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246章 父母释然,小弟醒来(二更)

第246章 父母释然,小弟醒来(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某个瞬间,她甚至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她文静乖巧的女儿怎么会带着一群壮汉冲进来?

    而那些人明显以她马首是瞻。

    还有那两个一左一右跟在她身后的男人,韩韵如显然是认识的,因为他们经常在煎饼店附近溜达。

    起初,韩韵如还很警惕,以为被社会流氓盯上了,可随着时间推移,两人不仅没干坏事,还帮忙赶走了上门找茬的小混混。

    韩韵如请他们吃煎饼,那之后,两人便经常来店里照顾生意。

    半个月前,柳嫂来应聘服务员,转正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韩韵如才得知原来两人中高个儿大块头的竟然是柳嫂儿子,大名郑永华,有个绰号叫“虎奔”。

    而经常跟他一起过来吃煎饼的好兄弟叫“小六”。

    韩韵如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看见两人,并且还隐隐以自己女儿为尊。

    按理说,这三人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怎么可能产生交集?

    如果单是这样也就罢了,可接下来她又看到了什么?

    张克华轻而易举就被制服,虎奔和小六对其大打出手,而这一切显然是在月月的默认下进行。

    因为,韩韵如清楚看到两人动手之前,眼中流露的征询与请示,以及动手过程中,不自觉对月月察言观色。

    如果这还不能证明什么,那虎奔和小六对月月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严格执行,俨然手下听命办事的做派已然暴露一切。

    可惊吓远比她想象中更多。

    手起刀落,张克华血流满脸,韩韵如只有拼命捂住嘴才能抑制住尖叫的冲动。

    接着,扳手出现,眨眼间张克华双臂尽折,倒地不起。

    而亲自完成这一切的,不是虎奔,也不是小六,更不是在场任何一个黑衣人,而是她柔弱无害、乖巧听话的女儿?

    这让韩韵如一时之间怎么接受?

    江扶月也知道,今天整这一出是没办法再糊弄过去了。

    不过她也没打算糊弄,倘若真想将夫妻二人蒙在鼓里,她大可让虎奔或小六出面,提了张克华到外面再行处置。

    何必当场见血?

    既然早晚都有这么一天,还不如提前告知夫妻俩,免得将来更不好解释。

    至于他们能不能接受……

    江扶月嘴角一抿,说实话,她也很忐忑。

    但不管结果如何,她都已经做好直面一切的准备。

    “妈。”

    韩韵如怔怔望着女儿,嘴唇轻动,半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而江达早已瞠目结舌,眼珠定了许久不见正常转动。

    江扶月眼里的光一点点黯淡下去。

    这辈子终究是父母亲缘强求不得吗?

    也罢。

    突然——

    “月月,你、刚才那几下来……来真的?那些血不、不是糖浆吗?”

    江达磕磕巴巴。

    江扶月垂眸,轻轻摇头:“……不是。”

    “好啊!太解气了!”江达两手一拍,巴掌响亮,仿佛所有郁气和愤怒都发泄在里面。

    “啊?”江扶月两眼发愣。

    江达咬牙切齿,眸色猩红:“那种畜生不如的东西,一双眼睛两只手都算便宜他了!”

    江扶月:“?”以前怎么没看出来江达还有这种觉悟?

    “月月,你刚才那个挥匕首的动作,看着像是轻轻划拉了一下,有效果吗?”

    “?”江扶月咽了咽口水,半晌才反应过来,“应、该有吧。”

    RS军刀,能让虎奔别在腰间,随身携带,应该是最后用来保命的底牌,杀伤力可想而知。

    江达满意点头:“那就好。”

    “?”

    “你那个扳手是从哪搞的?”

    “虎奔后备箱里随手捡的玩意儿。”

    “这样啊……是普通版手吗?”

    江扶月点头。

    江达若有所思。

    不久后,煎饼店收银台的抽屉里就多出了一把一模一样的扳手。

    当然那是后话,暂且不提。

    却说韩韵如听完丈夫和女儿的一席对话,差点两眼一翻,气晕过去。

    她当即揪住江达腿上最嫩的那块肉不放:“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有你这么教女儿的吗?!”

    “嘶——痛痛痛!我怎么了?”男人委屈巴巴,“现在明显不是我教女儿,是女儿教我,对吧月月?”

    江扶月赶紧点头。

    韩韵如一个警告的眼神横过来:“少瞎起哄,你的账还没算,等我先收拾了你爸。”

    江扶月当即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心头却长舒口气。

    如果韩韵如什么都不说,什么情绪也没有,那才是最糟糕的。

    “媳妇儿别掐了,真的疼啊……”江达浑身乱扭,却又不敢真的拂开韩韵如的手,就这么龇牙咧嘴挨着。

    冷不防对上女儿带笑的眼神,他朝江扶月眨眨眼。

    父女间的默契在此刻达到满分。

    “妈,”江扶月心头一暖,连忙开口,“别掐了,爸身上还有伤。”

    韩韵如动作一顿,目光落在江达破皮的嘴角还有红肿的颧骨,便再也下不去狠手。

    女人眼中迅速凝聚起泪意,“痛不痛?”

    江达一把握住她的手,憨憨直笑:“不痛,一点都不痛。”

    韩韵如还是哭了。

    男人笑意骤敛,手忙脚乱:“老婆,你、别哭啊!我真不疼!不信你捶几下试试……”说着,就拿她的手往自己胸前招呼。

    那个蠢样儿,铁憨憨没跑了。

    江扶月嘴角一抽,不忍直视。

    韩韵如抽回手,不给他握,一边哭一边骂:“你是傻子吗?当时那么多人,还和他们硬碰硬,人家不揍你揍谁?”

    “那、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总不能站着给人欺负吧?”江达干巴巴解释。

    “下次不准这样了,听见没有?”

    “啊?”

    韩韵如:“啊什么啊?你学聪明点,打不过就躲开,审时度势,知道吗?”

    “可我躲了,你怎么办?”

    韩韵如眼泪掉得更凶,一阵后怕涌上心头,她不敢想象,倘若今天月月没有及时赶到,等待她的、等待这个家庭会是怎样惨烈的结果。

    所以,她还在责怪什么呢?

    怪江达太傻?

    还是怪月月和一帮社会人士混在一起?

    “老婆,别哭了,女儿在看呢……”江达凑到她耳边,小声提醒。

    韩韵如抿唇,忍不住朝江扶月看了眼,却不经意对上女儿含笑揶揄的目光。

    刷——

    她一张脸迅速红透。

    江达粗糙的指腹替她抹去泪水,动作轻缓,语气温柔:“好,下次不打架了,我带着你一起跑,这下总好了吧?”

    韩韵如补充:“还有女儿和儿子。”

    “是是是,还带着儿子一起,至于月月……”江达轻咳,面色犯窘,“可能不用我带,她就能把一群人揍趴下,你信不信?”

    “你就是这么当爹的?”韩韵如剜了他一眼,“让女儿冲在前面?”

    “我也想冲在前面,可我没那本事啊,找不来那么多穿西装戴墨镜的大哥……”

    “出息!”

    “不过月月划拉张克华眼睛那招,我倒是可以学一下,应该不难。”

    江扶月连忙点头:“简单得很。”

    韩韵如目光落在她脸上,复杂又心疼,还有一丝难以忽略的担忧。

    “月月……你和那些人……”

    “妈,”江扶月握住她的手,四目相对,一字一顿,“你相信我吗?”

    韩韵如抿唇,她怎么不相信?这半年来,女儿一天比一天懂事,能力也一天比一天出众,可问题是太出众了!

    那些东西已经超出她这个年龄能够涉及的范围。

    “月月,我怕你走错路,那些人看上去……”韩韵如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妈,我会保护好你们,不让你们受到任何伤害。”江扶月眼神坚定,语气慎重。

    “好。”韩韵如轻轻回握住她,掌心带着熟悉的温度,“妈不问了,什么都不问了,我相信你会有分寸,也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江达点头,嘿笑补充:“爸也是。”

    突然,“姐姐,还有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