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234章 无所畏惧,一刚到底(二更)

第234章 无所畏惧,一刚到底(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同学,你可能忘了这是在马路上,周围到处都是监控。”霍繁锦笑眯眯指了指上面。

    正好就挂着一个。

    “至于你刚才说的那些,”江扶月拿出手机,按下播放键,“我已经录音了。”

    任星河脸色一白,脑海里忽然闪过那句——

    能进夏令营的谁又比谁傻?

    大约一刻钟后,警察赶到,当场做了笔录。

    江扶月怀疑任星河故意伤害,并拒绝调解,明确提出追究责任,两个警察对视一眼,知道这事儿没法善了,忍不住将视线投向面前这位过分年轻的女孩儿。

    眼中既有好奇,也有疑惑,还带上了几分审视与研判。

    可后者目光清泠,不闪不躲,反倒将他们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咳……”其中一个警察清了清嗓,“你们是同学?”

    江扶月:“在同一个夏令营集训班,但现在集训已经结束。”

    “虽说是半路出家,但勉强也算同学吧。”

    这点江扶月没有否认。

    “既然是同学,那双方好好协商,其实没必要把事情闹得……”

    “警察同志,”江扶月开口打断他,“如果您没听清我刚才的话,那我再重复一遍——不协商、不调解、不放弃追责。”

    “欸,我说这小姑娘怎么——”

    这时,另一名年纪稍大的警察上前,“小刘,你去车里拿几瓶水发给大家。”

    “可是……”

    “去吧,我来跟她说。”

    被唤作“小刘”的年轻警察闷头走开了。

    “姑娘你别介啊,这小子刚分到我们所,愣头青一个,也没什么经验。”

    “是吗?”江扶月勾唇,“我看那位警官处理起这类纠纷得心应手,老练得很。”

    中年警察摸摸鼻子,笑得有些尴尬:“咳!你好,我姓周。”

    “周警官。”江扶月颔首,从善如流。

    这般姿态做派,哪有半点这个年纪小姑娘该有的稚气与单纯?俨然社会里摸爬滚打的老油条。

    不,她比老油条还难对付。从开口说第一句话起,这姑娘不吵不闹、斯斯文文,愣是让人抓不住半点错处。

    “小刘,哦,就是我那位年轻同事,他只是想调节纠纷,两边说和,绝对没有包庇纵容的意思。毕竟,现代社会,以和为贵嘛,我们只是按照既定流程处理,当然,如果双方有一方拒绝协商,那我们也不勉强,完全尊重当事人的意愿。”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一番话就把年轻警察的言行定义为“职责所在”,江扶月就是想在上面做文章也没办法。

    加之,伸手不打笑脸人,他都好言好语解释了,江扶月若死咬不放,未免太过不近人情,甚至还有无理取闹的嫌疑。

    女孩儿幽邃的目光直视对方,笑意渐深:“既然周警官明白我的意思,那就最好不过。”

    “所以,你现在还是坚持不协商?”

    “当然。”

    周警官沉默一瞬:“好。不过我也有几点想提醒你,本来这些话不该由我来说,但你们这些孩子啊,年轻气盛,冲动之下容易做出不理智的决定……”

    江扶月:“洗耳恭听。”

    周警官叹了口气:“首先,你们还是高中生,未成年,进出警局难免影响不好,若是更严重点留下案底,那就是一辈子也抹不掉的黑历史。所以,我才劝你慎重。”

    “其次,这件事很明显,那位姓任的同学有错在先,如果你坚持追究,那他很可能要负刑事责任,这对一个年纪轻轻的高中生来说惩罚是不是太重了?”

    “老话说得好,得饶人处且饶人,也许他只是一时冲动,如果因此毁了他下半辈子,是不是有些过了?”

    “当然,我不是说犯了错误不该负责,也不是同情谁,我只是觉得,人活在世有些事情不必做得那么绝,你说呢?”

    “最后,我看任同学脖子上也有伤,你追究他的责任,那他也可以反过来追究你们的责任,到最后双方家长被牵扯进来,甚至闹上法庭,那代价可就大了。”

    “打官司就意味着高昂的时间成本和金钱花费,这点不用我说,你们也心知肚明。介时回过头来想想现在,其实完全不必闹到那种地步。”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中间的厉害关系被对方分析得头头是道。

    不得不说,这老姜还真不是一般辣。

    饶是方灿阳这个第一受害者也不禁有些动摇。

    更别说高兆明和黄晖这样普通家庭出来的孩子。

    潜意识里,他们习惯了规避风险,如非必要,不想惹祸上身,平稳安顺大概就是他们最大的追求。

    不过凌轩脸上倒是看不出半分松动。

    林书墨轻嗤一声,眼含讥诮。

    霍繁锦则收拢了眉心,若有所思。

    这三人的成长环境和家庭背景,给了他们不惹事但也不怕事的底气。

    如果今天是他们自己遇到这种事,不用说,任星河铁定完蛋。

    可如果只是单纯帮方灿阳出头,就忍不住要掂量一番了。

    毕竟,他们和方灿阳也才认识一天,既没有深厚的情谊,也没有可供彼此交换的利益,甚至他们都不在一个阶层。

    倒不是说他们冷血,人之常情罢了。

    任谁遇到这种事也不可能轻易挺身而出帮一个刚认识不久的新朋友出头。

    只有江扶月——

    她的成长环境并不优越,家庭背影也普普通通,甚至连高兆明都不如,更无法与林书墨、霍繁锦几人相提并论。

    可她站在最前方,迎上对方带着规劝意味的眼神,背影挺拔,不可弯折。

    那么坚定、果决,没有一丝犹豫。

    纵然她也差点成为受害者,可毕竟不是任星河的首要目标,完全没有必要不依不饶。

    但她却一字一顿告诉所有人——

    “既然犯罪可以不分年龄,那为什么惩罚却要区别对待?”

    “如果今天做出这种事的是一个成年人,周警官还会不会说出这番劝解的话?我猜,也要视对方的情况而定,比如是不是残障人士,再比如背后有无靠山。可法律面前不是人人平等吗?”

    “至于任星河身上的伤……”

    不等江扶月说完,繁叶就跳出来,口齿伶俐,嗓音清脆:“是我为了制服他才导致的,这么做不是想打人或者蓄意报复,只是怕他再发狂伤害我朋友,毕竟,这是个危险分子!”

    “如果你们不信,可以调监控,就上面这个,还有左右两边也有,拍得一清二楚,我那叫……呃……”什么来着?

    高兆明小声提醒:“正当防卫。”

    “对!正当防卫!所以,他如果追究我的责任,我也是不怕的!”繁叶昂首挺胸,一脸无畏。

    周警官拧眉:“小妹妹,你跟着瞎掺和什么?”

    “没有啊,他脖子上红色那圈,就是被我揪住衣领给勒的。”繁叶一脸认真。

    “对吧,月姐姐?”

    江扶月点头,朝她微微一笑。

    周警官:“?”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最后关于上法庭……”江扶月停顿一瞬,“如果对方有这个打算,那我奉陪到底。”

    周警官气笑了:“小姑娘,奉陪到底不是光靠嘴巴说说,你拿什么跟人家奉陪到底?你父母知道吗?”

    江扶月:“不需要他们知道,就算知道也没关系,因为家里我说了算。”

    “噗——”这下,周警官是真乐了,“就你?还说了算?”

    开什么国际玩笑?!

    江扶月皱眉,不明白对方笑点从何而来。

    她看上去像在开玩笑吗?

    “这样,你还是把你父母的电话给我,我呢打过去问一问,看他们觉得这事儿应该怎么处理。”

    “不必了。”江扶月沉声。

    周警官却以为她胆怯了,眼珠一转,“你既然要追责,那就不是件小事,我作为办案民警,按照流程,必须通知你的监护人。”

    江扶月一张脸彻底冷下来:“周警官,我希望你搞清楚一件事,我已经年满十八周岁,具有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能力。”

    “那你也只是个高中生,还是要通知你父母才行。请你提供他们的手机号,否则——”

    江扶月双眸微眯:“否则如何?”

    周警官也忽地严肃起来:“你以为警方想查一个人的手机号会很难?”

    江扶月冷笑,拒绝的意味很明显,甚至还带着几分挑衅。

    老周气得肝疼,怒意上头,直接拿起电话,招手让年轻警官将刚才的笔录信息送来,上面有江扶月登记的个人身份信息。

    “喂,小徐,你帮我查个人……身份证号码是265……对,高中生,要她父母的联系电话……”

    高兆明见状,开始慌了,拉着黄晖小声说道:“咱们是不是把事情闹得太大了?月姐真被请家长怎么办?这是在帝都啊!”

    “应该没事的,你看月姐那样儿,像害怕吗?”

    高兆明顺势望去,下一秒,发自内心地瑞斯拜。

    只见江扶月站在原地,表情不变,上扬的嘴角还带着一抹讥诮。

    就这么静静看着,没有惊慌,也不曾服软。

    等那位周警官问清楚号码,记到本子上,结束通话再去看江扶月的时候,她还是那副油盐不进、泰然自若的模样。

    这回,老周不仅肝疼,还胸口发闷,郁结难消。

    现在这些孩子怎么回事儿?

    年纪不大,骨头倒硬。

    “江扶月,我再问你一遍,这事儿怎么解决?想好了再回答,因为你的答案直接关系到这通电话是否会打到你父母手机上!”

    “您这是在威胁我吗?”

    老周轻叹,绷直的脊背瞬间佝偻下去,眼里闪动着柔软与无奈,还有几分慈和。

    他真没坏心,只是想引导这些孩子走最正确的那条路而已。

    怎么就是不听话呢?

    “小丫头,你别倔……”

    江扶月移开眼,轻描淡写给出自己的决定:“那您打吧。”

    老周:“?”

    高兆明倒抽一口凉气:“月姐她来真的?!”

    就连林书墨和凌轩也不由目露惊讶。

    她真不怕?

    “行,你行,你可真行!”老周直接气成河豚,“你以为我在吓唬你吗?!”

    江扶月:“那倒没有。”一点不慌,一点不乱。

    “好,看来今天不动真格,你是不会信的!”说着,直接拿起手机,拨通其中一个号码。

    所有人都为江扶月捏了把冷汗。

    高兆明走到她旁边,压着嗓子,又怂又小声:“月姐,要不还是算了吧?让叔叔阿姨知道了不好……”

    老周也在偷看呢,心说:这小胖子还挺识趣,如果能劝动江扶月知难而退,他就立马挂断电话。

    可下一秒他听见了什么?

    江扶月:“做事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既然要刚,那就刚到底喽。”

    她居然还“喽”?!

    就在这时,电话接通了——

    “喂?你好,请问哪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