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119章 铁憨九爷,又一大将(二更完)

第119章 铁憨九爷,又一大将(二更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看你就不知道!”钟子昂下巴微扬,英雄救美的成就感令他飘飘然,“我跟你讲,刚才那家餐厅肯定出事了!”

    江扶月眨眼,将傻白甜精髓发挥到极致:“出什么事了?”

    “好好一家餐厅,怎么会说停电就停电?周围其他地方不也亮着吗?”

    “所以呢?”

    钟子昂警惕地扫过四周,随即压低嗓音:“我怀疑,刚才停电的时候,御风很可能已经易主了!”

    江扶月眸色微暗,意味不明:“是吗?”

    “那当然!以前姓龙的对我多周到?刚踏进餐厅就会派经理级别的手下过来亲自招待,怎么可能把我当成普通人往包房里赶?咳……再怎么也该单独给我安排一个豪华大包才说得过去吧?”

    “……”

    “还有,我刚才赖着不走的时候,也没见他手下出面安抚,这说明什么?”

    江扶月笑得单纯:“说明什么?”

    钟子昂:“说明姓龙的遇到大麻烦了!还能不能活着都难说。”

    江扶月挑眉,多多少少有点惊讶。

    本来以为这是个草包,没想到他还能推断出龙天遇到大麻烦。

    钟子昂却觉得她这个表情是不相信自己,当场急了——

    “真的!我有一种很强烈的直觉,御风老板肯定换人了!”

    “……哦。”

    “就这?没了?不是……江扶月,我好歹也算救了你吧?就不能给我点面子?”

    “行。”她点头,开始鼓掌,啪啪啪,问:“够了吗?”

    “……”

    “那我再多拍几下。”

    钟子昂:“……”敲!总感觉她在讽刺我?

    爷太难了!

    这时,一辆黑色路虎自远处驶来,灯光刺得两人不约而同眯眼,最后缓缓滑停在两人身边。

    车窗降下,露出男人棱角分明、挟霜裹雪的侧颜。

    “舅你来了!还挺快嘛……”钟子昂如释重负,连说话声音都比之前高两度。

    是底气,也是安心。

    谢定渊:“上车。”

    “哦。”钟子昂伸手拉开副驾驶的门,突然,动作一顿。

    回头朝江扶月道:“你坐后面,先让我舅送你回家。”

    江扶月:“谢谢,但是不用了。”

    钟子昂登时急眼,“你一个女孩子大半夜在外面飘荡,随时都可能遇到危险,再说,现在公交地铁都停运了,这里也不好打车,你别犯傻。”

    “放心,我不会有事,你走吧。”说完,她转身朝反方向离开。

    期间,不曾看过谢定渊一眼,就像谢定渊也不曾看过她一样。

    “江扶月!你站住!”钟子昂追上去,“刚才不是还好好的?你怎么突然……”

    他很疑惑。

    刚才两人不是还聊得挺好吗?钟子昂以为他们是朋友,可江扶月现在的态度又让他不确定了。

    果然,女人都是善变的!

    “我不管,反正你今天必须上车!”一张嘴,就不自觉染上命令的口气。

    “那我要是不上呢?”江扶月觉得好笑,看他的眼神像看一只跳脚的小公鸡,还带扑棱翅膀漫天飞毛的那种。

    “你这人怎么这么倔啊?!”还挺不识好歹的。

    钟子昂咬牙,后半句忍住没说。

    他以为自己已经够癫、够不识好歹了,啧……没想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江扶月正准备开口,冷不防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

    “钟子昂你上不上车?给你十秒。”

    言罢,抬腕计时。

    他说十秒就十秒,超过这个时间,真的会开车走人。

    钟子昂急了,像之前那样一把拽过江扶月的手,往车上带。

    谢定渊看了一眼,皱眉。

    下一秒,垂眸敛目,兀自盯着表盘。

    “还剩五秒。”冷冽的嗓音仿佛不带一丝人的感情。

    钟子昂还在努力。

    可惜,这次任凭他怎么拽,也拽不动了。

    江扶月抽回手,余光轻轻掠过路灯下铮亮反光的路虎,面无表情,音色冷清:“我们还没有熟到可以蹭车的地步。”

    钟子昂:“……”有点受伤是肿么肥事。

    “等你可以自己决定要不要请我上车的时候再说吧。”

    说完,大步离开。

    谢定渊:“十秒到了。”

    男人本就偏冷的嗓音,此刻仿佛掉落冰窖。

    钟子昂咬牙,不情不愿地收回视线,最终还是拉开副驾驶车门,坐了进去。

    很快,黑色路虎消失在街道尽头。

    ……

    车内,甥舅之间有些沉默。

    街边不断倒退的路灯,有朦胧晕黄的光打在男人脸上,于另一侧投下鼻梁的阴影,愈发衬得他眉眼冷淡,高不可攀。

    钟子昂越想越不得劲,动来动去,没个消停。

    “怎么,座椅上有钉子?”

    钟子昂一瞬无语,懒得接他老掉牙的梗:“你说江扶月最后那句话啥意思啊?什么叫——等我可以自己决定要不要请她上车?我是自己决定的啊?不然还让谁决定?”

    男人眸色微沉。

    钟子昂一头雾水:“你吗?”他看向谢定渊。

    后者面无表情。

    “嘶——”小少爷终于反应过来,“舅,你不想送她啊?”

    男人嘴角一紧。

    “不是……为什么啊?举手之劳的事儿,又不麻烦,你这也太——”

    呃!

    谢定渊转头,一双冷眸扫过他:“太什么?”

    钟子昂果断闭嘴。

    可没过几分钟又开始了,还一本正经:“舅,我觉得你太不绅士了。”

    谢定渊两眼平视前方,不予回应。

    “你把她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丢在大街上,深更半夜多危险?”

    “……柔柔弱弱?你确定?”

    “是啊!”钟子昂点头:“万一遇到歹徒怎么办?”

    “能一拳把你打成半只熊猫,出手就是过肩摔的人,你觉得她柔弱?”

    钟子昂:“……”敲!感觉自己被羞辱。

    等等,不对啊——

    “你怎么知道她会过肩摔?”

    谢定渊:“……”

    “舅,我好像从来没说自己被江扶月摔过吧?她掐我脖子、揍我熊猫,这没错,我都认,可什么时候过肩摔了?”

    谢定渊嘴角一抿,绷成一道锋利的直线。

    钟子昂狐疑更甚:“难道你——”

    男人猛地侧头,冷眼如刀。

    钟子昂心肝发颤,后颈凉凉:“你、你还真见过啊?”

    谢定渊一愣:“……什么?”

    钟子昂:“你见过她摔人?”

    “……嗯。”

    亲身体验算不算?

    “啧,幸好没轮到我……”小少爷拍拍胸口,一阵后怕,“话说,那个被她摔的是男是女啊?”

    谢定渊:“……男。”

    “那也忒弱了点,怎么就被一女的给过肩摔了?”

    “……”男人暗自咬牙,面上却端得四平八稳,分毫不露。

    “那也不能因为这样,你就拒载人家啊?”

    谢定渊冷笑:“你觉得她需要我载?”

    钟子昂小声嘟囔:“那你也没主动邀请人家嘛……”

    “坐我的车,还得让我三催四请?钟子昂,你可真出息!”

    “一句话的事儿至于这么拉不下脸吗?”

    “闭嘴!”

    钟子昂轻哼:“看来我妈说得没错,你这么大年纪还找不到女朋友是有原因的。试问谁会喜欢一个脾气臭、嘴巴更臭,不解风情的直男铁憨憨呢?”

    谢定渊:“?”

    什么鬼东西?

    “舅,要不我们倒回去吧?虽然江扶月是个暴力女,可万一遇到她打不过的……”

    “钟子昂,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她了?”想起两人“牵手”的动作,男人眸色一沉到底,音调泛凉。

    “哈?我?关心她?”

    “难道不是?”

    钟子昂表情怪异:“怎么可能……”

    作为一个绅士,与人方便就是风度的展现。

    他、只是想当个绅士,仅此而已,跟“关不关心”没有半毛钱关系!

    没错,就是这样!

    谢定渊听完,皱了皱眉,若有所思:“这么说,你们没在一起?”

    “我什么时候说跟她在一起了?!”如果不是有安全带系着,少爷只怕已经跳起来八丈高。

    “那你还牵她的手?”

    钟子昂两眼发懵:“我、什么时候牵——呃!那是牵吗?那是拽!她不上车,你又只给十秒,我一着急才……”

    谢定渊单刀直入打断:“你喜欢她?”

    “放屁——”钟子昂噌一下坐直,头撞到车顶也不觉得痛:“我吃饱了撑的,喜欢一个把我揍得鼻青脸肿的女人?脑子有泡啊?”

    “可你之前说要追她。”九爷面无表情。

    “我那是跟同学打赌!”

    谢定渊:“结果呢?”

    呃……

    “什、什么结果?”

    “追上了吗?”

    “……暂时还没。”

    “嗯,”男人表情稍缓,音调也不复之前冷硬,“这样最好。既然不喜欢,就不要再做一些逾矩的事。”

    “逾、逾矩?”钟子昂懵。

    谢定渊:“比如送她回家,再比如牵她的手。”

    “不是……这都什么年代了?送女孩儿回家,偶尔发生一些不过分的肢体接触不是很正常吗?再说,现在不喜欢不代表以后也不喜欢……没准儿处一处感觉就来了……”钟子昂小声嘀咕。

    “你再说一遍?”

    “……”不敢,乖乖认怂。

    谢定渊:“总之,别去招惹江扶月,以后见了她,有多远离多远。”

    “为什么啊?”

    “你打得过她?”会心一击。

    “……打不过。”

    “能保证她不揍你?”二击。

    “……不能。”

    “如果牵了她的手就必须对她负责,你能做到?”

    钟子昂两眼蒙圈:“负、什么责?”

    谢定渊:“娶她。”

    “?”

    少爷很迷惑,他们不是一直在谈“送江扶月回家”这件事吗?为什么现在变成“他娶她”这种话题?

    “怎么,听不懂?”

    钟子昂摇头,他确实不懂。

    谢定渊:“首先,你降不住她,无论智力上,还是武力上;其次,你和同学打赌追女生,这种行为很恶劣;最后,不娶何撩?任何不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都是耍流氓。”

    钟子昂被镇住,目瞪口呆。

    还没完,只听他接着道:“不信试试,你要敢犯,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钟子昂两眼一翻。

    阵亡!

    ……

    那厢,江扶月和钟子昂分开以后,径直往回走。

    却见经理和小六在餐厅门口拉拉扯扯,似乎起了争执。

    “凭什么不让查?现在整个餐厅都是我月姐的,你算什么东西?”

    经理表情不变:“查,可以,但也不该先过你的手。”

    “放屁——别以为你捂着保险柜密码不说我就没办法,信不信老子直接上手砸?看谁硬得过谁!”

    经理不为所动:“请便。”

    “行啊,敬酒不吃吃罚酒——”小六伸手,一把揪住他领口,“今天就成全你!”

    “有话好好说,你想干什么?!”再怎么冷静,在绝对强势的武力面前也很难不慌。

    “啧,害怕啊?还以为你多硬气,没想到是只软脚虾。”

    “你们在做什么?”江扶月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

    小六冷哼一声,撒了手:“月姐,这人不肯说出书房保险柜的密码。”

    江扶月凛冽的视线朝他射去。

    经理只觉后颈一凉,头皮发麻,慌乱中不自觉垂下眼皮,避免与她对视。

    江扶月:“龙天已经倒了,从你刚才游刃有余地安抚住那批顾客,我以为你是个聪明人。”

    而聪明人,应该知道审时度势。

    经理维持垂眸的动作:“但聪明人也有底线。”

    “哦?”江扶月挑眉,“这么说,我踩到你底线了?”

    经理倏然抬眼,目光沉静:“你解决了龙天,按理说整个御风都该是你的囊中之物,可如果御风本就不是龙天的,你又有什么资格霸占?”

    他用了“霸占”这个词。

    江扶月目光如水,无波无澜:“什么叫‘不是龙天的’?”

    “当年御风真正的主人只是让龙天代为管理,仅此而已。”

    说到这里,男人咧嘴笑开,仿佛看到什么好笑的事:“如果你以为干掉龙天,就能吞下御风,那就大错特错。我劝你还是趁早收手,就算告诉你保险柜密码,里面的东西你也动不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

    “呵……你以为龙天没试?汲汲营营二十年,最后落得如此下场,说到底就是被一个‘贪’字害了。你现在做的,未必不是他当年做过的!”

    江扶月眼底划过兴味:“听你这意思,龙天罪有应得,可他不是你老板吗?”

    “嗤——我的老板从来都只有一个,可惜不是他!”说到这里,原本还有些畏惧的男人眼里陡然爆发出一阵奇异的光亮。

    “是谁?”

    经理斜着眼看向她,仿佛在看一个不够聪明的傻子:“当然是御风真正的主人!”

    江扶月一愣。

    经理无甚所谓地朝小六走去,宛若壮士引颈就戮:“密码没有,命倒是有一条,喜欢就拿走。”

    小六没曾想他都自身都难保了,居然还这么不识抬举。

    典型的活太久,嫌命长!

    “呵……”江扶月极短极轻地笑了一声,“你倒是忠心耿耿,不枉当年给你取名‘尽忠’。”

    经理浑身一震,双目圆瞪:“你说什么?!”

    江扶月勾唇。

    “你怎么知道?”男人霎时激动起来,审视又狐疑的目光落到她脸上。

    江扶月反问:“怎么,知道你的名字很奇怪吗?”

    “那你应该叫我刘德,而不是尽忠!”

    二十多年前,他就改名叫“刘德”潜入御风,连龙天都不知道他还有另一层身份!更不知当年楼生在同一条街上救下的人其实有两个!

    一个是龙天,而另一个则是他——刘尽忠!

    楼生不仅救了他,还给了他全新的身份和名字——

    “世有臣子心,能如木兰节。忠孝两不渝,千古之名焉可灭。从今往后你就叫刘尽忠,滨州大学酒店管理专业的新生。未来能不能混出头,全靠你自己了。”

    当晚,他就被送往滨州。

    往后很多年尽忠都没能想明白,同样是被救下的流浪儿,凭什么龙天能够留在他身边,而自己却要被驱逐?

    后来他懂了,楼生为他取名“尽忠”,就是希望他的忠心能够成为他关键时候的底牌!

    可惜,他醒悟得太晚,等潜入御风获得龙天的信任后,才知道原来楼生已经消失多年,杳无音讯。

    “你跟楼生什么关系?”刘尽忠锐利的视线凛凛扫过面前过分年轻的女孩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