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267章 寤寐思服,辗转反侧(二更)

第267章 寤寐思服,辗转反侧(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四环外的一个生物实验室出了泄露事故,虽然已经有效控制了有毒气体逸散,但保险起见,谢定渊还是亲自跑了一趟。

    从下午两点,一直忙到现在,男人眉眼间透着疲惫。

    目光不经意扫过,下一秒,猛地顿住。

    街对面,便利店外,女孩儿坐在椅子上,正与一个中年男人说话。

    虽然只露了一个侧脸,但谢定渊还是一眼认出那是——

    江、扶、月!

    司机买完糖从店里出来,迅速穿过马路,坐回驾驶位,却见后座车窗敞开,他赶紧按下总控,车窗缓缓上升,最后合拢。

    他发动引擎,熟练地打着方向盘。

    很快,宾利驶出居民区,重新汇入主干道。

    期间,司机多次透过反光镜望向后座,都见谢定渊闭着眼,仿佛入睡一般。

    他收回目光,专心驾驶。

    半小时后,宾利驶入御天华府:“九爷,到了。”

    谢定渊轻嗯一声,睁开眼,随后推门下车。

    回到家,他拿出手机,拨给盛一鸣:“订一张明天飞帝都的机票。”

    盛一鸣:“大概几点?”

    谢定渊:“越早越好。”

    “是。”

    通话结束,谢定渊上楼,简单收拾了行李,准备洗澡。

    刚走到浴室门口,突然脚步一顿,脑海里闪过几个零碎的片段,都出现了同一个女人的脸。

    他狠狠拧眉,强制大脑放空。

    这招还是有效的,很快,杂念摒除,他重新抬步。

    很快,水声传来。

    十分钟后,他裹着浴巾出来,却在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折返,把浴巾换成了浴袍,又将带子系得严严实实才罢休。

    并第一时间出去阳台,左右四顾,检查了一番,接着关上阳台与主卧之间的玻璃滑门,只听刷拉一声——

    窗帘被拉上,室内一切都被遮挡。

    谢定渊满意地看了两眼,确定都挡严实了,他才躺到床上。

    伸手从抽屉里翻出耳机,戴好,准备听一篇SCI论文。

    突然,脑海里又毫无预兆窜出几个片段。

    这次不再是浴室门口,而是这张床上,他和江扶月两个人——

    密闭闷热的被窝,触手可及的温软,清幽如兰的呼吸,还有那双倒映出自己模样的桃花眼……

    煎熬,隐忍,难耐。

    谢定渊呼吸一促,抬手扯掉耳机。

    为什么会想到她?

    可惜,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他索性放弃听论文的打算,关了灯,直接躺下,开始酝酿睡意。

    十分钟过去……

    谢定渊翻了八次身,两眼盛着夜色,久久无法入眠。

    他继续酝酿。

    又一个十分钟过去。

    男人翻身坐起,啪嗒一声,摁亮了灯,不仅没睡着,好像更烦躁了。

    一想到他现在躺的位置,今天上午江扶月也躺过,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别扭。

    厌恶吗?

    好像不是。

    喜欢?

    才怪!

    那不讨厌也不喜欢是什么?

    谢定渊也不知道。

    他掀开被子,站在床前沉思半晌,然后从柜子里取出一套新的床单,动手换上。

    二十分钟后,原先的床单被罩堆在地板上,又被谢定渊丢进洗衣房。

    看着眼前焕然一新的床,总算可以安心躺了。

    半小时后,主卧的灯再次亮起,谢定渊黑着脸从床上坐起来,直接抱着枕头出了房间,打算去客房将就一晚。

    突然,脚步一顿,他像被烫到一样,转手将枕头扔回床上,走得头也不回。

    这次,躺在卧室里的床上,脑海里总算不再划过那些奇奇怪怪的判断。

    谢定渊很快进入梦乡。

    可情况似乎变得更糟糕……

    梦里,总有一双盈满水泽的桃花眼望着他,一股清甜的柑橘香萦绕在周围,诱惑他凑近,再凑近,吸一口,再吸一口……

    谢定渊鬼使神差地做了,然后他在一片迷雾中突然触碰到什么温软的东西。

    惊恐抬眼,却对上女孩儿那张漂亮的脸。

    肤色如雪,双颊娇艳。

    此刻,正望着他,红唇轻启——

    “我香吗?”

    谢定渊猛地推开她,迅速后退,这时,周围环境一变,竟出现一片火海,他全身温度开始不受控制地升高。

    退无可退,但女孩儿还在逼近。

    “我香吗?”她又问。

    谢定渊张嘴想要否认,但出口的瞬间却成了——“香。”

    他被语不由衷的自己惊醒,猛地睁眼,坐起来,后背早已汗湿一片。

    梦里的场景是那么清晰,女孩儿的一颦一笑、步步紧逼,自己的不受控制、节节败退,每个细节都能重新回放。

    谢定渊低咒一声,下床进去浴室。

    很快,便有水声传出。

    今夜注定无眠。

    而同一个小区,另一处独栋别墅内,江扶月却睡得香甜。

    第二天早上六点,她提着行李下楼,韩韵如已经准备好早餐,等在饭厅。

    “吃了再去机场,还有几个小时,总不能饿着肚子等。”

    “谢谢妈。”

    韩韵如摸摸她的脸,眼神给出的信息分明是有很多话想说,可最终她一句也没说出口。

    “月月,要平安。”最后,韩韵如送她出门,也仅仅只说了这五个字。

    而已。

    七点,江达下楼,穿着汗衫短裤,趿着塑料拖鞋,乍一清醒看着富丽堂皇的周围环境,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迷迷瞪瞪走到厨房,看着忙活的媳妇儿,这才找回一点熟悉感。

    “老婆……”

    “醒了?”

    “嗯。”

    “赶紧收拾一下,吃过早饭,就去开店。”

    江达一愣:“不是说要多休息两天吗?”

    韩韵如白了他一眼:“月月都走了,还休息什么?再说,还赚不赚钱了?你可别想着咱们住上别墅就能坐吃山空。”

    “赚!当然要赚了!还要给月月攒嫁妆呢,是吧?”

    “算你还有点觉悟。对了,给柳嫂打个电话,让她今天记得来店里。”

    “得嘞!现在就去!”

    ……

    七点半江扶月抵达机场,托运安检,候机登机,时间刚好。

    八点,空乘开始挨座检查。

    一个男人姗姗来迟,从特殊通道登机,走路带风,衣角凌厉。

    同时,还讲着电话,语气非常不好——

    “八点二十飞,你七点半打电话叫我?!盛一鸣,助理是你这么当的?罚半年绩效!”

    那头哀嚎一声,可想而知这“半年绩效”的杀伤力有多大。

    盛一鸣拿下手机一看,靠,已经挂了!

    他真的很冤枉啊。

    七点半打电话过去,不是叫谢定渊起床,而是问他毒气泄漏事故的处理办法,怎么就成了自己叫起床还叫晚了?

    他谢大教授,一个自律到变态的强迫症狂人,什么时候需要助理喊他起床?

    开玩笑吗?

    还是说……

    盛一鸣摩挲着下巴,自己最近得罪过这尊大佛?

    不应该啊!谢定渊从帝都回来,他俩只见过两次!

    其中有一次还隔着实验室的玻璃门,所以……

    他做错了啥?

    盛一鸣捂脸,蓝瘦,香菇……

    谢定渊收好手机,找到自己的座位,靠窗。

    外侧已经坐了一个人,“不好意思,麻烦让——”

    江扶月:“谢教授,好巧。”

    男人豁然抬头。

    那一瞬间,江扶月竟然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惊悚?

    可再次仔细一看,又什么都没有。

    谢定渊站在过道上,还是那张无甚表情的脸,淡漠不染一丝烟火气的目光。

    高高在上,冷傲自持。

    “好巧。”他回。

    江扶月收腿,方便他进去。

    男人从她身前走过,一股好闻的须后水味道飘进鼻孔。

    谢定渊淡定落座,系好安全带。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浑身上下僵成什么样。

    她为什么在这里?

    从梦中跑出来的?

    还是说……他现在还在梦里没醒?!

    来了,那股柑橘味的甜香又缠过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