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266章 为何选你,九爷路过(一更)

第266章 为何选你,九爷路过(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沉星姐姐?!”

    江扶月挑眉:“怎么,看到我很惊讶?”

    “好巧……”吴前从自行车上下来,双手扶稳,既惊讶,又无措。

    “不巧,”她说,“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吴前两眼发懵:“?”

    “换个地方说话,站累了。”

    “哦!旁边有个便利店……”

    便利店外,摆了几张桌椅。

    吴前把自行车锁好,进去买了两瓶矿泉水,一瓶放到江扶月手边,一瓶留给自己,然后才坐下。

    “不好意思啊,这附近也没什么咖啡店、茶楼之类的,只能将就一下。”

    江扶月摆手,目光从他锁好的自行车上收回来,“我记得你有辆代步车。”

    男人一愣:“上周卖了。”

    江扶月没问他原因,只说:“找到工作了吗?”

    “嗯。在一家小公司做行政。”

    “还是直播行业?”

    吴前摇头,自嘲一笑:“我可能真的不适合干这行吧,每次跳槽都以为能更进一步,但实际上越混越差,这回直接被开除……”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抱歉,让你听到这些负面的东西。”

    江扶月勾唇:“你对自己的评价倒是和江沉星截然相反。”

    “沉星……”男人一讷,“我看他直播停了,没事吧?依米倒闭是不是影响到他了?我就知道!”吴前紧咬牙关,气愤地往自己腿上砸了一拳,“张克华那个小人肯定诓你们重签合约……”

    “你还在关注这行。”江扶月用了陈述句。

    吴前眼神微闪:“就、平时上网偶尔会刷到,大数据时代嘛,推送什么的,可能跟以前从事的行业相关,所以……这很正常!”

    他表情认真,字字恳切,也不知道是在告诉江扶月,还是在说服自己。

    “是吗?”女孩儿反问,“大数据推送告诉你江沉星停播了?”

    吴前:“……”

    “既然你去他直播间看过,应该也注意到粉丝的留言。”

    男人皱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江扶月:“留言将近三分之一都是让‘吴哥’回去,对此,你作何感想?”

    吴前眼里闪过难堪,他垂敛双眸,缓缓摇头:“我是个失败者,年轻的时候没有魄力、缺乏勇气,走不出舒适圈;人到中年才选择跳槽,哦,其实也不算跳槽,严格意义上讲只能叫被迫跳槽,我如果不跳,东家也早晚辞了我……”

    男人坐在廉价的塑料椅上,身后是浓郁化不开的夜色,脸上挂着颓唐与沮丧,像一棵被暴雪压弯的大树,再也直不起腰。

    吴前只是庞大的中年群体中毫不起眼的一个,寂寂无闻,安于现状,有一颗想要发达的心,却没有逆流而上的劲。

    他甚至更惨。

    事业的败落直接导致了婚姻的破裂。

    一夜之间,妻子、孩子、车子、房子、票子都没了。

    他前二十年的奋斗变成一场笑话,半辈子的努力化作一场泡影。

    “……我不值得。”他说,“一点都不值得。”

    “就这样认命了?”女孩儿嗓音未变,没有同情,也并无唏嘘。

    仿佛只是单纯发问。

    认吗?

    吴前双手抱头。

    可如今的他除了认命还能如何?

    “我四十了,不是十四,也不是二十,我……”

    江扶月:“年龄重要吗?”

    吴前:“至少更容易成功。”

    “那你十四、二十的时候成功了吗?”

    “……没有。”

    “现在年龄还重要吗?”

    “……我不知道。”男人目露茫然。

    江扶月看他颓丧的样子,眉心稍拧:“今天当我没来过。”

    说完,起身离开。

    这一刻,她是失望的。

    不管上辈子,还是这辈子,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境与磨难,她的字典里都没有“放弃”二字。

    吴前那副要死不活的作态,真的膈应到她了。

    一个大男人,即便摔倒,哪怕缺胳膊断腿,但凡还有一口气在,就不该这般窝囊!

    江扶月不是心理导师,指点迷津的活儿不该她来干。

    吴前想得通,她不介意拉他一把;想不通,也只能证明对方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不值得费心。

    “等一下——”

    就在这时,原本还在自怨自艾的男人突然站起来,对着女孩儿离开的背影大喊。

    江扶月驻足,却并未回头。

    吴前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活了四十年,再也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清醒。

    “你能帮我吗?”他一字一顿,目光滚烫。

    江扶月回头,“好。”

    半分钟后,两人各自坐回原先的位子。

    吴前:“我该怎么做?”

    江扶月:“回去,继续当江沉星的经纪人,我会单独准备一份经纪约,还是老规矩,你只能带他一个。”

    “另外,这里有五十万……”素白的指尖压着一张支票,推到男人面前,“依米倒下了,但临淮的主播产业不会就此空白,你拿着这笔钱,能在这趟浑水里摸到多少鱼,大鱼还是小鱼就看你的本事了。”

    吴前看着眼前大写加粗的“伍拾万元整”,无可避免陷入呆滞当中。

    “你……”他咽了咽口水,没有乍然暴富的惊喜,只剩满心满眼的惶恐,“哪来这么多钱?”

    江家不是开煎饼店的吗?

    为什么一个孩子随手就能拿出五十万?

    没错,在吴前看来,江扶月就是个孩子。

    虽然她心智成熟、脑袋灵光,甚至还有大人也没有的高瞻远瞩与强大魄力。

    可她到底才十八岁啊!这么年轻!还在读书,要靠父母养……

    “这钱我不能要!”

    江扶月面无表情:“你知道你败在哪里吗?”

    吴前:“?”

    年轻女孩儿却没有给这个中年大叔留半分面子——

    她说,“你的小心谨慎,让你错过机遇;你的瞻前顾后,让你难展拳脚;多管闲事、刨根问底更是完全没有必要!”

    吴前眉眼一耷,无法反驳。

    因为,她说的都对!

    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

    魄力、勇气、杀伐、果决,通通没有。

    “那你为什么选我?”他突然抬头,目光灼灼。

    江扶月有钱,她选谁都可以,为什么是自己?又凭什么是自己?

    女孩儿笑了:“虽然你缺点很多,但优点同样突出。”

    “优点?”吴前微愣。

    他有吗?

    江扶月:“你善良,有底线。”

    吴前:“难道不是懦弱,心软,没魄力?”

    江扶月点头:“是有点。”

    “……”

    “但这些都不重要。”

    吴前:“?”

    江扶月:“你对江沉星的关心和认真,才是你被选择的根本原因。”

    ……

    “九爷,前面堵死了。”安静的车内,司机小心翼翼开口。

    谢定渊睁开双眼,看向窗外。

    司机:“我知道一条小路,穿过对面那片居民区就能绕开拥堵路段,您看?”

    “那就绕吧。”

    “诶!”

    司机立马调头,驶入居民区内。

    黑色宾利穿过破败的街道,窗外是不断倒退的老旧居民楼。

    一切都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九爷……我能不能靠边停一下?前面有个便利店,答应了给囡囡买糖……”

    “可以。”

    司机松了口气,缓缓踩下刹车,将宾利停稳。

    然后推门下去,穿过马路,一头扎进街对面还在营业的便利店内。

    由于步子太大,外套掀起来,甩到店门口一个坐着的中年男人手臂上。

    “不好意思啊,老哥,没伤着吧?”司机立马道歉。

    吴前摆摆手:“没事。”

    然后,弯腰捡起被掀到地上的支票。

    司机又说了一声抱歉,然后才进去店里。

    吴前继续与江扶月说话。

    恰好这时,街对面的宾利车内,谢定渊降下车窗,打算透口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