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130章 虐渣前奏,亲自来了(一更)

第130章 虐渣前奏,亲自来了(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真的有人在打听?”赵永涛深吸口气,勉强平静下来。

    “我还能骗您不成?”那头李兴芳已经慌了:“就在十分钟前,对面办公室接到机关电话,指名道姓要问江扶月。他们手里没有这届夏令营名单,转头跑来问我。”

    “那你怎么说的?”

    “我能怎么说?没搞清楚情况之前,我怎么敢说?!只能先找个借口拖着,但也拖不了太久,那边一直在催!赵主任,你说这、怎么办啊?是不是走漏了风声被人发现了?我不会挨处分吧?”

    “急什么?现在事情都没搞清楚。”赵永涛怕她心态不稳,自露马脚,言辞间便带上几分强势,以表镇定。

    果然,李兴芳一听踏实不少。

    “你刚才说机关电话?哪个单位打来的?”

    李兴芳:“好像是城建局那边。”

    “城建的电话怎么打到竞委会来了?”八竿子打不着。

    李兴芳:“我也觉得奇怪,但对面办公室说上头在打听,而且只问了江扶月。看起来像私底下走门路想要打听什么……”

    赵永涛稍稍松了口气。

    只要不是教育局打来,那这件事就还兜得住。

    李兴芳:“对方到底几个意思?”

    “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你早上那通电话起了作用。”

    李兴芳还是不懂:“……赵主任,我这脑子不太好使,您跟我说说呗,这样我心里也有个底啊,不然怪慌的……”

    “城建那边多半是受了江……”

    “江扶月。”

    “嗯,受了江扶月的委托来打听具体情况的。”

    “嘶……”李兴芳倒抽一口凉气,“那这么说她已经开始怀疑了?”

    赵永涛冷笑:“怀疑有什么用?现在是法治社会,凡事都讲证据。”

    “可是她既然能让城建那边打这通电话,那是不是说明江扶月有靠山?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

    身处“权贵满街走、二代多如狗”的帝都,李兴芳会有这样的顾虑实在太正常不过。

    谁知道江扶月背后是不是藏着一块铁板?万一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那她的安稳日子也就到头了。

    虽然副主任的位子她惦记很久了,但首先也得保证自己全须全尾不是?

    赵永涛把她那点心思看在眼里,隐隐不屑,心说:这么多年爬不上去不是没有原因,就这点胆子能成什么事?

    可嘴上却安抚道:“这年头,谁还没个三亲六戚?可能家里有人在城建工作,干脆打个机关电话过来探听情况,那也得客客气气,等你这边回复不是?”

    李兴芳觉得有点道理。

    看对面办公室的态度,应该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否则哪还容她这般拖拉?不早就催疯了?

    “如果江扶月真有靠山,那这通电话就不会是城建那边打过来了,明白吗?”赵永涛语气玄妙。

    “诶!还是您考虑周全,我太沉不住气了。那依您觉得,我该怎么回复那边?”

    “这还需要我教?你按流程办事,一不违法,二不违规,心虚什么?”

    李兴芳顿时福至心灵:“我明白了。”

    通话结束,赵永涛放下手机。

    赵璐琳赶紧把茶杯送到他手边,“爸,是不是彤彤那边……有困难?”

    赵永涛表情如常地摆摆手:“问题不大。”

    “那个被顶替的……有人脉?”

    “呵,那算什么人脉?一城建局的,还想管我们竞委会的事?只要教育局那边不插手,这事就算妥了。”

    不是他盲目自大,而是在此之前赵永涛锁定江扶月的时候,就让人查过她的家庭背景。

    爸妈都是做小生意的个体户,家里亲戚也鲜少有在体制内工作的。

    说白了,就一成绩好点的平头小老百姓,哪来什么人脉?

    赵璐琳轻舒口气:“那就好。本来这种事也不稀奇,又不是咱们一家这么干,只要尾巴藏得好。但就怕阴差阳错,万一捅出去,现在这个社会又是网络又是舆论的,还真不好处理……”

    赵永涛点头:“你明白就好,回去记得叮嘱彤彤入营以后能低调就低调,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心里也有有个数。”

    “您放心吧,平时就交代过她了,耳提面命的,肯定不会出岔子。”

    “嗯,那吃饭吧。”

    这厢赵永涛提起一半的心稳稳当当落回原地,那厢李兴芳也很快给隔壁办公室回了话。

    隔壁办公室又转述给城建那边来打听的人。

    而这人收到消息后,立马拨通徐泾的手机号——

    “替你问过了,对方说没问题,一切按流程办的。”

    徐泾眉头一紧,音调也陡然拔高:“你确定?原话是这么说的?”

    “我录了音的,要不要发给你?”

    “行,发吧。”

    “……我去!老同学,你来真的?”

    徐泾嘴角一抽:“你看我这样像假的吗?”

    “唉哟,那这学生可不一般,能让你这么上心。”

    徐泾正色:“确实不一般。”

    “……”说你胖,还喘上了?

    “我再确认一遍,帝都竞委会真的明确表态说没问题、一切按流程?”

    “是,没错,我很肯定,一会儿就把音频发你,免得丫老怀疑我。”

    “那不应该啊……”徐泾喃喃。

    “什么不应该?”

    “对方先前打电话说双科竞赛不被允许,但我们这边手续齐全,如果真像对方说的一切按流程,那就不该取消夏令营资格。现在前后说辞矛盾,明显就是在敷衍,之前我只是怀疑,现在基本可以肯定是帝都竞委会那边出了幺蛾子!”

    “那你准备怎么做?我一搞城建的打个电话帮忙问一下还行,但没办法干预竞委会内部决策。所以,抱歉了老同学……”

    “别这么说,已经很麻烦你了。目前看来,也只有联系教育局出面。”

    “能行吗?就为了一个学生?”

    徐泾再次强调:“这可不是普通学生。”

    “行,那我就等着看她到底有多不普通……”

    徐泾挂断之后,立马联系孟志坚和喻文州,把刚才得到的消息告诉两人。

    孟志坚:“我就知道是帝都竞委会那边搞出来的事!居然还敢打马虎眼!”

    喻文州:“你说那边这么折腾,图什么?”

    “……总归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东西。”

    “那接下来怎么办?不能这么干坐着啊!我担心明天开营仪式如果江扶月没到,那咱们有理也变成没理了。”

    孟志坚完全赞同:“在仪式开始前,我们必须单方面把这事儿给落实,这样才应付得了后续可能产生的变化,否则就太被动了。”

    徐泾:“你们出面,直接联系市教育局吧。”

    孟、喻二人不由一惊。

    “……这一步踏出去,就真的没有转圜余地了。”

    “我担心经市竞委会那边不好交代啊。”

    徐泾笑了:“行啊,如果你们愿意眼睁睁看着江扶月退出夏令营,无缘国际赛场,那就继续犹豫吧。我看那孩子倒是淡定得很,参不参加都无所谓,反正没了物竞还有NOI,十月中旬奥数初赛也开始了……”

    孟志坚一听,那还得了?

    “凭什么NOI和你奥数可以,我物竞不配吗?联系教育局是吧?行,我现在就打!”

    喻文州疯狂点头:“打打打!如果江扶月错过这次夏令营,我、我就……”

    徐泾:“你就干嘛?”

    “我就去发帖曝光,然后哭给全国人民看!”

    “……”真有出息。

    那厢,孟志坚已经把电话拨出去,但半天没人接。

    “搞什么鬼?!”

    徐泾提醒他:“这个点,人家已经下班了。”

    “……!那怎么办?”

    “明天再打吧,也不急这一时半刻。”

    三人一番商量下来,最后也只能这样。

    倒是江扶月这个本该处于风暴中心的当事人,不管外面乱成什么样,她在家照常吃,照常喝,踏踏实实睡到自然醒,还吃了韩韵如亲手做的鸡蛋面,那叫一个悠哉惬意。

    ……

    上午十点,临淮机场。

    凌轩第N次抬腕看时间,第N+1次朝入口张望,可惜,那个人还是没出现。

    他忍不住皱眉。

    还有半个小时就停止办理登机,江扶月今天和他同一班机飞帝都,可现在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凌轩怀疑对方是不是睡过头了。

    他想打个电话问一下,拿起手机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江扶月的号码。

    不由苦笑。

    转眼又过去十分钟,另一个男生都到了,江扶月还是没来。

    “是不是在路上耽搁了?”男生突然开口。

    他叫任星河,是三中的学生,复赛全省排名第二,总成绩比凌轩还高五分,仅屈居江扶月之下。

    这次临淮三个夏令营名额,他占了其中一个。

    之前统一购票的时候,教育局那边就给三人订了一个航班,连座位都是挨着的。

    凌轩:“不知道。发消息也没回。”

    任星河:“直接给她打电话啊!”

    凌轩:“……”

    “别告诉我你没她电话,你们不是同学吗?”

    “同学就一定要有电话?”凉飕飕。

    任星河摸了摸鼻子:“……倒也不一定。”

    “其实你可以打给老师,让老师联系她。”

    凌轩一愣,默默掏出手机……

    对啊,他怎么没想到。

    彼时孟志坚正向教育局领导说明情况,凌轩电话进来的时候,他正义愤填膺地说:“……这分明就是陷害、歧视、不讲规则!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帝都竞委会在搞暗箱操作,具体什么目的我不清楚,但我的学生因此受到了不公正对待,希望领导能给个说法balabala……”

    自然,凌轩这通电话他没能接到。

    转过头,凌轩又继续打给喻文州,这回总算通了——

    “凌轩?有什么事吗?”他这会儿正忙着跟市竞委会扯皮拉筋,暂时没空搭理小屁孩儿。

    “喻老师,今天我们飞帝都,但江扶月现在还没到机场……”

    “哦,她今天不飞了,你不用管她。”

    凌轩一愣:“为什么?”

    “出了点状况,电话里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你安心参加开营仪式,我们会处理好的。”

    “可是……”

    “我这边有点事,先不跟你说了,一路平安。”

    “喂?喻老师?!”真挂了。

    凌轩低咒一声。

    他没有错过喻文州那句“我们会处理好”,划重点——我们!

    江扶月究竟遇到什么事,需要几个老师一起帮忙处理?

    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任星河:“怎么样?问清楚没有?她来不来?”

    凌轩抬眼,冷淡的目光扫过对方,带着几分审视与研判:“你好像很关心她?”

    任星河一愣,笑了笑:“……大家都是临淮的,到了帝都肯定要互相照顾,我关心关心不是很正常?不过我觉得,你好像更关心啊?”

    凌轩眼神一厉。

    任星河却已经看向别处,好像最后那句只是随口一说。

    下午一点,二人抵达帝都。

    两点,办理好入住。

    两点半接到通知,全体成员阶梯教室集合,三点将准时举行开营仪式。

    “听说了吗?这次开营仪式徐教授也会出席!”

    “徐教授?谁啊?”

    “徐开青!国宝级物理学家啊!这都不知道你还参加什么夏令营?”

    “据说,往年都是用提前录好的视频作为讲话,他本人不亲自来的,没想到今年居然来了!好奇怪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