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105章 又遇谢狗,牵机佩现(五更完)

第105章 又遇谢狗,牵机佩现(五更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目标是……她头上的鸭舌帽!

    江扶月眸色骤冷,在男人伸手的同时闪身躲避。

    伴随着抬头的动作,女孩儿好看的脸、清媚的眸,一并暴露在男人眼前。

    四目相对,火光迸溅。

    “看来,上次的过肩摔白挨了,没能让谢先生长记性。”

    男人看着她,双眸微眯:“果然是你。”

    “是我很奇怪吗?”

    “大晚上来墓园,你在祭谁?”

    江扶月勾唇,眼中却没有一丝笑,“与你无关。”

    “如果我没记错,你生在临淮,长在临淮,这是第一次出省,按理说不该跟帝都有什么牵扯,可你却大半夜出现在帝都的墓园,不是很奇怪吗?”

    “我好像没有义务为你解惑。”说完,错身而过。

    谢定渊没有阻拦,只站在原地,目送她背影离开,眸中神色比夜更幽邃。

    江扶月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谢定渊。

    但也仅此而已了。

    她知道他会怀疑,可那又如何?

    楼明月和江扶月本就是两个毫无关联的个体,更何况中间还隔了二十年?

    回去的路上,江扶月坐在出租车里,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景物。

    这里早已不再是她熟悉的帝都。

    回到酒店,已近凌晨。

    江扶月洗完澡,安心睡下。

    只是同一片夜色中的另一人,却伴着孤灯,毫无困意。

    谢定渊在等一个电话。

    月色透过窗户,温柔地洒在男人侧脸上,却照不进那双淡漠无澜的眼睛里。

    面前放着手机,旁边是一份翻到一半就被搁置的研究报告,红色的手写批注夹藏在铅印字体中间,那些一笔带过的专业符号艰涩难懂。

    直到时针指向凌晨一点,毫无动静的手机突然发出两声提示音。

    谢定渊倏然抬眼,而后打开邮箱,页面显示一分钟前正好有一封邮件进来。

    他点开……

    一刻钟后,男人放下手机,起身行至窗前。

    调查结果显示江扶月和徐开青在这之前并无交集,而江扶月和帝都也八竿子打不着。

    若非这次信息学竞赛,她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一切看上去没有任何反常,可偏偏她就出现在了玫瑰园公墓,那里葬的全是帝都出身高贵、有权有势的人上人。

    普通阶层根本接触不到,甚至连它的存在都不配知晓。

    “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扒下你那层伪装的皮,看看里面到底藏了什么。”

    信息学竞赛吗?

    呵……

    谢定渊回到桌前,打开电脑,找到半个月前那封来自D国的邮件。

    发件人一栏写着:IOISponsor(IOI主办方)

    他用英文回复:我可以出题,但必须以压轴形式出现在最后。

    江扶月,但愿你能挺进国际赛,到时,一定很精彩……

    晕黄的灯光下,男人罕见地流露出愉悦之色。

    ……

    江扶月这一觉睡得很好。

    醒来八点零五分,洗漱完,去餐厅吃早饭。

    刚进电梯,就碰上柯然,不像昨天只能靠轮椅活动,她现在单边拄拐,行走无碍。

    江扶月平视前方,脸上没有太多情绪。

    但反光的金属门板却映照出柯然讥讽的嘴脸:“那个跟在你后头的土包子呢?该不会没考好,觉得丢脸,偷偷跑回浮岛了吧?”

    江扶月没理。

    柯然却以为她无话可说,愈发刻薄:“我就好奇了,你闻不到她身上那股酸菜味吗?还是说,你们本来就是一路货色?”

    江扶月:“如果你的实力也像嘴巴这么厉害,那章老师应该会很欣慰。”

    “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叮!

    电梯门打开,江扶月率先走出去,从容的背影不见丝毫恼怒,倒是柯然憋了满肚子火却无处发泄。

    早饭吃到一半,章瀚突然走过来:“你没跟他们一起去周边游?”

    “没有。”

    “老徐托我照顾你,但现在看来,我好像也没做什么……”他不好意思地笑笑。

    江扶月:“没关系,章老师管自己学生都已经够累了。您慢慢吃,我先走了。”

    呃……

    “好。”可为什么觉得她话里有话?

    下午,江扶月没有待在酒店。

    她打车去了三环一家酒吧。

    白天的大厅冷冷清清,卡座的椅子被翻到台面上倒扣着,清洁阿姨正进行扫除、消毒。

    “对不起,白天不营业。”一个年轻小伙拦下江扶月。

    “我找春花。”

    “谁?”

    江扶月看着他一字一顿:“牛春花,认识吗?”

    小伙浑身一震,难以置信地瞪大眼:“你……”

    江扶月笑了:“你跟她长得很像,是小牛儿吧?”

    小伙双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升起薄红:“现在已经没人这么叫我了……你、你怎么知道?”

    “牛春花告诉我的。”

    “她又在毁我名声了!你、以后不准这么喊!我叫牛睿!”

    “嗯,”江扶月点头,从善如流,“‘睿明悬日月’的‘睿’,出自王昌龄《驾幸河东》对吗?”

    小伙惊呆了:“你你你……怎么知道?!”

    江扶月当然知道了,这个名字,还是她当年给这小崽子取的,没想到啊,一转眼小豆丁都长这么大,变成翩翩美少年了。

    “你到底是谁?”牛睿震惊的同时,眼中还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防备。

    江扶月没说话,只从包里摸出一个玉佩,圆形雕花,中间镂空,刻着普通人看不懂的鬼画符。

    “牵机佩?!”牛睿脱口而出,“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谁给你的?”

    话音刚落,江扶月就被他扣住手腕,稍稍用力,竟还挣脱不开。

    倒是比牛春花有出息多了。

    “说话!”牛睿眼神凌厉,仿佛变了个人,哪还有半分先前的羞涩?

    这边动静太大,引得清洁阿姨几番侧目。

    江扶月迎上他审视的目光,不闪不躲:“你确定要在这里谈?”

    牛睿没说话。

    “或者,带我去见你妈。”

    他仍是沉默,只表情若有所思。

    江扶月挑眉,平静地等他做出选择。

    可如果细观察,就会发现此刻女孩儿眼中闪过一抹满意。

    为牛睿的警惕与谨慎。

    “你先告诉我牵机佩怎么会在你手上?”

    江扶月:“我自己的东西,不在我手上,难道还在你手上?”

    “不可能!除非……”

    江扶月眉眼含笑。

    电光火石间,牛睿脑海里飞快闪过什么:“你认识楼姑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