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146章 少年的恶,吃饭最大(一更)

第146章 少年的恶,吃饭最大(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由化学式作为切入点,分析准晶体的原子构造,其中有两个重要原理,即二十面体原理和黄金中值原理。

    这两个原理作用之下,可以获得最简单的准晶体结构模型,此模型可以解释Al-Mn准晶体的高分辨图的所有细节。

    以上,是化学领域知识。

    接着,江扶月又从分形几何、pattern序列、关联测度、关联维数几个方面,对准晶体进行了公式推演。

    其中,关于pattern序列又分别在2阶、3阶和k阶之下进行了细分讨论。

    以上,属于数学领域范畴。

    江扶月看着眼前密密麻麻写满英文和数字的白板,毫不犹豫换到下一块。

    至此,这道题目才真正开始进入核心步骤,即物理性阐述。

    江扶月将其分为两大部分,即理论物理和应用物理。

    前者主要包括三大定理、七大公式,以及十六个衍生分论。

    江扶月不仅全部写出来,还自设情景,以具体数字带入验证其真实性,遇到无法带入的情况,她索性直接证明。

    见山翻山,翻不过去就打洞,简单粗暴,但行之有效。

    至于应用物理部分,那就多了……

    比如,变形及热处理工艺对00Cr12Ni9Mo4Cu2马氏体不锈钢性能的影响。

    再比如,准晶增强Mg-Zn-RE(Y,Gd)合金组织性能。

    又或者,一维Fibonacci类准晶的衍射性质、Al72Ni12Co16合金深过冷及十面体准晶的凝固行为等等。

    江扶月洋洋洒洒写下来,很快,剩下的白板也被填满。

    最后,她以三个结论性推导公式收尾,留下可供带入的数字模型以便验证,完美结束了本题作答。

    至此,三道理论题全部完成,总共用时37分零8秒。

    严振峰手在抖。

    三个教练员彼此对视,相顾茫然。

    台下众人也同样迷迷瞪,如梦初醒——

    “爷傻了。”

    “我可能学的是个假竞赛,江扶月写了什么,我特么一个符号也看不懂。”

    “这就完了?”

    “是的,这就完了。”

    “我怀疑自己看了个寂寞。”

    “不用怀疑,寂寞的不止你一个。”

    苏青听着周围一片低迷与惊叹,忍不住直皱眉。

    低迷是给自己的,而惊叹是给江扶月的。

    刘伶拽了拽她衣袖,小声发问:“你能看明白她写的东西吗?”

    苏青:“……”

    “严总教还没表态,尤其是第三题,我怀疑他也看不懂……”

    “不可能!”陈思畅立即插话,语气坚定,“严教授带了五届物竞夏令营,经验丰富,知识渊博,绝对不可能被这点雕虫小技糊弄!他没表态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江扶月的事儿很严重!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等着看吧,现在只是暴风雨前夕的平静。”

    刘伶目露怀疑。

    苏青不语,持保留态度。

    突然,她转头看向右手边某个座位,座位上斜靠着一个男生,鸭舌帽盖住大半张脸,戴着一副降噪耳机,虽然看不清长相,但手长脚长,身材一级棒。

    此时他正呼呼大睡,仿佛外界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阿青,你在看什么?”

    “喏。”苏青朝男生的方向努努嘴。

    刘伶顺势望去:“……这谁呀?你认识?”

    “听说林家那位天才今年也入围了夏令营。”苏青若有所思。

    她刚才来来回回把所有人都打量了一遍,只有那位最像。

    “林家?”陈思畅凑过来,两眼放光,“是我们知道的那个林家吗?!”

    “嗯。”

    帝都有钱人一抓一大把,但真正称得上“豪门”的,只有那八家——

    谢、楼、钟、林、霍、郁、明、岑。

    霍繁锦便出自霍氏一门,而且还是嫡系,所以不管走到哪儿都有人捧着。

    即使她脾气大、性格直、盛气凌人、还不好伺候,也依旧有无数簇拥者。

    他们不是为霍繁锦这个人,而是冲着她背后霍家去的。

    而林家又比霍家更强。

    “看来今年的夏令营有趣了,林、霍两家的嫡系后代都来凑热闹。”

    刘伶想了想:“阿青,你确定他就是?”

    苏青点头:“百分之九十九。”

    “听说那位林小公子出了名的挑剔高傲,别说,还真挺像的。”居然在这种场合睡大觉……

    一般人真干不出来。

    陈思畅目光微闪:“挑剔高傲怎么了?人家有这个资本。”

    “这倒是……”刘伶点头,“不过阿青,你为什么突然看他?”

    苏青:“这位林小少爷是个天才,高一的时候就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PhysicalReviewLetters》上发表过两篇论文,下载量和引用次数都相当可观。日常结交的也多为国内学术圈中的泰斗大拿,学术人脉甚至比Q大一个普通教授都丰富。”

    “确实厉害。可这跟你看他有什么关系?”

    “我想,现场除了徐老,可能就只有他知道江扶月的答案是对是错。”

    可惜,人家根本不在乎,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但转念一想,这才像林家少爷的做派,才符合天才少年的身份,不是吗?

    江扶月做完,退开,放下手里的马克笔。

    严振峰问:“不用检查吗?”

    她想都没想:“不用。”

    “……”

    那、现在怎么办?

    江扶月结束得太早,而霍繁锦那边似乎还需要一些时间。

    询问的目光投向徐老,却见后者站在江扶月答题的白板前,隔着老花镜片,表情认真,目光专注地扫过每一个单词和数字,然后眼底堆积的狂热越来越多,越来越不加掩藏……

    “老师……”严振峰压着嗓子叫他。

    徐开青充耳不闻,他现在满心满眼都是这些宝贝数字,内心对“愁”的崇拜又上升到一个新高度。

    思维怎么能这么发散?

    逻辑怎么就这么清晰?

    从立题,到论证,再到最后出结果,环环相扣,已经不是“完美”这个词可以形容的了。

    “老师……”严振峰继续叫他。

    仍然不予理会。

    无奈之下,严振峰只好走过去,打断他,虽然心里很清楚这样的做法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果然,徐开青老脸骤沉:“叫叫叫,叫什么叫?”

    严振峰:[微笑]JPG

    原来您老不是没听见。

    “咳……现在江扶月已经答完,霍繁锦那边还需要时间,马上又是午饭的点了,您看……”

    “那让大家先去吃饭吧,下午两点在这集合。”

    严振峰点头,立刻通知下去。

    可众人纹丝不动,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打算,包括徐开青本人在内。

    严振峰又说了一遍。

    反响依然不甚热烈。

    “严教授,既然是比赛,哪有看到一半就退场的道理?”苏青坐在位子上,笑了笑。

    她还没看到江扶月被当众打脸的惨样,怎么可能轻易离开?

    再说,谁知道离开以后江扶月会不会偷偷跑上去改答案?

    刘伶点头:“我们不饿,还是做题比较重要。”

    陈思畅:“快看,霍繁锦马上就要完成第一题了。”

    “咦?答案和江扶月不一样!”

    “啧啧,很快妖魔鬼怪就要现形了。”

    这种公开处刑的关键时刻,怎么少得了一水儿吃瓜群众?

    所以,严振峰通知了三遍,竟无一人离开!

    徐开青:看吧,都说了让你别管。

    严振峰:当代学生迷惑行为大赏?

    他不死心,转头问三个教练员同事:“去不去吃饭?”

    一人正拿着草稿纸,对照江扶月的答案奋笔疾书,闻言,头也不抬:“别吵吵,我马上就算出来了……”

    另外一个卡在中间某个步骤已经十几分钟,眼角眉梢都写着焦虑:“还吃什么饭啊?不弄懂这步我就绝食!”

    严振峰眼角一抽:skr狠人。

    剩下那个倒是没前两位这么疯魔,主动凑到严振峰面前,笑眯眯:“老严啊,是你自己饿了吧?”

    “!”淦!被识破了?

    “嘿嘿……我可以陪你去吃饭,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他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后面分组,你得把江扶月给我。”

    “……怎么给?抽签结果也不是我能决定的啊!”

    “大家都是搞物理的,数学也不差,不就概率那回事儿嘛,你就随便开动一下你的小脑筋……”

    “滚蛋!”还小脑筋,居然怂恿他作弊?

    “那行叭,我不陪你去吃饭了。大家都不走,我看你好不好意思走。”

    严振峰:“?”

    没有爱了。

    江扶月扫过一圈,见没人要走,她想了想,还是转身下台,然后作势……离开?!

    现场几乎所有目光都有意无意锁定在她身上,这下还得了?

    苏青第一个站起来,冷声质问:“江扶月,你要走?!”

    “嗯。”

    众人看她的眼神顿时微妙——

    “该不会想逃跑吧?”

    “那也太蠢了,在场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呢。”

    “中途离场相当于主动认输,她怂了!”

    “是看到霍繁锦做出来的第一题跟她答案对不上,所以心虚了吧?”

    “……”

    明晃晃的嘲讽与奚落,赤果果的鄙视和打击。

    用最坏的态度,摆出最丑的嘴脸,少年的“恶”在这一刻暴露无遗。

    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就承受不住崩溃了。

    可惜,他们面对的是江扶月。

    一个冷冽的眼神过去,就让人感受到一阵冰刀刮脸的疼,最后声音越来越小,直至再不可闻。

    这时,江扶月才悠悠开口:“第一,我是去吃饭。”

    “第二,我放笔的那一刻就交卷了,就算中途离场又如何?”

    “最后,你们真的很聒噪,也很无聊,多看一眼都怕折寿。”

    说完,大步离开。

    她饿了。

    大量用脑之后怎么能不吃东西?

    众人:“?”

    我聒噪?

    我无聊?

    看我要折寿?

    敲!

    “她也太狂了——”居然是去吃饭?!她是饭桶吗?还有没有一点对比赛的尊重?

    恰在此时,严总教一阵风似的从众人身边擦过,追着江扶月的背影小跑而去:“江同学吃饭吗?等我一起啊!”

    “……”

    事实上,江扶月不仅吃了个饭,还回宿舍午休了一个钟头。

    下午1点58分,当她再次现身,众人发现她的状态竟然比上午还好,面色红润,双目有神。

    漂亮得让人挪不开眼!

    然后,饥肠辘辘的大伙儿……酸了。

    这时,严振峰突然宣布:“考试时间到。”

    台上霍繁锦被迫放笔,脸色比江扶月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徐开青被请上台,当众批改两份答卷。

    “第一题,霍繁锦8分……”

    哗!

    “我就说霍大小姐有两把刷子!居然只扣了两分。”

    “瑞斯拜!”

    “干得漂亮,不愧是咱们京圈儿人。”

    “别吵,还有江扶月的没宣布。”

    “这还用听?你看她的答案,三个小题每个都跟霍繁锦不一样,肯定零分没跑了!”

    然而下一秒——

    徐开青:“江扶月10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