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079章 凌易两家,捐楼成狂

第079章 凌易两家,捐楼成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凌轻舟坐到沙发上,两条长腿交叠,眉间按捺不住厌烦之色。

    显然那头说话的人让他不痛快了。

    “别跟我说什么先来后到,当初临北七中是我们先和校方接洽,说好了要修‘明月楼’,可结果呢?他易寒升玩儿阴的,倒是让‘月明楼’拔地而起了。这次无论如何必须给我拿下一中,如果做不到,你现在就可以收拾东西滚蛋——”

    基金负责人快哭了。

    其实这么多年,他一直没弄懂,为什么好好的慈善愣是被凌、易两家搞成了商战。

    原本给中学捐楼是天大的好事,可不知怎么,凌家和易家同时扎进去,拔都拔不出来那种。

    你说你一个慈善基金建立起来,也不容易,其间花费的人力和财力不可估量,除了给中学捐楼以外,还有很多好项目可以做嘛!但两家偏偏杠这上头了。

    今天凌家在临南三中盖了栋科技楼,明天易家就去临北七中捐一幢实验楼。

    就连名字也取得差不多,凌家的叫“明月楼”,易家的叫“月明楼”。

    且两栋楼,王不见王。有“明月楼”的中学,看不见“月明楼”,有“月明楼”的中学,势必不会出现“明月楼”。

    别说他这个基金经理摸不着头脑,就连临淮各大中学也懵得一匹。

    这些年,两家为了“圈校捐楼”,快把临淮大大小小小的中学给轮遍了,矛盾一直存在,摩擦也不断升级。

    眼下就为临南一中的“建楼权”,闹得不可开交。

    起初,是易家先与校方接洽,本来都已经谈好了,就差书面手续没办齐,所以暂时没有对外公开。

    但还是被凌轻舟知道了,在手续上托熟人一卡再卡,然后派出助理与校方交涉,打算挤掉易家,甚至不惜追加两倍预算,作为谈判筹码。

    果然,校方心动了。

    本来合同就没签,现在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不接受?

    况且,凌轻舟还承诺多修一个食堂,理由是他儿子也在一中,想让他吃好点?

    当然,易寒升也不是好惹的,凌轻舟这种行为无异于虎口夺食,不管为了里子,还是面子,都不能当缩头乌龟。

    一场拉锯战就此上演。

    正所谓,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两大老板自是不必出面,却苦了他们这些跑腿儿的。

    思及此,基金负责人头发都愁白了,却不敢表现出半分焦躁,还得斩钉截铁地保证:“您放心!我一定处理好!”

    结束通话,他长舒口气,双腿一软,跌坐在椅子上,颤颤巍巍地抹了把汗。

    “蔡经理,您要的资料。”

    “嗯。”

    秘书放下文件,转身离开。

    男人坐直,翻开第一页,易家新任基金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就在第一排最显眼的位置。

    他拿起手机,拨过去……

    聊了两句,才发现是校友,距离一下拉近不少,但无形的硝烟依然弥漫。

    蔡经理:“师兄,凌总开出的条件相当丰厚,可见对一中势在必得,你们又何必紧咬不放?俗话说得好,退一步海阔天空,没有临南一中,还有二中、三中不是?”

    “巧了,易总也成竹在胸。毕竟现在意向合同在我们手里,虽说手续还没办齐,但迟早的事,我们耗得起。”

    蔡经理声音冷下来:“就真的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那头轻叹:“既然你叫我一声师兄,那我也不妨跟你说句实话。让,是不可能让的,并非我想针对谁,而是易总的态度摆出来了,我就不能对着干。”

    “师弟啊,别看咱们手里握着流水上亿的基金,穿得光鲜体面,人人称一声‘经理’、‘总监’,说白了,就一高级打工的。老板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在重大事项上,没有任何决策权。所以,你也别来为难我了……”

    一番话顿时勾起两个人的心酸。

    蔡经理咬牙,长久的压抑在这一刻彻底爆发:“我就不明白了,这两家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还是怎么?疯了一样给中学捐楼,不仅分钱没赚,还倒贴,你说这些富豪是不是脑子有泡?他图什么啊?”

    钱它不香吗?买车买房它不爽吗?

    “可能慈善的意义就在于此?”

    蔡经理一默,半晌:“……你觉得,这两家像在搞慈善吗?”

    那头不说话。

    良久,“……有没有可能合作?”

    蔡经理笑,如果是原来那位负责人,根本不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

    “除非天下红雨。”

    “没争取过怎么知道?一中不会嫌楼多,只要凌、易双方点头……”

    “关键是这两位大佬不对付,一见面就恨不得掐死对方那种,怎么点头?”

    师兄很惊讶:“为什么?!”

    商场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这句话连小孩子都知道,凌轻舟和易寒升这种级别的大佬不可能不懂。

    蔡经理耸肩:“听说是宿怨,二十多年前结下的仇。”

    这得多大的恨,到了今天还不能释怀?

    那头沉吟一瞬,突然开口:“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蔡经理:“什么?”

    “我接手基金会后,翻查了过去十年的项目记录,也研究过凌家的执行决案,发现在捐楼这件事上,两家的竞争率高达百分之百!”

    也就是说,凌家看中的,易家要抢;易家看中的,凌家会夺。

    总体下来,输赢参半。

    “这还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两家对大楼的命名。明月楼,月明楼,只调换了‘明’、‘月’二字的顺序,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必然的关联?”

    假如两家真有什么血海深仇,肯定会不遗余力跟另外一方划清界限,更何况还是取名这种大事?

    曾经有人做过一个小范围的问卷调查,其中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受访中学生表示分不清“明月楼”和“月明楼”。

    他们更习惯以功能来对其进行区分,前者以科技展览为主、建筑风格大气辉煌,称“科技楼”;后者分布各科实验室、提供各类实验器材,所以叫“实验楼”。

    “你觉不觉得,这样取名像在纪念什么?”

    明月,月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