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263章 她扑了他,呼吸咫尺(一更)

第263章 她扑了他,呼吸咫尺(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男人赤着胸膛,一条浴巾围在腰间,腹肌匀称,上面还有没擦干的水珠,顺着肌理蜿蜒而下,最终消失不见。

    谢定渊也没想到家里进了个小贼,而这小贼还是熟人。

    一句似笑非笑的“好巧”便脱口而出。

    江扶月闻言,目光不动声色从腹肌移开,落到男人脸上,自然也将他唇畔那一抹玩味的笑意尽收眼底。

    她还是第一次看这座冰山笑,好看是好看,英俊也英俊,就是有点……淡淡的痞,隐隐的坏。

    待她定睛再看第二眼的时候,除开冷淡,又什么都没了。

    “……好巧。”江扶月扬起笑容,表情真挚,“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其实也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说着,作势往阳台去,打算怎么来的就怎么回。

    可要去阳台就必须经过浴室,此刻男人就靠在门框边,一双漆黑的瞳孔盯着她,暗沉幽邃,好像在说:演,继续演。

    江扶月不是不尴尬,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就在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谢定渊突然伸手。

    江扶月反应更快,直接往旁边一闪,完美避开。

    两人中间登时拉开半米距离,四目相对,一个寡淡,一个沉静。

    “谢教授说动手就动手,不合适吧?”

    谢定渊目光落在她右边肩头,指尖稍动,喉结轻滚:“我不是要动手……”

    江扶月:“?”

    “咳……你右肩有杂草。”

    她侧头一看,呃,确实有草,应该是刚才翻上来的时候,不小心蹭到了。

    “不好意思,虽然事出有因,但不管怎么说贸然闯进来是我不对,抱……”

    “那个,”谢定渊打断她,目光仍定在江扶月肩头,眉心越蹙越紧,“你能不能先把草拿掉?”

    哈?

    谢定渊:“我看着不舒服。”

    “你强迫症吗?”她脱口而出。

    男人眉目稍寂,半晌诚实又认真还带点尴尬地点了点头:“……有点。”

    江扶月:“?”

    好吧,她抬手拂去肩上的草,“你……”

    谁知谢定渊目光又跟着落到地板上,眉头不见舒展,反而皱得更深。

    江扶月顺势望去,下一秒嘴角抽搐,因为地板上正躺着她刚才拂掉的两根草……

    谢定渊走到床头,扯了一张餐巾纸回来,然后俯身将杂草捡起来,包好。

    随着他弯腰的动作,后背一片匀称的肌理措不及防映入江扶月眼帘。

    男人肤色偏白,身材高挑,看着瘦,但其实脱衣有肉。

    那一刻造成的视觉冲击令她瞳孔紧缩。

    “洁癖?”江扶月轻咳一声,别开视线。

    “嗯……有点。”

    “……”

    “那、我走了?”

    “等等。”

    江扶月回头,目露询问。

    谢定渊:“从正门。”

    “……哦,谢谢。”

    江扶月折回去,即将踏出卧室门的瞬间,外面阳台突然传来一丝轻响。

    她神色骤凛,余光透过白色窗帘瞥见一道人影正翻上来,居然是那个警察!

    与此同时,她已经迅速扑向谢定渊,搂着男人脖颈,双双倒在大床上,接着把自己藏到下方,脸贴到他脖颈间,稍稍侧头,耳语轻喃——

    “抱我。”

    谢定渊从江扶月扑上来的那一刻就懵了。

    聪明的大脑仿佛停止运转,眼前所见皆化为虚无,唯余感官清晰敏锐,无限放大。

    他能嗅到女人身上清甜的味道,似洋甘菊的清香,带点橘子的甘爽,又透着泉水的清冽。

    女人贴上来的瞬间,肌肤相触,呼吸近在咫尺。

    而她随意搭上自己后颈的手则宛若一把无形锁扣,明明没有任何重量,也无须钥匙就能挣脱,可他却仿佛丧失所有抵抗的本能,甘心沦落在禁锢之下。

    那向着床间的一倒,更是让他措不及防。

    此刻,女人清甜干冽的呼吸尽在耳畔,红唇张合之间,发出最动人的邀请——

    她说,“抱我。”

    谢定渊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却不知道该落在女人肩头,还是腰际。

    江扶月直接告诉他:“腰。”

    他从善如流,掌心轻轻贴上两侧,才发现原来女人的腰居然这么细。

    如果稍稍用点力,只怕双手就能掐拢。

    喉结轻滚,他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而这一切,江扶月通通没有发现。

    她一心关注着阳台的动静,听见对方靠近的窸窣声,轻手轻脚停在窗帘前,用手撩开一道缝隙……

    江扶月目光稍暗,哑着嗓,唇几乎快要贴上男人耳垂,“亲爱的,别玩儿了,动一动嘛……”

    谢定渊头皮发麻,脊椎僵硬,浑身仿佛过电一般。

    亲、亲爱的?

    是在叫他吗?

    别玩儿?

    他有玩儿什么吗?

    没有吧。

    至于动……

    轰!男人双颊爆红,似要滴血。

    朱奇峰站在阳台上,隔着窗帘,刚撩开一条缝就看到这样一幅画面,耳边似乎还有女人沙哑的嗔怪。

    他眼神一尬,下意识松手,窗帘随之落下。

    这大白天……

    朱奇峰咬牙。

    原本他是佯装离开,而那通没拨出去的电话也是故意说给可能躲在附近的江扶月听,而他只需躲在远处,守株待兔即可。

    但一分钟过去……

    接着两分钟……

    然后五分钟……

    这会儿都十几分钟了,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朱奇峰不信这个邪,他朝正对面别墅的阳台看了眼,如果那女孩儿要躲,也只能翻上去了。

    几番纠结之下,他还是决定上去看看。

    却不料撞到别墅主人正在……咳……

    他深吸口气,镇定下来,再次撩开窗帘,好家伙,被子已经盖起来了,里面正波浪起伏。

    朱奇峰最终决定放弃,转身,轻手轻脚翻下阳台。

    这下是真走了。

    ……

    室内,棉被下。

    江扶月正双手搅出动静,男人如巨石一般僵硬不动,全靠她一个人卖力。

    实在是手软。

    “像吗?”她压着嗓子,小声问。

    谢定渊半晌才反应过来:“……啊?”

    “我说像吗?”

    男人两眼发懵:“像什么?”

    “咳!就那个啊!”

    谢定渊愣了两秒,接着恍然大悟,进而面红如血,“……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

    “我为什么要知道?”男人咬牙切齿,对她怀疑的眼神既恼又怒,还有几分欲遮还露的赧然。

    江扶月上下扫视他两眼:“28岁?”

    谢定渊脸色泛黑:“有问题吗?”

    “事情本身没问题。”但我怀疑你有问题。

    后半句她没说,也不知道对方能不能领会。

    江扶月调侃完……啊好像,不再理会谢定渊,而是竖起耳朵仔细听外面的动静。

    “……好像走了。你掀开被子,帮我看一下。”

    谢定渊没动。

    江扶月询问的目光投向他:“?”

    “对方为什么追你?”

    “先帮我看了,我再告诉你。”

    “骗子。”谢定渊敢保证,如果人真的走了,江扶月才不会搭理他。

    只是这声“骗子”听起来不像骂人,倒有几分无奈的宠溺。

    江扶月毫无所觉。

    谢定渊出口之后才恍然惊觉,这真的是从自己嘴里说出去的话?

    “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追来,说不定是歹徒,又或者绑匪?”

    男人对这个敷衍的答案明显不太满意:“你跟谁结过仇不知道?”

    “那可太多了。”

    “……”

    江扶月勾唇,眼神轻动:“我以前不也跟你结果仇吗?嗯?”

    语调轻轻,言笑晏晏。

    尾音无意识上扬。

    谢定渊心口一缩,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揪紧,酥麻感从内到外,游散到四肢。

    “喂!我香吗?”江扶月突然问。

    谢定渊对上女孩儿含笑的双眸,笑意婉转,明中带媚。

    他毫无准备,脑子一蒙,根本不知如何回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