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124章 月姐挖坑,他想吻她(二合一)

第124章 月姐挖坑,他想吻她(二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三个6,18满点!

    “靠!我信了学霸做什么都比普通人厉害。”

    “活久见,难道这才是‘豹子’的正确打开方式?”

    “666,月姐一出手,在座所有人都是辣鸡。”

    侯思源:“姐,要不你再摇一个给大伙儿看看?”

    江扶月:“……”

    唐若燕整个人都愣住,死死盯着桌面上三枚骰子,像要看出个洞来。

    “怎、怎么可能?她就只摇了一下啊……”

    凌轩:“概率这种事跟具体摇几下没有必然联系。”

    江扶月勾唇,对上唐若燕尚且懵逼的目光,无情道破事实:“你输了。”

    唐若燕:“!”

    求救的眼神投向杭浩然,后者心头一软,正准备开口,却被钟子昂抢占先机——

    “诶诶诶,输了就是输了,大家都得守规矩不是?否则还怎么玩儿?”

    唐若燕的原话,被一字不差地还回去。

    杭浩然摸摸鼻子,向女朋友投去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唐若燕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我选真心话!你问吧。”

    才一局而已,没关系,她就不信江扶月能一直赢。

    总有她找回场子的时候!

    走着瞧!

    在众人注视下,江扶月突然朝着唐若燕身旁的林瑶看了眼,颇有几分恶趣的意味深长,然后——

    “如果校草向你表白,你会不会接受?”

    唐若燕一愕。

    原本她都做好会被江扶月深扒隐私、当场羞辱的准备了,比如问她“交往过几个男朋友”或“性幻想对象是谁”这种尖锐的问题,没想到居然这么简单。

    可仔细一想,又觉得哪里不对。

    再一思索,才发现原来是个大坑!

    首先,凌轩这个校草本草在场。

    其次,林瑶这个女神级的爱慕者也在。

    最后,她的正牌男友还在一旁虎视眈眈。

    如果她回答“不接受”,一来显得假,大家根本不会信;二来,还会得罪凌轩。

    估计要不了多久学校里就会传出“唐若燕连凌校草都看不上”、“眼高于顶还给她脸了”诸如此类的流言,介时成为全年级女生公敌也就分分钟的事。

    她不能,也不敢。

    可……如果回答“接受”,不仅杭浩然那儿不好交代,可能林瑶还会记恨她。

    怎么选都是错!

    怎么走都踩雷!

    她倒宁愿江扶月问她“交往过几个男朋友”,或者尺度更大的问题。

    介时她再委屈一下,哭一哭,不仅可以让江扶月当场变恶人,还能让杭浩然心疼她,最好直接跟江扶月闹僵,分道扬镳!

    可惜……

    江扶月太奸诈!居然故意给她挖坑,眼下还摆出一副“你看我出的题多简单、我是好人我最无辜”的样子。

    简直气死人!

    关键大家还都被绕进去了,一点都不觉得她过分,就连杭浩然也是如此——

    “谢了月姐。”

    “啧,还是女神仁慈,换成我就问内裤颜色是什么了,哈哈哈……”

    “滚蛋——”杭浩然作势要打。

    “是啊,月姐这把确实手下留情了。”

    “嗷!怜香惜玉的女神杀我一万遍!”

    “……”

    江扶月听着周围众人对她一片盛赞,始终保持得体的微笑。

    见唐若燕憋得双颊通红,眼珠子一个劲儿打转,显然绞尽脑汁,却还是吐不出一个字,便善解人意地询问——

    “是不是太难了?要不我换个问题吧?”

    唐若燕登时目露防备,生怕还有更大的坑等着她,连忙摆手:“不用了,这个问题就挺好……”

    “哦,那行吧。”江扶月目露期待。

    其他人也等着听回答。

    只有凌轩,原本一张温润的脸逐渐黑沉,看向江扶月的目光暗流涌动。

    像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钟子昂:“要回答就快点啊,下一轮还玩不玩了?”

    易辞拍桌,脾气很是不好:“赶紧的!”

    唐若燕被人这么一逼,慌乱的眼神投向凌轩,又心虚地扫过林瑶。

    “我……”

    扪心自问,那可是校草,就凭这点就没有女生抵挡得住。

    唐若燕也不例外,可她不能这么说啊!

    眼看时间拖得越久,杭浩然的表情已经开始挂不住了,唐若燕把心一横:“我、我肯定不能接受!”

    “唷?真的假的?那可是校草,凌轩这样儿的。”

    果然有人不信,开始起哄了。

    “等等,”侯思源突然反应过来,“你说的是‘不能接受’,而不是‘不接受’,说明心里还是想的嘛!这多一个字少一个,意思可就不一样了哦~”

    又来一个挖坑的。

    林瑶下意识皱眉,眼底掠过几分沉思。

    唐若燕这么不遗余力为她和凌轩创造机会,是不是别有居心?

    包括今天打电话邀请她来参加所谓的聚会,还有各种明里暗里示好与撮合?

    毕竟,这年头闺蜜帮忙追男人,追着追着就把人变成自己男朋友的事也不是没有。

    唐若燕终于慌了,手心冒汗,有口难辩。

    这时,脸色已经很不好的杭浩然突然跳出来解释:“凌校草这样的,可能百分之九十九的女生都喜欢,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不奇怪。可是燕燕已经有我了啊,当然不能再接受其他人的表白,对吧?”

    “嗯嗯!就是这样!”唐若燕忙不迭点头。

    “哎哟,杭哥护得可真紧!”

    “关键时刻还是咱们杭哥男友力爆棚,点赞~”

    杭浩然哈哈大笑,抱拳说“多谢”,只是心里怎么想的就不知道了。

    刘博文:“那这一轮就算过了,继续。”

    五分钟后。

    如果说唐若燕再次戏剧性地摇出三个一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那么当江扶月再次摇出三个六时,大家眼珠子也一并掉光了。

    “卧槽!又是豹砸,要不要这么神?”

    “只听说衰神附体的,还没见过赌神赖着不走的。”

    “女神,请问你那自带欧气的小爪子能够借给我摸一摸吗?保证只摸一下!就一下!”

    “何鑫你够了,要点儿脸!嘿嘿,月姐,他手太糙了,不适合你,我的就完全可以,不信你试试?”

    “刘斐!说我不要脸,我看你整个人都没了!”

    “我高兴,我乐意,我就想让月姐虎摸,怎么地?”

    易辞不开心了:“滚蛋。”

    刘斐:“……”顿时悄咪咪,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说。

    连凌轩都不由侧目,看江扶月的眼神染上几分隐晦的审视。

    如果第一次是巧合,那第二次就绝对不是偶然。

    按理说,她一个高中生,平时根本接触不到这些。

    “唐同学,真是不好意思。”你又输了。

    为了给对方留面子,江扶月没把最后那句说出来。

    但意思大家都懂。

    有点好笑,又有点同情。

    可正如唐若燕自己所说,既然敢玩,那就要输得起,不然多丢份?

    唐若燕已经彻底傻了,看骰子的眼神就像在看什么怪物。

    “又、又是三……不可能啊!我摇了这么多下……”

    “凌校草刚才说了,摇几下跟出几点没有必然联系。”

    侯思源无比赞同地点头:“刚之前不也一直摇三点吗?”

    唐若燕猛地抬头,两眼放光看向他:“你回来继续玩啊!现在不喝酒了,你也不用一直跑厕所。”

    侯思源摸摸鼻子,退开两步:“别,还是算了……”

    好不容易衰神去了别处,万一又回来找他怎么办?

    他才不傻呢!

    唐若燕咬牙,“我不相信这么巧,肯定是这个骰盅有问题!”

    钟子昂挑眉:“有什么问题?大家都在玩,就你输,难不成这骰盅还认人啊?”

    唐若燕想说,它就是认人!还专认她!

    可这话讲出来,连她自己都不信。

    这时,江扶月再次展现了自己的大度,“要换骰盅是吗?可以啊,反正又没人搞小动作,大家都不虚。但这局的真心话大冒险是不是要先完成了再说?”

    “对,先罚了再继续。”

    钟子昂则趁这个空当叫来服务员,音量不小:“去给我拿十个骰盅。”

    显然是故意说给某些人听的。

    唐若燕羞恼地抿紧了唇,求助的眼神投向男朋友。

    可杭浩然看都没看她。

    江扶月:“选吧,唐同学,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有了之前被挖坑的经历,唐若燕不知道江扶月还能问出什么心机问题,干脆一咬牙:“我选大冒险!”

    “哦吼——”全场起哄。

    她深吸口气,视死如归地盯着江扶月:“说吧,想让我做什么?”

    “enn……我也不为难你了,听说你喜欢小动物,要不就学一声小狗叫吧?”

    “只是这样?”唐若燕一惊。

    不过,她什么时候喜欢小动物了?

    学小狗叫……

    学狗叫?!

    她竟然让她学狗叫?!

    江扶月:“很难吗?那我再想想……”

    “差不多行了啊,月姐,不带你这么放水的。”

    “是啊!哪有学小狗叫这么简单的大冒险?简直白白浪费机会嘛!”

    “谁让我们月姐人美心善呢?”

    “……”

    唐若燕必须承认,这真的不难,可她总感觉对方有一种恶意在里面。

    狗?

    为什么让她学狗叫,而不是学猫叫,或者学鸡叫等等。

    江扶月似乎看穿她的疑惑,轻飘飘的眼神突然引着唐若燕看向一旁的林瑶,并端起饮料喝了一小口,接着自然而然地做出舔唇这个动作。

    舔……

    那一瞬间,唐若燕醍醐灌顶,什么都明白了。

    她居然讽刺自己是林瑶的“舔狗”?!

    这种只有两个人才明白的羞辱,让唐若燕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其他人不知道啊!

    他们只会觉得江扶月手下留情,夸她仁慈大度,一口一个“女神”,张嘴就是“月姐”。

    更让她气愤的是,杭浩然居然也不管她了!

    而她自以为是好姐妹的林瑶从游戏开始就没帮她说过一句话。

    唐若燕突然感受到了什么叫绝望,而内心对江扶月的埋怨和恨意再次加深。

    这种憎恨迫使她咬牙强忍,最终在所有人的大笑声中,憋屈又羞耻地发出一声:“汪——”

    江扶月,你等着!

    大冒险结束,服务员也恰好送来骰盅,全是新的,还没开封。

    钟子昂冷笑着挥了挥手:“选吧,免得你老感觉有人出千。”

    唐若燕抿唇,无视对方的讽刺,当真仔仔细细选了一个。

    新的骰盅,第三局开始。

    当唐若燕再次摇出三个一,她两眼一黑,险些当场晕倒。

    这下,包间内变得格外沉默。

    沉默到了极致,就变成一种诡异。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阴、阴风阵阵?”

    “听说像酒吧这种人多又热闹的地方,大多建在坟场上。”

    “我不是得罪了哪路神仙吧?”

    “撞到哪路小鬼还差不多……”

    “居然在一个人手上连出三把一模一样的最小点。”

    唐若燕听得毛骨悚然,尖叫一声,丢开骰盅。

    大家都被她吓了一跳。

    骰盅被推到凌轩面前,他摇了摇,揭开,居然又是三个一!

    “嘶……”

    “今天怎么搞的?”

    “学霸的好运也不顶用了?”

    “不过这也说明不是只有唐若燕才会摇出三个一,虽然这么讲不厚道,还有点幸灾乐祸,但我实在忍不住松了口气哈。”

    “对对对,我也是……”

    “咱们把空调温度打高一点吧,难怪感觉凉飕飕的。”

    轮到江扶月,依然三个六。

    众人:“……”

    除了一声牛逼,好像也无话可说。

    易辞看了眼江扶月的手,突然开口:“你是不是学过?”

    大伙儿一惊,纷纷朝她望去。

    江扶月诚实地点了点头:“会一点。”

    这还叫“一点”?

    您老可真会开玩笑!

    “难怪这么这么厉害。”

    “女神请收下我的膝盖。十八般武艺里有什么是您不会的吗?”

    “申请女神陪我去趟拉斯维加斯,机酒全包,唯一的要求是帮我赢10个亿。”

    “滚滚滚,做你的春秋大梦去!”

    “……”

    一时间,惊叹声不绝于耳。

    江扶月也不心虚:“你们该不会以为这个世上光靠运气就能逢赌必赢吧?”

    侯思源讷讷:“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运气再加一定手段,才是制胜法宝。”

    刘博文咂咂嘴:“受教了。”

    钟子昂若有所思。

    易辞也陷入沉默。

    突然,一道娇咤骤起,唐若燕像抓住什么把柄,整个人陷入一种莫名兴奋近乎癫狂的状态。

    “好啊!江扶月你作弊——”

    “作弊?”相较于她的激动,江扶月则平静得可怕,“骰盅是不是你选的?三个一又不是你自己亲手摇出来的?我有做什么干涉你的点数结果吗?”

    三连击,问得对方脸色惨白。

    “可、你学过,这不公平……”

    江扶月笑了:“在同一个班级,被同一个老师教,学的是同样的知识,最后考试分数却不尽相同。你不能因为得高分的同学请了家教,或周末参加了补习班,就指责教育不公平吧?”

    “一场赌局,就像一场考试,给你的试题卷、答题卡、草稿纸都一模一样,不能因为你考倒数,别人考第一就张嘴胡扯,承认自己技不如人有那么困难吗?”

    “况且游戏开始前,你也没说学过的不能玩啊?”

    唐若燕被怼得哑口无言,一双眸子裹着委屈的小眼泪,可怜巴巴。

    反观江扶月,她就这么坐在那儿,即使什么表情都没有,什么动作也没做,都能让人感觉到她的强大不可侵犯。

    同为女生,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

    气氛有点僵,说话声停了,众人你看看我,我瞅瞅你,都不知道怎么打破僵局。

    唐若燕张嘴就是“作弊”的确过分。

    江扶月的话则句句在理,将道德制高点拿捏得死死的。

    杭浩然就是想帮女朋友说句话,打个圆场都不行。

    最后,还是江扶月自己开了口:“继续吗?”

    “当、当然,这才几局?”

    “那个……输的是不是要受罚了?这回一炮双响哦~”

    “要不然怎么说牛还是月姐最牛?”

    唐若燕仍然选择大冒险。

    江扶月让她再学一声小狗叫。

    “汪——”

    “哈哈哈……月姐,你也不用这么照顾女同胞吧?简直就是公然徇私!”

    江扶月微笑回道:“我乐意。”

    嗯,是真的乐意。

    唐若燕:“……”内伤!

    轮到凌轩,他选了真心话。

    少年一双漆黑的眼睛直白又深邃地望向江扶月。

    如果之前那些注目都是隐晦的、私密的、不可宣之于众的;那么这次就是大胆的、露骨的、光明正大的。

    江扶月微微抬眸,不期然与他的视线在半空相撞。

    仅一秒,便淡定移开,随即落到侯思源身上:“你来。”

    “啊?”侯思源一愣。

    “你来问。”

    “……这、真的好吗?”他搓搓手,明显口是心非,实则早就跃跃欲试。

    “有什么不好?我接的是你的位子。”

    “行!那我就问了哟?”

    江扶月点头。

    侯思源看向凌轩,嘿嘿一笑,“对不住了,校草。”

    凌轩朝江扶月深深看了一眼,转回侯思源脸上,又恢复成一片浅淡的温和:“没关系,问吧。”

    “你最愿意和在场哪个异性接吻?”

    “哗——”

    此言一出,全场沸腾。

    “刺激!”

    “猴子,干得漂亮!”

    “他来了!他来了!他开着火车冲来了!呜呜呜(污污污)——”

    “对嘛!就该提点这样的问题,不然还有什么乐趣?”

    “凌校草,想好了再回答哟~”

    “嘿嘿……”

    “猴子,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侯思源拒不承认:“什么乱七八糟?我就随便问问……”

    “随便问问你笑得这么奸诈?”

    “谁奸诈了?我这叫纯良,懂不懂?”

    “糟老头,我信你个鬼!”

    “……”

    在场总共也就三个女的——江扶月、林瑶、唐若燕。

    凌轩淡定地扫过,在唐若燕身上几乎没有停留,又径直掠过垂眸害羞的林瑶,最后落到一脸事不关己的江扶月身上。

    然后,伸手一指:“我选她。”

    众人顺势往去,却见江扶月并无半分羞涩或闪躲,一脸坦然地面对凌轩的点名,以及众人的瞩目。

    这种时候,当事人表现得越不好意思,大家就越来劲。

    可惜,不管凌轩还是江扶月,一个赛一个淡定。

    众人反倒不好起哄了。

    谁敢啊?

    又不是没见过月姐怼人的样子?

    侯思源当即眼珠一转,不坏好意地问凌轩:“有理由吗?”

    少年白玉般温润的脸,面无表情:“好奇。”

    好奇和江扶月接吻什么感觉,所以选她。

    “那你对林同学和唐同学就不好奇?”

    侯思源这话就有点故意挑事的味道了。

    一般人拿到这样的问题,或多或少都会犹豫一下,给另外两个女生留点面子。

    可凌轩几乎想都没想,“不好奇。”

    侯思源:“……”这让我怎么接?

    众人:“……”

    唐若燕倒还好,本来凌轩就不可能喜欢她这种类型,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可林瑶不行,或者说根本无法接受。

    从凌轩果断地选择江扶月到轻描淡写吐出“不好奇”三个字,她的世界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坍塌,最终片瓦不剩。

    他、怎么能当众说出这样的话?!又将她对他的一片真心置于何地?

    在场不少人都心知肚明林瑶为谁而来,如今听凌轩这话……是当场拒绝的意思?

    那一刻,林瑶像被扒光了衣服,当街示众。

    难堪、羞愤、悲痛,种种情绪一并上涌。

    唐若燕惊诧的目光也随之投来,好似在问:你跟凌校草不是一对吗?他为什么选别人?

    从来林瑶在她面前都是高高在上,如今却连回视对方的勇气都没有。

    鉴于两个当事人的反应过于寡淡,别说火花,愣是一点火星都没有,众人也就跟着歇菜。

    可能这也是唯一能让林瑶感到安慰的地方。

    江扶月并没有搭理凌轩,不是吗?

    刘博文抬腕看了眼时间:“不早了,最后一把,浪完收场?”

    “行!”

    “让猴子也加进来吧?”

    “好。”

    侯思源准备在江扶月旁边挤个空位坐下,却被钟子昂一个眼神瞪得想坐不敢坐,最后只能委屈巴巴挪到对面。

    少爷不得了哦?就知道欺负人!

    钟子昂:少爷确实不得了。

    叼!

    最后一局,众人不由打起十二万分精神。

    唐若燕双手合十,“千万不要再来三个一,千万不要啊!”

    说完,握着骰盅用力一摇,再摇。

    放定桌面后,飞快揭开,好像慢一秒里面的点数就会有变,而她自己则在揭开骰盅的同时,别过头,不敢第一时间去看结果。

    全场再次死寂,安静得只能听到呼吸声。

    唐若燕心下一沉,这个反应……

    该不会又是3吧?!

    她绝望地扭过头,只见桌上三个骰子呈现出一模一样的点数,却不是1,而是——6!

    “啊啊啊啊!我、我摇到豹子了?!”她一把拽住杭浩然,神情激动,险些破音:“你看!我终于不是3了!这次我赢定了!”

    “是是是……你最大,我们都看到了。”杭浩然被她掐得面目扭曲。

    “那个……燕燕啊,咱能先、松一下手吗?我肉疼!”

    “哦哦,”唐若燕赶紧撒手,“还疼吗?我看看。”

    “别,现在好了。”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激动……”

    钟子昂却哼笑一声:“这才哪儿到哪儿?最后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下一个轮到凌轩。

    他还是那副不怎么在意的样子,拿在手上轻轻一晃,就揭了。

    还是三个6,又开豹子!

    “我去——要不要这么邪门?”

    “连开几次三个1也就算了,难道又要连开三个6?”

    “不是好,就是坏,真够极端的。”

    接下来是刘斐、侯思源几人,发挥正常,点数也不奇怪。

    轮到钟子昂和易辞,“谁先?”

    钟子昂当仁不让地拽过骰盅,顺便抛给他两个大大的白眼儿。

    没错,少爷就是这么傲!

    易辞:“……”傻逼。

    刚骂完,就看见钟子昂开出三个6。

    易辞:“?”啥玩意儿?

    “哦吼!又是豹子!”

    “钟少牛逼。”

    “……”

    易辞心里不得劲,轮到自己的时候就无所谓地晃了两下,结果一打开——

    “靠!”

    “你怎么也豹了?”

    “今晚的点数有毒吧?”

    “谁让换的骰盅来着?”

    唐若燕:“……”腔都不敢开。

    侯思源几个没豹的小可怜已经开始瑟瑟发抖了,不出意外江扶月也会豹,那受罚的只能从他们中间诞生。

    而自己和刘斐点数最少,只有10。

    完球……

    最后只剩江扶月,大家已经不怎么好奇她摇出来的结果了,就像她每次的考试成绩一样,反正不是满点,就是满分。

    大家已经开始讨论怎么为难侯思源和刘斐这两个小可怜了。

    就在这时,原本已经拿起骰盅的江扶月突然失手,骰子掉出来两颗……

    “不好意思,盅盖滑了。”

    唐若燕立马起身:“手挨到就算开始了,不能重来!”

    刘斐:“那点数怎么算?”

    唐若燕轻哼:“当然是多少就算多少咯,反正都是她自己摇出来的。”

    掉出来的两颗骰子,一颗显示点数1,另一颗显示2,即使最后一颗江扶月摇出最大6,加起来也只有9,刚好比侯思源和刘斐的10少1。

    全场最小!

    所以,这把她输定了,第三颗的点数根本没必要再看。

    易辞皱眉:“哪有这么算的?不是欺负人吗?”

    唐若燕悠悠开口:“规矩就是规矩,之前那么倒霉我都遵守了,怎么,现在她江扶月就可以搞特殊?”

    “强词夺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骰盅出了问题。钟子昂,你闷着装什么死?赶紧说句话!”易辞拿手肘捅他。

    可这次,钟子昂居然一反常态,没再帮江扶月。

    只见他目光微闪,分明有什么鬼主意在暗搓搓酝酿:“咳……虽然吧,这个骰盅确实有问题,但换个角度想,是不是也跟一个人的手气有关呢?不然为什么其他人用的时候好好的……”

    “你在放什么狗屁?!”易辞惊呆,以前一直觉得钟子昂这个人脾气像狗屎,现在突然发现他脑壳里也有屎。

    连是非对错都分不清了,看来一声“傻逼”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弱智。

    钟子昂:“……”这人怎么不开窍啊?急死了!

    他开始疯狂给易辞打眼色:蠢货!江扶月最小,咱们豹子,不就可以对她为所欲为了?!

    易辞:?

    还、还能这么搞?

    而他居然有点心动是怎么肥事?

    而另一头“豹子”凌轩显然早就想到这点,稳坐钓鱼台不说话。

    在他眼里,钟子昂和易辞都是傻逼。

    不分大小的那种。

    最后的最后,没人再帮江扶月。

    只见她轻轻将骰盅往桌面一扣,莞尔抬眸,红唇轻启——

    “我输了。”

    没有不甘,也不曾争辩,承认得干脆利落。

    就这样平静且坦然地接受失败。

    可她留给众人的印象依旧强大不可撼动。

    唐若燕咬牙,眼中愤恨一闪而逝——

    江扶月,你也有今天!

    “选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四个豹子,也就是说,江扶月要完成四次挑战,还是不同人设下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