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109章 时间相冲,返回临淮(四更)

第109章 时间相冲,返回临淮(四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纠结半天,徐泾还是决定打给孟志坚。

    “老孟,我觉得有个事应该给你说一下。”

    孟志坚刚把一条咬钩的鲫鱼拽上岸,一边收线,一边歪着脖子夹紧电话:“行,说吧。”

    “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事啊?还整得挺严肃……”

    “NOI成绩出来了。”

    “?”

    徐泾:“江扶月满分第一。”

    孟志坚愣住:“谁满分第一?”

    “江扶月!”

    “你等一下——”说完,立马挂断。

    徐泾:“?”这人不会疯了吗?

    两分钟后,徐泾才发现自己被拉进一个三人微信群,孟志坚发起群视频请求,他点击接通。

    喻文州也被拉进来了,尚在懵逼中,就听孟志坚开口——

    “老徐,刚才的话你再说一遍。”

    徐泾:“……江扶月NOI满分第一。”

    喻文州:“!”

    孟志坚面无表情。

    半晌:“那她物竞夏令营怎么办?!这、怎么又考满分了?”

    徐泾反正不急,他的奥数要等十月份去了,现在是物理竞赛和信息竞赛之间的对决。

    孟志坚:“怎么办?”

    喻文州:“咱们得先弄清楚两个夏令营的时间会不会撞。”

    ……

    事实证明,该撞的逃都逃不掉。

    两个夏令营开始时间仅相差两天,为期半个月,时间高度重合。

    江扶月必须二选一!

    “……我知道了。”听完孟志坚的话,她平静答道。

    那头孟志坚显得格外沉默。

    他培训竞赛这么多年,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两科竞赛,还都是满分第一,但凡江扶月NOI成绩差点,他都能劝她放弃,专心准备物竞。

    但事实是,人家样样优秀,优秀到什么程度呢?

    两只手伸出来,每一只都能够到天花板。

    这还怎么劝?

    孟志坚沉叹一声:“看你自己吧,虽然我很想让你选物竞,但我们当老师的也不能直接帮学生做决定。”

    江扶月音调稍缓:“不急,还有十天。”

    信息竞赛十天后开营,物理竞赛要晚两天。

    “好。”

    江扶月结束通话,收起手机,广播里开始播报登机信息,她起身朝登机口走去。

    两小时后,航班降落临淮机场。

    江达和韩韵如已经提前得知江扶月NOI满分第一的好成绩,吃过午饭便带着江小弟来机场接女儿。

    江扶月拖着行李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小钢炮一样弹上来江小弟抱住大腿。

    “姐,你回来啦!”

    江扶月摸摸他的头:“嗯。”

    然后,江小弟一秒脸红。

    回到家,江扶月打开行李箱,把礼物拿出来。

    给江达准备的是一条皮带,头层牛皮,一上手就知道是好东西。

    “这、贵不贵啊?爸有皮带,哪里用得着花这个冤枉钱?”

    江扶月:“买都买了,您去试试。”

    江达有些犹豫。

    韩韵如推了他一把:“愣着干什么?女儿一片孝心,你可别不领情。”

    “行,”江达不再纠结,欢欢喜喜咧开嘴,“那去换条能系皮带的裤子……”

    说完,屁颠屁颠进了卧室。

    给韩韵如的是一套护肤品,礼盒装,里面包括洗面奶、保湿水、润肤乳、眼霜,以及精华液。

    饶是韩韵如不懂护肤,也知道这个品牌,价格不菲。

    “妈,喜欢吗?”

    “谢谢乖女儿,我很喜欢。”

    她没像江达那样忸怩,而是大大方方收下,笑得温和静好,一双美丽风情的桃花眼漾开柔柔轻波。

    江扶月也笑了。

    “姐,有没有我的?”江小弟缠上来,像只小狗一样在她腿边打转,眼馋巴巴。

    “有。”

    《教材完全解读》、《倍速学习法》、《中学教材全解》、《状元笔记》、《全易通》、《中小奥林匹克之路》……

    江小弟傻眼:“就、这些?”

    江扶月:“不然?”

    “……哦。”好想哇的一声哭出来。

    但江小弟忍住了,小小的身体抱着厚厚一摞教辅资料回屋。

    连背影都透着一丝儿可怜。

    ……

    是夜,江扶月洗完澡,江小弟已经下了直播,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她走到行李箱前,拿出一个纸袋,过程中难免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江扶月走到床边,解开扎口的绑绳,一股浓郁的甜香钻出来,很快便充斥整个房间。

    “我记得有人想吃福汇堂的小糕糕,不知道现在还想不想?”

    上铺卧躺的小身影动了动,但没起来。

    江扶月把张开的纸袋口一收:“不想啊,看来应该是上播的时候吃饱了,那就只能我自己消化……”

    “姐!”小少年噌一下坐起来,两眼放光。

    “吃不吃?”

    “吃!”

    至于那些堆在角落里的教辅资料,enn……都不重要了。

    来自吃货本货的妥协。

    ……

    同一片夜色下,帝都,当归酒吧。

    灯红酒绿,劲歌热舞。

    正值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

    牛春花从后门进来,直奔二楼。

    “妈?你怎么回来了?”牛睿见到她,吃惊不小。

    女人手一松,行李箱哐当一声躺在脚边,她蹬着八厘米的高跟鞋冲到牛睿面前:“人呢?”

    “什、么人?”

    “新阁主!”

    “她不在这儿啊。”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大半夜的……

    “那她在什么地方?我现在立刻、马上就要见到她!”

    牛睿摸摸鼻子:“这恐怕……有点困难。”

    牛春花眉头一紧:“兔崽子,把话说清楚,什么困不困难?”

    “就新主人吧,她、走了。”

    “走?”女人音调陡然拔高,“走去哪?”

    “临淮。”

    “……”

    一阵诡异的沉默之后,女人突然暴起,直接拽下脚上的高跟鞋,对着狗儿子一通好打:“我不是让你盯紧了,一定要把她留在帝都的吗?!”

    牛睿手臂结结实实挨了一记,拔腿就逃:“我是想留来着,可也要我留得住才行啊!”

    “借口!都是借口!老娘锤死你!”

    “……我我我可是你亲生的!”

    “闭嘴!生你还不如生个叉烧!”

    鸡飞狗跳。

    好在有一楼的声音做掩护,母子俩再怎么追打都不会惊动其他人。

    第二天江扶月一觉睡醒,坐起来,整理床铺的时候突然发现枕头下面有什么东西,她抽出来,下一秒愣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