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114章 无理要求,当场被拒(四更)

第114章 无理要求,当场被拒(四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泼妇不可怕,就怕她一知半解闹笑话。

    张主任听完,强忍住嘴角抽搐的冲动:“这位女士,你说的奥林匹克数学高中联赛确实是在十月中旬没错,但学科竞赛除了数学之外,还有物理和信息学。”

    江琴有点懵,询问的目光投向儿子:“这、么多吗?”

    刘巍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太丢脸了!

    江琴:“?”

    杨金秋瞪大眼,难以置信:“所以您的意思是……江扶月拿了物理和信息学竞赛满分,全国第一?”

    “是啊,”张全点头,“怎么,你们不知道?”

    杨金秋一噎。

    江琴仿佛见鬼。

    刘书婷与丈夫对视一眼,面上不显,但心里已经酸得冒泡。

    老太太虽然没怎么听懂,但她惯会察言观色。

    从周围人的反应不难看出,老大这女儿是有出息了,所以大伙儿都在捧呢,包括那个什么主任。

    要知道,老二在这个主任面前都得点头哈腰,可见不是个容易讨好的,如今却对老大一家平易近人……

    “真不知道啊?”张全觉得不可思议。

    如果他家出了江扶月这样一个天才少女,不说敲锣打鼓昭告全世界,至少也会忍不住在亲戚朋友面前提上两嘴吧?

    怎么就低调到这种程度?

    杨金秋最先回过神,两步上前,亲热地挽住韩韵如:“大嫂,你说你也真是的,月月成绩这么好,你怎么都不说呀?害大家以为她是练体育的……”

    韩韵如微笑:“十多年没见,突然聚在一起,你看我……反而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张全礼遇大哥一家,杨金秋本来打算在他面前跟大嫂套套近乎,趁机表现,说不定张全看在江扶月的面子上就把优秀教师的名额给她了?

    谁知韩韵如这么没眼色,居然当众拆台!

    张全也不是傻子,听完这番话顿时对这家人的关系有了新认识。

    既然江扶月母亲明确表态跟杨金秋没这么好的交情,那他也不用顾及对方的面子了。

    “今天谢谢招待,时间也不早了,”张全抬腕看表,“就先告辞了。”

    杨金秋笑容一僵:“别啊,张主任……那、我送您出去?”

    张全笑着摆手:“留步。”

    临走前,他特意跟江达两口子互换了号码:“往后江扶月同学不管生活上,还是经济上遇到什么困难,随时打电话给我。局里对她的学习非常关心,千万不要客气!”

    等宾客走完,最后只剩这一大家子。

    江达起身:“妈,我们也回去了。”

    “大哥——”老太太还没发话,杨金秋便迫不及待跳出来,“别急啊,咱们一家人好不容易才团聚,你忍心说走就走吗?”

    江达皱眉,眼里满是疑惑。

    似乎不明白弟媳前后态度变化为何如此之大?

    韩韵如看在眼里,了然于心:“弟妹,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杨金秋笑容一滞,很快又恢复正常:“大嫂,你也知道现在中学老师有多不容易,每年为了几个创先评优的名额,抢得头破血流。那些有背景有靠山的不费吹灰之力就上去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韩韵如打断她。

    杨金秋眼珠一转:“既然大嫂这么干脆,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张主任就是管每年评优这事儿的,大嫂能不能帮忙在中间牵个线?”

    “弟妹,张主任是你们请来的客人,要说帮忙,再怎么也轮不到我吧?在这之前,我们连认都不认识。”

    杨金秋听出她言辞间的推诿,笑意稍敛:“大嫂这话就谦虚得过分了。张全对你和大哥什么态度,对我跟阿华又是什么态度,明眼人可都看得一清二楚。”

    韩韵如:“我在对方眼里充其量不过是个学生家长,半点话语权都没有,弟妹的要求恐怕办不到。”

    “大嫂这么推三阻四就没意思了,谁让我没有一个会读书又会考试的女儿呢?”这话比泡菜坛子还酸。

    但韩韵如始终没松口。

    杨金秋急了,见韩韵如说不通,又转头试图说服江达。

    江达避之不及,“什么评优我听不懂,还是跟你大嫂说吧,我们家她做主!”

    杨金秋:“……”

    江老太:“……”

    江扶月和江小弟对视一眼,眸中有笑漾开。

    “二嫂,我看你还是算了吧。”这时,刘书婷突然开口,“大嫂都说了不会帮你的,至于上赶着吗?”

    杨金秋脸皮一臊,双颊通红。

    但她却不怪刘书婷说话难听,反而怨韩韵如铁石心肠。

    顿时,冷笑一声:“大嫂真是好高的姿态!我记住了!”

    韩韵如皱眉,瞥了眼刘书婷,只道:“我不是不帮,是没这个能力帮。”

    “老大媳妇,再怎么说你也嫁进了老江家,跟老二媳妇就是一家人。”一直不曾开口的江老太终于找回主场,扬起下巴看向韩韵如,一副领导训话的样子。

    “既然是一家人,能帮就搭把手。”

    杨金秋感激地看向老太太:“还是妈最好,最体谅人……”

    说话的时候,视线却落在韩韵如脸上,现在妈都出面了,看你还端不端着。

    江扶月皱眉。

    她觉得这家人可能理解能力有问题,明明已经说得很清楚,帮不了,可一个两个还继续缠上来。

    韩韵如脸上温柔分毫不减,“妈,我真的无能为力。”

    老太太一张脸立马垮下来:“我看你不是不能,而是不想!也对,这些年你一个人霸着老大,唆使他连我这个亲妈都不要了,你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姓韩的,早知道有今天,当初我就是死也不会救你!从老大第一次忤逆我,跟我吵架开始,我就预感到这个家会被你搅得鸡犬不宁!果然啊,你一来,我连个生日都过不消停!”

    韩韵如半垂着头,安安静静站在原地,什么都没说。

    “妈!”江达听不下去了,“当初是我坚持要娶阿如,也是您死活不肯同意,最后我们才搬出去的。后来也是您单方面断绝了往来,我们逢年过节就往家里打电话,可您接过一次吗?”

    “别什么都往阿如头上扣!是,我比不上老二有出息,也没老三会说话,您可以打我骂我,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我不会担!月月,沉星,我们回家——”

    江达牵起韩韵如,步伐坚定。

    姐弟俩连忙跟上。

    突然,“大哥别走这么快啊,眼下还有一笔账没算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