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143章 当场挑战,月姐被嘲(一更)

第143章 当场挑战,月姐被嘲(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凭什么站在台上,代表大家讲话?”阶梯教室第一排,有个女生站起来。

    一袭红色长裙,卷发披在身后,五官明艳,下颌微抬,骄傲得像只孔雀。

    江扶月闻言,朝她望去。

    四目相对,一个台上,一个台下,一个清冷疏淡,一个盛气凌人。

    好似无形的刀兵在半空碰撞,铿锵激越,火花迸裂。

    轰——

    现场顿时炸锅。

    “霍大小姐出手了,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简单粗暴。”

    “虽然粗暴,但是有效。没见台上那位已经招架不住了吗?”

    “啊!如果我是她,恨不得钻到讲台底下躲起来。”

    “呵……躲什么?人家有徐老撑腰,不带怕的!”

    “我就奇怪了,一个临淮来的普通学生怎么就入了徐老的眼?先是之前开营仪式上当众点名,为了她质问带队老师,听说连竞委会那边一个老教授都被追责了。”

    “是赵彤她姥爷吧?赵彤也退营了,中间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啊?”

    “听说是江扶月同时参加物竞夏令营和NOI夏令营,竞委会那边看漏了教育局的批复文件,便按现行规章强制她退赛,空出来的名额由赵彤顶上,结果……”那人两手一摊,耸耸肩,一副颇为无奈的样子。

    “竞委会也不是故意的啊,恢复江扶月的参赛资格不就行了?追责也太小题大做了。”

    “唉,本来是件小事,也不知道为什么闹成现在这样。我听说赵彤她姥爷被关了,可能还会判刑!”

    “嘶……不会吧?这就要判刑?!至于吗?”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反正肯定不能善了。”

    “为什么呀?”

    “还能为什么?有人不依不饶呗!”

    “谁?”

    “喏,讲台上站着呢,光明和伟大的化身,道德与正义的使者。”

    “哈哈哈……你也太损了。”

    “……”七嘴八舌,叽叽喳喳。

    苏青坐在位子上,将四周有关江扶月的恶评一字不落全部听在耳朵里。

    顿时心情舒畅:“看吧,这就是搞特殊的下场,啧啧,群起而攻啊。这待遇也是没sei了。”

    刘伶:“昨天还在咱们面前狂得不行,遇到霍繁锦这种正面刚的硬茬子,还不是只会装鹌鹑?”

    陈思畅哼笑一声:“活该!原定就是霍繁锦在开营仪式上发言,结果她江扶月半路杀出来,说抢就抢。虽然霍繁锦未必稀罕,但被人抢走又是另一码事了。”

    苏青哼笑:“就咱们霍大小姐那脾气,能忍得下这口气才怪!等着看吧,好戏还在后头。”

    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笑容意味深长。

    而台上,江扶月在听完对方质问后,用眼神阻止了徐开青上前帮忙的举动,反问:“那你又凭什么觉得我不能站在台上讲话?”

    霍繁锦眉心一拧:“开营仪式推迟了两天,你难道一点责任都没有?”

    “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这两天想必大家都已经听说了。这位同学应该也是知情者,可你不觉得你所谓的‘责任论’很荒谬吗?”

    “我荒谬?呵,你今天最高把话说清楚。”

    江扶月:“众所周知,开营仪式推迟是因为我缺席,而我缺席却是工作人员疏忽所致,归根结底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不是吗?”

    “而你所谓的‘责任论’就好比一个女人在公交车上被猥亵了,而你不怪色狼下流,却怪人家姑娘裙子太短,这还不荒谬?”

    “你——”霍繁锦气得双目圆瞪。

    诡辩!

    完全是在诡辩!

    可她却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口。

    江扶月:“退一万步讲,假如我不配站在台上,那谁配?你吗?或者你随便点一个,上来我给他腾位子就是了。”

    落落大方,不卑不亢。

    这时,凌轩突然起身,双手插兜,温淡的视线徐徐扫过众人:“如果复赛全国唯一一个满分都不配,那在座其他人算什么?垃圾?”

    “噗——”任星河忍不住笑出声,顺嘴接过话头,“那我们只能当一群黄焖鸡了。”

    又黄又闷又垃圾!

    霍繁锦被两人一唱一和惹恼:“不过复赛而已,满分算什么?这里才是真正的战场,好汉不提当年勇,不过一个满分也值得挂在嘴上,无时无刻地炫耀?”

    任星河:“这么说你看不上满分?可你也没考到满分啊。”

    哈哈哈……

    有人在小声偷笑。

    霍繁锦恼羞成怒,一双漂亮的眼睛瞪得水光淋淋:“不可否认,满分或多或少有运气的因素在里面。”

    言下之意,江扶月考满分,我没考到,并不能说明我的实力不如她,只能说她考试那天运气比我好。

    任星河笑了笑:“看来这位同学不是很服气啊?”

    霍繁锦:“确实不服气。”

    “那怎么办?”他两手一摊,似无奈,但更像讥嘲。

    凌轩皱眉,这个任星河……

    霍繁锦彻底怒了:“那不如现场比过?谁赢了,谁上台。”

    任星河一惊:“你别对着我说,我可没想跟你比。”

    霍繁锦便直接看向台上:“江扶月,你敢吗?”

    一句话,六个字,燃着火,烧着怒,既是挑战,也是挑衅。

    江扶月没表态,半眯着眸,朝任星河的方向看了一眼。

    又深又沉。

    接着,莞尔一笑——

    “好啊。你想怎么比?”

    “就按IPhO国际赛的标准请徐老当场出题,实验部分不方便操作,那就只考理论,如何?”

    江扶月:“我没异议。”

    两人一齐看向徐开青。

    后者两眼放光,看上去比当事人还激动:“比!现在就比!正好我U盘里有题。”

    刹那间,教室里响起比之前更热烈的议论声——

    “真比啊?”

    “看这架势,徐老都参与进来了,还能有假?”

    “诶,你们觉得谁会赢?”

    “一包辣条我押霍繁锦,没听见刚才说的按IPhO国际赛标准?江扶月国内赛能考满分,到了国际赛那就是渣渣,被秒得灰都不剩那种。”

    “我也押霍繁锦,CPO跟IPhO完全是两个概念,江扶月输定了!”

    “怎么说?”

    “IPhO不仅在难度上与国际接轨,对语言能力也要求极高。工作语言有四种,英文、法文、德文和俄文。通常题目以全英文形式给出,各国考生只能从四种工作语言里任选其一作为答题语言。”

    “江扶月一个临淮来的土包子,又没经过夏令营集训,可能连英语都认不流畅,更何况是面对大量专业词汇,用非母语体系作答?”

    “至于霍繁锦,那就不一样了,人家里财大气粗,直接养了个IPhO教师团队,专门负责训练她国际赛部分,从语言,到规则,再到常见题型和知识结构框架,早就烂熟于心。江扶月怎么跟她比?”

    “啧啧,霍繁锦这是有备而来啊?”

    “明明是江扶月欺人太甚,满分了不起哦?国内赛而已,能不能通过这次夏令营选拔进入国家队还两说,有什么可拽的?”

    “坐等霍大小姐给咱们表演一个碾压式打脸乡巴佬,不然还以为我们京圈儿学生好欺负!”

    没错,霍繁锦、苏青、刘伶、陈思畅,还有已经退营的赵彤,都是京圈的。

    作为土生土长的帝都人,同时也拥有令人羡慕的家庭背景,他们天然地自成一帮,即使里面的人对彼此并不熟悉,也能自动相聚相和,并紧紧抱团。

    这就是圈子文化。

    比起散沙一般地方来的普通学生,他们宛若一座宏伟精美的“沙塔”。

    高高在上,却也无情排外。

    而江扶月就是这群京圈学生第一个想要“警告”的对象,通俗点讲,就是杀鸡儆猴里那只被杀掉的“鸡”!

    “她死定喽……”

    一声轻叹,伴随着惬意的微笑,那么笃定泰然,胸有成竹。

    那厢,严振峰已经拿着徐开青交给他的U盘,插到主机上,接着点开那个名为“IPhO实练1”的文件夹。

    里面有两个文档,一个是“实验”,一个是“理论”。

    严振峰点开“理论”那个,很快,密密麻麻的英文出现在所有人眼前,几乎占据了整块投影布。

    严振峰:“你们也可以在下面试着做一做,抽屉里有笔和草稿纸,严格按照IPhO标准作答,可使用英文、法文、德文和俄文任意一种语言。”

    江扶月和霍繁锦已经一左一右站定在白板前,各持一支黑色马克笔。

    严振峰:“总共3题,总分30,时间180分钟。”

    Problem1(第一题):AsmallballwithmassM=0.2kgrestsonavertical…

    题干信息不算复杂,但给出的图示却有许多隐藏信息,包括几个关键参数。

    江扶月花了两分钟读题并看图,然后揭开马克笔笔帽,开始在白板上作答——

    她先画了个图,将其命名为图(2)

    WewillusenotationshowninFig2

    ASnohorizontal…(由于没有水平力作用在系统球+子弹上,该系统碰撞前和碰撞后……)

    Mvo=mv+MV

    So,

    V=Vo-Mm

    Fromconditions…(从既定条件可以得出结论……)

    碰撞后……

    T=…

    s=…

    江扶月写得很快,二十六个英文字母从她笔下如协奏曲般流畅地画出,为了加快速度,还会出现大量连笔,和一些根本看不懂的符号缩写。

    最重要的是,她竟然——不用打草稿!

    白板左下方,有一块专门框定的草稿区,配有电动擦拭开关,直到整块白板被公式和数字填满,也没见江扶月使用过一次。

    台下众人在她动笔之初,不约而同发出唏嘘声。

    大有几分群嘲的意味——

    “我怀疑她题目都没看完就开始动笔了,真不知道是夸她胆子大,还是缺心眼儿?”

    “我看是傻缺吧,自信过头了。”

    “乡下来的铁憨憨还有意思!”

    “我觉得她一个单词都写不出来,不信等着看。”

    三十秒后——

    “咦?她居然在用英文答题,格式……好像也没问题。”

    “这落笔的速度是不是有点快啊?怎么感觉像在乱写?”

    “但那些公式又不像胡诌的……”

    又过了两分钟——

    “靠!整块白板都要被她写完了,真的假的?”

    “霍繁锦那边还没开始呢,这……也差太远了吧?”

    “她都不用计算吗?”

    “IPhO被她搞得像过家家……”

    “那些鬼画符我怎么一个都看不懂?”

    小范围内已经开始出现骚动。

    “再等等,看她到底搞什么鬼?”

    可惜,江扶月没有给他们“等等”的机会,因为——

    “第一题我答完了。”

    严振峰笔尖一顿,他也在做这道题,看着刚开了个头的公式,再瞅瞅江扶月那密密麻麻一整块白板,他突然陷入了莫大的迷茫——

    我是总教?

    她是学生?

    确定不是开玩笑?

    而另一边连笔帽都没揭开的霍繁锦:“?”

    此时,江扶月对着严振峰再度开口:“教练,我说我写完了,麻烦帮我换一块新白板,我还要继续第二题。”

    “……啊?哦!”

    换!现在就换!

    而台下——

    “卧槽!她说她写完了?”

    “假的吧?没见严总教都傻眼了,估计还没见过这么能装的学生,连我都差点信了……”

    “她当IPhO是1+1=2吗?搞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