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240章 抽丝剥茧,沉星受罪(二更)

第240章 抽丝剥茧,沉星受罪(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有血”两个字刺得江扶月瞳孔一缩。

    虎奔:“……但量不大,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邻居怎么说?”

    小六:“楼上楼下三层住户都没听到异响。傍晚的时候,还看见您母亲回家做饭。”

    没错,时间对上了。

    昨晚江小弟在电话里无意中提到韩韵如回家做饭,还做了他喜欢的糖醋排骨。

    虎奔:“我也问过我妈,她说昨天正常营业,正常关店,没有任何异常。”

    虎奔的母亲在半个月前经江扶月介绍去店里应聘,试用一星期后,韩韵如很满意,就把她留下了。

    所以现在店里是三个人,也正因如此韩韵如才能抽空走开,在傍晚回家。

    照目前来看,直到她和江小弟通完电话,家里都没出什么问题。

    这时,江扶月手机响了——

    她接通。

    牛睿:“照你先前说的,我把那栋单元楼附近所有监控都看了一遍。”

    “如何?”

    “因为是老房子,楼栋里没有安装摄像头,其所在整条街巷都没有。只在巷口和马路的交接位置有个公交站台,对面红绿灯处有违章拍照。”

    江扶月皱眉:“说重点。”

    “马上就是重点,违规拍照探头拍到凌晨两点,有一对夫妻背着孩子忙忙慌慌从巷口出来,照片发你手机上了。”

    江扶月拿下手机,点开最新一条微信消息。

    几秒缓冲后,图片出现,她又点击“查看原图”。

    虽然拍摄距离很远,画质高糊,但江扶月还是一眼认出照片上是江达和韩韵如。

    男人背着江小弟,大步向前;女人在后面小跑紧追,拿着衣服往孩子身上披。

    信号灯还是红的,夫妻俩就已经冲到马路中间,由此可见当时情况有多紧急。

    江扶月压下眼底翻涌的情绪,重新拿起手机放到耳边:“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

    “探头只拍到这一张,去向……”牛睿咬牙,“暂时不明。”

    “周围其他监控呢?!”江扶月音调陡然拔高,“整个路段,难道就只有这一个拍照探头?!”

    牛睿头皮发麻,森森寒意攀上脊椎,令他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其他摄像头都坏了。”

    事情就有这么巧,那么多交通监控都在正常运行,偏偏只有这段路上的坏了。

    牛睿:“……我逐一排查过,确实是设备老化,年久失修,并非人为。”

    江扶月:“好,我知道了。”

    牛睿还想解释两句,那头直接挂断。

    通话结束,车内陷入死一般的沉寂,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憋闷。

    虎奔和小六交换了一个眼神。

    前者抬手搭上方向盘,小心翼翼问道:“月姐,咱们现在去哪?”

    “再等等。”

    等什么?虎奔不知道,也不敢问。

    小六同样一头雾水。

    大约十分钟后,江扶月手机又响了。

    虎奔从反光镜里看到她骤然明亮的双眼,里面却毫无温度,而是一片冷酷与肃杀。

    “……刘叔,你说。”

    虎奔眼神微闪,刘叔?

    刘尽忠打来的?

    小六眼珠一转,竖起耳朵。

    他们兄弟俩接手酒吧以后,跟刘老头一直不太对付……

    “……哪家医院?好,我知道了。”江扶月目光骤凛,声若寒冰,“你的人原地不动,我马上过去。”

    “好。”

    放下手机,江扶月抬头看虎奔,眼中冷意还未消散,盯得他一个激灵,心口拔凉。

    “去康泰医院,越快越好。”

    “……是!”虎奔抓稳方向盘,迅速发动引擎。

    车如离弦之箭蹿出机场,烟尘滚滚。

    ……

    康泰医院,三楼病房。

    “阿如,你先休息一会儿,我来守。”江达走到床边,看了眼病床上昏睡的儿子,又将视线转到妻子身上,眼中闪过心疼。

    韩韵如摇头:“我得自己看着才放心。”

    “那……你吃点东西吧。”

    “好。”韩韵如接过他递来的瘦肉粥,抬眼,蓦地目光一滞:“你脸怎么了?!”

    江达匆忙别过头:“没事……刚才在外面磕了一下。”

    “你看着我再说一遍是怎么弄的?”韩韵如抿唇。

    “阿如……”见她生气,男人顿时手足无措。

    “那个什么经纪公司的人是不是还在外面?他对你动手了?”韩韵如把粥放到一边,猛地起身就要往外走,“我去找他说清楚!”

    “老婆!”江达赶紧把人拦住,“你别冲动!就是擦破点皮,其他什么事都没有,不信你看,好好的。”

    他把手摊开,转了两圈:“真的。”

    韩韵如却愤怒难消:“那也不行!现在是擦破点皮,之后呢?他们再这样胡搅蛮缠,指不定还会对你做什么。”

    “去了也没用!”江达气急,脱口而出。

    韩韵如脚下一滞,背影骤僵。

    “他不会跟咱们讲道理的,你一个女人家,去了也只会受欺负,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往枪口上撞?”

    韩韵如内心涌上深深的无力:“那怎么办?总要有个解决办法。光天化日之下,我不信他们真的敢拿我怎样,好歹还是有法律在,大不了就报警!”

    江达双手按住她肩膀:“别急,要去也是我去,你在这里照顾儿子,记得把粥喝了。”

    “可是……”

    江达:“可是什么可是?你也说了,大白天他不敢对咱们做什么,我一个男人和对方沟通起来,总比你一个女人家方便。”

    说完,他转身开门,大步离开病房。

    韩韵如压下眼中的忧虑坐回去床边,伸手替儿子掖好被脚。

    想了想,准备拿出手机,如果真有什么,也好及时报警。

    可找遍全身也没摸到,这才想起昨晚出门太急,落在家里了。

    ……

    病房外,走廊上。

    江达和一个男人面对而立。

    前者表情愤怒、眼眶泛红,后者神情嚣张、步步紧逼。

    “……我告诉你,如果今晚江沉星不能按时上播,你们一家就等着赔钱吧!”

    “那可不是笔小数目,你就算卖一辈子煎饼也赚不齐!识趣点就赶紧把江沉星叫出来,带他回去做播前准备。”

    江达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你们还有没有良心?我儿子现在这样是谁害的?自己心里没点数?都这个时候了,你们非但没有一句关心的话,还想强迫他继续直播,你、你……”

    江达气得浑身颤抖,双手攥拳:“你简直欺人太甚!”

    男人以为他又想动手,赶紧退开两步,目露警惕。

    “小孩子吃东西没个分寸,拉肚子也很正常,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拉肚子?!”江达怒极反笑,字字如泣,“你见过拉肚子需要大半夜洗胃吗?!医生说了,病历上也白纸黑字写了,是食物中毒!你们拿过期半年的肉给我儿子吃,你们知不知道这是要出人命的!”

    男人脸上闪过心虚,很快就被凶狠所掩盖:“少他妈胡说八道!什么过期半年的肉?我让他吃的都是最好的东西!直播间里观众可都看得一清二楚。”

    “哦,现在江沉星食物中毒了,你就赖在我们公司头上?证据呢?就凭你红口白牙一张嘴想说什么说什么?万一是他自己吃了不干不净的东西搞成现在这样,谁知道呢?”

    江达:“放屁——那些肉都臭了,你逼着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儿往肚子里咽,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一米八几的大汉说到这里,低吼宛若困兽,一双通红的眼里竟滚出热泪。

    江达忘不了凌晨一点多,当他听到响动,推开隔壁房门看到的那一幕——

    小小的沉星蜷缩在冰凉的地板上,捂着肚子,满头大汗,像刚从水里被捞上来。

    呻吟和痛呼一声接着一声,如同奄奄一息的小奶猫,仿佛下一秒就会断气。

    可是对上他焦急的目光,还不忘断断续续地安慰他说:“爸爸……其实我只有一点点痛,你不要着急好不好?”

    江达:“好好,爸爸不急,你别说话,是肚子痛吗?让爸爸看一眼好不好?”

    “嗯。”小沉星点头,拿开捂在肚子上的手,期间痛得浑身抽搐,下意识想要蜷得更紧,可为了方便江达查看,他咬牙忍住了。

    这时,韩韵如也听到动静跑过来,急得拖鞋都忘了穿。

    “妈妈……”绵绵弱弱的调子充满了依赖。

    韩韵如已经哭了,一把推在江达肩上:“你还看什么看啊?你是医生吗?赶紧送医院啊!”

    江达如梦初醒,一把将小沉星抱起来:“对,去医院!现在就去!”

    小沉星靠在爸爸怀里,表情抗拒:“我不想去医院……妈妈,现在几点了?我六点要去机场的,八点二十就可以上飞机,再过几个小时就能看到姐姐了……”

    “你乖啊,”韩韵如摸着他苍白的小脸,手在抖,浑身发凉,可语气还是那么温柔,“我们先去医院买点药,现在到六点还有五个小时呢,等你肚子不痛了,爸爸妈妈再送你去机场好不好?”

    江沉星想了想,最终点头:“好。”

    他不想让姐姐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万一吓到她怎么办?

    妈妈都哭了,姐姐也会哭吧?

    韩韵如赶紧给他套上衣服,又拿了外套,让江达把孩子背好。

    “妈妈……”这个时候,小沉星已经痛得意识涣散,嘴里喃喃地叫着,“妈妈……”

    韩韵如一边哭一边握住他的手:“在,妈妈在这里,马上就能到医院了,到了医院就不疼了……”

    “妈妈……”

    “嗯,妈妈在。”

    “妈妈我好痛啊……不是一点点……是很多……”

    韩韵如忍不住直接哭出了声。

    江达:“拿上钱,走!”

    “好!”

    “妈妈……”

    “在这里。”

    “妈妈……你要穿鞋……地上凉……要感冒……”

    韩韵如连连点头,泪如雨下:“好,妈妈穿鞋,现在就穿!”

    突然,小沉星开始抽搐。

    接着哇啦一声,吐出一大口血,一部分洒在床单上,还有一部分喷在墙上。

    韩韵如尖叫出声。

    江达赶紧背着他出门。

    夫妻二人一路狂奔,终于在凌晨两点二十赶到这家距离最近的康泰医院。

    医生检查之后,立马安排洗胃,直到清晨六点,才转到病房里,一直昏睡到现在还没醒。

    医生说,大量食用过期肉类,造成严重食物中毒。

    孩子本身已经忍了很久,如果再晚送来半个钟头,可能就有生命危险。

    韩韵如这才想起,早在睡觉前她就发现儿子脸色不对,应该那时就已经开始痛了。

    可后面又见他拿着手机躲在被子里跟他姐说悄悄话,看上去激动又兴奋,笑声在客厅都能听到,她便没有放在心上。

    没想到……

    这个傻孩子,那么痛,他是怎么忍到凌晨一点多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