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243章 要抢沉星,月姐赶到(二更)

第243章 要抢沉星,月姐赶到(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啊!你这个贱人——”

    张克华抬手一耳光,直接把韩韵如甩到墙壁上。

    只听一声闷响,女人前额撞到壁面,鲜血顺着脸颊滑落,瞬间污了花容月貌。

    张克华也没好到哪里去。

    碎片割伤了他头皮,有的还插在肉里,他不敢碰,因为一摸全是血。

    热水滚烫,浇在他半边脸上,此刻火烧火燎。

    “你,去把她抓过来,你,”他指着另一个花衬衫,“去找护士过来给我处理伤口!”

    两个花衬衫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皱眉。

    他们过来是看在杨哥的面子上,这人算什么东西?也敢对他们颐指气使?

    “快去啊——”张克华原地咆哮,神态癫狂。

    最终两人还是依言照做。

    一个出去找护士,一个把韩韵如提拎到张克华面前,缚住双手,不让她再有机会伤人。

    “啪——”又是一个耳光,韩韵如被扇得偏过头去,张克华却余怒难消。

    “唔唔唔!”江达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双眸红得似要淌血。

    他拼命挣扎,青筋暴起,可身后压制他的两人却纹丝不动。

    张克华钳住韩韵如的脸,把她朝江达那个方向转过去,“看看你那个窝囊废老公,除了乱叫还有什么用?只能眼睁睁看着你挨打。原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没想到还是这么蠢!简直愚蠢透顶——”

    韩韵如冷冷抬眼:“那也比你这个杂碎强!”

    张克华恼羞成怒,眼看第三个耳光就要落下,女人却一脸无畏地伸长脖颈,没有丝毫闪躲之意。

    他突然收手,嘴角上扬,眼里浮现出更大的恶意。

    韩韵如心下骤沉,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下一秒,就变成现实——

    “你,”张克华招来一个花衬衫,目光却直勾勾看向病床,“把那小孩儿弄过来。”

    韩韵如面色大变:“你想干什么?!”

    “你说我要干什么?江沉星原本就是公司的签约网红,他这么睡着可不行,晚上还有直播……”

    “你这个黑心烂肺的狗东西!我儿子现在还昏迷不醒,你怎么做得出来?!”

    张克华笑了,果然啊,孩子就是当妈的软肋,刚才还一脸无所谓的女人现在就有脾气了。

    “我也没办法,公司要赚钱,你儿子少播一天公司就得亏损一笔,谁来赔?你吗?就凭卖煎饼赚的那点?呵!不自量力!”

    而后笑意骤敛,对着之前被点到的花衬衫:“还愣着干嘛?把他给我弄过来!”

    韩韵如:“你敢——”

    女人猛地用力,竟趁对方不备挣脱了束缚,转身扑向病床,犹如母鸡护小鸡那样张开双臂,挡在儿子面前。

    “谁敢往前一步,我就跟他拼命!”

    张克华:“杵着当木头吗?!你倒是给我上啊——”

    花衬衫男人皱眉:“杨哥派我们来是撑场的,不是给你当打手!”

    “你!”

    “快点把事办完,兄弟们没那么多时间陪你耗。”花衬衫一点不客气,眼底还隐隐划过一丝鄙夷。

    对女人耍狠算什么本事?

    张克华却理直气壮:“我现在就是在办事!杨总的摇钱树就在床上躺着,你不去把他弄走,这趟就等于白来!”

    花衬衫目露犹豫,女人和小孩儿……

    张克华:“快啊!不然杨总花钱让你们来干什么?站着看热闹吗?!”

    男人咬牙,上前两步掀开韩韵如,接着挖出被子里昏睡的江沉星。

    男孩儿手背上还扎着输液针,也被他粗鲁拽掉,有血珠从针孔里冒出来。

    韩韵如尖叫,疯了一样冲上去:“你放开我儿子——放开——”

    花衬衫一把将她掼倒,抱着孩子走到张克华面前,冷声冷气:“接下来怎么做?”

    韩韵如挣扎着爬起来,又扑上去,想抢回儿子。

    可女人的力气怎么比得过男人?

    张克华一脚把她踹倒,眉眼间闪过狠色。

    江达早已泪流满面,因挣扎过猛双颊涨成紫红色:“唔唔唔!!”

    就在张克华还要再补第二脚时,砰——

    病房门被踹开。

    一群身穿西装、戴着墨镜的黑衣人涌进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撂翻了所有花衬衫。

    江达得以挣脱,猛地冲上前,抢回儿子,又用身体把韩韵如牢牢护住。

    “老婆,没事吧?啊?我看看……”男人的手在抖,眼中含泪,充满自责与愧疚。

    “对不起,都怪我没用……”他一只手抱住江小弟,另一只手却不敢触碰妻子的脸。

    鲜血刺痛了他双眸,这个一米八的汉子哭得像个小孩儿。

    “没事,我没事,”韩韵如摇头,目光与声音同样温柔,“你先把儿子放到床上,他这样不舒服……”

    “好,好。”江达连忙点头。

    “你、你们是什么人?!”眨眼间,所有花衬衫狼狈倒地,黑衣人表情冷酷,气场强大。

    张克华被惊住,接踵而至的是畏惧与恐慌。

    这些人看上去比杨总叫来的那些混混高大得多,一个个面无表情,从头到脚透着凌厉。

    绕是他再没见识,也知道对方不好惹。

    可江达一家不是卖煎饼的吗?怎么会认识这种人?

    “你、你们什么来头?”张克华又问了一遍,明显底气不足。

    可惜,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这些黑衣人仿佛没有思想的机器,将花衬衫制住以后就不动了。

    张克华惊疑不定,见对方没有任何行动,以为多多少少心存忌惮,便故作强硬道:“不管你们是谁,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

    “知道我们是谁的人吗?依米公司杨怀山杨总!识相的趁早收手,否则……”

    他冷笑两声,却怎么听都有种外强中干的意味。

    “跳梁小丑!”这时,一道冷喝自进门处传来,虎奔和小六带着医生赶到。

    江扶月走在中间,两人始终落后半步,一左一右,宛若护花使者,可脸上的恭敬又像极了忠实的奴仆。

    张克华愣在原地,只见容色不俗的年轻女孩儿径直入内,黑衣人纷纷让路。

    她有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可此时那双眼里什么情绪都没有,淡漠沉静,幽邃寂然。

    “月月……”韩韵如愣住。

    江达早在江扶月进门的瞬间便已目瞪口呆。

    他有些茫然地望向妻子,可得到的却是妻子同样茫然的回视。

    “医生呢?”江扶月淡淡开口。

    虎奔一把将其提拎到床前,冷冷开口:“还不赶紧治?!晚一秒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不怪他态度恶劣,而是这些医护明明听到这层楼这么大响动,居然没有一个人上来阻止,哪怕叫保安处理,或者直接打电话报警也好。

    但他们没有。

    早在半个钟头前,这群人就接到三楼清场的通知,全部人员撤走,任由这些混混作恶。

    这个医生还是虎奔和小六从其他楼层现抓的,稍稍一威胁就什么都说了。

    原来这家医院和那个什么杨总关系匪浅,直接放任流氓到病房里撒野。

    呵……

    虎奔冷笑,看着眼前一群倒地不起的花衬衫就像在看一堆死人骨。

    惹谁不好,惹到大魔王。

    江扶月径直走到病床前,全程没看张克华,甚至连一点余光都不曾给到。

    “月月,真的是你……”韩韵如轻喃,眼中悲喜交加。

    被掌掴、撂倒的时候,她没哭;江沉星被抢走,她更没有时间流眼泪,一心想的都是怎么把儿子夺回来。

    可此时此刻,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儿,韩韵如再也忍不住,泪雨滂沱。

    “妈……”江扶月声音软下来,冷漠中流泻出一丝淡淡的温柔。

    “没事了。”她说,“一切有我。”

    韩韵如点头,泪水不停。

    江扶月扫过她流血的额头,还有双颊清晰可见的手指印,目光骤然一寒……

    虎奔就知道,有人要倒霉了。

    血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