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224章 他去墓地,明月入心(一更)

第224章 他去墓地,明月入心(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谢定渊:“再闹,就下车。”

    沈谦南安静了。

    “走吧,老张。”

    “欸!”

    半晌无话,谢定渊闭眼假寐。

    突然,“老谢,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对。”

    谢定渊没有睁眼,平静反问:“你什么时候觉得对过?”

    “……我没跟你开玩笑。明叔叔这次回来太奇怪了……”

    谢定渊霍然睁眼。

    沈谦南:“明明庭州试验区和发射中心都要他坐镇,可他居然在红7试爆前现身帝都,根本不合常理!”

    明聿早在半小时前已经提前离开,据曾川说,是回去休息。

    “……但我看车开走的方向并不是回市区,倒像往郊外去了。这个时间,他去郊外做什么?”

    谢定渊眼神微闪,郊外吗?

    果然是回来看那个人的。

    “老谢?我问你话来着,发什么愣?”

    “……你问我,我问谁?”

    “可我看你这讳莫如深的样子,不像什么都不知道。”

    沈谦南性格是张扬了点,脑子却不笨,察言观色的本事更不缺。

    “到底什么情况?”

    谢定渊:“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当年明聿和家族闹翻之后,一气之下去了西北研究所,并申请常驻,每年就只有中秋、除夕和12月7号,这三个时间会回帝都,却从不踏进明家半步。”

    “马上就是中秋,红7正好被安排在那天进行试爆,介时他没办法抽身,所以才提前回来。”

    沈谦南目露疑惑:“什么事这么重要,值得他这个时候返回帝都?”

    “如果我没猜错,他现在应该在去墓园的路上。”

    “墓园?!”沈谦南一惊,“他祭谁?”

    谢定渊目露怔忡,半晌才缓缓开口:“……一个至今无人超越的传奇。”

    沈谦南不是八大家族的人,对他们内部情况知之甚少,闻言一头雾水:“什么传奇?”

    谢定渊却不再开口,径直看向车窗外,一轮明月高悬。

    ……

    郊外,玫瑰墓园。

    “老板娘,一束小雏菊,一束红玫瑰。”

    女人惊讶抬眼,熟悉的鸭舌帽映入眼帘,看不清帽檐遮挡下的真容,但露在外面的下颌光滑莹润,白皙如雪:“又是你啊,姑娘?”

    上次也是她来买红玫瑰。

    “嗯。”江扶月微微颔首。

    明天物竞成绩一出,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她应该都不会再来,正好趁今天有空,打车过来看看。

    至于钟子昂他们三个,江扶月散完步,消了食,就借口回宿舍开溜,这会儿他们估计已经各回各家。

    老板娘动作麻利,三两下把花包好,递过去:“今天最后一束红玫瑰,祝你好运。”

    “借吉言。”江扶月给了钱,拿上花,转身离开。

    老板娘望着她走远的背影,不由轻叹。

    “你怎么了?”老板从后面出来,手里抱着一捆残枝,“唉声叹气的,不高兴啊?”

    “之前那个买红玫瑰进墓园的姑娘又来了,一看到她我就想起二十年前另外一个……”

    “行了行了,都过多久的事了,还在念叨?人家现在说不定已经儿女双全,家庭美满,早就从失去亲人的阴影里走出来了。”

    “这倒是,当年我一看她就觉得不像普通人,那气质,那眼神,绝了!”

    “都收拾好没有?准备关门了。”

    “诶!马上!”

    ……

    江扶月进了墓园,一路拾阶而上,停在两块墓碑前。

    随手扔下小雏菊,转过头却认真地拂去赵楚秀碑上的灰尘,这才弯腰,将红玫瑰放下,还调整了一下倾斜角度。

    差别对待,不要太明显。

    更深露重,风过无痕。

    江扶月站在碑前仿佛与黑色融为一体:“妈,我找到师公了。”

    “他老人家身体硬朗,只是头发白了很多,差点没认出来。”

    “还是跟以前一样,爱玩游戏,和小学生组队,每次输了就念叨人家要好好学习。”

    “我想让他留下来,跟牛睿一起生活,但他老人家似乎不太情愿,又背上小书包走了。”

    “啊,对了,昨天突然想起,那个书包是当年你送给他的,难怪一直不舍得换。”

    “虽然他老人家嘴上没说,但我知道,他很想你。等下次有机会,我再带他过来,好不好?”

    江扶月看着照片上笑靥如花的女人,“你放心,我会努力给他一个家,让他能安享晚年。”

    “哦,还有,得监督他把熬夜这个坏习惯改了,万一秃头怎么办?”

    “他还给自己起了个【全球第一老帅比】的微信名,自恋又臭屁,不过每次叫我小月亮的时候,却温柔又慈祥……”

    江扶月说了很多,都是关于夜牵机的。

    她知道,赵楚秀想听。

    至于她自己……

    江扶月:“我就不说了吧,反正你知道的,不管在哪里,以什么身份,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把日子过好。”

    所以,放心吧,妈……

    该说的说完,江扶月没再多留。

    下去的时候,恰好碰到两道人影往上走,手里还抬着什么。

    擦肩而过的时候,她轻轻扫了一眼,才发现两人抬的居然是张轮椅,而轮椅上坐着一个男人。

    灯光太暗,夜色太黑,还来不及看清对样貌,便已错身而过。

    她没有停留,出了墓园,打车离开。

    ……

    “明教授,到了。”

    两个助理将轮椅放下,男人木着一双青灰的瞳孔,伸手去触面前的墓碑。

    从上缓缓而下,沾了一手灰尘,可他却毫无所觉,直至摸到“楼”字,他淡漠的脸上才漾开一抹笑。

    接着往下,是“明”字,他笑意更深。

    最后指尖擦过那个“月”,留恋般细细勾勒着雕刻纹路,来来回回,反反复复,不知回忆起什么,男人眼里慢慢流露出温柔,好似抚摸着爱人的脸颊。

    眼角眉梢皆是眷恋。

    “明月……我来看你了……”沙哑略带哽咽的嗓音在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悲伤。

    两个助理对视一眼,自觉退后,直至听不到声音方才站定。

    每年三次,连续二十年,风雨无阻,一直都是他们陪着明教授过来。

    “你说,咱们教授这是何必呢?人都离开二十年了,他还念念不忘。”

    “这算什么?当年明教授跟家里闹翻的时候你是没看到,那才叫惊天动地,说是向全世界宣战都不为过。”

    “啊?这我不知道,师兄你跟我讲讲呗。”

    “都是过去的事了,有什么好讲的?你看咱们教授现在跟明家的关系就可以想象,当年闹得有多僵。”

    “但明老家主不是已经去世了吗?父子没有隔夜仇,更何况人死如灯灭,还有什么不能原谅?”

    “未尝他人苦,莫劝他人善。咱们教授是被伤透了心,永远都不会释怀了……”

    除非那个女人活过来,但这怎么可能呢?

    说来说去,总归是个死结。

    “那……墓里葬的是师母吗?”

    “不知道。但我有一年听教授摸着碑上的名字说……如果当年你肯点头,那我们现在一定会很幸福之类的,就算不是夫妻,也应该做过恋人吧?”

    “那就是准师母了……可她为什么会死啊?”

    “这就不清楚了,我只知道她出身高贵,惊才绝艳,教授不止一次说过,如果那人还在,物理学界根本没有他的立足之地。”

    “嘶!准师母这么厉害啊?难怪教授为了她,现在还是孤身一人。”

    无妻,无家,无子,无女。

    “真想亲眼看看准师母究竟何等风姿,竟然让教授念念不忘至此。诶,师兄,你说这是不是就叫‘白月光’?”

    满心满眼都是那轮明月,再也看不到其他光芒,管他太阳还是星星,苍穹还是银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