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104章 留京等待,夜访墓园(四更)

第104章 留京等待,夜访墓园(四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老师,交卷。”

    四个字就像魔咒一样,上午发生过,下午又发生了。

    全考场所有人像看怪物一样盯着她。

    而此时刚好一点十八分,距离开考二十分钟都没有。

    如果说上午的笔试是考记忆,提前交卷的人也不少,但下午的机考,就没那么容易了。

    尤其今年试题难度似乎比去年大了不少,肉眼可见的吃力。

    在这种情况下,有个变态居然十八分钟就做完了?

    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是——怎么可能?

    第二反应:做不出自暴自弃了吧?

    其中就包括林媛和柯然在内,思及此,两人愈发专注,恨不得当场拿下满分,呵呵江扶月一脸。

    不管其他人怎么想,江扶月在监考老师的指导下点击“提交”选项之后,便安静离场。

    又过了二十分钟,繁叶交卷。

    接着黄晖、高兆明。

    四人组又凑齐了,开开心心回酒店吃晚餐。

    等其他人考完,由大巴统一送回去的时候,饭菜早就已经凉透了。

    按照原计划,考试结束后就可以原地解散,各回各家了,但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主办方为大家多续了一晚,明天再走。

    正当大伙儿准备订票的时候,却突然收到消息,成绩会在三天后公布,要求众考生不得离京,介时会直接宣布夏令营入围名单!

    “……你们也收到消息了?”

    “刚收到,这、怎么回事啊?往年都是一个月左右出成绩的,三天也太短了吧?确定不是恶作剧?”

    “大家都收到了,还能有假?”

    “有没有人知道内部消息的?透露一下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我听说是因为今年夏令营要提前一个月,所以主办方才急着公布成绩,说不定三天之后名单一确定就直接开始封闭集训了。”

    “挖槽!要不要这么赶?我还想回家休息半个月来着,不然暑假就没了。”

    “切,说得好像你一定能进一样。据可靠消息,今年夏令营入围门槛将会是近五年以来最高。”

    “……”

    一条消息引发诸多猜测与议论。

    江扶月收到之后,立马退出购票软件,转手拨给家里说明情况。

    “……那你要照顾好自己,该花的就花,不要太省。”

    “好。”

    结束通话,江扶月关灯闭眼,进入梦乡。

    第二天主办方一大早就赶来酒店召集众人说明情况:“……这三天怕大家无聊,我们组织了帝都周边游,全程免费,想去的待会儿就可以来我这里报名登记。”

    繁叶:“月姐姐,你去吗?”

    江扶月:“不去。”

    “这样啊……”表情纠结。

    繁叶是想去的,她生在浮岛,长在浮岛,这是第一次来帝都,看什么都充满好奇,但如果一个人去好像也什么意思……

    好在黄晖和高兆明都要去。

    繁叶:“那月姐姐,我跟他们一起了!”

    “嗯。”

    当天下午,这批人就离开了酒店,临时成团。

    ……

    华灯初上。

    江扶月换好衣服,乘着夜色上了一辆出租车。

    “去哪儿?”司机问。

    江扶月压低帽檐,半张脸都隐匿在阴影中,看不清神色:“玫瑰园公墓。”

    司机后颈一凉,忍不住透过反光镜看向后座,这人大晚上去坟地?

    “不好意思,我……”他想拒载。

    突然,一只素白修长的手夹着一张百元钞票递到他面前,“小费够吗?”

    “可是……”

    “投诉电话就贴在你手边。”

    司机怂了:“那我就停在门口,不开进去。”

    江扶月:“可以。”

    入夜的四方城,依然拥堵。

    一个钟头后,出租车才停在墓园门口。

    江扶月结了车费,走到旁边一家准备打烊的鲜花铺前,“老板娘,一束红玫瑰,一束小雏菊。”

    中年女人一愣:“你、要进园?”

    “嗯。”

    “都这个时候了……”不害怕吗?

    月黑风高,百鬼夜行。

    饶是她在这儿开了二十多年铺子,也没这个胆量。

    江扶月却语气平静:“没关系,花有吗?”

    “有的有的!”老板娘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可惜,鸭舌帽太碍事,只能看到一个精致白皙的下巴,“你刚才说要什么花?”

    “红玫瑰和小雏菊。”

    “哦,好——”呃!嗓音一滞,戛然而止。

    老板娘猛地反应过来:“你要……红玫瑰?”

    江扶月点头:“有吗?”

    “有是有……”但祭奠亡人送玫瑰,你确定?

    江扶月给了钱,拿上花,转身朝墓园走去。

    老板娘嘀咕一阵,被掀帘出来的丈夫听到:“说什么呢?大晚上自言自语的……”

    “诶!老肖,你还记不记得以前也有个姑娘每次都来咱们这儿买红玫瑰。”

    “有吗?”

    “有!好久了……”老板娘陷入回忆,“大概二十多年前吧……”

    “这么远的事谁还记得啊,赶紧收摊关门,回去晚了儿子又要念……”

    月色凄清,凉夜如水。

    江扶月穿过狭窄的走道,拾阶而上,周围是排列有序的墓碑,空气中飘浮着花香混合油蜡的味道。

    风一吹,淡得若有似无。

    最终,她停在某处,转身,正对一块墓碑。

    准确来讲,应该是两块,但由于修在一起,紧挨着,看上去仿佛一体。

    她随手丢下那束小雏菊,然后蹲下来,双手将玫瑰斜放到另一块碑前,并调整好角度。

    歪斜的小雏菊和周正的红玫瑰,一个凄惨零落,一个正当怒放,恹恹的黄色与绝艳的红色形成鲜明对比。

    江扶月站直,看着碑上早已泛黄的照片,美丽的女人模糊了五官,只剩一团斑驳的虚影。

    照片正下方刻着——

    妻:赵楚秀

    而旁边则是另一块墓碑的主人,夫:楼云众。

    站了五分钟,江扶月转身离开。

    下去的时候,一道人影正往上走。

    同一条路,无可避免碰到。

    江扶月始终低着头,帽檐挡住她整张脸,借着夜色的隐匿,就算熟人也未必认得出来。

    可下一秒——

    “好巧,又见面了,江扶月。”沉凛无波的嗓音,一字一顿叫出她的名字。

    江扶月脚步未停,就像对方叫的不是自己。

    男人轻声一笑,快速伸手朝她抓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