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175章 月姐逮人,网吧老头(三更)

第175章 月姐逮人,网吧老头(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凤眼菩提?”梁冰抬起手腕,晃了晃,珠子碰撞下发出几声脆响,“你说这个?”

    “嗯。”江扶月点头。

    “我的病和它有关?”

    “你的病是自身出了问题,因为这串凤眼菩提才得以缓解,否则熬不到现在。”江扶月措辞直白。

    梁冰竟也不觉得意外,只有几分大悟后的恍然:“难怪……”

    难怪那个老先生说“贴身携带,可保平安”。

    原来是这个意思……

    “能告诉我给你这串菩提珠的人是谁吗?”江扶月道明来意。

    ……

    一刻钟后,病房门从里面拉开,又轻轻带上。

    等候在外的沈谦南站直身体,迎上前:“这么快就聊完了?”

    “嗯。”江扶月没看他。

    “怎么,梁冰又甩脸子了?”

    “师兄,不要对女生这么大恶意。”说完,径直朝电梯口走去,“我下午还有课,先回了。”

    沈谦南:“?”我?恶意?

    淦!她哪只眼睛看到的?

    明明自己从头到尾都绅士得不行。

    ……

    江扶月离开医院后,并没有直接回学校。

    她拦了一辆出租,“去三环当归酒吧。”

    四十分钟后,车停稳。

    牛睿中途接到江扶月电话,此刻早就等在门口。

    “什么事这么急?”居然说来就来了。

    江扶月:“进去再说。”

    两人往里走。

    “牛春花呢?”

    “她去A市进货,要后天才回。”

    江扶月轻嗯一声:“昨天我让你盯的人……”

    “盯了,天眼和人工双保险,梁冰昨天下午就住进医院,没再出来过。”

    “有没有可疑的人试图接近她?”

    “从昨天到现在,唯一和她有过接触的人除送她去医院的同学和一个出租车司机外,就只有沈谦南。”

    江扶月:“如何?”

    牛睿摇头:“暂时没发现异常。”

    说话间,两人已穿过巨幅油画,行至地下室。

    四周电子显示屏排列整齐,上百台一体机正高效运行,江扶月拖过椅子,坐到中控台前。

    一双手开始噼里啪啦快速敲击键盘。

    “把东城区的详细街道图纸找出来。”

    牛睿怔愣半秒,猛地反应过来,开始行动。

    之前为了找夜牵机,图纸都是现成的。

    很快,东西就摆到江扶月面前。

    “笔。”她伸手。

    牛睿抽出一支,递过去。

    江扶月一只手敲键盘,一只手握笔,目光在图纸上快速搜寻。

    大概两分钟后,突然锁定某处,笔尖在图纸上打了个圈。

    牛睿定睛望去,下一秒——

    江扶月:“你现在亲自带人去这个地方,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我挖出来!”

    他?

    牛睿有点懵:“谁?”

    江扶月一字一顿:“你祖师爷。”

    ……

    东城区,幸福路,烟雨海棠网吧。

    斑驳的墙皮诉说着老旧,筒子楼里不算宽敞,但胜在光线明亮。

    风吹动窗帘,阳光射进室内,将那一排排电脑上堆积的灰尘也照得纤毫毕现。

    墙面贴着上世纪八十年代港星海报,音响里放的是湾湾一代歌后的靡靡情歌。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一阵悠哉的哼唱传来,拍子跟得歪歪扭扭,但音色却低沉醇厚,平添几分沧桑的性感。

    脚步声传来,很快,这家开在二楼的网吧便走进一个老人。

    穿了件白色汗衫,露出黝黑精瘦的胳膊,皮肤发皱,干瘪地包裹着血管,清晰可见其形状与走向。

    一条黑色短裤,却不太合身,裤腰的位置过于宽松,只能用一条皮带勉强扎紧。

    而皮带同样惨不忍睹,有些地方皮已经掉了,有些地方要掉不掉,皮屑飞起来,密密麻麻,看得人直冒鸡皮疙瘩。

    “唷!老爷子,您今儿又来了?”柜台后面的网管大妈视线从手机上移开,热情地同他打招呼。

    “来了来了。”老人笑着,不停点头。

    然后,取下小书包,从里面摸出十块钱。

    “又玩通宵啊?”

    像这种没什么格调,也不讲究装修的老破小,十块钱就能包一天。

    老人嘿笑着搓搓手:“反正今晚没事干,就赖在这儿不走了。”

    “行。”大妈利索地收了钱,随手放进抽屉里,也不管他要身份证,指着前面那一排电脑:“随便开,想用哪台用哪台。”

    “诶!昨天系统升级了吧?看你这儿进进出出的。”

    大妈:“升级了!升级了!换成那个什么第十六代,上网速度老鼻子快!不信你试试。”

    “靠谱!”他一拍柜台,高兴得直咧嘴,一口白晃晃的牙,看上去竟比年轻人还精神。

    就是穿得差了点,头发乱得像个鸡窝,来来回回只那么一套衣服,特别不讲究。

    大妈笑着扬了扬下巴:“那当然!我儿子亲自过来整的,能不妥当吗?”

    老人已经放下他烂糟糟又黑梭梭的小书包,坐到平时常用的那个位子上。

    手抓着鼠标点了两下,然后兴奋地抻出个头来:“小张!你这网速确实快了不少哈!”

    被叫“小张”的大妈笑声清脆:“那可不?都跟你说了!”

    接下来就是一阵噼里啪啦键盘加鼠标的声音。

    “小张——你这耳麦不行,给换个好的!”

    “旁边电脑上挂着,你自己取一下!”

    “不行啊,我这正打团呢,走不开!”

    “行,你等着啊,我帮你取。”

    大妈任劳任怨地给他换了个好耳麦,接下来,说话声音就没停过——

    “你们干嘛呢?干嘛呢?一个个还没发育好就去偷龙,活腻歪了?”

    “别别别,你别冲,没血了,赶紧回泉水!”

    “让你回就回,哪来这么多废话?”

    “我什么音?没听出来啊,开的御姐音。”

    “萝莉?我不喜欢,太嗲了,我老头子七八十岁了,听着辣耳朵,要掉鸡皮疙瘩。”

    “没骗人,不信算了,你以为我想让你给我当孙子啊?切~”

    “跑什么?再来一把!哦,做作业啊,行,学习最重要。”

    “……”

    一时间空荡荡的网吧,只听他一个人的声音,时而兴奋,时而高亢。

    大妈坐在柜台后面,吹着风扇,继续追剧。

    一切都是如此平静祥和。

    然而楼下,一队人马已经将这栋楼悄悄围住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