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113章 打脸进行,黑马月姐(三更)

第113章 打脸进行,黑马月姐(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同学?”

    第一声江扶月没反应。

    张主任又叫:“江扶月同学?”

    这下,所有人都听见了,目光霎时落到他身上。

    换成另一个人可能还没这么大动静,可张全是谁?

    杨金秋的上上上级,主管全市优秀教师评选,走到哪儿都有人捧,可眼下却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而被他如此对待的居然是……一个学生?

    江扶月看着眼前几乎快秃完的大叔,记忆里并没有这号人:“你叫我?”

    “哎!真的是你江同学!”张主任神色激动。

    江家众人看得一头雾水。

    杨金秋更是两眼发懵。

    她好不容易借着老太太做寿的名义,请到张全这尊大佛,打算趁此机会把年底优秀教师的名额定下来,不管用什么方法,付出什么代价。

    可张全这人实在太滑,任凭她如何讨好赔笑、明吹暗捧,甚至许以重利,对方一概不松口。

    连江华出面说项,附赠大额支票一张,也照样不顶用。

    两口子差点以为这人水火不侵、雷打不动了,没曾想他居然认识大哥家的女儿,还……笑得这么友善?

    而江达和韩韵如则对视一眼,暗自警惕。

    可能现场唯一还算平静的就只有江扶月这个当事人了。

    “我们认识吗?”她问。

    女孩儿漂亮的脸上一派沉着,目光平直淡漠地望向对方。

    不染丝毫敬畏,也不带半点谄媚。

    张全:“不久前举行的物竞颁奖典礼,我在第二排。”

    一二排都是领导。

    江扶月微微颔首:“您好。”

    张全笑道:“原本当天安排了记者给你们三人做个采访,你还有一个专访,没想到……”他摸摸鼻子。

    江扶月表情不变:“没什么好采访的,入围夏令营而已,又不是国际金奖。”

    张全非但不以为忤,还赞许地点了点头:“不骄不躁是好事,我们都相信你有这个实力!”

    满分第一的天才选手,不出意外,今年临淮市乃至整个J省在学科竞赛领域最大的一匹黑马就是她了!

    可能外面的人感觉不到,他身处内部,太清楚上面对江扶月抱有多大的希望,更何况……

    “听说你刚参加完今年的NOI,又拿下满分第一的好成绩,恭喜。”

    成绩出来第二天,临淮市教育局就收到了帝都发来的电子成绩单和审档资格函。

    顿时,整个部门都轰动了。

    消息很快传到上头,还专门召开了一场临时讨论会。

    因为部门收到江扶月竞赛老师的电话反应,说物理竞赛和信息竞赛两场夏令营时间相撞,看他们这边能不能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

    法子肯定是要想的!

    而且还要不遗余力、绞尽脑汁地想。

    两科竞赛啊,全部满分,排名全国第一,不说临淮,就是放眼华夏,都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

    假如最后她能在国际赛上拿下双金奖……

    那么对整个临淮的教育水平来说,将具有里程碑式的重大意义!

    也不怪张全这么激动了。

    这可是活生生的天才,承载着全市希望的少女,此刻就在他眼前。

    “江同学,市里已经充分了解到你的情况,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处理好撞期的问题,务必让你顺利入营,专心训练。”

    江扶月挑眉,“那就麻烦了。”

    “千万别这么说,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张全连连摆手,“另外,局里将提供一笔资金,专供你竞赛花销,所以钱这方面不用担心。”

    张全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说完,无视早已惊呆的众人,又一把握住江达的手——

    “您就是江同学的父亲吧?”

    “……啊?”江达有点懵。

    韩韵如在桌子底下踩了他一脚。

    江达反应过来,立马起身:“对对对,我是!那个……谢、谢谢领导关心。”

    “您客气了,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张全另一只手也握上去,言辞间更添郑重,“要说谢,也是我们说。谢谢您把江扶月同学培养得这么优秀,学科竞赛双满分,两个全国第一,史无前例啊!”

    江达难以应付眼前的局面,窘迫得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韩韵如起身,笑着接过话:“孩子的成长少不了教育工作者的辛勤付出,你们居功至伟。”

    张全:“您是……江同学的母亲?”

    韩韵如点头。

    又一阵寒暄,其他人只能眼睁睁望着,脸上的茫然与呆滞无处安放。

    竞赛满分……全国第一……还、两个……

    什么意思?

    咋听不懂呢?

    江扶月不是练体育的吗?

    就、跑步跳高那种啊,怎么就满分了?

    可张全的反应作不得假,看他对江达夫妻的礼遇,再对比不久前与杨金秋说话时隔着一层的疏淡,还有什么不明白?

    这时,吃瓜群众也咂摸过味儿来,其中不乏杨金秋的同事们——

    “看来杨老师拉关系没找对方法呀,明明家里就有人可以跟张主任搭上线,还舍近求远,拿什么寿宴当借口?”

    “你是不知道,杨老师丈夫跟他这个哥哥关系并不好,听说十多年都没来往了,怎么好意思张嘴?”

    “也对,平时不烧香,临了才拜佛,难怪佛祖也不给她留门!”

    “都是歪门邪道,你看张主任有搭理过她吗?真是搞笑。”

    “以前就听她吹自家老公多厉害,多会赚钱,女儿又学了多少门乐器,钢琴多少级,敢情比不上大房一根手指头!瞧瞧人家在张主任面前多得脸?”

    “女儿也比她家的那个优秀太多,我滴乖乖,学科竞赛考满分是什么概念?还两科,这智商得有多高啊?”

    “在绝对的成绩面前,什么乐器都不够看了。”

    “……”

    平时杨金秋为人高调,仗着有个会挣钱的老公,总是高人一等。

    这下,大家找到机会,自然是要讨回来的。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更何况还是被自己一直看不上的人比下去?

    加之周围满含讥讽的议论声不绝于耳,杨金秋气得浑身颤抖,不经大脑的话便脱口而出——

    “张主任,您是不是弄错了?我大哥就一卖煎饼的,他哪有钱送孩子去学竞赛啊?还两科。”

    “是啊是啊!”江琴也迫不及待跳出来,“月月是体育特长生,文化成绩肯定不好。竞赛题目那么难,她可能看都看不懂。”

    说着,还把刘巍往跟前一揽,带着几分得意:“我儿子这样才是学竞赛的,十月份就要去参加数学奥林匹克!这、还没开始呢,江扶月怎么可能拿奖?还全国第一,编也不能这么随便啊……”

    那架势好像江扶月提前抢了她儿子风头一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