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127章 配得上吗,月下神降(二合一)

第127章 配得上吗,月下神降(二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扶月这么受欢迎?”

    钟子昂一愣,看向他:“什么?”

    不是没听明白,而是觉得谢定渊居然会对这种问题感兴趣?

    简直……

    不可思议。

    “需要我重复一遍?”

    “不、不用……”钟子昂讷讷摇头,忽而反问:“她难道不该受欢迎?”

    男人未置可否,幽邃的黑眸一片深静。

    少年却已经掰着手指开数:“首先,她长得漂亮吧?特别是眼睛,又黑又亮,虽然看人的时候冷冰冰,可总有一种让人浑身着火的魔力。”

    说着,少年眼中光芒大盛,好像下一秒真的会烧起来。

    “着火?”谢定渊嗤之以鼻。

    “你还别不信,她就这么看着你,只看着你的时候……”钟子昂似乎陷入了某段回忆,嘴角不自觉荡开笑容,随即又倒抽一口凉气。

    谢定渊还是第一次同时在他脸上看到这么多表情。

    不自觉挑了下眉峰。

    “其次,人身材也好啊!反正比帝都那些所谓的豪门千金盘更正、条更顺,光看看都眼馋得不行……”

    一边说,一边苍蝇搓手。

    谢定渊当即给了他一下:“臭小子,正经点!”

    “哪儿不正经了我?”钟子昂捂着脑门儿,疼得俊脸扭曲,“你搞偷袭!”

    “还馋不馋?”

    钟子昂:“……”

    男人作势抬手。

    “不馋了,不馋了!”认怂保平安。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她优秀啊!”钟子昂眼冒红心,化身痴汉。

    “优秀?”谢定渊兀自咂摸这个词,突然来了点兴致,“怎么个优秀法?说说。”

    “她是个天才,考场睡觉最后都能拿满分的那种。”

    “嗯,”谢定渊点头:“学习是不错。”

    否则也不能同时入围两门学科竞赛的夏令营,听说还都是满分。

    “你喜欢学习好的女孩儿?”

    钟子昂挠头:“也不一定,如果江扶月哪天学习不好了,我也觉得没什么啊……就、不是必要条件……”

    谢定渊若有所思,半晌:“可她打过你。”一击。

    “……”

    “还不止一次。”二击。

    “……”

    “况且,她这么优秀,你配得上人家吗?”直接锤死。

    钟子昂:“?”

    ……

    江扶月准备直接回家,刚穿过马路,就听见旁边小巷传来一声尖叫。

    夜店外发生这种情况很常见,不过King有规定,方圆五百米内不许寻衅滋事、打架斗殴,否则店内保镖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不过,这条小巷……

    刚好出了保护区,据说是教训人的“圣地”,里面经常传出惨叫,路过的人不想管,也不敢管。

    谁知道会惹上什么穷凶恶极之徒?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江扶月也不打算管,每个世界都有既定法则,她不是拔刀侠,也跟圣母不沾边,没那么多同情心泛滥。

    只是这个声音……

    怎么有点耳熟?

    瘆凉的月光照不进漆黑的小巷,白天这里是菜市,晚上就变成炼狱。

    一个纤瘦的身影被掼倒在地,她挣扎着想爬起来。

    但下一秒,一只男式皮鞋踏上她右肩,狠狠碾动,雪白的肌肤留下脚印,最终被磨出血痕。

    可女孩儿紧抿着唇,没有呼救,也不曾求饶,就这么强撑着一语不发。

    只有紧绷的背脊和颤抖的肌肉在无声昭示着她此刻的痛苦以及……恐惧。

    但男人对此并不满意,大笑的同时加重踩踏的力道,“叫啊!怎么不叫了?刚才不是还来了两嗓子?”

    柳丝思发红的眼盯着他,“要打就打,废话真多。”

    “呵,打你?”男人收了脚,蹲下来,因常年吸烟被熏黄的手指抚过女孩儿娇嫩的脸蛋儿,混浊的眼底生出痴迷之色,“打坏了怎么办?爷会心疼的。”

    “呸——”柳丝思吐了一口唾沫到男人脸上,“恶心!”

    男人脸色大变,眼中最后一丝怜惜被席卷而来的愤怒彻底取代,啪——

    抬手一记耳光。

    “臭婊子,给脸不要脸!”

    骂完,反手又是一下。

    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小巷内。

    柳丝思眼前发黑,两耳嗡鸣,嘴角和鼻孔同时淌血。

    男人却悠哉起身,接过小弟送上的手帕,慢条斯理地擦去脸上的口水。

    接着,又擦了擦染血的手指。

    “三爷,您看需不需要兄弟们……”

    “急什么?鱼儿才上钩了一条,等剩下两条到了,咱们一起算总账!”

    最后三个字,男人咬着牙,其中狠意令人心颤。

    连小弟也忍不住缩了缩脖颈。

    原本快要晕死过去的柳丝思闻言,蓦地睁大眼:“你想干什么?”

    男人低笑。

    “什么‘剩下两条’、‘算总账’,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是吗?既然听不懂,那你紧张什么?”

    “……”

    男人笑得愈发开心:“怎么,怕我收拾你那两个小姐妹?”

    柳丝思惊怒:“你敢?!”

    男人仿佛听见什么笑话,笑得前俯后仰:“哈哈哈……你们来听听她说了什么?我敢?我魏三有什么不敢的?!”

    身后一群小弟跟着哄笑起来。

    “这世上居然还有我们三爷不敢的事?哈哈……”

    “这妞儿没长眼啊!”

    “说到底就是欠教训,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

    “……”

    魏三朝她挑眉,顺手整了整衣袖:“你都问敢不敢了,如果不敢,那三爷我岂不是很丢份?得!那咱就试试。”

    柳丝思瞳孔一缩:“得罪你的人是我,要报复冲我来,别牵扯无辜!”

    “无辜?呵……丝思,扪心自问,你那两个小姐妹真的无辜吗?”

    “疯子!你到底想干什么?!”女孩儿大吼,被嘴里的血水呛到,咳得撕心裂肺。

    “都说了不要急,你看……遭罪了吧?”男人大掌轻抚女孩儿后背替她顺气,明明是温柔的力道,却生生透出一股阴寒,“等时候到了,人齐了,总会知道的。”

    “人……齐了?”柳丝思脸色发白,头皮绷紧,“你什么意思?”

    “哦,刚才用你的手机给她们发了条消息,好姐妹有难,你猜她们来还是不来呢?”

    “你无耻——”

    “哈哈哈……骂吧,尽管骂,爷就喜欢你这泼辣劲儿,就是太不乖了,扑腾得厉害,想想也只能把翅膀剪了,往后才好安心待在笼子里,别整天想着往外飞,你说是不是?”

    柳丝思被对方变态的想法吓出一身冷汗:“你、这是犯罪……会坐牢的!”

    “哈哈哈,小家伙又说笑了。临淮地界有哪座监狱容得下我魏三?你去打听打听。”

    柳丝思眼里闪过绝望。

    她已经逃不掉了,注定摔进泥坑发烂发臭,但她不能连累蒋涵和葛梦……

    思及此,她反倒冷静下来:“没用的,我们早就闹翻了,平时碰到连招呼都不打,视对方为陌生人,所以——”

    柳丝思深吸口气:“就算你发了消息,她们也不会来!”

    “闹翻了?”男人挑眉,故作惊讶,“那你这两个小姐妹还真不错,为一个闹翻的朋友来套我麻袋,爷现在下巴都还是青的,够义气啊?”

    “你想多了,她们还是高中生,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柳丝思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无波。

    “是啊,我也好奇,两个高中生哪来的勇气对爷下手?一会儿得好好问问。”

    这时,留在巷口望风的小弟传话,“三爷,人来了!”

    魏三俯身,笑着拍了拍柳丝思的脸:“你看,剩下两条鱼不就乖乖上钩了吗?”

    后者浑身一僵。

    男人站直,笑容收敛得干干净净,唯余一片森寒:“愣着干什么?去把外面那两个小朋友请进来!”

    很快,蒋涵和葛梦就被押到魏三面前。

    男人挑剔的目光落在两人脸上,扫过蒋涵的时候,眼底掠过嫌恶,对葛梦也只一眼便移开视线。

    一个太肥,像猪;一个太瘦,像柴。

    都丑出天际!

    面对这样两个人,魏三脑子里那点旖旎的想法彻底没了。

    还以为柳丝思的朋友至少也该和她不相上下,谁知……

    就这种货色,他手下的小弟都看不上。

    “行啊,小同学,看了几部电影就学人套麻袋,想过后果没有?”

    “你、谁啊?我们认识你吗?”蒋涵抬起下巴,誓将装傻进行到底。

    “哟,还挺有章法,难怪敢动手。既然不认识,那兄弟们就教她认识认识……”

    说着,后退两步让出地方,一群小弟开始挽起袖子靠近。

    魏三口中的“认识”就是先打一顿!

    葛梦害怕地揪住蒋涵衣袖,后者同样惊慌,可余光掠过倒在地上、满脸是血的柳丝思,她又觉得自己不能这么认怂——

    “等等!”

    魏三抬手,众小弟止步:“怎么,现在想起来了?”

    蒋涵:“好像似乎应该可能大致有点印象。”

    葛梦:“……”

    魏三:“……”

    众人:“……”

    “既然有印象,那这笔账咱们是不是应该好好算一算?”

    蒋涵点头:“行,算吧。”

    “呵,还挺有担当,千万别嘴上说得好听,结果吓得尿裤子!你——”魏三转身,朝最近的一个小弟抬了抬下巴,“先给我卸她一只手。”

    “是。”

    蒋涵一惊,呆若傻鸡。

    葛梦哇一声哭出来:“涵姐,怎么办啊?他、他们来真的!”

    躺在地上的柳丝思强撑着想要爬起来,可不等她站稳,又重重摔回去,掌心摁到玻璃碎渣,满手鲜血。

    “三爷,我求你,别这样……求求你了……”

    她泪如雨下,所有骨气和骄傲都在这一刻被碾成碎渣,灰飞烟灭。

    柳丝思爬过去,死死攥住男人裤腿:“你要什么我都答应,只要你放过她们……”

    “早这么乖多好?”男人抬手示意停止,小弟便将已经横架在蒋涵胳膊上的西瓜刀收起来,别回身后。

    魏三蹲下来,拂去女孩儿脸上的泪,又用大拇指揩掉她嘴角的血渍,“真丑。”

    柳丝思浑身一颤,不敢再哭,生怕他出尔反尔。

    这个疯子不是在开玩笑。

    他真的会要了蒋涵和葛梦的命!

    “不是说闹翻了吗?”魏三冷笑,“她们不惜冒险来救你,而你又牺牲自己求我放过她们,真是好感人的一出姐妹情深啊……”

    男人说着,开始鼓掌。

    啪啪的声音在幽暗的小巷深处回荡,有种说不出的诡异与荒诞。

    “行,既然你愿意用自己来换,那爷就高抬贵手放过她们。”

    “柳丝思——你不要答应他!”蒋涵大吼。

    魏三一个眼色,近旁小弟上前,抬手就是一耳光,啪——

    葛梦心惊肉跳:“你、你们怎么能打——”

    啪!

    她也被打偏了头。

    谁知蒋涵转回来,右边鼻孔还挂着一管血,继续不管不顾地喊:“柳丝思,老子不要你救!不需要你牺牲!你个大傻X!”

    啪!

    又是一耳光。

    另一个鼻孔也流血了,但她仿佛感觉不到痛:“不就是一条胳膊吗?!老子不怕!今晚就算我整个人都交代在这儿,也照样不虚!反正来之前我已经报警了,还留下了线索和遗书,我丢一条命,就得有人赔我一条!

    “而且我还有保险,死了赔几个亿那种,正好留给我爸养老,我还不用端屎倒尿,贼特么爽!你们有保险吗?死了能拿几个亿吗?!辣鸡!”

    小弟呆了呆,连耳光都忘了继续扇,不由思考起蒋涵说的问题——

    是啊,他们有保险吗?

    三爷好像没给买。

    葛梦一边哭,一边打嗝:“涵、涵姐,我没保险怎么办啊?”

    “放心,我已经帮你投过了,就上回问你要的身份证,还让你签字了,虽然没有我几个亿那么多,但上千万还是有的。”

    “真、真的?”

    “当然!你跟着我混,随时丢命的差,我怎么能让你没个保障?”

    “谢、谢谢哦。”

    魏三眼皮猛跳,气得额上青筋暴突:“把她嘴给我封了,既然不怕死,那就两只手一起取!”

    小弟还在恍惚中,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就在这时,原本趴在地上的柳丝思突然起身,抓了地上的玻璃碎片往魏三喉间一抵。

    她攥得用力,碎片割破手指,一滴一滴往下淌血,眼中狠意让人心惊。

    “放她们走,不然就一起死在这里,选吧。”

    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癫狂疯魔,女孩儿的声音仿佛从崖底传来,空洞幽冷,渗着死亡之气。

    “三爷——”

    “你赶紧放手,不然别想活着走出这条巷子!”

    “……”

    小弟们开始七嘴八舌,有威胁放狠话的,也有服软试图劝说的……

    从某种程度上讲,局面已经开始乱了。

    魏三不敢相信柳丝思居然还有力气反抗,也正因为这点“不相信”导致了他的疏忽大意,如今才会被一个女人当众挟持。

    “丝思,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姑娘,可你这么做就……”

    “闭嘴!”碎片刺入皮肉,扎破的小口已经有血渗出。

    魏三眉心一拧,眼底掠过杀意。

    本以为是只可心的鹦鹉,没想到是只会咬人的八哥,那就不必再留了!

    柳丝思:“我再说一遍,要么放人,要么大家一起完蛋!我已经被你逼得走投无路,既然横竖都是死,那我拼尽全力也要拉个垫背的!”

    说完,碎片再入两分。

    嘶!

    魏三倒抽凉气,原本还算镇定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龟裂,“有话好好说,不就是放人吗?”

    “少啰嗦!”

    “把她们放了。”

    一声令下,蒋涵和葛梦得了自由,迅速退到柳丝思身后。

    “快走!别管我。”

    蒋涵:“要走一起走,我们三个把他带出去,到了马路上这些人就不敢乱来。”

    “对,”葛梦点头:“我们来就是想救你,现在有机会当然要一起走。”

    柳丝思眼中泛起泪光:“对不起,我之前……”

    “不提这些,先出去再说。”

    “好。”

    三人合力将魏三挟持着往外,她们进一步,那些小弟就退一步。

    眼看马上就能离开巷子,却冷不丁蹿出一只野猫。

    突来的动静对神经高度紧绷的人来说,无疑是场巨大的惊吓,柳丝思手一抖,立马就被魏三抓住机会反手压制。

    快得蒋涵和葛梦根本来不及反应!

    “贱货!给脸不要脸!”他一个用力将柳丝思抵在墙上,后脑勺碰到坚硬的砖墙发出砰一声闷响。

    柳丝思两眼发黑,剧痛袭来。

    可盛怒中的男人根本没有理智,下一秒从衣兜里掏出一把瑞士刀……

    刀锋在月光下折射出瘆人的寒光,直接朝柳丝思刺去!

    “不要!”蒋涵目眦欲裂。

    葛梦已经发不出声音,只能疯狂摇头。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黑影突然出现,一脚踢歪魏三的手,刀尖插进砖缝里,竟然拔都拔不出来。

    可想而知下手有多黑!

    魏三恼羞成怒,两次用力无果后立马放弃拔刀,迅速转身,警惕地看向来人。

    只见黑影长衣长裤,一顶鸭舌帽几乎遮完整张脸,身形在男人中也不算魁梧,甚至有些偏瘦,但那一脚的力量却不可小觑。

    他现在虎口都是麻的!

    魏三不由目露忌惮:“你是谁?”

    江扶月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走到柳丝思面前。

    女孩儿已经顺着墙面滑坐在地,脸上全是血,看不清原本的样貌。

    衣服在挣扎中被撕破,领口大敞,露出半个肩头,上面沾着血和灰,红的黑的糊成一团。

    狼狈不堪。

    可那双眼睛却很亮,在月光映照下锋芒毕现。

    像山坳上的一匹孤狼。

    柳丝思看着眼前靠近的男人,月光太暗,照不清他的脸,只有一个大概的身形轮廓。

    她有些防备,即便对方才刚从魏三手里救下自己。

    所以,她不动声色摸到那块碎片,再悄悄攥进掌心,收拢。

    这时,男人却突然蹲下来。

    她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不等她分辨究竟是什么香,男人已经抓起她的手,轻轻用力,五根手指便不受控制地张开,碎片滑落在地。

    下一秒,柳丝思只觉肩头一暖。

    男人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到她身上,也一并盖住了那些狼狈与不堪。

    那一刻,柳丝思看见男人背后高悬的月亮,周围晕开凄离朦胧的光,似乎也给这个男人罩上了光环。

    犹如神降。

    她发霉发臭的前半生里终于也有了值得铭记和怀念的东西。

    “呵,哥们儿你想英雄救美?”魏三抹掉脖颈处的血,语气嚣张,“怕是来错了地方!”

    江扶月示意蒋涵和葛梦过来接手照顾柳丝思,自己则缓缓起身,正对魏三。

    “如果我一定要救呢?”她压低嗓音,显得沙哑又磁性。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说完,一个手势召拢所有小弟,准备随时迎战。

    江扶月勾唇,阴影下面孔始终模糊不清,透出一股诡秘:“你以为就你有小弟?”

    话音刚落,一群训练有素的黑衣人迅速涌入巷口,将魏三和他的人团团围住。

    远处传来脚步声,包围圈自动留出一个缺口,虎奔高大的身影踏月而来,黑色西装衬得他愈发凛然不可侵犯。

    可这般人物却径直走到江扶月身后,垂眸敛目:“老板,人齐了。”

    “老板?!”魏三震惊。

    不久前,他才从King离开,就在今天他以常客的身份见到了这家酒吧的新老板——虎哥!

    魏三知道这家酒吧能在临淮屹立不倒,背后肯定有人撑腰,而这位突然空降的“虎哥”更是他得罪不起的人物。

    所以言辞之间不免带上几分讨好,双方倒也相谈甚欢。

    没想到短短几小时后,他就亲眼目睹了这位虎哥开口叫另一个人“老板”。

    而这些黑衣人明显是King高价雇佣的保镖,不仅一个比一个能打,还出了名的忠心。

    不然King能这么风平浪静?周边区域也无人敢寻衅惹事?

    这些人起码要占百分之六十的功劳!

    而自己的小弟是个什么水平,魏三一清二楚,真杠上,他绝对讨不了好!

    “……虎哥,您这是什么意思?我可没在King的保护区内闹事啊!”

    虎奔面无表情,好像根本不认识他:“你动了King的人。”

    柳丝思在King兼职做服务生,魏三对她下手,就是对King的挑衅。

    “这话就不对了,感情的事,你情我愿,怎么能叫我动了她?”

    虎奔:“King处理问题从来不听狡辩。”

    说完,微微抬手,一个保镖上前,直接朝魏三腹部一拳,又往他膝盖踹了一脚。

    两招就让人单膝跪地,捂着腹部躬成虾米状,嘴里发出一声接一声忍痛的闷哼。

    一群小弟面面相觑,对方过于简单粗暴,他们反而不敢轻举妄动。

    魏三猛地抬头,因疼痛而充血的双眼直勾勾望向虎奔,咬牙切齿:“你不要太过分!”

    “还敢撂狠话?”虎奔冷笑,朝保镖看了一眼。

    后者上前,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魏三嘴里包着一口血:“别以为只有你才有后台,老子也有,今天你敢动我,明天就做好被清算的准——”

    江扶月:“聒噪。”

    虎奔:“去,把他嘴堵了。”

    很快,烦人的哔哔声消失,只剩拳拳到肉的闷哼。

    江扶月听得心情舒畅。

    蒋涵和葛梦在一旁疯狂叫好——打打打!打死这个人渣!

    而柳丝思则靠在墙角,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道身影。

    五分钟后,魏三死狗一样趴在地上。

    一群小弟见势不妙,早就脚底抹油,跑得一干二净。

    大家都不傻,知道三爷这回踢到铁板了,不想被推出去当炮灰,就只有逃。

    “呜呜——呜呜呜呜——”回来!你们都给我回来!

    一群废物!

    江扶月踱步上前,虎奔紧随其后,保镖识趣地停手,退到一边。

    “现在知道我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她笑,居高临下。

    男人瞳孔一缩。

    虎奔拽掉他嘴里的东西,让他可以开口。

    “你才是King的老板?”

    江扶月不置可否。

    魏三:“我不认为自己有得罪过你。”所以,为什么要借题发挥?

    没错,在魏三看来,King幕后老板出手不可能只是单纯为了救柳丝思和她那两个小姐妹,肯定还有别的什么原因。

    “还以为是个人物,倒也不过如此。”江扶月彻底失去耐心,转身就走,剩下的事交给虎奔处理。

    突然,她看到蒋涵,仿佛想起什么,脚下一顿:“难得出来一趟,总不能空手而归。”

    虎奔稍愣,不明白她想表达什么,随即一句轻飘飘的话传到他耳朵里——

    “那就留点东西当纪念吧。”

    虎奔浑身巨震,早已冷汗如注:“……是。”

    留什么呢?

    ……手?

    江扶月看了眼墙角,对上三双黑亮黑亮的眼睛:“愣着干什么?还不跟我走?”

    “哦!走!现在就走!”蒋涵立马应声,扶起柳丝思。

    “嗯嗯!”葛梦忙不迭点头,扶住另一边。

    而柳丝思则看着他微微皱眉,“你的声音……”

    江扶月直接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糟糕!刚才用了本音!

    ……

    King,二楼。

    柳丝思坐在沙发上,私人医生正帮她处理伤口。

    嘴角破裂,鼻腔毛细血管受损,外加一手的玻璃碎渣,以及可能造成轻微脑震荡的头部外伤。

    还没算她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擦刮磕碰。

    蒋涵:“姓魏的狗东西!真不是人!早知道那天套麻袋的时候就该多揍他几拳。”

    葛梦:“可以直接拿棍子敲。”

    蒋涵:“我觉得砖头也行。”

    葛梦:“可砖头没棍子好使。”

    蒋涵:“行,那还是棍子吧。”

    背对几人的江扶月:“……”

    正在忍痛的柳丝思:“……”

    仔细处理伤口的医生:“……”

    “你好。”蒋涵突然走到江扶月身后,见他一个劲盯着墙上的画看,可能大佬都喜欢“背对进门处,负手而立”吧,所以也没靠太近,生怕冒犯到对方。

    “今天谢谢你突然出现救了我们,不然我们三个就死定了!”

    “……”

    “虽然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出手相救,还对我们这么好,带我们来处理伤口,但还是谢谢。就、我也没什么可送的,家里房子还挺多,要不我送你三……呃……五套?”

    不是蒋涵抠,而是目前她名下就只有这么多。

    原本应该有七套的,可这次期末考试化学退步了,她爸就扣了她两套,小气!

    江扶月:“你确定要送我房子?”

    蒋涵:“确定啊!跟命比起来,房子算什么?”

    江扶月语气幽凉:“你不是买了保险?不怕死吗?”

    “嗐,能活着谁想去死啊?保险那是最后一步。”

    “几个亿?”

    “我诓他们呢,一群傻X,居然真的信了,就几千万而已,还不够我爸买两套江景别墅……”说着,她还挺遗憾地叹了口气,“我决定了!这次回去我要把保额加加加,再加,争取能赔几个亿!”

    江扶月嘴角一抽:“那提前报警?”

    “谁知道这么危险?我还没来得及报呢……不是,大佬,我怎么觉得你的声音有点耳熟呢?”

    这时,一直低头配合医生处理后脑伤口的柳丝思猛然抬眼,满脸震惊:“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