨叨的普通老人。

    谢定渊看在眼里,面上不动声色,眸中却泛起深邃。

    看来,这个江扶月……确实不简单。

    除了吸引小男生为她争风吃醋,连哄老人也一套一套的。

    两人在里面具体说了什么,他不知道,但徐老脸上的笑容却做不得假。

    “行了行了,你回去上课吧,别送了,我自己走就成。虽然我现在不比当……咳……但也老而弥坚,老当益壮!”

    “行,那我回去了啊,你慢点。”江扶月还真就不送了,且语气随意,连敬称都给免了。

    “欸~”徐开青却跟个没事人,非但不计较,还爽快地应了。

    这婉转的调子……

    怎么说?

    谢定渊竟然从里面听出那么一丝丝……“谄媚”?

    不不不,一定是他听错了!

    江扶月转身离开,徐开青目送她背影走远,眼神慈祥,笑如春晖。

    谢定渊:“……”或许可能大概我没听错?

    就很诡!

    ……

    当晚,徐开青按约好的时间,一秒不差地登陆S-SA后台,然后什么都不做,就盯着电脑屏幕,眼睛都舍不得多眨一下。

    半分钟过去,他果然蹲到了!

    亲眼看着【我寄愁心】的头像从黑白变成亮色,只是右下角多了一个锁形图案,表示对方正处于隐身状态。

    所以,这次既没有电子烟花,也没有鸢尾齐绽。

    平静得一如往常,只除了……徐开青那颗因兴奋而砰砰乱跳的心脏。

    【徐】:愁,真的是你!太神奇了!

    【我寄愁心】:之前就说过,我们还会再见。

    徐开青盯着对话框里“再见”二字,表情复杂。

    他怎么也没想到,学术界登顶封神的存在,居然是个女人!

    注意,是学术界!不是物理学界!

    “愁”的知识广度,二十年前就已然深不可测。

    还有,她甚至不能说是“女人”,只能算“女孩儿”。

    那一刻,徐开青是不信的,他脑子还没坏,“愁”早在二十年前便已成名,而江扶月今年才十七岁,一个连“学术”门槛都没够到的高中生!

    简直荒谬到极点!

    她怎么会是“愁”?又怎么能是“愁”?

    可当她准确无误地说出“拉普兰德试验”、“都灵猜想”、“霍尔德曲线”时,徐开青不得不信了。

    因为这些实验成果从未对外发表,不过是当初他们线上讨论为了方便,随口叫的名字。

    比如,“拉普兰德试验”因涉及极点、极值与极限的讨论,而拉普兰德这座城市又恰好位于北极圈内,由此得名。

    除老彼得和徐开青自己,世上知道这个名词的就只有——愁!

    “什么都别问,问了也不会有答案。”面对他的疑惑,江扶月如是说。

    徐开青虽然好奇,却并不纠结。

    在他看来,探知“愁”的身份是为了找到“他”,如今既然找到了,就没必要再纠结“愁”是谁。

    性别,年龄,在科研的大道上,通通都是浮云,只有实力才能说话。

    当然,他不是不知道这里面可能存在的“诡谲玄妙”。

    但爱因斯坦说过:科学的尽头是神学。

    所以,不管“愁”身上发生过什么,他都不觉得奇怪,谁让他,哦,不,应该说“她”,是“科研天才”、“学界之光”呢?

    并非武侠世界才“慕强”,他们学术领域同样如此。

    【徐】:我已经通知老彼得了,他恨不得立马飞过来,但今年BCI交流会刚开幕,他受邀参加暂时脱不开身。

    【徐】:还有,推荐信我已经准备好,九月开学就可以直接去Q大报到。你打算从研究生起步,还是直博?

    【徐】:以你的能力,我觉得研究生起点太低,还是直博吧……其实直博也不妥,太浪费时间了,要不进博士后流动站吧?

    坐在电脑前的江扶月:“?”

    虽然你是Q大物理学院院长,国宝级院士,但要不要这么彪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