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249章 我是他姐,继续虐渣(二更)

第249章 我是他姐,继续虐渣(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强闯?

    杨怀山看了眼形单影只的女孩儿,顿觉好笑。

    下一秒,扫过她的脸,不由目露惊艳。

    这可比珠珠还漂亮啊!

    如果能把她签进公司,那……

    男人指尖轻碾,笑意重回脸上,当即朝秘书摆手:“行了,你先出去吧。”

    秘书:“?”

    “这位小姐贵姓啊?”

    “江。”女孩儿勾唇。

    “哦,原来是江小姐,请坐。小玫,你去倒杯饮料进来。”

    小玫:“?”你特么前一秒还在跟我风流快活,转眼就对别的女人大献殷勤?

    杨怀山面色骤沉,不是没看到她眼里的不满,可那又如何?难不成她还想管到自己头上?给脸了!

    “还不赶紧去?!”

    小玫咬牙,不得不照办,临走前狠狠剜了江扶月一眼。

    一时间,偌大的办公室就只剩杨怀山和江扶月二人。

    “咳!江小姐是想签约当主播?以你的外形条件,问题应该不大。坐啊,怎么还站着?”

    江扶月扫了眼面前的皮椅,“我怕沾上不干净的东西。”

    杨怀山眉心稍蹙:“这是哪里的话?”

    “刚才杨总和那位小姐不是已经当场表演了吗?”

    男人老脸一尬:“误会,都是误会……”

    江扶月抬眼扫过四周,踱步而行,一副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架势看得杨怀山脸色微沉。

    突然——

    “杨总不记得我了?”江扶月侧身回眸,朝他望去。

    盈盈美眸,光华流转。

    男人心跳加速:“我们见过吗?”

    “没见过。”

    “那你怎么……”

    “通过一次电话。”

    杨怀山回忆半晌,毫无头绪。

    按理说这么漂亮的女人,但凡接触过,就不可能忘。

    连声音都这么好听,具有辨识度,怎么会没印象?

    “我是江沉星的姐姐,”她一字一顿,“签约之前有关合同的具体事项,我们在电话里沟通过,当时杨总的豪爽,至今还令人记忆犹新。”

    杨怀山先是一惊,接着眼底浮现了然,随即暗流翻涌,最终一切归于平静,他仍是那副笑眯眯和蔼又亲切的模样。

    “原来是沉星姐姐啊。”他后仰靠到椅子里。

    这是个相当放松的姿势,透着一种胸有成竹的泰然。

    相较于之前单纯面对一个找上门来的漂亮女人,此刻江扶月多了江沉星姐姐这层身份后,杨怀山似乎对她又多了几分把握。

    而这种把握让男人不自觉轻慢。

    毕竟,漂亮的陌生女人需要一步步试探再靠近,而江沉星的姐姐嘛,理所当然跟她弟弟一样,很快就要被自己收入掌中。

    既然如此,还客气什么?

    “你今天来找我有事?”

    “有,主要是算账。”

    “呵……你这丫头可能不知道,在我们这行‘算账’不止一个意思。”

    江扶月勾唇:“那我说的,就是不止一个意思的那个意思。”

    杨怀山笑意骤敛:“你到底想说什么?”

    “杨总当初既然答应了合同条款,就不该违背契约精神。”

    男人一愣,顿觉惊讶:“我们之间是不是存在误会?你说的什么……违背契约精神?我完全听不明白。”

    “哦?不明白吗?”江扶月冷淡的目光落到他脸上,“那张克华带去病房的那批人受雇于谁?对方一口一个‘杨哥’,难道不是叫你?”

    “啊?小张怎么了?病房?谁在病房?”

    江扶月平静地看完表演,微微一笑:“杨总不去片场跑龙套可惜了。”

    “小姑娘,随口胡说是要付出代价的!”他音调猛然一沉。

    凌厉不加掩盖,悉数朝江扶月而去。

    可后者纹丝不动,连眼睛都没多眨一下,更别说流露惊慌之态。

    那张漂亮的脸蛋从始至终,都是那么淡定从容。

    “那杨总又知不知道,违反规则、不讲诚信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放肆——”

    江扶月音调骤冷:“比不过你无耻。”

    “没别的事请你出去!”

    “杨总这是……恼羞成怒?”

    “看在你是江沉星姐姐的份上,我再三忍让,没想到你这么不识抬举。再不离开,后果自负!”

    “这算威胁吗?”江扶月笑了,“我也想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呢。”

    语调轻轻,却难掩狂妄。

    杨怀山冷笑一声,直接拨通内线:“保安呢?叫保安进来!”

    可惜,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始终不见人来。

    江扶月耸耸肩:“看来杨总的话不太管用。”

    “你等着!”杨怀山再次拨打内线,这回那头直接给他挂了,好不尴尬。

    “这群废物!姓江的,你到底想做什么?”

    “刚才不是说了?算账。”她好声好气。

    却换来对方一声嗤笑:“呵,就凭你?想替你弟出头?也不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

    “所以你承认了?”

    杨怀山眼神微闪,对上女孩儿凛冽的视线,突然改了主意。

    他辛辛苦苦表演图什么?就一小丫头片子,即便让她知晓又能如何?

    “没错,是我派人给张克华,他被人打了,我这个老板总不能坐视不管吧?”

    “你默认他欺负江家,等到适当的时候,再跳出来装好人,无非就是为了重签合同,杨总算盘倒是打得很响,不过也要问问我们一家肯不肯!”

    杨怀山一惊,没想到自己精心布下的局竟然被这么个丫头片子识破,眼里顿时闪过杀意。

    “你们肯不肯又有什么关系?别忘了,现在江沉星的合约在我手里。”

    江扶月没有错过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狠戾,“杨总也别忘了,合约明确规定,一旦经纪公司出现违约行为,我方有依法追责的权利。”

    “依法?”男人目露不屑,“怎么要跟我打官司?”

    江扶月:“也不是不可以。”

    “信不信我能让你们在临淮地界找不到一个律师敢接你们这单!”

    女孩儿双眸微眯:“杨总软的不成,打算硬抢?”

    “哈!”男人夸张一笑,“硬抢又如何?你能把我怎样?什么派人去病房,张克华做了什么,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就算现在报警,也清算不到我头上。”

    江扶月点头:“确实。既然正规程序清算不到你头上,那就只能用点特殊手段。”

    杨怀山还没反应过来这话什么意思,就听女孩儿啪啪两声鼓掌,很快,办公室的门从外面推开,两个男人分别押着浑身是血的张克华和鼻青脸肿的石院长进来。

    其后还有三名黑衣人尾随护航,气场惊人。

    杨怀山面色剧变,猛地看向江扶月:“你、你是什么人?!”

    语气终于不再是之前稳操胜券的泰然,惊慌之下沾染几许恐惧。

    “杨哥!”石院长突然抬头,发丝凌乱,眼镜歪斜,早已没有一院之长的体面,只剩满脸惶然,“这群人来者不善,我是因为你才被他们捉住,你要救我啊——”

    张克华还有意识,闻言,求生的本能占据大脑,他也跟着点头,只是嘴巴被堵没办法说话,只能哀求地看着杨怀山。

    杨哥在道上大名鼎鼎,这群人肯定会有所忌惮,只要他愿意,必定能够保下自己!

    但现实远比想象中残忍——

    杨怀山只略略扫过两人,便不再多看,僵硬地发出一声冷笑,自以为气势十足,可落在江扶月一干人耳中只能算外强中干、咬牙强撑。

    “什么意思啊?想用他们威胁我?呵,我杨怀山不是被吓大的!”

    虎奔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威胁你?你也够看得起自己。你他妈有什么可威胁的?兄弟们今儿来,不为别的,就为了报仇,你自己做过什么,心里没点逼数?来呀——”

    虎奔一招手,“给我扣了!”

    两个黑衣人闻声上前,转眼就把杨怀山扭成麻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