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269章 故意疏远,暗搓搓醋(一更)

第269章 故意疏远,暗搓搓醋(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谢定渊重咳一声。

    江扶月目光收回,顺势落到他脸上。

    可男人却移开视线,拒绝与她对视。

    “……”

    什么毛病?

    很快,牛肉面送上来,还是那个空少。

    “请慢用。”

    江扶月突然开口:“你的声音很特别。”

    空少一愣:“……谢谢。”

    “专业的?”

    对方摇头:“没学过。”

    “你是临淮人?”

    “嗯。”

    江扶月若有所思。

    谢定渊目光前却一沉再沉。

    牛肉面入口时,空少已经离开。

    两人各吃各的,始终没有交谈。

    这种安静的状态一直持续到航班降落。

    江扶月离开座位,站在过道上:“谢教授。”

    男人蹙眉,这下,不得不抬头与她对视。

    “昨天走得匆忙,没来得及好好道谢,今天既然碰上了,还是要郑重说一声谢谢。”

    “不必了,举手之劳。”硬邦邦,冷冰冰,多少有些不近人情。

    江扶月却并未放在心上。

    一来,千人千种脾气,谢定渊帮了她两次,这是事实。

    二来,她和他又不熟,见过一次可能没有下次,何必在意?

    “先走了。”

    江扶月转身离开,途中拿出手机,点开谢定渊微信,给他转了三万。

    之前他主动把回临淮的机票让给她,江扶月答应十倍报酬,这下付清了。

    谢定渊落后两步,等他出去的时候,早就不见女孩儿的影子。

    他目不斜视,大步往前。

    行至到达厅,盛一鸣发消息说,来接他的车已经停在外面。

    谢定渊穿过人群,突然脚下一顿,定定朝某个方向望去。

    不起眼的角落里,江扶月正和一个男人交谈,男人比她高,因此低着头,垂眸敛目,温驯的姿态里透出一丝温柔。

    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飞机上那个空少!

    制服笔挺,衬得他愈发英俊。

    谢定渊呼吸骤沉,眸中冷光乍现。

    “这是……”空少目露茫然。

    江扶月晃了晃手里的名片,示意他接下:“你的声音很特别,可以考虑往做自媒体,如果有兴趣的话,联系这个人。”

    空少接过,低头一看,上面只有一个名字——吴前。

    下面是一排电话号码。

    其余什么信息都没有,感觉像骗子。

    “我……”

    他正准备开口,抬头却见女孩儿早已走远。

    “队长——”

    “月姐——”

    江扶月脚下一顿,抬头便见一堆人朝她冲过来。

    有IPhO团队的林书墨、凌轩、霍繁锦、方灿阳,还有IOI团队的繁叶、高兆明、黄晖。

    “你们约好的?”她挑眉。

    霍繁锦:“没有。”

    高兆明也摇头。

    两队恰好在门口碰上了,刚进来就看到江扶月。

    凌轩上前,顺势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

    繁叶和霍繁锦一左一右,像两尊女金刚。

    繁叶咧嘴,一双杏眸又圆又亮:“月姐姐,你终于回来啦!”

    霍繁锦有点小别扭:“那什么……欢迎回来啊,你不在这几天,大家做题都不香了。”

    一堆人簇拥着江扶月出去,有男有女,欢笑一片。

    相较而言,谢定渊这边就显得格外冷清。

    他出了大门,弯腰坐进车里:“Q大。”

    说完,不再多言,开始闭目养神。

    ……

    临淮,江记煎饼。

    “老江啊,你总算回来了!”是对面酒铺的老板,“快快快,还是老三样,你关店这几天可馋死我了!”

    江达立马戴好手套和口罩,捣散面糊,开始给他做。

    “有没有这么夸张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天不吃你家煎饼就浑身难受。”

    “就冲你这句话,今儿双蛋!”

    “哟!这么大方啊?遇到什么喜事了?”

    江达憨憨一笑。

    “还真有啊?咱们这么多年老邻居了,分享一下呗!让我也替你高兴高兴。”

    “其实也没啥,”煎饼摊好,江达顺手一裹,递给他,“就是换了个住处。”

    “不住以前那儿了?”酒老板迫不及待咬了一口,烫得他龇牙咧嘴,却一脸满足,“哎妈,真香!就是这个味儿!”

    “小心烫嘴,慢点吃。”

    “我跟你讲,没法慢,也慢不了。”嗷呜几大口,汗水直流,“那你们现在搬去哪了?怎么说换就换?前几天咋还把店关了?”

    江达摘掉手套,挠挠头,“家里小孩儿生病,住了几天医院。”

    “现在没事了吧?”

    “没事了。”

    “那就好,那就好……新住处怎么样?”

    江达想起老婆的叮嘱,只说:“环境还可以。”

    “得不少租金吧?”

    “……”御天华府的房子有租金这一说吗?

    几句话把人应付了,江达进去调面糊。

    柳嫂正收拾上一波客人留下的碗筷和垃圾。

    这时,韩韵如从厨房出来,见没什么客人了,突然开口:“柳嫂,你来,我有点事问你。”

    “诶!”柳嫂赶紧放下手里的活,掀开帘子进去。

    “韵如,怎么了?”

    “来,柳嫂,咱们坐下说。”

    “我外面还没收拾好……”

    “没事,现在这个点也没什么客人了,不打紧。”

    柳嫂这才坐下。

    韩韵如抿唇,接着又笑了笑,随口问道:“怎么最近没看见你儿子带着他那个小兄弟过来店里?”

    “你说永华和小六啊?他俩找了个什么工作,一天忙到晚,睡觉时间都欠,哪还有空上街闲逛?”

    韩韵如眼底划过深色:“找到工作啦?”

    “是啊,总算不再游手好闲,最近还整了什么管理学的书回来看,每天晚上都要翻个几页,还教育我说不学习就要退步,可把我给惊得,还以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过这臭小子总算知道上进了。”

    韩韵如一边听,一边点头:“那不错呀,具体做什么工作?”

    “好像在酒吧管事,具体什么酒吧我给忘了,反正是个英文。”

    “这样啊……”韩韵如若有所思,“那他们最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柳嫂不解。

    “比如,突然变得很大方?或者情绪上不稳定?再比如打呵欠、流鼻涕?”

    “永华和小六虽然找到新工作,但还没过试用期,所以收入不多,想大方也大方不起来。不过这俩小子对我倒是一直很孝顺,就算没钱也愿意给我买这买那。”

    “情绪上不稳定……这倒没有。你别看我儿子是个大块头,长得也凶神恶煞,但是在家从来不发脾气,只偶尔跟他弟弟呛两声,也都是闹着玩儿的。”

    “至于流鼻涕、打呵欠……最近这天气是不太好,我已经提醒他们加衣服了,应该不会感冒。”

    韩韵如点头:“那就好。”

    如果仔细分辨,这句话里还有那么几分如释重负的意味。

    没有暴富,说明不是那些来钱快的违法勾当。

    情绪稳定、身体健康,说明没沾毒品。

    只要这两点确定下来,韩韵如提着的心就放下大半。

    “韵如啊,你还没说找我什么事呢?”

    “哦,昨天运来的面粉里有三包的生产日期不太对……”

    十分钟后,柳嫂离开后厨。

    她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呢,幸好,只是小问题。

    江达见她出来,立马进去,果然看见媳妇儿站在淘菜盆前发呆,水还哗哗流着。

    “老婆……”江达喊了她一声。

    “嗯?”韩韵如反应过来,“哎哟!都满出来了……”

    赶紧关了水龙头。

    已经数不清第几次,这几天但凡一个人独处,她就老是这样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问她,总是摇头。

    今天江达看到柳嫂被叫进来,他终于明白了——

    “媳妇儿,你是不是在担心月月?”

    韩韵如眼神一紧:“你……”

    “别瞒了,我只是反应慢了点,又不傻。月月还在的时候,你装得好,我没看出来;现在月月走了,你装都懒得装,就差把‘担忧’两个字写在脸上。”

    韩韵如抿唇。

    “你既然不放心,为什么不干脆一次问清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