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237章 她的后招,不见沉星(二更)

第237章 她的后招,不见沉星(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跟江扶月一样。”

    老周:“?”

    繁叶高兴得直鼓掌:“方灿阳你太棒了!”

    方灿阳朝她腼腆一笑。

    老周不明白:“同学,你别冲动啊,想清楚了再决定,这不是什么好玩的事,盲目跟风不可取!”

    方灿阳表情认真,先很有礼貌地同他道了谢:“……我知道您的苦心和顾虑,但刚才犹豫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得很明白了。”

    “不是……你明白什么呀明白?如果你真的明白,就不该瞎掺和!”

    这孩子和江扶月根本就是两类人。

    前者本分、踏实,甚至还有点怯懦,一看就不是主动惹事、揽祸上身的类型。

    可江扶月呢?一般情况不主动惹事,但也绝不怕事,倘若真的有事落到她头上,就势必不能善了。

    打她的人,她只会让对方更痛。

    表面文静漂亮,实则倔强执拗,倘若是个男孩儿也就罢了,偏偏是个女孩子家……

    “方灿阳,你真的想好了?”老周语气沉重,表情严肃。

    “如果今天是我一个人遇到这种事,你们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因为我不会报警。”

    老周一愣。

    方灿阳垂眸,睫羽轻扇:“即使被撞伤,只要我还能站起来,就会默默走开。谁撞的我,根本不重要,我也不关心,因为我不想惹麻烦。”

    老周拧眉,这话明明顺着自己的意思了,可听起来怎么就那么刺耳呢?

    方灿阳然抬头,朝任星河看了一眼:“更何况,撞我的人还是同学,就凭这点我也不会对他怎么样。”

    “不是……”老周急了,“话也不能这么说啊,就算同学之间也不能姑息犯罪……”

    说到后面,老周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方灿阳却目露疑惑:“忍一时风平浪静,大家以和为贵,这不是您一直坚持想表达的吗?”

    老周哑然。

    “但现在不一样,”他转头朝江扶月望去,“已经有比我更勇敢的人冲在前面,我还有什么理由退缩?”

    我胆小,我怯懦,可我不是孤军奋战,有朋友与我并肩,这就够了。

    “行,你们一个个的都有理,我说不过。”老周摆手,沉声叹道。

    身体肉眼可见的佝偻下去,仿佛瞬间被抽走大半精气神。

    方灿阳见状不忍,想说点什么,可动了动唇,又不知从何说起。

    “老周……你没事吧?”年轻同事叫了一声。

    “没事。”他摇头,深呼吸,重新振作起来,“既然你们都决定好了,那就一起去趟派出所把事情经过交代清楚。”

    高兆明:“警察叔叔,会不会耽搁很久啊?我们过段时间还要去参加竞赛……”

    年轻警察:“现在知道关心这些问题了?刚才老周劝你们的时候一个个不是挺傲吗?”

    高兆明脖颈一缩,忍不住撇嘴。

    黄晖也急了,没有江扶月IOI和IPhO两边都会受影响,倘若真的耽误了国际赛,后果不堪设想!

    “警察叔叔,您看能不能……”

    “行了!”年轻警察猛地一叱,“你们四个上车!”

    方灿阳嘴角一紧,和繁叶对视一眼,就在两人准备上去的时候,江扶月突然开口——

    “不急,再等等。”

    年轻警察忍她很久了,气势汹汹走过去:“还等什么?!你以为这是拍电视剧,还能有谁从天而降来救你们?”

    话音刚落,便听吱嘎一声——

    黑色奔驰急刹骤停,后座车门打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出现在眼前。

    只见他整了整领带,一脸严肃地走到江扶月面前:“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来晚了。”

    江扶月:“不晚,刚刚好。”

    年轻警察一愣,正准备开口问他是谁,男人却已经掏出名片,自报家门——

    “帝都泰和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也是江扶月的代理律师,我姓汪,叫汪程洋。如果你们在刑警部队,应该对我不会陌生,我是个刑辩律师。”

    如果说“泰和律师事务所”的名头已经足够响亮,那么当活的汪程洋站在面前,众人的感受就只能用“震撼”两个字来形容。

    汪程洋是谁?

    国内大名鼎鼎的刑辩律师,轰动全国的“张槐树杀妻案”,还有“235连环杀人事件”都因他据理力争,而最终迎来公平正义。

    这样响当当的大人物居然会给江扶月一个高中生当代理律师,还亲自跑这一趟。

    林书墨皱眉,看江扶月的眼神多了一抹审视。

    凌轩却对这样的局面并不意外。

    看江扶月那一脸镇定的样子,他就猜到她有底牌,只是没想到会是汪程洋这么一张王炸。

    她身上究竟还有多少秘密?能带给人多少惊喜?

    高兆明瞠目结舌,半晌才反应过来,呆呆望向黄晖:“是我知道的那个汪程洋吗?”

    “应该说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那个汪程洋。”

    “月姐从哪儿搞来的?”

    黄晖:“?”

    高兆明接着嘀咕:“我也想搞一个。”

    “……”

    霍繁锦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受到的冲击比她去年一年还要多。

    在学习上见识过江扶月的变态之后,接着又看到她应对大场面时临危不惧、一刚到底的强硬与果敢,如今更是连人脉关系网也这么优秀?

    这特么让同龄人情何以堪?

    要知道像汪程洋这个级别的人物,一拎出来就是可以和她父母那辈平等对话的存在。

    如今却对江扶月说着抱歉,自己来晚了?

    其实这是个玄幻故事吧?霍繁锦偷偷摸摸掐了自己一把,嘶——

    痛!

    那厢,汪程洋已经开始同老周交涉,前者胸有成竹地说,后者沉默地听着,不时点头。

    大约两分钟后,汪程洋重新回到江扶月面前,交代沟通结果:“都处理好了,我会随他们去一趟派出所。另外,可能需要还麻烦你这两位同学签一份代理委托书,这样我才能一并处理他们的事。”

    江扶月轻嗯一声,“辛苦了。”

    她语气淡淡,可男人却险些一个踉跄。

    如果方灿阳没看错,那一瞬间对方眼里的情绪应该叫“受宠若惊”吧?

    可汪程洋会因为江扶月的一句话就受宠若惊?

    方灿阳觉得难以置信,可他又不认为自己的判断出了错,只能在心里默默纠结。

    “……同学,麻烦签个字。”

    “啊?好!”方灿阳登时反应过来,接了笔。

    等汪程洋和任星河随警车离开,黑色奔驰也被司机开走,原地又只剩他们八人。

    刚才那些惊心动魄在这样的宁静衬托下,仿佛一场不真实的梦。

    “所以我们报警报了个寂寞?”

    “没……至少任星河被一波带走,他可不像月姐,有代理律师。”

    “就算有律师,也请不到汪程洋那种水平。”

    “月姐,你跟汪律师是亲戚吗?”高兆明大眼好奇,眨巴眨巴。

    江扶月摇头:“不是。”

    霍繁锦眼珠一转,接着问:“请他要花多少钱?”

    “不知道,别人帮忙请的。怎么,他很厉害吗?”

    咕咚!

    众人一言难尽地看着她

    江扶月:“?”

    总不能要求一个刚重生半年的人了解二十年后各行各业的风云人物吧?

    任星河这事在江扶月这里就算告一段落了。

    后续汪程洋倒是打电话来汇报过最新进展,说任星河家长已经赶来帝都,也给他请了律师,双方坐下来谈过。

    他这边态度一直比较坚决,明确表示更希望诉诸法律,追究刑事责任。

    反正监控和录音证据都很完备,加上当天出警的两个民警作证,以及现场其他目击证人,胜诉的概率可以说高达百分之九十九。

    最后判决下来,对方少说也要进去待个半年。

    任星河那方怂了,愿意道歉赔偿,接受处分,并取消五年之内竞赛资格等等。

    江扶月全权交由他负责,没空理会。

    因为,江小弟要来帝都了。

    之前江扶月答应过他,集训结束就接他过来玩几天。

    等到启程那日,江扶月踩着时间到机场去接,直到航班降落,乘客基本走得七七八八,却始终不见江小弟的身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