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080章 他的心有,一道月光

第080章 他的心有,一道月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纪念什么?”蔡经理不以为然,“赌气而已,起个差不多的名字来恶心对方罢了!”

    通话结束,除了叙旧,两人并未谈拢。

    基金负责人如何头秃暂且不提,却说凌轻舟挂了电话尤不解气,中途被扯松的领带歪歪斜斜挂在脖子上,平添凌乱之态。

    虽年过不惑,但他坚持锻炼,身材保持极好,一米八二的身高,手长腿长,身形挺拔,看上去就跟三十来岁的小伙差不多。

    再加上那张英俊的脸,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成熟男人的魅力,特别招年轻小姑娘喜欢。

    好在,凌轻舟并不乱来,甚至可以说洁身自好。

    周沁放了杯温茶到他面前,半小时前就准备好了,晾得温度适中才端出来。

    夫妻十八年,她了解男人每一个习惯。

    “儿子呢?”茶水入喉,凌轻舟心头那股烦躁渐渐被压下。

    周沁:“二楼上课。”

    男人挑眉,似乎有些意外:“他最近倒用功。”

    “不用功不行了,”周沁在他身旁坐下,笑意盈然,“你儿子上次月考被一个女同学挤下年级第一的宝座,听说这次物理竞赛也比人家少了4分,心头憋着不服,暗地里较劲呢。”

    “哦?还有人考得过他?”

    周沁瞋他一眼:“你儿子又不是东方不败,打遍天下无敌手吗?”

    凌轻舟低笑,眼尾乍现的皱纹为他凌厉的面庞增添一抹慈和,“那倒不至于,给他点挫折也好,小小年纪别太一帆风顺。”

    “嗯,是这个道理。”

    聊完儿子,夫妻之间似乎没有了其他话题,或者说周沁有,但凌轻舟并不怎么感兴趣。

    “有点事没处理完,先去书房了。”

    “好。”周沁起身,目送丈夫上楼,敛下眸中一丝冒头的黯淡,转而看向保姆,“去吧,可以炒菜了,四季豆的筋一定要抽干净,多检查两遍。”

    “放心吧,太太。”保姆在凌家工作了好几年,对主人的饮食习惯了若指掌,她知道先生最不喜四季豆、豇豆这类食物入口带筋,都是要仔仔细细抽干净的。

    而这些年她也确实这么做的,不敢有半点怠慢与敷衍,但每次太太还是会不厌其烦地叮嘱。

    她想,天底下,没有哪个妻子当得比太太更称职了。

    傍晚七点,凌轩这边结束,周沁笑着送走两位老师后,吩咐保姆准备开饭,然后上楼去叫凌轻舟。

    书房门没锁,轻轻一拧就开了,“老公,饭做——”

    同一时间,男人飞快合上面前的文件,随后又镇定地锁进保险柜中。

    周沁垂眸,复又抬眼,笑着把剩下的话说完:“做好了,下去吧,别让孩子久等。”

    “嗯。”

    凌轻舟起身离开书房,周沁落后一步,像以前那样轻轻拉上房门。

    透过不断合拢的缝隙,她的视线不由自主落到角落里半人来高的保险柜上,接着又像被烫伤般,飞快移开。

    其实他大可不必躲藏,因为,她早就知道里面锁的是什么。

    不就是照片而已吗?

    女人自嘲一笑,嘀嗒一声,房门彻底合拢。

    当年,选择嫁给凌轻舟的时候,周沁就知道这个男人心底深处藏着一道白月光。

    听说是少年意气时,在帝都结下的一段情,但不知怎么,那个女人死了,所以他才黯然远走,定居临淮。

    周沁遇到他的时候,男人远没有现在成功,彼时,他才刚白手起家,赚了点小钱,却并未止步于小富而安的现状,反倒暗中谋划着更大的前程!

    这是个有野心、有能力的男人,他不见得多温柔小意,也可能不太会说甜言蜜语,但他拥有这世上最坚固的怀抱,具备一个男人应有的担当。

    嫁给他或许不浪漫,但一定会非常有安全感。

    所以,周沁义无反顾地扎了进去。

    至于那个白月光,死都死了,又有什么关系?

    难道未来长达几十年的陪伴抵不过年少时一段青涩懵懂的回忆?难道活人还争不过一个注定被时光淡去、逐渐褪色的死人?

    周沁很有自信。

    而这种自信也坚持到了两人婚后,一直到凌轩出生。

    可岁月漫长,时光无情。在凌轻舟生意越做越大、应酬越来越多、回家越来越晚的时候,周沁这种自信在不知不觉中悄悄瓦解,最终消失不见。

    然后,她看清了自己的愚蠢——

    原来陪伴抵不过心动,活人也争不过死人!

    而保险柜里被珍而重之收藏、时时拿出来轻抚的照片,还有临淮市内各大中学拔地而起的“明月楼”,都是证据!

    血淋淋摆在她眼前,如利刃削骨剜肉。

    但周沁从来不去追问,这是她能够维持的最后的尊严。

    只要她还是“凌太太”,那么这个家就还有她的位置;只要她不提离婚,凌轻舟就还是她的丈夫、她儿子的父亲!

    月光终究虚幻,构不成任何威胁,她这样告诉自己。

    可为什么每次听到他要建楼,每次看他打开保险柜,自己的心都会这么难过?

    ……

    两天后,一场商业酒会,凌轻舟和易寒升纷纷受邀出席。

    与主人寒暄过后,两人朝会场一处不起眼的角落走去,借着盆栽掩映,面对面坐下。

    凌轻舟一身白色西装,金丝边眼镜后面,藏着一双温润带笑的眸,可如果仔细分辨,就会发现男人嘴角的笑意丝毫不入其中,只有一片温淡的凉。

    易寒升则截然相反,酒红色西装张扬大胆,白衬托底,搭配红色领结,肌理分明的长臂往两边直线舒展,而后手肘半屈,随意扣搭在椅背上,坐姿肉眼可见的不讲究,却半点无损他狂放不羁的魅力。

    四目相对,一温一痞,一淡一烈。

    气氛逐渐紧张。

    易寒升忍无可忍,率先开骂:“凌轻舟,丫的臭表(不要)脸!明明是我先跟一中谈,你特么眼红个啥劲?野狗抢屎都没你这么忙慌,个傻X玩意儿!你笑什么笑?老子骂你呢,听不懂啊?都多少年了,你咋还这副几把样子,要笑不笑的,我都替你憋!”

    整段话,一口气说完,不带喘的。

    滴!

    您的“祖安总裁”已上线,请注意查收。

    凌轻舟努力保持微笑:“……”

    但我还是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